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 十 章 黄金核

作者:秋梦痕

申帮主不识郑一虎,而郑一虎却在暗中看到过她,这时郑一虎提出黄金岛是最危险的地

方,她对这少年对她的关怀感到十分诧异。“兄弟,黄金岛这地方,我还不清楚!”申帮主

望着将上城墙的郑一虎带笑说。

九公主立即介绍道:“大姐,他就是番兵所称的天朝飞龙郑一虎啊,你还没见过吧?”

申帮主一惊道:“兄弟的名声真是轰动天下呀!”

郑一虎道:“大姐给我带高帽子了,言归正传,大姐,巫山神君就是我哥哥,这是昨天

才知道的。”

申帮主更惊异道:“有这种奇事!”

九公主接道:“大姐,这是真的。”

正说着,忽见天下通回来了,而且带着濮萃华一道来。

白紫仙一见笑道:“我们以为石山上是魔鬼,现在证明是大姐和濮姐在石山上说话

了。”

天下通奇道:“你们早已认识了。”

申帮主道:“老伯,我还没想到有你在这里呢!”

天下通道:“闲话少说,申姑娘,你那封信呢?”

申帮主道:“是萃妹告诉你的呢,罗,你看看,字迹清秀而且是一笔好书法。”

天下通看完后仍交给申帮主,而上显出惊疑不定之情,慎重问郑一虎道:“你相信有鬼

变好人的事情没有?”

郑一虎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事也许真有,你有什么发现了?”

天下通道:“这信留在石山上,除了他还会是谁?”

郑一虎道:“你说是银色魂留的?”

天下通道:“老夫委实想不出第二人来?”

郑一虎道:“这样说,银色魂是个女子了?”

天下通道:“大家坐一下来揣摩揣摩,这中间还有很多想不通的道理。”

众人依言围坐一圈,申帮主道:“银色魂我还是近几天才知道这字号,据说他是最老一

辈的巨魔。”

天下通道:“假设这封信是他留的,你们想到底是善意还是恶意?”

郑一虎道:“如说是恶意,他又何必来这一套,干脆同申大姐下手不就结了?”

天下通点头道:“这话有理由,他一生从来不作多余之举!”

申帮主道:”小虎说黄金岛是奇险之地,既是善意,他为何又要我去?”

天下通道:“这与善意无冲突,因为巫山神君是你关怀之人,这点他一定看出了,同时

他自己又不愿替你代劳及至也许要考验你对巫山神君的感情,是否到了死也不顾的地步。”

申帮主的确是女杰,她毫不矜持自己的私情,正色道:“我对巫山神君确有爱慕之心,这不

是一天的事了,我们虽未晤面,但我决不欺己欺人。”

郑一虎激动道:“将来我有这样一位嫂嫂也值得骄傲了,大姐我们直赴黄金岛,不管有

多大的危险,也要闯他闯。”

申帮主道:“我们先要研究是什么厉害人物能将令兄制住呢?”

天下通道:“也许就是金骷髅?”

郑一虎道:“只怕未必。”

天下通摇头道:“黄金岛的危险之名,似比金骷髅更甚。否则家师不会说情愿斗金骷髅

而不愿去黄金岛了。”

郑一虎道:“未去到那里之前,一切都空谈,不过黄金岛在何地,恐怕只有你老知情,

然而你老有言在先,这是三不去的地方,这倒是个难题。”

天下通道:“我已答应和你合作,自然又当别论了。”

郑一虎大喜道:“有你同行,危险已减少大半,同时在我们心中亦有安全感了。”

天下通道:“现在就动身,大家要在七天内赶到新黄河口出海。”

九公主道:“黄金岛在那里?”

天下通道:“我只知一个大概范围,那是太平洋中的西南方向,从海船足足要两个月的

时间,南距菲律宾群岛一千里,西距我国琼崖一千八百里!该处连海盗“大龙王”都不敢

去,四面是火山围绕,甚至连鱼群都不敢游近二百里内。”白紫仙道:“那我们要买船自己

驾驶了。”

天下通道:“那还要问,同时海上时有暴风雨,这次的危险太大了。”

九公主道:“大海船须要很多人手,我们这几个怎够?”

