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十二章 大巫党

作者:秋梦痕

杜吉斯和培闻说郑一虎就是天朝飞龙,表面上虽现出惊讶之色,实际上他们根本不信。

吕素何尝看不出,她只向其他三女笑笑,再也不加解释了!接着就叫白紫仙拿出点心招

待。

杜吉斯向培亨笑道:“你要吃白兰地还是吃葡萄酒?”

培亨笑道:“白兰地也是葡萄做的,惟制法不同,性烈一点,我还是喝葡萄酒吧。”

杜吉斯又回到船提来数瓶,笑道:“我们慢慢喝到天亮吧。”

郑一虎向夜之秘道:“你们的船呢?”

夜之秘道:“我和培亨都是搭别人的船,不回去没有关系。”

天亮了,杜吉斯请培亨和夜之秘去坐他的船,于是两船并进,离开那座小岛,经驶暹罗

湾而去。

夜之秘对于海上航路似乎比什么人都熟悉,他的航向竟与他船的截然不同,而且不到半

天即超过所有的船只之前。

这天黄昏到临时,船又驶近一座岛,但却是有人住的大岛,夜之秘向大家道:“这岛上

是暹逻国人,我们已进入暹逻湾了。”

停船后,大家都上岸去,可是没有人盘问,同时还有不少暹逻人向他们表示欢迎。

郑一虎感到奇怪,向夜之秘道:“暹逻国不盘查外人入境么?”

夜之秘道:“这是外岛,我们到暹逻本土就要查问了,然仅只查明登记即可。”

吕素道:“我们看看里面有镇没有?”

夜之秘道:“有,我们除了吃饭,还要买干粮带着。”

马玲玲忽然指着左侧一排树林,道:“你们看,那儿有一群白人少女!”

杜吉斯笑道:“其中就有史密司珊娜,这不稀奇,西方少女会武的不下于你们中国,同

时这次东来的足有几十个。”

九公主道:“我倒想和她们认识一番。”

培亨道:“中国人好朋友,天下闻名,有机会我替你们介绍就是。”

他们走入镇上,夜之秘领着走进一家暹逻店中,大家吃了一顿暹逻式的酒饭。

买干粮是各买各的,在出镇时,忽有两个暹逻青年迎面走来,其一用暹逻语向郑一虎说

了什么。

夜之秘看到郑一虎本懂,立即向那人也咭喳一阵。

那人啊了一声,再向郑一虎道:“对不起,我当你是本国人!想不到朋友是中国人。”

郑一虎笑道:“阁下穿的衣服和在下不同呀,难道还看不出?”

那青年哈哈笑道:“我们暹逻人穿中国装真是非常流行,兄弟怎能想到这里。”

郑一虎道:“阁下向我说什么?”

夜之秘道:“他当你是暹逻人,问你是不是赴曼谷武会?”

郑一虎啊声道:“曼谷是贵国都城,难道要举行大武会?”

青年道:“曼谷武会是十年一次,不但敝国全国武林参加,甚至不禁外国人出场,得胜

者皇家有重赏。”

郑一虎向大家笑道:“可惜我们要去鬼门关,不然大家观摩一番倒是难得的机会。”

那青年吓声道:“你们要去鬼门关!”

杜吉斯道:“这地方阁下也知道?”

青年郑重道:“敝国武林人人知道,而且每年都有人去探,但都是一去不回,不过在十

日前鬼门关火山大爆发,全岛都陆沉了!”

大家闻言,不禁愕然,培亨道:“这样一来,天下武林这一趟岂不白跑了!”

郑一虎向吕素道:“看样子,连魔王也没有进去?”

吕素道:“那他必去海底城。”

青年一听“海底城”三字,又是一惊道:“诸位竟连这等古老隐秘的地方都知道?”

郑一虎道:“阁下不也清楚么?”

青年道:“敞国这次武会的目的,就是要挑选十大奇人去海底城探险!”

白紫仙接口道:“这样说,我们倒要去观光一番了。”

青年道:“欢迎之至,我可替各位引介。”

夜之秘道:“阁下贵姓?”

青年道:“在下鸾披!这是我师弟胡马。”他指身后青年。

杜吉斯道:“武场比斗有什么规矩?”

鸾披道:“规矩很多,诸位如想先知道一点概略,我可在此际奉告。”

培亨道:“那就请教一二。”

鸾披道:“第一、比斗是混合性的,不分男女老少,这和以往不同,以往分男子组,女

子组,老年组和青年组。”

杜吉斯道:“那现在比较容易挑出真正高手了!”

