《绝情刀》

第05章 阴魄玄功

作者:秋梦痕

  千手神龙吴化的脸上一条一条深深的皱纹,他的眼瞳徽黄,显出了忧郁和内心的哀

伤!他沉重的道:“豪文,我现在可以确定,洛水取债之人并非神刀圣君白巩本人,他

死了,他没有活着的可能性。”

  陆豪文点点头,道:“吴叔叔,我听武林无形殿主说过。”

  “他提起过白巩的老仆袁清?袁清跟随白巩数十年,此人生具异秉,又得白巩真传,

功力虽不及白巩,当年也是武林一流高手。”

  陆豪文迷惘的道:“他为何要冒充神刀圣君?”

  千手神龙沉静地道:“据我的猜测,他做得不错,袁清忠心为主,白巩精通武林八

大派的失传绝学,遭忌太甚,故在擒获三魔后,八大门派为他的庆功宴上,暴旋发难,

诛杀他全家,当时独不见袁清,多年来不得其解,近来袁清忽现身武林,冒充主人索仇,

却在情理之内,不过这十年来,袁清去了哪里?目前神刀教势力伸张,较之当年气焰胜

过十倍,假若袁清就是洛水取债的神刀圣君,那些神刀教徒?又是哪里来的呢?”

  千手神龙说着忽然目射怒光,继道:“奇怪是目下的神刀教徒,所施武功都是龙门

阴阳宫的九阴之学,那就太过离奇了,所以刚才我一定要袁清说明一切,就是为此,还

有神刀圣姑与袁清是何关系?也必需明白。”

  陆豪文一想起在神刀圣宫广厅的情形,立道:“吴叔叔,我好似听得一个叫神刀圣

姑‘英儿’之人,可能他就是袁清。”

  千手神龙笑道:“袁清并无妻室,哪里会有子女!”

  正在此刻,募听远在十里之外传来数声狂叫厉嗥之声。

  千手神龙和陆豪文同时惊诧而起,千手神龙轻喝一声:“走!”

  顿时当先纵掠而起,陆豪文接着脚下一点,疾跟而上。

  两人身如飘絮,朝那发声之处如飞驰去。

  怪厉的喝叫之声越来越烈。

  千手神龙神色变了变,道:“老君山上谁在厮杀?”

  陆豪文一所老君山,心中一动,暗道:“七贤谷不就是在老君山?”

  十里之遥转瞬即至。

  忽听千手神龙“咦!”了一声。

  身形一闪,隐于一侧的一丛树后,道:“豪文,你也暂且隐起身形,看清是怎么一

回事再说。”

  陆豪文也隐于一旁,举目望去,不禁心中暗凛。

  只见至少有三十个紫衣蒙面人围绕着一人不顾生死的扑攻。

  地上倒着七八具紫衣人,鲜血狼藉。

  可是那个被围攻之人赫然是神刀圣君白巩的老仆袁清,他须发皆竖,铁掌翻飞,当

者非死即伤。

  在惨厉的喝叫声中,紫衣人前仆后继的攻扑,可是袁清的掌力如涛,紫衣人也一个

个的倒下去,眼见地上的尸体渐渐的增多。

  正在此刻,远处两声低沉而清晰的啸声传来,两个紫影其快绝伦的射到,只冷哼一

声,一语不发,立时扑向了袁清。

  袁清此时国射凶光,怒眼发红,两掌一错,呼地劈向了两个紫衣蒙面人。

  紫衣人同时身形一矮,哼!的一声吐气,硬接袁清的掌力。

  三人的掌力同时接实,蓬地一声轻响过处。

  蓦地,袁清一声大吼,蹬蹬蹬!连退了七八步,身形摇摇慾倒。

  两个紫衣人一声厉笑,道:“老狗,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辰。”

  欺扑两步,举掌又待击出。

  千手神龙吴化一见,大惊失色,长身而起,暴喝道:“住手!”

  接着又大声,道:“豪文,快现身救人。”

  千手神龙一面狂喝,身如激箭,射到了当场。

  两个紫衣人蒙面的紫巾里又迸出了一声冷笑,猛地一挥手,冷喝道:“击杀了老

狗!”

  十几个紫衣人身形大动,大喝一声,同时发掌,攻向袁清。

  千手神龙吴化一声怒吼,道:“好不识羞耻的恶贼!你们算是武林哪一路人物?”

