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十四章 神秘的女郎

作者:秋梦痕

杜吉斯追出去一看,不由愕然一怔,举目四顾,竟已不见那黑女,更奇的是林缘竟躺着

一个死人,他大叫一声:“你们快来!”

大家闻声有异,一齐冲出去,同声问道:“什么事?”

杜吉斯道:“黑女不见了,但这儿有死人!”

死者是个黄种男子,也许就是暹逻人,年纪不出四十,胸口流着血,显然是一种非常强

颈的指功所杀!天下通道:“刚死的,八成就是那黑女所杀!”

九公主道:“伤在胸口,为何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吕素道:“请培兄检查一下,死者必同时被点了哑穴!”

培亨俯身一查,骇然道:“是的,下手人两指齐下,轻重有别,其功力真是高深莫

测!”

吕素道:“这人也是想探黑女而来,杜兄,我说你就别追了。”

杜吉斯道:“真有刺,花黑心狠,我不敢啦。”

天下通道:“这黑女的来历愈来愈神秘了,现在必须调查一下子,小虎,你和杜大侠即

刻开始行动!”

吕素道:“你老认为非查不可?”

天下通道:“是的,甚至不惜在岛上与任何方面冲突。”

郑一虎道:“现在就去?”

天下通点头道:“你们两人立刻去探,老朽带其余人等回洞。”

郑一虎向杜吉斯招手道:“老将下了令,不去也不行,我们走,看黑女向什么地方去

了。”

杜吉斯道:“我连一点影儿都未看到,怎知她向什么方向去了?”

郑一虎道:“这岛纵横不到十里,自然查得到的,不过难免与其他各路人物冲突罢

了!”

杜吉斯道:“有人住的地方我们不去打扰,难道人家不许我们在路上行走不成?”

郑一虎道:“是非起因,多半出人意外,你走着瞧罢!”

岛上无路,他们踏沙草,穿行于林石之间,估计已走了半里。

奇怪,他们走了这远还没有看到别人行动,这岛好似就只有他们两个似的。

杜吉斯这时立住不动,轻声向郑一虎道:“这种冷静,实在有点可怕。”

郑一虎笑道:“全岛都充满了煞气,本来就是生死存亡之局。”

杜吉斯道:“我好似嗅到自己身上的血气味了!”

郑一虎道:“你的运气真好!”

杜吉斯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郑一虎道:“身上流了血。你自己还能嗅到,那证明还活着呀,如果你嗅不着那才槽

糕!”

杜吉斯也大笑了,点头道:“跟你作朋友,我八成死不了!”

郑一虎摇头道:“过奖了,我自己还不知保不何得住哩。”

杜吉斯道:“不管怎样,我觉得你这东方人是个有福的人,我和你在一块,心中就觉得

安全得多!”

二人又转过一座石山,杜吉斯突然惊叫道:“这里死了十个人!”

郑一虎早已闻到血腥气,过去一看,只见乱石之内横七竖八躺了一大堆!叹声道:“都

是你们白种人!”

杜吉斯道:“查查他们的伤处看!”

郑一虎道:“都是重击致命的。”

杜吉斯看看所有死者的面目,只见他直摇头,显然没有一个认得的,他抬头道:“这又

是谁下的手呢?”

郑一虎道:“这个下手之人手脚极快,八成是偷袭成功的!不过我们无法查出他是谁!

因为这岛上人物太复杂,但我们却要查查这批死者是正是邪。”

杜吉斯道:“我想这批死者是阴火教人!”

郑一虎道:“假设是阴火教人,那就死有余辜了!”

他的话刚说完,忽见前面出现了两个女子的背影,随即向杜吉斯轻声道:“杜兄,你看

前面高地上。”

杜吉斯抬头注目,啊声道:“一个前影似为黑女!”

郑一虎道:“还有个呢?”

杜吉斯道:“那是我白种女子,该不是澳洲女侠史密司珊娜!”

郑一虎道:“珊娜高,这个稍矮!”

杜吉斯道:“我们前去看看如何?”

郑一虎道:“她们立着未动,似在看什么,我们本来是追查黑女,当然要过去。”

杜吉斯郑重道:“我真怕黑女突然动手。”

郑一虎道:“我们过去时,不要偷偷摸摸就是!”

二人边说边行,两箭之远,不须多久就到了那高地下面。

当前只差一道斜坡了,可是那两个女子似乎仍未察觉,连头也不回,郑一虎向杜吉斯透

个目光,大声道:“上面有人!”