鸾披道:“第二、不准二人以上挑斗多数。”

培亨道:“这合理。”

鸾披道:“第三、每场以一个时辰为限,双方打到一个时辰如不分胜负,则同时进级,

如有得胜者,他必须接受第二个放手再斗,如这场连接十个敌手仍未到一个时辰也算一场,

同时他也进级退下,等进级比斗再出场。”

杜吉斯道:“有道理。”

郑一虎问道:“比斗共分几级?”

鸾披道:“共十级,但到十级的已不多了!不过凡进了级的都有奖,惟奖品大小不

同。”

夜之秘道:“这是一种天下第一高手选拔赛了,不知得到天下第一高手的是什么奖?”

鸾披道:“皇上赐他天下第一龙牌,并有我国神剑一把。”

夜之秘大笑道:“这真值得一争了。”

鸾披道:“这两件奖倒不是我国武林真正要争取的,最重要的是三公主,如得到天下第

一的是个青年,八成还是我国驸马爷呢!”

九公主格格笑道:“假使这青年已有妻子呢?”

鸾披迫:“那要看三公主自己的意思,皇上不过问,只要三公主愿意,她还是肯嫁

的!”

郑一虎大笑道:“我没有希望了!”

大家莫明其妙,杜吉斯诧然问道:“你说什么?”

郑一虎道:“我已有了三个,我不能争天下第一啦?”

培亨大笑道:“你怕老婆?”

郑一虎道:“也可这样说,不过还是自己不愿再多要了,老婆愈多愈麻烦!”

马玲玲道:“我要!”

吕素格格笑道:“你又不是男人?”

马玲玲道:“我要阿虎去争呀!”

三个西方人一听豁然,同时竟鼓掌叫好,道:“马姑娘真是了不起!”

马玲玲道:“不过我还得问问两个姐姐。”

三个西方人又同声笑道:“郑者弟另外两位夫人是谁?”

马玲玲天真的指着白紫仙和九公主,道:“这就是我大姐和二姐厂

这下可把三个西方人惊讶了,他们想不到三个美如天仙的少女,竟都是郑一虎一个人

的。

杜吉斯最爱热闹,他立即向九公主和白紫仙,道:“白姑娘和朱姑娘能同意马姑娘的主

张否?”

九公主笑道:“杜兄是否认为我们妹妹之间,有不同的看法?”

杜吉斯道:“二位没有意见?”

白紫仙道:“我们三人之间,不管什么大小事,只要一个说对,大家都认为对,否则都

反对!”

培亨惊奇的向郑一虎道:“老弟,你是天下最幸福的人了!”

郑一虎大笑道:“诸位大概还没有对象吧?”

培亨道:“我们都还是光棍!”

郑一虎道:“告诉诸位,千万勿讨多了,否则你就真麻烦,她们多了,每每联合起来对

付丈夫一人,那真是有苦无处诉哩!”

三个西方人同声大笑,道:“这种苦,我们真想吃!”

九公主笑道:“三位别听他胡说!”

吕素在一旁似有所思,面上露出微微的笑意,接口道:

“好了,别扯远了,我们就请驾兄引进吧!”

鸾披道:“诸位入境时,请把各人的国籍、姓名开给在下,到时在下才好拿去交给大

会,这样各位的行动不但自由,还可受到敝国的招待。”

杜吉斯道:“好的,到时我负责开出交与阁下就是。”

杜吉斯道:“我们的船,你可却道?”

鸾披道:“我随诸位去。”

大家回船后,鸾披带着胡马相随,他看到船就告退了。

第二天,他又来了,于是就搭杜吉斯的船领着去曼谷。

在船上,吕素向郑一虎道:“可能魔王不会去,我们真无处去找他了。”

郑一虎道:“那魔头我说会去的,他有不怕人的金射在手,必要时他会不顾一切的,除

非没人,同进他是个色中饿鬼,暹逻公主的诱惑还小么?”

吕素道:“我们总不能在人家国内下手呀!”