  脚下一滑,已闪人十几个紫衣人中,手起掌落,哇地一起惨叫,一个紫衣人已被击

倒在地,鲜血狂喷。

  后到的两个紫衣人,厉喝道:“吴化,你敢!”

  千手神龙鬼魅般一晃身,掠出一丈之外,诧声道:“你们居然识得老夫!”

  陆豪文早已飘身到了白巩的老仆袁清之前,双目炯炯,监视着场中的变化。

  两个紫衣人哼了一声,道:“你这个老扒手,谁不认识?”

  “你们既识得老夫,当非无名之辈。”

  “不管有名无名,今日你既敢横加架梁,我们就要你老扒手的命!”

  两个紫衣人同时翻腕齐劈,阴风骤起,狂罩向千手神龙吴化。

  吴化大喝一声,振臂硬对。

  谁知正在此刻,袁清蓦地暴喝,道:“吴老爷子!不可,急退!”

  吴化猛然想起凭袁清的掌力,尚且伤在两人之手,自己在掌力上恐是相差甚远,如

何能够硬接?”

  千手神龙以变幻莫测的身法独步武林,一经袁清喝醒,临时变势,一声清啸,脚下

一旋一滑,早脱出两紫衣人的掌风之外。

  他身法快如鬼魅,两个紫衣人一怔之下,冷哼一声。

  撇开千手神龙,猛然间狂扑向袁清。

  陆豪文挡在袁清之前,一见两人扑来。

  急撒出象牙剑,振腕抖出一片莹光。

  朗喝道:“恶贼!紫衣紫巾蒙面人好像已充塞江湖,到底你oj是什么人?”

  紫衣人冷笑一声,道:“凭你小狗还不配问!”

  五指倏张,猛向他胸前抓去。

  陆豪文象牙剑舞起一片丝丝剑风,将两人封住近身不得。

  两紫衣人勃然厉喝一声,猛地身形一矮,同时向左右横跨两步,一左一右,变掌齐

发分从两面劈到。

  陆豪文顿形两面受敌,顾此失彼之势。

  眨眼间,掌风已临身前,他在无可奈何之下,只有咬起牙关,左剑右掌,一对一挡,

左面紫衣人固然被他剑气所阻,但右边那人他也不得不与他一掌接实。

  两股掌力一接之下,陆豪文只感一阵心旌摇荡,血气连涌,几乎接不下对方的掌力。

  但那紫衣人也微哼半晌,猛然狂退一丈,厉声道:“小狗,你那阴功是哪里学来

的?”

  另一个紫衣人听出他的同伴之话,似觉严重,立时问道:“怎样?这小狗还收拾他

不下么?——

  “奇怪!小狗的身上暗生阴魄玄功!”

  “什么,哪有这等事?”

  “不信你试试?”

  陆豪文猛然想起自己练习“绝阴宝书”疗伤,无形中得到了一种叫“阴魄玄功”的

内力!

  他有此发觉,顿时运起“绝阴宝书”所载的内功心法。

  另一个紫衣人嘿嘿冷笑,道:“他身上会练有阴魄玄功,那真是邪气!”

  “你忘了他曾练过‘绝阴宝书’。”

  “啊!也许可信。”

  紫衣人话声一落,蓦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制电般狂攻两掌,但掌势轻柔,几若

无力。

  千手神龙一见大喝道:“豪文小心!这些都是龙门九阴之学。”

  陆豪文不敢大意,阴魄玄功运起十二成,封了过去。

  两种同属阴功之学一接之下,未曾发出丝毫的声息,全场摒息静气为之一窒。

  可是就在这刹那间,轰!一声惊天动地的巨震,刚风四射!

  紫衣人一声厉吼,连退了七八步。

  陆豪文脸色一变,泛了泛白,但是仅只身子晃了一晃而已。

  这真是像奇迹一般出现的功力,袁清这样高的功力之人,几乎都无法抵御的强敌,

居然败在陆豪文的掌下。

  紫衣人拿桩站住之后,怔怔的立着,动也不动,半晌才不信的道:“小狗真的练有

阴魄玄功!”

  陆豪文却因此勇气倍增,跨前两大步,大喝一声:“再接一掌!”

  双掌齐发,罩向了紫衣人。

  紫衣人初挫之余,一见陆豪文来势汹汹,竟然斗意全消,横身一跃,避过了陆豪文

的掌风,大喝道:“将伤亡之人带走!”

  众紫衣人一阵急掠,将倒地的尸体与伤重者,提了起来,飞掠而去!