杜吉斯会意,接口道:“这岛上到处都有人!”

说着已到了上面,但距二女仍有一段距离。

这时候那白女回头了,杜吉斯目光一亮,轻轻向郑一虎道:“好美”。

郑一虎道:“真是天女下凡!”

杜吉斯道:“你看她有多大年纪?”

郑一虎道:“惭愧,对于白人的面貌,我是看不出的!”

杜告斯道:“她不过十六岁!”

郑一虎道:“她老看着我们十啥?”

杜吉斯道:“也许希罕我们黄白同行!”

黑女也转过头来了,郑一虎啊声道:“真是她!”

杜吉斯道:“当心她突然出手!”

郑一虎道:“她面无怒意,大概不会的,你开口呀!”

杜吉斯道:“我不敢!”

郑一虎暗暗好笑,只得自己抢出,拱手道:“二位姑娘可懂华语?”

黑女娇笑道:“只怕你外语不通!”

郑一虎点头道:“在下识少见微,姑娘一言,点破了!”

黑女道:“好在我们懂你的华语,请间有何指教?”

郑一虎道:“如不见罪,请问芳名?”

黑女向白女笑道:“我说的那人就是他!你也说话呀!”

白女微笑点头,向郑一虎道:“她的名字叫娜姐,我是她师姐,你们叫我蒙蒂好了!”

郑一虎道:“这真巧,一黄一白是朋友,一白一黑是姐妹!”

黑女道:“你叫郑一虎?”

郑一虎闻言一震,然而他表面仍上一片泰然道:“姑娘怎知区区俗名?”

黑女道:“中国一虎,名扬天下!”

郑一虎哈哈笑道:“虚有其名,真是欺世不浅啊!”

白女道:“中国大概只你一虎了。”

郑一虎道:“但敝国多的是龙呀!”

黑女微笑道:“此岛专为了却私怨而设,你们一黄王白有何恩怨而来?”

郑一虎道:“人世间,非恩即怨,凡未跳出三界五形者无有不来!”

白女格格笑道:“但此岛却有僧,道,尼辈出现哩!”

郑一虎道:“那他们未了七情五慾,徒负出家之名了。”

黑女道:“我们说你不过,但不知你的武功是否真比嘴强?”

郑一虎道:“姑娘要指教在下吗?”

白女道:“你们跟我走,自然有人和你动手。”

郑一虎笑道:“原来二位姑娘要借他人之手来考验区区,也许那人即为姑娘等对手,这

真是一举两得之策!”

白女正色道:“我姐妹如要除那人,可说不费吹灰之力!”

郑一虎道:“那人既然低能,那姑娘又如何能试出在下武功深浅?”

黑女道:“你们打过他就算你名不虚传了!”

郑一虎摇头道:“从二位的口中,已确尊在下不是二位姑娘的对手了!”

白女笑道:“你不服?”

郑一虎道:“在下本来没有要与二位交手之心,现在却被逼着在下向二依求教了!”

黑女道:“你打过那人后才有资格和我们动手。”

郑一虎道:“倘若我在二位手下侥幸而不败,那就证明那人不是在下的对手了!”

白女道:“你真要和我们动手?”

郑一虎道:“抛砖引玉,何乐不为?”

杜吉斯眼看难以避免,心中不觉紧张起来!

白女笑向黑女道:“师妹这一场由你来!”

黑女点点头,闪退数步,正色向郑一虎道:“你用全力攻来罢!”

郑一虎侧顾杜吉斯道:“老杜请退后,这是我与女人动手第一次!”

杜吉斯刚刚退开,突然一条人影电而来,同时一个娇柔的声音急喝道:“大师姐,二师

姐千万勿动手!”

郑一虎闻声回头,一看来的是暹逻少女慕容妮,心中暗叫道:“原来这两女竟是她的师

姐!”

白女一看慕容妮如飞而到,问道:“三妹有什么事?”

慕容妮道:“大师姐,郑公子乃武林正义之人,我们不能和他动手。”

黑女笑道:“印证两手有何不可?”

慕容妮道:“四周都是天下武林,我们岂可显现实学,这不是作心给人爱看底子吗?”

白女立向郑一虎道:“看样子我们只有留在日后印证了。”

郑一虎淡然道:“在下在姑娘们眼中的无能和轻视,恐怕要在大会上始能更正!”