天下通道:“我有办法,到了海边再说。”

时在半夜过后,他们五女二男,老少七人,加上一只小金虎,说走就走,直赴新黄河

口。

好在路上没有多情发生,加上他们日夜不停的奔走。实际上还不到五天五夜就到了。

在海边,天下通让大家在一座渔村中休息大半天,他自己单独找船去了。

将近黄昏的时候,天下通又回来了,兴高采烈地,向大家说道:“我们很顺利,不但船

不要买,船夫也是现成的,现在就动身上船,明天一大早就出航。”

郑一虎诧然道:“那有这般便宜的事。”

天下通道:“这是我预料中事,早已算定了的。”

申帮主道:“几个月的饮食呢,难道也不要准备。”

天下通道:“告诉你们,船是海盗船,船夫就是海盗高手!”

郑一虎道:“你老与海盗有交往?”

天下通道:“东海马贼是我记名弟子,他的手下有千多人,船海一带都有他的伪商船!

大龙王是他老子,你想想看,我要船还有什么问题。”

大家高兴极了,立即随他奔至海边。

离岸半里还停泊着一艘大海船,三桅高耸,舱分三层,确是庞然大物。

船上可容百余人,这时却在船前立着三十个魁梧大汉,郑一虎诧异道:“船靠得这么

远,又没有小船来接?”

天下通大笑道:“马贼在此地的手下有百多人,但听到你们要去黄金岛时,敢同行的仅

仅只有那二十几个,可说是自愿冒险,这时停泊离岸,显有考考你们功夫之心。”

九公主笑道:“你们要如何考法?”

天下通道:“这很明显,看你们如何上船?”

白紫仙道:“踏波半里又不是什么稀罕的功夫。”

天下通道:“这也算是武林特殊高手了,在普通高手的海盗眼中已够满意了。”

濮萃华道:“我最差,我只能踏波上船,你们各显一手,愈高愈好,要他们诚心共患难

就得使他们有信心。”

天下通道:“这是非常有理的话。”

中间三条大船,但不是齐头并进,显然人处,显然不是一帮的两侧现出两只小船,可是

在镜上看十分显明!

九公主噫声道:“左侧小船是个青年美女,她坐船后,竟是运真气催舟。”

天下通道:“我明白了,这是银色魂弟子!”

郑一虎摇头道:“论真正的目光,老头儿,不是我看低你,你确不如我了,这女子满面

正气,眼神无邪,她绝非银色魂的传人。”

天下通注目良久,叹声道:“小子,你比我细心,不错,你看法对,我是大意了,这到

底是怎么一回事。”

白紫仙道:“你们真是钻牛角尖,为什么一定要把银色魂拉进去呢,这女子就不能与银

色魂无关吗?”

天下通骂道:“驾银光在空中现迹的绝对是银色魂,而这了又于那银光有关连。”

白紫仙道:“你能拿出什么证据?”

天下通道:“证据没有,但有理由推断。”

白紫仙道:“理由呢?”

郑一虎接口道:“紫仙勿争,老头的想法是正确的,申姐姐那最后一封信是在石山上得

到了,而在申姐未到石山之前又有银落在那里,老头是根据信上的字迹出于女子之手,且恰

好这小船又是一个女子。”

白紫仙格格笑道:“你们再看看右侧上的小舟,那儿不又是一个青年美女吗?现在有两

个女子了,老头能说这又是一个银色魂的传人不成?”

大家只注意右船,这时一看,都愕住了。

一直没有开口的马玲玲这时向郑一虎,道:“阿虎,我有一个异想天开的看法?”

郑一虎含笑道:“说说看。”

马玲玲道:“银色魂和金骷髅死了!”

天下通噫声道:“这是正常的想法,小姐,再说你的意见?”

马玲玲道:“右面女子我不敢说,左面女子储备成是与银色魂有关。”

白紫仙又接口道:“妹子,你也是这样想?”

马玲玲道:“二姐,我打个比方给你听吧,假说银色魂是真死了,而他的一切都留在某

个秘密地方,如古洞、海底等等、他没有传人,因之这一切被这左面女子得去了。”

天下通大叫道:“有理,有理,确是说得通!”

郑一虎也同意道:“这正符合这女子之所以正而不邪的原因了,她得到的虽是邪人的东

西,但她本身却正派。”

白紫仙没有说话了,笑道:“三妹竟想得这样远,我也服了!”

