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十三章 黑牡丹

作者:秋梦痕

鸾披领着众人行进山洞,边走边说道:“大会又有新规定下来,凡是女子可以不试千斤

石。”

吕素道:“难道女子就没有力量么?”

鸾披道:“如果参加者自动去试又当别论。”

白紫仙道:“我们不是弱者,不须大会额外开恩。”

杜吉斯笑道:“大会确是错了,比斗既然不分男女,如果来参加的女子连千斤石都搬不

动,她又如何能与男子动手?”

山洞是两端小,中有洞腹,宽也不过一室,但洞顶却有二三十丈高下,顶上悬有一只小

铃,在两支炬光照耀下是不容易看清楚的。”

到达时,鸾披向培亨道:“到了,诸位快试吧,我们后面的人还多着呢!”

培亨发现洞腹两侧有右门,而且有很多洞孔,知道大会之人就在那些洞中窥伺,就不说

破,走近干斤石,低头一看,看有提把,于是向郑一虎道:“我先献丑了!”

吕素接口道:“培大侠勿客气!”

培亨看看该石名为千斤石,实际足有一千五百斤,但不说破。俯身抓注提拔,低喝一

声:“起!”

直臂过头顶!大家叫好不叠!培亨放了下来,笑道:

“献丑,献丑!”

声落,顺势拔身,一跃而起,笔直冲起,势如箭射,到了洞顶,扣指一弹,铃声乍鸣!

落下后,大家又同声喝采!

接着,夜之秘、杜吉斯、郑一虎,他们都照样做了,轮到四位女的,又是依样过关,没

有人一人显得特别出色,也没有一人显得低能,他们似有同样的心理,大家都不显出谁高过

谁。

鸾披有点莫名其妙,在他眼里,这批人的功夫竟是一样的。

培亨向他道:“没有其他的事要作了吧?”

鸾披点头道:“诸位自后洞出去,此后就只等人大会了。”

吕素笑道:“你能陪我们游玩名胜吗?”

鸾披道:“很抱歉,在下的事情太忙,无法奉陪,这样吧.诸位先自行游玩几天,等大

会过了,在下陪各位逛十天都可以。”

郑一虎道:“你不送我们出洞口了?”

鸾披道:“诸位自便,我还有事。”

培亨领先,大家出了后洞,前面即为一大片树林!他回头向大家道:“咱们要穿过此林

过去。”

刚入林内,突然听到夜之秘大叫道:“我头痛!”

培亨走在他后面,发觉他全身发抖,头上冒汗,竟有向地上滚倒之势,不禁大惊,急问

道:“你怎会头痛?”

说着,就待过去查看!

吕素陡喝道:“别接近他!”

杜吉斯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吕素不回话,顺手在身上摸出一支细如毫发的针形之物扬手一拂,针即飞出,直奔夜之

秘脑门。

郑一虎一见惊问道:“吕姐,你作什么?”

飞针透入夜之秘发内,只见他立即停止了发抖!

吕素冷笑道:“他中了暗算!”

培亨大惊道:“谁?

吕素道:“现在你过去,看看他发内有什么?”

培亨走过去,在他发内一找,发现发内竟有一只小如跳蚤的怪虫,此时被一根半寸长的

绿针钉死了!大叫道:“有只怪虫!”

吕素道:“这是比我国西南苗区的飞盘还要厉害百倍的符母!它受了施放者符咒的驱

使,害人在无知无觉之中!”

郑一虎大惊道:“吕姐如何知道?”

吕素道:“我是这类邪门的老祖师!哪有不知道的,你要知道,银色魂当年威震武林的

八大秘功,这就是其中之一,目前这个放符的虽是一流高手,但他遇到我处算倒霉到家

了!”

说着向培亨道:“培大侠,虫头还没透入头皮内吧!”

夜这秘仍在迷糊中,培亨扶着他,答道:“还没有!”

吕素道:“你小心把虫和针取给我!”

培亨小心翼翼地把夜之秘扶坐在地,然后战战兢兢的把虫取下来,走到吕素面前道:

“老夜能醒吗?”

吕素接近一看,笑道:“我不拿葯给他吃,他这辈子就是完了!培大侠,这儿有一粒葯

丸,你给他吃下,可是他已经失去知觉,你要施内功逼进他的腹内。”

培亨接葯过去照作,未几,夜之秘真的醒来了,杜吉斯过去大叫道:“老夜,你好了,

吕姑娘救了你的命,快谢谢她!”