  陆豪文还要追击时已被千手神龙阻止,匆匆道:“你在此照顾袁清,我随他们去!

看看到底他们是何路之人。”

  说罢晃身跟去!

  陆豪文连忙转身看时,袁清早已不知去向。

  他掠目四望,侧面二十丈外丛树之后,传出了一些轻微的响声。

  陆豪文不假思索,叫道:“袁老前辈请留步!”

  他也跟着向丛树之后掠去!

  树后突然传来一个童子的声音,道:“我并不姓袁,你是说那个黑衣老人么?我见

他早已走了!”

  接着从树后现出一个髫龄童子,大约十二三岁,生得眉清目秀,望着陆豪文眨也不

眨,但那童于的脸上却带着十分浓重的郁悒之色,对一个未成年的童于而言,这重优悒

出现在他的脸上,使人有种奇特之感。

  陆豪文微感怔愕,问道:“你这小孩在这里做什么?不怕深山恶兽么?”

  童子眨眨眼,带点老气横秋的道:“要怕我就不会在此了!”

  陆豪文更是奇怪的道:“我想你家一定在附近。”

  童子摇了摇头突然双目盯着陆豪文,目中流露着殷切的光彩,问道:“我在这里见

你大败那些紫衣人,你的武功很好,但是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童子终归是童子,这话问得十分的稚气。

  但陆豪文却大感有趣的道:“你觉得我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不知道。”

  “你为什么这样问我?”

  “我希望你是好人。”

  陆豪文大笑起来,道:“小弟,我说我是好人你恐怕不会相信,你就权将认为是好

人吧。我看你一定有事,可否告诉我?”

  童子仍一眨不眨的盯着陆豪文,半晌才道:“我怎么能信任你?”

  陆豪文不觉无言以对。

  童子想了想,突然道:“这样好了!我问你一句话,你据实答我,或许我会信任。”

  陆豪文道:“好,你问吧!”

  童子脸色一沉,问道:“我刚才听紫衣人说你练过‘绝阴宝书’,是真的吗?”

  陆豪文心中一动,道:“真的。”

  童子的脸色立时凝重起来,又问道:“你的‘绝阴宝书’从何而来?”

  陆豪文心中更是奇怪,这个童子为何问起此事?他笑了笑道:“小弟,你已经多问

了!”

  童子见陆豪文不肯回答,焦急的道:“我需要知道。”

  陆豪文大大的动疑,心想:“难道‘绝阴宝书’与这童子有何关系?”

  他心里想着,却道:“你能说出为何需要知道么?”

  “当然可以,我在这里就是等李叔叔的,因为他是去求‘绝阴宝书’的,李叔叔要

不将‘绝阴宝书’带回,主人就没有命了!”

  “李叔叔,李叔叔是谁?你的主人又是谁?”

  “李叔叔名叫李温,我的主人就是七贤各主。”

  “啊,原来你是七贤谷中人。”

  “正是,莫非大哥与我家主人相识么?”

  陆豪文一听这童子是七贤谷中人,立知他所称这李叔叔就是铁手老仆李温了,想起

李温临死所托,不禁黯然道:“你不用再等李叔叔了,快领我去谷中救人吧。”

  童子一听陆豪文愿人谷救人,先是一喜,道:“大哥,你真是好人。”

  但一听不用再等铁手老仆李温,他突然“哇!”的大哭了起来,道:“大哥,李叔

叔可是不再回来了么?”

  陆豪文见他大哭,十分的尴尬,蓦然神情一正道:“小弟,现在为你主人治伤要紧,

李叔叔的事以后再说吧,你要赶快不哭,否则我就不管了!”

  童子一听果然收泪止声,连忙道:“我不哭了!我领你去吧!”

  说罢,领先就走。

  陆豪文跟在他的后面,转过几道山坳,不久,只见两面山峰矗立,高插霄汉,形成

一条幽途的峡谷。

  谷中楱莽丛生,若非有童子带路,根本就找不到路径可行。

  两个约行顿饭光景,峡谷的尽处,却是一个百丈方圆的盆地,依山筑了八间茅舍,

但是盆地的中央,栽植了一簇簇极其普通的花木。

  值得注意的是花木之间,用土石筑了一些山川的形状,分明这是每一处地形的缩小

图。

  童于轻声对陆豪文道:“大哥在此稍候!”

  他立时奔进了一间茅屋之中,片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阴魄玄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