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 一 章 钢铁双侠

作者:秋梦痕

鬼是一种无形的东西,世间到底有没有鬼?只怕谁也无法肯定的答复,可是鬼给人的恐

怖,那是永远存在的。贵州,自古称鬼乡,亦称鬼方,而贵州的一个地方更有“鬼窝”之

称。

鬼窝在贵州毕节县,燕子口镇之西,位云南、贵州、四川三省的交界处,是处阴森的幽

谷,当地人无一敢入谷的!谷口是丁字形大道,在那儿,一足可以踏三省,真是动步分他

乡。谷口有一株十人合抱的大枯木,高有十丈,除了剩下的巨干和大枝外,其他什么也不存

在了,据说这株枯木早在千余年前就是枯的了,奇在它虽不复活,但也永不朽倒。

树下堆满了香灰,那是南来北往、东去西还的商旅人所膜拜的成绩,凡是经过丁字大道

的人,都要在大树下烧柱香,叩头祷告一番。

谷里面没有人敢进去,但又人人都知道里面白骨累累。

其实传言一点不假,谷中确是白骨如山,没有坟墓,但有数不清的石碑,更怪的是,石

碑上的人名都怪,而且是自刻自立!

这一天,谷口突然来了一个老人,须鬓皆白,面貌肃然,他肩上扛着一块大有数百斤,

高达八尺的大石碑,碑上刻着:“东海一掌天”。

老人走进谷口,稍停一会,向谷内环视一瞬,再向谷内走去,到了谷中,他猛把肩上的

石碑端起,全力向地面一插,就这样将石碑建立了。

“鬼王,我东海‘一掌天’来了!”

老人抬头大喊这么一声,报出他的字号!

接着谷中不知从什么地方发出一阵阴森森的冷笑,笑得全谷皆震,真是使人不寒而悚,

胆战心惊!

未几,有个沉沉的人声问道:“你懂得规矩么?”

老人朗声道:“懂得,三天之内找不出我自绝谷内!”

那阴森森的笑声又起,接着道:“自己的武功呢?”

老人大声道:“留在石碑里!”

那有声不见人的声音又沉沉地道:“本王许可你找寻,但你记着,如果限满不死,则遗

害你的全家,无家害有关之人。”

老人不再开口,只见他立即展开找寻,奇怪得很,他除了自己的那块石碑不看之外,其

他石碑竟一块也不放过,不知他要在石碑上寻什么样的东西!可惜三天后,他就自杀在谷内

了。六月的太阳,尤如火网笼罩着大地,好象要将所有的生物全部烧死似的。

这正是六月六日,路上没有一个行人,连鸟儿都躲到树叶里不敢动了,可是在江西莲花

县通往湖南茶陵的大道上竟有一个老和尚躺在太阳下睡觉!

忽有一个十二四岁的穷小子,不知在什么地方奔出来,这时正急急的向那老和尚的躺处

狂奔,他满面尘污,加上汗出如雨,那副样子确是够累的,手中提着一只破瓦壶,里面似乎

装着清水,他一走近,猛向老和尚头上泼去,紧接着,俯身下去,双手一抄,拖住和尚硬向

路边的树阴走!和尚很瘦,个子也不大,否则凭那小子那样年纪休想拖得动。

拖是拖到了,可是那小子自己再也支持不住了,一个踉跄,他也倒下了!

过了不多久,那小子缓缓爬了起来,然而仍旧汗出如雨,气如牛喘。

“和尚,你还没有死吧!”

穷小子喘气不停的大喊着。

老和尚的面色苍白,眼睛微微的睁开一线,没有作答。

穷小子举手擦了一把汗,似安慰的笑笑,点头道:“死不了就好,我老远看你栽在路

上,知道你是被太阳晒晕了,嗨,你受不了了就得早点寻个阴凉处休息一会再走,这种天

气,化缘应该在早晚时分才对。”

他噜嗦了半天,日色已西沉了,老和尚这才叹了一口气,双目也睁得大一点,他望望面

前的孩子,问道:“你姓什么?”

老和尚竟没有一般出家人的口气!

穷小子眉头一皱,反问道:“你问我姓名作什么?”

和尚又把眼睛闭上了,轻轻的叹息一声道:“你救了我!”

穷小子道:“泼你一壶水,拖你到树下,这就算是救了你,因此你就问我姓名,想日后

报答我么?”