夜之秘一醒就好了,他吁口气道:“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就是动弹不得!”

他走到吕素面前道:“姑娘,多谢救命了。”吕素笑道:“同伴就是自己人,夜大侠何

必客气。”

夜之秘道:“对方藏在什么地方?”

吕素道:“开始可能是在洞门口,现在当然不在那儿了,但不要紧,他的命运已掌握在

我的手里!”

杜吉斯惊奇道:“这是从何说起?”

吕素道:“放符母和放蛊的相同,他的符母一旦被人制住,那就等于制住他的本人,因

为他的生命与符母有不可分的关系!”

郑一虎道:“吕姐如何整他?”

吕素道:“我先要查出他因了什么害夜大侠,如果是无辜害人,我就要他的命!”

夜之秘道:“我与这种人毫无恩怨,吕姑娘,你相信我,我的行为生平都很严谨。”

吕素道:“同伴这些天,夜大侠的品德我早已看出!”

培亨道:“那这个人为何要暗算老夜呢?”

郑一虎猛省道:“曼谷门来了十几批人,莫非都是这个原因?”

吕素豁然道:“是的,这是大巫党的恶迹!”

九公主道:“那姐姐可不能放过这人!”

吕素道:“这害夜大侠的人,只是大巫党中之一罢了!不过这一个他是活不成了。”

她说着,轻巧的将针穿过虫腹,收起针,再将虫的四只脚折下,仅仅这几个举动,然后

弃虫于地,正色道:“这人三日内必死,而且死时还非常痛苦。”

白紫仙道:“姐姐,想不到你还有这些怪本领!”

吕素道:“这都是邪门外道,若非对付坏人,我永远不用。”

郑一虎道:“这虫有毒吗?”

吕素道:“这虫本身不似养蛊的养金蚕,本身无毒,其毒是经妖潜培养而成,谓‘符

毒’!那比金蚕更厉害十倍,杀人于无形之中。”

培亨道:“现在那人不知怎样了?”

吕素道:“他心痛如针刺,手足如折,既不能动,又不能出声!”

大家闻言不由打个寒战!

说着话,大家走出树林,因为识地形,他们信步游了半天就回店了。!

吃无晚餐不久,西域之父白公公来了,刚好有大家在座,一齐出迎。

这时仍是在郑一虎的屋中,白公公叫众人坐下后向郑一虎道:“本来我只有一件消息告

诉你,但在我临行时,却接得你大哥一件重要事情叫我转告你。”

郑一虎道:“什么事?”

白公公道:“先说我的吧,这是叫你们当心,魔鬼党前二名和鬼王、魔王都到了此地,

甚至他们都会参加大会。”

郑一虎道:“这就奇了,他们为何还没有去海底城?”

白公公道:“这就是另外一件事了,你大哥探知消息,海底城的地点,普天之下只有一

个人知道,而这个人却是个天竺人。”

吕素接口啊声道:“魔王因为没有查出这个人才不能去。”

白公公点头道:“这个人可能也来参加大会,这就是魔王等要参加大会的主要原因。”

培亨道:“这人是什么模样?”

白公公道:“这人的上七代是天竺和尚,七代以后又传了三代在家人,但在十一代上又

传下一个西方弟子,这个西方弟子就是目前这代的师傅,有人说是东方人,又有人说仍是西

方人,总之无人知道是僧是俗,是东是西了,甚至还不知是男是女!”

九公主道:“这就困难了!”

白公公道:“连天下通都束手无策。”

郑一虎道:“我大哥说什么?”

白公公道:“你大哥说,今天这届暹逻大会为了两个原因,也许还有别的也未可知,凡

参加的人都要穿大会特制的衣服,这种衣服是黑色,由头至四肢,全都是一整套,仅在背后

开一条缝,穿起来连一根毫毛也看不见。”

大家惊奇道:“这是什么道理?”

白公公道:“大会将这种衣服制了十万套,各种尺寸都有,不久就会由引进的人发下,

因为只有引进人才知道他们自己引进的客人是什么身材,等到比赛时,参加者在自己的位处

就穿好,这样更秘密。”

他停一下笑道:“大会的用意是第一防止大巫党(又叫大符党)施邪法!其实是防不胜

防的,第二是暹逻三公主自己要参加大会比斗,第三是为了失败者被人认识而难堪。”

吕素道:“这样岂不经邪门人物很大的方便了么?”