郑一虎道:“在大会期中,我们当然不可行动,不过我希望在打斗场遇到他。”

吕素道:“只要他出场,这倒是个机会。”

两天后,船到暹逻本土了,鸾披领着上岸,并将他们的船交给码头管事的看管。

又一天后,他们进了都城,鸾披向大家道:“皇家指定京都各大小客店尽为天下武林来

客的招待之所,只要有敝国武林引进,吃住全不收帐,但未设特别宾馆,这是方便天下武林

起见,因为知道武林中恩怨多,住在一起难免有冲突。”

培亨大笑道:“这真是周到的想法,太妙了!”

鸾披郑重道:“诸位,这就是我们三公主的设想,别人想不到的,纵然想到也不敢奏明

皇上!”

吕素噫声道:“你们三公主也会武?”

鸾披正色道:“三公主不但会武,而且是全国最神秘的人,只知她的武功全国无敌,但

无人见过三公主是什么样的!前年都城来了一个蒙面大盗,都城武林无一能敌,后来竟被一

个蒙面女子给打败、据说那蒙面女子就是三公主。”

白紫仙叫起来道:“她不参加武会?”

鸾披道:“大概不参加,不过据说她要与得一天下第一的高手印证武功。”

杜吉斯笑道:“最后一拚,就是她挑选驸马的决定了。”

夜之秘笑道:“假使我取得天下第一,她保险不来和我擒!”郑一虎疑问道:“那是为

什么?”

夜之秘道:“你看我长相就知道了。”

大家会意,同声哈哈大笑!

到了一家大客店之前,鸾披向大家道:“这一家如何,后面有花园亭台,非常清静。”

吕素道:“那太好!”

鸾披抢先走进,他在柜上说了一阵,交出一张名单,之后一直引大家向后面花园而去。

暹逻的客店,大致与中国有点相似,惟设备略有不同,花园中有花园房子,好处是各别

的,古色古香,客舍全不相连。

夜之秘和培亨、杜吉斯住在一起,吕素带着三个妹妹住在一起,郑一虎则单独住,但离

她们很近,只隔一口荷池,一旦有事,轻声招呼就可听到。

鸾披把他安置好就告退了,当然,他还有他的事。

不久,天快黑了,店家知道这批人虽是同伴,但却是东西合壁!因之开饭时间两种,一

种是西餐,送到杜吉斯等那面去,这面是中国人,店家竟开来中国菜席,这是来客登记第一

个原因。

当酒饭过后,杜吉斯等过来了,他们约大家去游园。

花园真不小,天下各种花,应有尽有,时当春夏之交,真是满园如锦,尤其荷花比中国

开得早,到处清香扑鼻!

马玲玲向白紫仙道:“二姐,这花园中为何没有住其他武林人?”

白紫仙道:“这是鸾披的安排,他这人也许对我们大有好感,特别带我们到这家来。”

培亨道:“天下武林虽众,来的何尝没有先后,也许我们先到哩!”

夜之秘道:“对了,我们还没有问问何时开赛呢?”

杜吉斯笑道,“有这好的招待,等一年再开赛也不嫌迟!”

郑一虎大笑道:“这会把暹逻国吃垮啦!”

走不多远,忽见一排花林那面又现出很多房子,而且有灯光映出,培亨啊声向大家道:

“我们猜错了,这儿也有人住着,并不止我们这些人呢?”

杜吉斯道:“管他,我们游我们的夜花园?”

培亨道:“探探这面住些什么人也不错,多认识一些也不坏呀!”

夜之秘道:“你知道对方是何种人,假设是些不对胃口的,那就大煞风景了。”

郑一虎道:“夜兄这话很对,遇上就算,我也不同意去拜访。”

培亨道:“这样吧,我单独去访,你们游你们园,是好的我再招呼诸位,否则就拉

倒。”

吕素点头道:“你去吧,我们往右面走,也许这边还有房子。”

杜吉斯望着培亨去了后,笑道:“老培是个好友的人,他一生没有过不过去的大仇

敌。”

走过一片仙人学花圃,忽然遇上有两个非常美的少女,九公主噫声道:“吕姐,她们是

我们中国人吧?”

一个有十七八岁,一个只十五六岁,但穿的还是暹逻装,吕素摇头道:“她们是主

人!”

那两个女子已到数尺内,竟也发现这边而惊奇,大的先开口,娇声问道:“你们这一批

中有中国人吗?”

吕素接口道:“我们是的,姑娘是本地人?”

大的点头道:“姐姐贵姓,幸好我们通中国话。”

吕素上前道:“说得比我们还标准,妹妹,我姓吕。”

小的带笑接口道:“你们是来赴武会的?”

九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大巫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