老和尚道:“我不是被太阳晒晕的,你那一壶水从哪儿来的,就是那壶水救了我。”

穷小子嗨了一声道:“那壶水的来处不说也罢,说出来只怕你要作呕哩,甚至说我不恭

敬。”

和尚道:“是牛尿!”

穷小子苦笑道:“和尚,你已晕死过去了,怎还能嗅得出牛尿?对不起,我眼看你倒了

下去,知道如果没有水,那是非常危险的,加之这儿又没有山泉和池塘,同时壶中带来的水

我又喝光了。”

和尚道:“恰好遇上你的牛在拉尿!”

穷小子嗨嗨笑道:“是呀,不过脏虽脏一点,到底还是救了你!”

和尚点头道:“你那条牛可以卖几百两银子!”

穷小子惊讶道:“牛瘦得只有几根骨头了!员外还骂我没看好哩。”

和尚道:“那怎能怪你未曾看好,它之所以瘦的原因,乃是它身上长了牛黄!原来你是

替人家放牛的。”

穷小子啊呀一声道:“牛黄是一宝!”

和尚诧异了,他忽然睁大双目,紧紧的注视着穷小子,问道:“看来你还读过不少书

呢!”

穷小子默然道:“我祖父的肚子里包罗万象,可惜他已去世半年了!”

和尚道:“你一共读了多少年啦?”

穷小子道:“三岁开始,日夜不断,我现在十四岁了!”

和尚道:“牛黄的用处很广,你一泼,我就起死回生,这是什么病?”

穷小子哈哈笑道:“你听我读了十一年书,现在就来考我了。和尚,你是内负气血逆行

之症外加太阳一晒,以致七窍闭塞!”

和尚猛的跳起道:“你的书果然没有白念!”

穷小子道:“你面色仍未转好,恐后还要休息!”

和尚道:“你家在哪里?”

穷小子道:“没有家,我是孤儿,你要休息。我带你进庄求员外去。”

和尚道:“我不要去了,我们只在这儿谈谈,谈到天黑我还要赶路!”

穷小子道:“你是哪个庙里的和尚?”

老和尚沉吟一会,似是不愿说出,可是终于叹声道:“我说给你听的话,日后不可向外

人说。”

穷小子道:“这个简单!”

和尚道:“我是嵩山少林寺的和尚,我不吃素,人家叫我为‘枯大师’,你呢?”

穷小子大惊道:“你是少林掌教大师的师伯!”

和尚更奇了,点头道:“你对江湖上的事情也知道?”

穷小子道:“我姓郭,名一虎,大师的大名号,我时常听护院武师说起。”

和尚问道:“你学过武功吗?”

穷小子摇头道:“没有!”

和尚道:“可惜我没有时间教你!”

穷小子道:“我也没有时间学!”

和尚道:“你连一个亲人都没有?”

穷小子忽然低下头去了,面色黯然,显然是被和尚勾动了他的伤心事。

和尚见他那副可怜相,也不开口了,陪着他默默无言!

穷小子突然抬头道:“和尚,充军到底有几个地方?”老僧莫明其妙,见问诧异道:

“你问这个作什么?”

穷小子道:“我须明白这个皇法!”

和尚道:“从前充军只有一种,名曰屯种,那是犯了严重流刑的人发配到边塞去集中守

边疆,永世不许回故乡。”

穷小子道:“现在呢?”

和尚道:“现在皇法改了制,充军分了很多等级和地区,先说地区罢,分析边、烟瘴、

边疆、边旗,沿海近军,最重的犯人配到极边去,终身不许回来!不过这种犯人配去虽说永

远不许回来,但在边避如立下汗马功劳仍可赦罪放回。”

穷小子道:“当前极边和边疆有哪几个地方是发配之地?”

和尚道:“发配之地要看情形,边疆什么地方有军情,发配就向那边送,目前朝庭正与

新疆各部落打战,同时又要征苗,因之发配就集中这两处边疆了。”

穷小子道:“多谢和尚指点了。”

天色不早,和尚忽由身上摸出一本小书交给穷小子:“你日后也许须要这书里面点东

西,总之我也不要了,你拿去看罢。”

穷小子郑一虎摇头道:“我不要人家的东西,你自己仍留着罢!”

和尚生气道:“我不久就要死在贵州,与其遗失,不若给你。小子,这东西在江湖上有

千千万万的人愿要我还不给哩。”

郑一虎惊:“你明知去贵州会死,那又何必去呢?”

