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情刀》

第09章 冥君丧命

作者:秋梦痕

这时,阴尸九娘已逼近陆豪文二丈之内,陆豪文立感寒气逼人,他知道,这是从阴尸九娘身上发出来的。

暗暗运起了绝阴宝书中所练阴魄玄功,寒意立止,冷哼一声,道:“阴尸九娘,你来得正好!”

阴尸九娘冷眼一掠糟老头子扑在地上。

“桀桀!我三哥是伤在你的掌下么?”

“哼,怎么样?”

“士隔三日,刮目相看,你不错呀!”

“哼!你打算怎样?”

她一转脸,两道碧色的光芒瞪着李曼琼道:“琼儿!这几天你都在这瀑前徘徊,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很好!以后有你瞧的了!”

她这几句话一出,李曼琼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惊惧之色尽露于形。

陆豪文暗哼了一声,道:“以这情形看来,不能留下她们了!”

他身子微移,靠近了李曼琼一些。

阴尸九娘如死灰的脸色,渐渐的发青,变得有如厉鬼般的可怕!

可是这时一条红色的身形急划而至,竟是李曼琳!

阴尸九娘冷冷的道:“琳儿,你过来!”

李曼琳先见陆豪文,一怔之间便听到阴尸九娘的话,她不知就里,立走向阴尸九娘。

李曼琼忽然狂声道:“妹妹别去!”

就在这时但见阴尸九娘身形一欺,已扣住了李曼琳的腕脉,杰杰怪笑,道:“曼琼!你也过来!”

陆豪文这才看出了阴尸九娘的狠毒,大声道:“李姑娘,不可过去!”

阴尸九娘笑道:“你不过来吗?也可以!”

李曼琳猛地修声大叫,道:“九姥姥……你……你……”

只见李曼琳汗如雨下,脸上在痛苦的抽搐!

“桀!桀!叫你姐姐过来,我就放你!”

陆豪文怒吼道:“恶妇,你要损了她一根毫毛,我今日便将你碎尸万段!”

“桀桀!好大的口气!”

“你以为我办不到!”

“你办得到又怎么样?曼琼,你过不过来?”

李曼琳又是一声惨叫,道:“九姥姥,你杀了我吧!我受不住了!”

“叫你姐姐过来!”

“你先放手!”

“哼,想得好!别人不识你刁钻古怪,而我……哼!”

“在九姥姥之前,琳儿大胆也不敢放肆!”

“油嘴!叫你姐姐过来!”

李曼琳突然叫道:“姐姐,你别过来,她们都是恶魔!连爷爷奶奶都是!”

一声惨叫,李曼琳昏死过去。

李曼琼惊悚而号道:“九姥!放了她!她才有多大么?啊!爹!娘!你们为什么死得这样的早?丢下我姐妹不管了?”

阴尸九娘狞笑,道:“唤爹唤娘也没用了,你们爷爷怎样将你们交给我,我就要负责任,怎样交回给他。”

片刻后,李曼琳又醒了过来,声音微弱的道:“姐姐,你走吧!不要再受她的管束了!妹妹死了也不足惜,只要姐姐过得好!”

“啊!妹妹!我不能让你被她凌迟……”

“姐姐走吧!我告诉你,陆大哥是我带进谷来的,我要姐姐快乐!他很好,姐姐,你跟他去吧,不要管我了!”

这至情至性的话出于一个十四五岁小女孩之口,确令人惊奇,李曼琳表面上顽皮天真,稚气未脱,实际却是城府在胸。

青衣少女李曼琼感动得泪如雨下的狂声道:“妹妹,我做姐姐的不能让你死在那怪妇之手!”

阴尸九娘厉笑,道:“好,你骂我怪妇!”

李曼琼忽地脸色一变,镇定下来,道:“放下我妹妹,我舍命向你决一生死!”

“你还不配!”

“放下我妹妹!”

“你过来!”

李曼琼长叹一声,望了望陆豪文,哀绝的道:“陆大哥,我不能看见妹妹死在她手里,我要去了!”

这时陆豪文反而仰然而立,满脸的神光照人,双目望天,肃然的答道:“李姑娘你千万不要去!”

“可是她就会杀了我妹妹!”

“我会替你妹妹复仇!”

“不!”

李曼琼声出人便向阴尸九娘扑去。

阴尸九娘杰杰一笑,伸出另一只鬼爪般的手掌便待抓住李曼琼。

陆豪文一声,朗喝道:“李姑娘!回来!”

单手一招,李曼琼的身子忽的被人捉住一样,再也不能上前一步,反而一步步的后退,一直退到陆豪文的身边。

阴尸九娘骇然惊叫道:“小子,你这是哪里学来的功夫?”

