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情刀》

第08章 秘谷幽兰

作者:秋梦痕

前面的少女“咦”了一声,道:“你怎么不跑了呢?”

陆豪文看她天真未凿,摇摇头道:“我不想玩了!我很累?”

“啊,我知道,你刚才与人打了一架,所以很累是不是?”

陆豪文更加的惊异?原来这小姑娘早就隐身一侧竟无人发现,如此功力,不知她是何来路?

陆豪文点点头于脆坐了下去,面对着桃林虬松暗暗出神,心中有一份喜悦,但也有一份迷们。

红衣少女又道:“我家就在不远,你也不去玩玩么?”

“你家在哪里?”

“就在下面的桃林之中。”

红衣少女说着还用手指了指。

陆豪文故意闭起双目,漫声道:“我实在累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青红谷。”

“青红谷?”

“是的,青松红桃的意思,我家就住在下面,你要去?”

陆豪文闭着眼睛暗想:“‘机非图’虽只有半片,想来那半片决不会在别的地方,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应该去看看,好歹也要踏遍全谷,亦许就此找到‘机非武库’也未可知。”

他低声道:“方便吗?”

他睁开眼睛望着红衣少女。

红衣少女眨了眨眼睛,道:“啊,亦许有点不方便!九姥姥和三公公都不喜欢外人到这里来,不过…”

突然她笑了起来,神秘的道:“我不给他们这两个怪物知道,走!”

说着她便要朝谷中掠去。

陆豪文立时道:“慢点!”

红衣少女翻了翻眼睛问道:“怎么样7你不愿去?”

陆豪文走近她身边,伸手说道:“先把小刀还我!”

“谁稀奇你的小刀?”

突然她又一翻白眼,气道:“啊!我知道了,你是拿了小刀走了是不是?我偏不还你,到了我家再还你也不迟呀!”

陆豪文无可奈何的道:“我一定去就是。”

“你要骗我,我可不依你!”

随即她递回了“龙虎金刀令”,陆豪文揣人怀中。

红衣少女又神秘的一笑,低声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

么要你去我家?”

陆豪文一怔,道:“不知道为什么?”

红衣少女蓦地叶嗤一笑,拉着他便向谷中飘身而去,&时在他耳边轻轻的道:“到家后我再告诉你。”

陆豪文在心中骂道:“好呀!你这鬼丫头,却是有所为而来!”

墓地他微用力,脱出了红衣少女的拉牵,猛刹身形,不悦的道:“小姑娘,我不去了!”

红衣少女气道:“你说话算不算数?”

“你先骗我,那不能怪我?”

红衣少女会过意来,道:“那对你绝没有什么坏处呀!”

“谁知道?我不去了!”

陆豪文转身就走,红影一晃,少女身法奇快的已挡在他的身前,半央半气愤的道:“你一定要去!”

“谁知道你弄什么鬼?我还以为你真是好玩才叫我来,原来却是为了一桩什么事,我可不受这个骗!”

红衣少女完全央求了,低声道:“好大哥,你去吧?”

陆豪文几乎要笑出声来,道:“谁是你大哥?我连你姓什么都不知道。”

红衣少女脸上一红,猛然间出手似电,疾点了陆豪文的软麻穴,道:“你不去成吗?”

陆豪文站立不住,身子一瘫,红衣少女顺手一把捞着,身形似电,便朝谷中飞泻而下。

陆豪文虽然身体瘫软无力,但意识尚清,能看能言,他虽然气,但也无法,只有听凭摆弄。

红衣少女挟着陆豪文掠至桃林的边缘,突然轻轻的将他放在地上,低声道:“安安静静的躺一会吧,我马上就来!”

她朝林中一闪不见。

陆豪文在曙色之中,四外浏览一番,暗暗道:“这真是人间仙境,不知到底此谷是属何山中!”

他正想着,红衣少女又现身而至,悄悄道:“正好,两个怪物正在做早课!”

她又挟起了陆豪文,穿人桃林之中,便见一座精致的红楼坐落桃林之间,红衣少女低声说道:“千万不要开声!”

她循着一条小路,一溜烟从红楼之旁,擦身而过,前面忽传水声,陆豪文举目望去,只见一条银龙般的瀑布倒悬而下。

这似乎己到青红谷的尽头,但红衣少女忽在瀑前一折,再向右侧射去,转了一个弯,另一个狭谷忽现目前,谷中幽香扑鼻,遍地皆是兰花,依山而筑,也有一座精致绝伦的青色小楼。

红衣少女轻吁了口气道:“好了,不怕那两个怪物了,你下来吧!”