和尚道:“小子,你将来说不定也会到我送死的地方去,到了那时你就知道我必须去的

原因了。”

郑一虎接着道:“你能告诉我那地方吗?”

和尚道:“鬼窝!”

郑一虎大惊道:“真有鬼窝!”

和尚点头道:“世间有两个古怪的地方,一是‘魔窟’,一就是‘鬼窝’。去鬼窝的人

是心甘情愿,去魔窟的也是心甘情愿。”。

穷小子郑一虎还待多问几句,可是和尚显得很急躁,忽然挥手便去。

郑一虎有点依依不舍,目送到不能见其背影才转身。

离大道不到半里,那儿有一家大庄院,郑一虎这时赶着几条黄牛正向庄前行去,那几条

牛中,确是有一条瘦得像没有肉的干老黄牛。

古家庄不怎么大,可是庄主古员外是那一带最有钱有势的大户,庄前庄后的地皮可不

少,仆从众多,子女成群!

郑一虎在庄上当了三年牧童,可就没有人缘,因为他个性强,上下人等都对他无好感,

如果不是他祖父在庄上教了几年书,也许他连这牧童都干不成。

这天下午赶牛进庄,迎面就遇上庄上的管家先生,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姓高名

就,是个逢上压下的家伙,一见面,他就板起面板道:“一虎,我看你的牛根本没吃饱!”

郑一虎一向受够了他的闲气,不过从来不低头,要理不理的仍旧赶着他的牛向侧面栅栏

去。

高先生也许喝了几杯酒,接着就大吼道:“一虎,我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郑一虎回头道:“难道叫我再赶出去放夜牛不成?”

高先生大喝道:“再放一个时辰回来不迟!”

郑一虎再也不理,这时已赶进了栅门。

高先生哼声道:“明天要你滚蛋!”

他说完立刻回身向上房走去。上房分两进,前排是高级仆人住的,后排才是庄主自己一

家人所居,高先生一直走进后面客厅。

这时是刚吃过晚餐,庄主一家子都在厅里聊天,高先生见了庄主,先行礼,再放出卑下

的声音道:“员外,我有一点事情禀告。”

庄主是个二十出头的人物,冷面孔,一看就知是个守财奴!他身旁坐个胖女人,肥得像

只猪,长了一脸横肉,她却先接口,问道:“高就,有什么事?”

“夫人!那……郑……一虎不是东西……”

高就显然最怕这肥女人,他连话都说不出似的问。

“噫,今天没有过节日,你又喝酒?”

庄主嗅觉很快,面色更冷了!

高就连声道:“员外,下属不是喝家里的酒,下属是朋友请客!”

肥女人一横眼,摆手道:“我闻不得酒气,你退后一点,怎么着,一虎他又没有等牛吃

饱就赶回来了,是不是?”

高就连声道:“是,是,夫人,我看那小子不能再留他下去了,再留下去,那七条黄牛

非要饿死不可!”

肥女人还没开口,外面已走进了郑一虎!庄主一见就叱道:“一虎,你过来!”

郑一虎似有什么话要说,可是未张口先遭喝斥。他就干脆不说了,过去就过去,他立在

高就的旁边。

“一虎,你来了几年了?”庄主满面带怒的问。

郑一虎知道是高就进了什么坏话,他抬头看了他一眼,答道:“上个月满三年!”

庄主扣着指头数什么,良久才道:“第一年,你祖父领去了三两四钱,第二年又领一两

五!”

算到这里,他忽向高就道:“你算算看,还剩多少要给他。”

高就知道要开除郑一虎了,心中一喜,他得意的看了郑一虎一眼,口中答道:“员外,

你老不是常说看在郑先生份上,每年给一虎三两银子吗!三年加一月,算来九两多,他祖父

已领去四两九,剩下不到五两了。”

庄主道:“你给他,叫他明天离开。”

高就正待应是,忽听肥女人道:“何必给现银,那条快死的黄牛叫他牵去不就得了。”

庄主一想那条黄牛快要死了,杀了没有肉,卖出无人要,不由暗赞老婆比自己高明,面

上竟露出姦笑。

郑一虎不是不知那条黄牛可卖几百两银子,可是他就不要,接口道:“员外,那条瘦黄

牛,不是我看得不好才瘦的,那牛身上长了牛黄!”

庄主一听,猛地跳起道:“你怎么知道?”

一听牛身长了宝,守财奴的精神振奋啦!虽说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钢铁双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