陆豪文神秘的一笑,道:“你不识得这功夫?”

“当今天下这种虚空御物之功,除东渡与天门两个老儿外,无人能够,你是东渡老儿之徒吗!”

扑倒地上的糟老头子却在这时吃力的坐了起来,低声道:“九妹!他……他施的是阴魄玄功,已有相当火候了!他是谁人的徒儿不知道,但他是陆长风之子!”

“啊,是他的儿子!老屠可又有活干了!”

又是老屠,老屠到底是何许人?

阴尸九娘碧眼一睁,射出两道碧光,狞视着李曼琼道:“你记住!你李曼琼的性命自此刻起已经死了!不管你到了哪里,你都再没有活着的希望了!”

陆豪文冷笑一声,道:“你呢?”

阴尸九娘怪笑两声,蓦地一挟李曼琳,要飘身而去。

陆豪文唰地抽了象牙剑,一个晃身,拦住了她的去路,道:“你走得了吗?”

李曼琼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糟老头子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

陆豪文剑尖直指着阴尸九娘,道:“将她放下!”

“桀桀!你别做梦!”

“你真的不放?”

阴尸九娘看见他手中那把剑,突然大笑,道:“原来你是他的徒儿?就是你师父来了,也拦不了老娘!”

陆豪文仰然轻笑,道:“你要试试么?”

他话声一落,脸色随着忽然庄重了起来,剑尖下垂,垂帘内视,他要施用一招机非武库中三绝招中的一招了。

手中的象牙剑忽地微微科颤伸缩不定起来!

阴尸九娘瞪着陆豪文,不敢稍动。

陆豪文再次盯了阴尸九娘一眼,道:“说出老屠是谁,我或能饶你一死!”

“哼,老屠自会找你!”

“你说不说?”

“桀!桀!”

抖然间,剑光耀目。

哇!一声凄厉的惨叫,道:“小……子……”

蓬!血花迸射,阴尸九娘一个腾身飞跃五丈,重重的摔倒地上,胸口血流如注,一阵临死的抽搐,她死了!死得很惨!

但她临死还挟着李曼琳。

李曼琳也昏过去了!

陆豪文真不料机非剑招第一招“春雷惊蛰”竟有这等的威力,也不禁愕然怔立。

蓦地人影一闪,糟老头子猛然弹身,射入桃林之中!

陆家文立时警觉,暴喝一声:“你哪里走!”

连人带剑扑向桃林。

但糟老头子经过了这一阵调息,功力已恢复不少,几个起落已走得无影无踪,同时他又听到青衣少女李曼琼一声骇叫。

陆豪文赶紧又转身扑回。

陆豪文追不上糟老头子,转身扑回时,立见当场多了一人,不是别人,正是在恨林中曾经见过,骑鹤而来的披蓑戴笠的怪人。

这时他还是斗蓬罩住头脸,幽灵般立在一旁。

李曼琼的惊叫便是因他而发。

陆豪文掠身回到李曼琼身边,即听披蓑怪人低沉的道:“陆豪文,你做得很好!”

陆豪文又收起了象牙剑问道:“你一直在侧么?”

披蓑怪人点了点头。

陆豪文心中一动,又问道:“那前辈必知他们的底细了!”

“我因此而来!”

“请问前辈可知一个叫老屠之人!”

“不知道!”

随即他望了李曼琼李曼琳一眼,略加沉吟道:“看来他们必将大举而来,你们两人将作何打算?”

李曼琼忽然哭了起来,道:“我不知道会演变成这种局面,陆大哥!你,你不应该杀死九姥姥的,我与妹妹怎办?爷爷奶奶会杀死我们。”

陆豪文暗然答道:“我,我迫不得已,可惜让那糟老头子脱走了。”

披蓑怪人忽然道:“你们爷爷和奶奶是谁?那个脱走的糟老头又是谁?”

李曼琼闷声不答。

李曼琳却愤然道:“你又是谁?我们为什么要告诉你?”

披蓑怪人轻笑了一声,笑得很凄凉,低声道:“是啊!你们可以不告诉我,但我会查出来的。不过,眼看着此谷便会有人要来捉你们,你们怎么办?”

李曼琳气道:“干你的屁事,喂!到底你是什么人?看你这神秘古怪的样子,必非什么好人。”

转头她又对陆豪文大声道:“大哥,他可是你叫来的人!”