申帮主道:“左面女子假设如此,右面呢?”

郑一虎道:“右面女子却不同,她美则美,但目光带煞这虽不能说她邪,但是个非常骄

傲而厉害的女子!”

天下通道:“世间事,往往无独而有偶,这女子说不定就是金骷髅的弟子,遭遇也与左

面女子相同。”

白紫仙笑道:“老头真想的太妙了,好在没有第三个,不然又怎样说。”

天下通噫声道:“白妞儿真是抬死杠的角色!”

申帮主道:“老头,凡推论一件事物,一定要有相反的,否则就偏重某一方了,而且找

不到真正的答案。”

濮萃华突然叫道:“后面大船舱立前的是谁?”

大家立将目光移动,天下通啊声道:“魔鬼党第一号头子!”

郑一虎看出那人是个四十多岁的书生人物,接口道:“魔鬼澡来了,魔王、鬼王无疑也

来了,到底是冲着我们而来或是另有别的事情。”

天下通道:“可能另有事情,如对我们而来,绝对不会盯这么远还不下手。”

马玲玲忽然叫道:“第二号船头立着魔王,人刚从舱中出来!”

魔王只有申帮主和濮萃华不识,其他的人都见过,郑一虎道:“那第三号船上定是鬼王

无疑了。”

天下通哈哈笑道:“这批人要和我们赴黄金岛冒险比胜负!”

九公主道:“你老虽是一句笑话,也许真说对了。”

此后一连又是半个月下去了,但在海上都没有发生事情,然而各批亦始终保持同样的距

离。

海盗是海上的宠儿,他们仗着海而生,所以他们对海域的明了,可说是犹如主人对她的

家庭一样,每个角落,每一件事情,没有不了如指掌的。

在第五十天的夜晚,海面上渐渐浪涛大作,风力也逐次加强了,一个海盗大汉看出不

对,立即走进舱内向天下通报告道:“大爹,可能有暴风雨发生了!”

天下通大惊道:“前途及附近没有小岛避风怎办?”

海盗大叹道:“帆已落下,船上物品已绑好,我们只有全力协助稳住船身了。”

天下通道:“通知大家停浆,各人运内功坐下,不管船向什么方向飘流,人人保命要

紧。”

海盗大汉应声出舱传令,依照吩咐行事。

郑一虎向天个通道:“风向如何,假设回去岂不是前功尽弃?”

天下通道:“我们到船后看看,如罗盘方向未变,那我们只要不打破船,也许还顺利一

点?”

二人到后舵,掌舵大汉一见,抢着道:“大爷,不得了,罗盘撞坏啦!”

天下通一听大惊,回头向郑一虎,道:“这就糟透了,我们已变成了瞎子了!”

郑一虎道:“真是祸不单行了。”

天下通回到舱中发愁,叹声道:“必要时我们只有下海找大鱼骑了。”

郑一虎道:“那不行,这批大汉既然与我们共生死,我们岂可不顾。”

天下通道:“要是船破了又怎么办?”

郑一虎道:“能救的尽力救。”

风雨愈来愈大了,巨船时而被浪涛顶在半空中,时而又似沉入深谷一般,声势骇人,真

如天翻地覆。

天下通又拿出他的魔镜来看,可是镜里也是狂风暴雨。

经过了两日三夜,风虽然过去了,雨仍旧巨大,这是第三天三晚,大家都不知道船被吹

到了什么地方。

浪涛渐渐降到只有几尺高了,船上的大汉总算渡过了一难又开始活动了,他们冒雨准备

操作,可是却不知向什么方向划。

一直等到大雨也停了,讵料前面不远竟出现一座岛屿。

舱里的男女老少一觉雨停,大家都走出舱外,郑一虎看到岛屿,忙问天下通道:“这是

什么岛?”

天下通看了会,只见他陡然跳起,道:“我怎会不识得此岛?”

众海盗亦是大惊,显然他们也不识得。

九公主道:“我们暂是探岸休息吧,两天三夜运功颠船。实在够累的了。”

天下通看看天色已亮,亦有心上岛去查查,于是吩咐大汉们操船靠岸。

未几船已靠岸,除了大汉不动,其他都上岸去了。

岛不高,但也不大,岛上全为森林和椰树,森林环绕全岛,椰树则遍布岛心,竟是个毫

无人迹的地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