她放下陆豪文,解了他的穴道,站在一旁捂嘴而笑,道:“你将来可不要忘了我!‘幽兰谷’除公公外,你是到这里来的第一个男子!”

“啊,这里叫做幽兰谷?”

陆豪文只是不经心的说着,心里却在想着“机非图”另半张是不是这里?两谷相连,而又一分为二,除此之外,哪还有别处?

无形中他又出神起来。

“喂,你在想什么?”

陆豪文一惊笑道:“没什么,这真是我所见最美的一个地方,现在你该告诉我到底要我到这里来有何事情?”

红衣少女又神秘一笑,道:“当然我会告诉你,但还要再过几天。”

“什么,几天?我哪有这么多的闲工夫?”

实际上陆豪文却在心中暗喜,他想自己虽然找到了这两谷之间便是玄机子,于非子埋藏秘笈之地,但确切的地点至少也还要经过一番严密的寻找,不然仍是空欢喜一场。

突然一个温婉清脆之声悠悠传来,道:“小妹妹!半夜里你去了哪里?”

“啊,姐姐,我没去哪里呀!”

“我醒来就找你不着。”

“我在瀑布边呀!”

“妹妹,我好像听到你跟人说话。”

红衣少女转头朝陆豪文一瞥,大声答道:“啊,姐姐!你快来!一个野男人到我们这里来了!”

“妹妹,你不要顽皮了!”

“是真的呀!”

陆豪文忍不住气道:“分明是你强挟我来的,谁是野男人?”

红衣少女突然朝陆豪文一个欺身,手掌贴在他的命门穴上,道:“陆豪文,我问你,你认为我要将你制之死地办得到吗?”

红衣少女说得十分认真,一点也不是开玩笑,陆豪文心中一凛,却又莫名其妙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将我制于死地?”

“你要不听我的话,我就会随时随刻要你死!”

“啊,你要我听什么话?”

“你是聪明人,顺着我的意思去做,不许说出是我带你来的,你只说是无心而来,穿过桃林便到了这里懂么?”

陆豪文点头道:“懂,你如果是我妹妹,看我不揍你个够。”

陆豪文只感到心里暗暗好笑,心想:“我就委屈一下,看你弄什么玄虚。”

他正想着,忽见一个青衣少女,在晨曦之中从花丛里缓缓的现身走来,那青衣少女温静、秀丽,似乎不带半点的烟火气,使人一见便肃然起敬,陆豪文在心底呼了一声,道:“啊,她太美了!”

红衣少女急忙将贴在他命门的手掌移开,轻轻将他推开三步,然后一声轻叱道:“你这个野男子从哪里来的,从实招来!”

转头她又叫道:“姐姐快来呀!”

青衣少女见真是幽兰谷中来了个陌生男人,一阵惊异后,忽如一道轻烟般,身形微闪已到了陆豪文的身前。

陆豪文默默的望着她。

两人的目光一接,突如触电般的互相一震,青衣少女脸上一红,移开目光,忽然像想起了什么似地,强把面孔一扳,轻叱道:“你,你是什么人?”

红衣少女叫道:“他是一个野男人!”

陆豪文从容道:“在下陆豪文,洛阳人氏,并非野男子。”

青衣少女道:“你为何跑到这里来了?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天门禁地么?”

陆豪文一怔道:“天门禁地?在下不知啊!”

他转头扫了红衣少女一眼。

红衣少女佯怒道:“你瞪我干什么?”

青衣少女想了想又道:“你是从哪里来的?”

“在下性好游山玩水,今晨信步而来,忽见桃林,乃穿林而人,随听水声如雷,循声走去乃是飞瀑所发水声……”

青衣少女未等他说完,接着道:“你经瀑布,所以到了此地。”

“正是!”

青衣少女转头对红衣少女,道:“妹妹,他不是野男子,还是你送他出去吧!”

红衣少女嘟着嘴道:“我才不呢?万一给那两个老怪物见着了,怎么得了?”

“妹妹,只要你具实说出他是无心而来,不就得了!”

“啐!姐姐!你相信他,两个老怪物可不会相信!到那时百口莫辩,你我都脱不了罪。”

“妹妹,我们总得要送他出去啊!怎么可以留他在此?”

陆豪文连忙道:“姑娘勿忧,在下既然能来,自可出去,何劳这位小妹妹相送!”