陆豪文不知如何回答才好,讪讪出不了声。

正在此刻,谷外猛传急厉的啸声,披蓑怪人冷哼了一尸。

蓦地,披蓑怪人身形一晃,指出如风,暴点李曼琳。

陆豪文方自大吃一惊,李曼琳已一声未响,瘫萎在地。

披蓑怪人急道:“陆豪文别急,老夫并无恶意!”

李曼琼身受重伤,虽惊骇十分,披蓑怪人已开声道:“你姐妹今后恐已无容身之地,那些魔崽子必得你姐妹后才甘心,所以老夫权自作主张,暂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谷中啸声渐近!

披蓑怪人沉声道:“陆豪文,速将两女藏身隐秘之处。”

陆豪文不假思索,立时扶起了李曼琼,李曼琳,点脚射入飞瀑之中,重入瀑后的石岩之中,他这才对李曼琼轻声道:“琼妹,此处十分的安全,我遇敌入潭,只好就在此石岩,得庆无恙,你暂在此稍息吧!”

李曼琼深情望了陆豪文一眼,幽幽的道:“多行不义必自毙,我知道他们都不是好人,但他们总是我的公公姥姥,陆大哥,你得手下留情一些!”

陆豪文道:“你的公公姥姥也太多了,到底他们是何来路?半月相处,你可从未告诉我这些事啊!”

“你呢?你也不会告诉我什么啊!”

“是的,我以后会告诉你。”

“那我也以后会告诉你。”

这时听得外面暴喝连连,掌风呼啸,夹杂着惨厉的叫声,已乱成一片,陆豪文急道:“琼妹,那披蓑怪人与这些人必有什么深仇大恨。”

“我也看出他好像吃过大亏之人。”

“琼妹我要出去了!”

“那必定是天门阴阳宫之人,主持者是四公公,你可要小心!”

陆豪文心中一动,问道:“紫殿冥君是你的几公?”

“他是七公。”

“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把我搞糊涂了!”

陆豪文忽又激动的问道:“老屠是谁?”

“我不知道。”

陆豪文不再多问,飘身而出,目光一扫。只见金袍铜衫之人,不下数十之众,其中一个高大威猛的金袍人,正是那晚在红楼所见之人,另一个金袍人便是在恨林见过的什么总巡。

两个金袍人正在与披蓑怪人展开剧烈的狠斗。

地上倒着两三具铜衫客的尸体,想必是毁于披蓑怪人之手。

陆豪文想起了天门羽士,他冷哼一声,象牙剑再度亮出,目笼寒光,静立一旁。

披蓑怪人一见陆豪文静立不动,大声道:“陆豪文,这批人纵非你杀父之仇,但也与你杀父仇人有关,不出手等何时?”

陆豪文一声朗喝道:“住手,统统与我住手。”

“小子,你还不配!”

那个金袍总巡突然欺身过来,一翻掌,阴冷的掌风已罩向了陆豪文,陆豪文一抖剑,寒光骤现之间。

哇!一声惨叫,金袍总巡双掌未收,血光暴射,栽倒在地。

“住手!”

陆豪文再次狂喝。

为他的声势所夺,场中之人一窒而停。

披蓑怪人沉叹一声,道:“孩子,你施的是什么剑法?”

陆豪文不答,大步朝高大威猛的金袍人走去。

金袍人下意识的退了两步。

陆豪文似笑非笑的突然问道:“天门羽士与你何仇何恨?”

金袍威猛老人怒哼一声,暴声道:“九妹可是死在你的剑下。”

陆豪文冷冷道:“不错。”

“她与你又有何仇?”

“这等妖妇,人人得而诛之!”

金袍人一声厉喝,猛然挥手,道:“毁这小子!”

身子一沉,一阵狂飙呼地劈出,一旁数十铜衫客也一声呐喊,阴寒的掌风忽从四方八面攻到。

披蓑怪人身形一旋,啸声震空。

他以玄奇诡异的身法,猛然扑入了铜衫客之中,立听惨声大起,刹那之间便有三个铜衫客扑地不起。

这边金袍人与陆豪文硬接了一掌。

掌风四溢之中,两人同时各退了一步。

陆豪文轻哼一声,道:“今日我会为天门羽士前辈复仇!”

金袍人也冷哼道:“九妹也决不能白死了!”

陆家文猛地大喝道:“但是看在李曼琼、曼琳姐妹的面上,我尚可饶你一命,否则就休怪我无情了!”

“有什么本事尽管施出来吧!”

陆豪文哈哈朗笑。

蓦地,一抖剑,“春雷惊蛰”机非绝招,再度出手,剑气如虹,暴射而出,金袍人几曾见过这等精绝的剑法。

骇然一声惊叫,陆豪文剑锋已及他胸前,抵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冥君丧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情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