白公公点头道:“而且也给来参加者自己人很大的危险,因此巫山神君叫我转告你们,

每人在黑衣胸前留下一个小小的白点,但小虎胸前要留两点!”

郑一虎道:“为什么?”

白公公道:“我们中国来的武林,都以你作为拼斗邪门的中坚!”

郑一虎道:“这怎么行,还有吕姐和陶姐都比我强!”

白公公道:“以你作为主将的决议不是你大哥决定的,而是金骷髅陶蓉姑娘推举的!”

吕素啊声道:“她和巫山神君在一起?”

白公公道:“她是中国武林这次在暹逻公推的主持人!”

吕素惊喜道:“我们在曼谷曾经开过大会?”

白公公点头道:“就只你们参加了!”

他接着笑道:“陶姑娘认为她和你的功力仍无小虎高深,这是她推荐小虎为主将的真正

大公无私的主意。”

吕素道:“她一生傲慢,这次竟大变了!对的,她把小虎看清了!”

培亨道:“我们三个也要留白点!”

郑一虎道:“不行,这样太委屈三位了!”

培亨正色道:“我们不但比不过你,同时也不会和你争第一,你就把我们当真朋友

吧。”

郑一虎道:“本来你们就是我的好朋友啊!”

杜吉斯道:“那就行了!”

夜之秘道:“魔王可能用金射制敌哩!这会把所有的人都害死!”

白公公道:“金射不是魔王一人得到的,他们是魔鬼党和鬼王三人共得的,金射这时不

会在某一人身上,八成是藏了起来。”

杜吉斯道:“假设带在三人之一的身上呢?”

白公公道:“他不会拿金射乱害人,那对他自己也不利!除非他到了生死边缘!”

吕素道:“总之我们要当心!”

白公公道:“这次比赛穿黑衣的用意,也因某种原因不许带东西,因为参加者的东西都

带在黑衣里面,外面连随身武器都不许挂上。”

郑一虎道:“邪门人物是不讲理的,必要时他哪有不撕破衣服取东西的道理。”

白公公道:“在打斗中,高手与高手之间还有探手破衣服的机会吗?假设他冒险这样

作,那会留下一个莫大空隙,在这空隙之下,焉有不失败之理。”

在场者都是超特的高手,闻言莫不点头。

白公公又道:“比赛场改在一座谷内,该谷四面为高崖,崖上全是森林,谷内设有一

台,成圆形,高有一十五丈。东面是大会主人席,上台者连主人也不知是谁,但要在裁判专

案上留下国籍姓名才可动手!”

郑一虎道:“邪门人物当然报的是假姓名!”

白公公道:“这是一定的。”

郑一虎道:“假如对方不是自己人而又是其他正派武林呢?”

白公公道:“胜者点到为止,败者当然不会胡来!”

培亨道:“只怕有很多人不会上台?”

白公公道:“来的武林现已有九千余人,后期无限,最后等整日无人出场才算结束,这

么多的人,有半数上台就不得了!”

白紫仙道:“爷爷,没有平民看热闹吗?”

白公公道:“有,民从亦有从各国赶来的,因为这是暹逻十年一届的定期比试,早在数

月前就有各方游客赶到,不过这是要买票的,贫民是看不起的,听说一张票竟要十两银

子。”

九公主道:“十两银子一天?”

白公公道:“五天,如果想看到底就更多了!”

白紫仙道:“爷爷,我吕姐今天收拾了一个古怪人物!”

白公公道:“大巫党的二流角色,他施放符母害夜大侠!”

吕素惊讶道:“你者看到了!”

白公公道:“陶姑娘看到了,她没有来会你,因为当时她也在监视一个大巫党人!”

吕素道:“那就对了,我表姐也是精于各种邪术的高手,可说与我异曲同工。”

白公公笑道:“大巫党至今还不知你姐妹这两个强敌呢!”

白公公坐了一会儿就走了,吕素等仍然回到她们自己的房子去,只有三个西方人被郑一

虎留下不许回去,提防又有大巫党徒暗算。

三更时分!郑一虎似乎被什么惊觉了,他轻轻的叫醒三人道:“快起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黑牡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