“啐!谁是你的小妹妹,你要出去就走吧,撞见了那两个老怪物,你准没命,别以为你练过武,不够九姥姥一个小指头就将你戮个血洞。”

青衣少女叱道:“妹妹不得无礼,你不去我去!”

“姐姐,我管你去不去!不过三公公亦许好说话,九姥姥可不讲理的啊!”

正在此刻,蓦听一个冷如寒冰的声音传来,道:“琼儿,琳儿!你们不做早课在闹什么嘴?”

两女一听叫声,脸色忽变,似乎这一声叫,吓得她们魂飞魄散。

红衣少女人小鬼大,机警绝伦,猛地一把将陆豪文一带,已跃入一丛花丛之中,她轻轻一按陆豪文,低声道:“千万别出声,否则你真会没命了!”

陆豪文绪藏在兰花丛里,啼笑皆非,听红衣少女说得那么严重,也只有忍着气,摒息而听!

正在此刻,忽地一阵冷风拂面,陆豪文不期然打了个寒噤!

从兰花丛的缝隙望去,他不禁吓了一跳,只见一个脸色如死灰,骨瘦如柴,长发披肩的中年女子和两个少女站在一起!

这个中年长发女子双目隐泛碧光,在她的周身也似乎包围着一层淡淡的碧气,使人见了不寒而栗!

贝见她面上毫无一丝表情的道:“琼儿,琳儿!你两人只爱贪玩,功夫也荒废了!”

两女诺诺连声道:“是!九姥姥!”

“我要是将你们这种偷懒的情形告诉你们爷爷和奶奶,你们可没那么好消受的!”

两女站着动也不敢稍动,尤其红衣少女平时那么顽皮,此刻却似耗于遇着猫一般,连哼也不敢哼一声。

青衣少女低声道:“好,我们就去!姥姥请回吧!”

两女立时转身飞掠回那青色的小楼中,对陆豪文藏身之处连正眼也不敢看一眼!

中年长发女子冷冷的哼了一声,人影一晃便已不见!

这样惊人的功夫真使陆豪文暗暗咋舌,心想:“这些到底是什么人?‘天门禁地’从来也未曾听说过,是否与天门阴阳宫有关?”

陆豪文想着便立了起来。

青色小楼中立刻传来红衣少女的话道:“野男子,你过来!”

陆豪文走向青色小楼中,红衣少女,青衣少女早在楼中等他,他上了楼,一间宽敞的客室,布置得古朴清雅。

可是陆豪文却为客室中的一幅山水横幅吸引住了,他为那幅山水图,心中怦怦而跳!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幅画,他知道那幅画与“机非图”出于一人手笔,而这一幅图正是兰谷飞瀑,与他原来那幅图桃林青松合起来,正是青红谷和幽兰谷的全图。

他既暗喜又有些紧张。

青衣少女见陆豪文出神的望着那横幅,步至他身边柔声问道:“陆公子,你看这幅画如何?”

陆豪文一惊,回头答道:“啊!太好了,雄逸兼备,笔势圆熟,不知是出于哪位大师的手笔?”

青衣少女笑道:“这画乃我爷爷交给我暂时保管之物,你有没有发现好似本谷?”

陆豪文笑道:“在下正是为此奇怪!此画分明是描绘本谷的山水,但又是一张古画,以在下看来,那张画至少也在百年以上了!”

青衣少女微笑道:“你很聪明!爷爷也以此点奇怪而百思不解,不过唯一的解释,绘图人根本就是写生此地山水,还有你看这张画有何古怪么?”

“我看不出来。”

“这张画在未裱前,显然已被撕破,失落了半页,你看出来了?”

陆豪文暗道:“她倒是十分的仔细,这张画根本就只有一半。”

就在这时,红衣少女在一旁冷冷道:“姐姐,你别尽管山水呀,画的,一个野男子怎能与他说这么多的话?现在还要设法将他撵走啊!”

青衣少女瞥了陆豪文一眼,脸上一红,转身道:“妹妹,你看要怎样送他出去,而不会给三公九姥知道呢?”

“我怎会知道?”

红衣少女摆出一付冷眼旁观的神色。

陆豪文这时全神注视那张画,他要从这张画上找寻“机非武库”的确实地点,但他怎么也看不出丝毫的线索。

忽听红衣少女道:“姐姐,我看只有将他留下来了!反正我们房间很多,他要住多久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秘谷幽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