慕容妮接口笑道:“郑兄恐怕是误会了?”

郑一虎道:“我认为一点不误会,令师姐们当面说在下不是对手!”

慕容妮诧然道:“有这种事?”

黑女道:“我们是说过。”

慕容妮叹声道:“二位师姐失言了。”

白女道:“不交手,我们不相信。”

慕容妮道:“师傅的仇敌已到,我正想请郑公子帮忙,大姐,现在不好开口了!”

白女冷笑道:“我们二人份内的事,何必求外人帮忙,东侵西掠现在哪里?”

慕容妮道:“已来岛上!”

白女道:“那我们还等什么!”

慕容妮道:“暂时不可与其动手,他们目前正在找待有金射之人!”

黑女道:“金射岂可让他们夺去?”

慕容妮道:“金射不知落在哪一个身上,因为对方共有三人,也许一个都未带着。”

黑女道:“看势而行,我们不能让其找上门去。”

慕容妮笑向郑一虎道:“东侵、西掠这名字你一定听说过?”

郑一虎点头道:“他们是阴火教第二代。”

慕容妮道:“你想看看这两个人吗?”

郑一虎道:“如果三位姑娘不嫌外人旁观,在下与杜兄愿意随行。”

白女已不耐烦,大声向慕容妮道:“三妹。你还罗嗦什么!”

慕蓉妮不理,仍向郑一虎道:“二位请离远一点跟着,免得别人说是我请来的帮手。”

郑一虎笑道:“任凭吩咐!”

三女立即向东面去了,郑一虎向杜吉斯道:“我们的目的未达,反而先看到一场热

闹!”

杜吉斯道:“这三女的师傅又是谁呢?”

郑一虎道:“有了慕蓉妮,自然能查出,现在先看她们的功夫!”

经过不少崎岖之地,前面现出一座石山,奇石突起,高约半里,杜吉斯忽然道:“她们

在前面停住了!”

郑一虎道:“大概发现什么了,我们绕到侧面去。”

杜吉斯抢先奔了,但走不到一箭之地,忽于一林内迎面遇到三个白种老人!一见即停,

回头忙唤郑一虎道:“此路不通。”

郑一虎早已看到那三个白种老人,惟不知其来历罢了,走上去淡然道:“天下怎有不通

的道路,就看你敢不敢走。”

三个老人竟然立在那儿一点没有动,郑一虎走近了才看出他们的年纪和面貌,都是又老

又凶的。

杜吉斯轻声向他道:“我不认得这三人,但确定他们是阴火教的重要人物!”

距离还有几十丈远,郑一虎示意道:“过去!”

杜吉斯道:“假设遇上东侵和西掠怎办?”

郑一虎道:“当前是三个,也许不是,就是也不能退回去,相反的,我正想抢那黑白二

女的前面。”

杜吉斯这时用英语向那老人问话了,可是回答的却是一阵冷笑!

郑一虎看出情形不妙,上前就将杜吉期阻住道:“等我来!”

出乎意料之外,立在中间的老人却用华语叱道:“中国小辈,这条路不许过去。”

一听他说中国话,郑一虎倒感觉松了一口气,立住道:

“为什么?”

那老人道:“老夫等所在之处,无一不是禁区!”

郑一虎冷笑道:“我要去的地方,无人敢划禁区!”

老人闻言一怔,大喝道:“你敢在老夫面前夸口?”

郑一虎道:“我不敢的只有个字,那就是“理”、无理的没有不敢!”

旁边老人大怒道:“你小子过来看看!”

郑一虎道:“你们是什么人,我怕动错了手。”

第三个老人北道:“不必问,那是你自愿死得不明下白。”

郑一虎回头向杜吉斯道:“随我来!”

杜吉斯道:“你得先说好,不知一对一还是二对三?”

郑一虎道:“一对三,你只跟着。”

社吉斯还不明白郑一虎的真正武功,闻言非常担心!然而事实已至此,不随着又不行,

只得提足功力跟进。

郑一虎为了慎重,缓缓的拔出他的天龙神剑。大步前进,冷笑道:“三位最好同时提

防!”

中间老人突然踏出一步,扬手射出一道寒光!

郑一虎触目即知,那是敌人的歹毒暗器,不慌不忙,神剑如电点出!

他剑上发出无比的吸力,恰到好处,竟将敌人的寒光吸在剑尖上。冷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神秘的女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