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十六章 魔鬼夺镜

作者:秋梦痕

两个天竺和尚早走远了,天下通领着二人登上一座楼,楼顶上真的是巫山神君带着众女

在座。

楼顶为露天式的平台,四方入面都看得到,也许主人已知道巫山神君的来历。居然在这

四更天的时候还奉上茶点。

天下通他先向巫山神君道:“令弟等来了!”

老头子刚说完,郑一虎也到了,他走近大家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人进庙去?”

申瑶接口道:“进去的都没有下落了。”

郑一虎道:“申姐留下字条说去东南,因何又在这里?”

申瑶笑道:“那是得到消息又回来的,小虎,庙里不见有人影闪动,但却危险万分,这

是什么道理?”

郑一虎道:“庙内必定隐藏不少特殊贼人,他们同时以逸待劳以暗敌明,去的人盲目进

攻,当然无一幸免了。”

陶蓉道:“那就只有等天明了。”

郑一虎道:“这座庙的规模如许大,一看便知内部深而复杂,天明进攻同样难防,贼人

决不会硬拼的。”

巫山神君笑道,“慕姑娘等二师姐妹刚刚离开,她们要看示其师,准备用火攻!”

郑一虎道:“这真胡来,都城之内放火,简直不知轻重!不但毁坏古迹,同时也危害居

民,真正岂正有此理。”

杜吉斯忽然叫道:“那面有人扑上庙顶了!”

巫山神君道:“经常有人扑上庙顶,可是,一下去就没有音信了!”

这时庙中各个尖形的殿顶上,居然纷纷扑上了几十个人影,真是不约而同!

巫山神君一见,急向郑一虎道:“小虎,各方武林从没有这样心细,这次可能会攻进庙

中去。”

郑一虎笑道:“庙中尚未发动,显然有恃无恐!我们先看看。”

巫山神君道:“暹逻武林已有十几个人渺无音讯,现还不知死活。”

郑一虎道:“贼人之心非常明显,他们劫银不是为财,而是另有用意。”

吕素道:“你且说说看?”

郑一虎道:“他们以劫角震动曼谷,目的在大会前向天下示威!今晚不能将他们打败,

明天的大会势必开不成!”

庙里各殿顶都被各方武林占住了,但就没有人向下落下,郑一虎忽有所悟,立向兄长

道:“哥,你快带上面罩,我们去看看!”

巫山神君不明他有什么主意,问道:“你准备下去?”

他虽在间,但不怠慢,一面蒙住脸,一在望望庙顶,又道:“似乎有人下去了!”

郑一虎笑道:“就是要看下去的因何没有声音?”

姑娘们都想跟着去,但没有人说出口。

就在他们兄弟举步起身之际,突然听到庙殿上发出一声非常恐怖的惨叫!

巫山神君还没有察出是怎么一回事,他惊愕的望着弟弟。

郑一虎向兄长点头道:“果然不出所料!”

这句等于没有说,巫山神君仍不解,他大声道:“什么?”

郑一虎指着一座尖殿顶下面道:“那儿有个高手想偷偷的下去,却挨了下面一招‘幽冥

功’!”

巫山神君大惊道:“下面藏的是鬼王!”

郑一虎道:“何止他一个,魔王,魔鬼党,以及整个阴火教和大巫党都在庙里!”

巫山神君大骇道:“邪门大联合!”

郑一虎道:“所以我说劫银车只是藉以生事而已!”

顺手从口袋一摸,他似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陡然转向哥哥道:“我们走!”

巫山神君跟着拔起之际,忽觉弟弟递了两粒什么东西到手中。身在空中,不便细看,忙

问道:“丹丸?”

郑一虎笑着道:“就算是罢,哥哥觉得丹田发热嘛?”

巫山神君点头道:“这是什么葯,好微妙!”

郑一虎再递交他两粒,心想:“他是我的手足,当然与别人不民仙果除了父亲,只有他

可多吃。”笑道:“过后再告诉你!”

弟弟给的东西,只有好处,巫山神君又把它吞下去了!瞬即有了惊奇的感觉,发现自己

的功力正在突飞猛进中。

忽然有人影一闪而到!

郑一虎早已看清是个老和尚,急忙迎上前道:“大师是谁?”

和尚到了二丈之外停住,合十道:“贫衲少林僧……”

和尚也是蒙着面的,但郑一虎闻声好接认忙道:“大师请住!”

他怕对方露出破绽,再迎上几步,传音道:“枯大师!”

和尚呵呵笑道:“小施主,你还记得老衲!”

枯大师是郑一虎最初遇到的有恩之人,他现在的武功底子还是枯大师所赠,这使他永远

也不会忘记,于是激动的扑上去,双手抱住和尚道:“你老没有死在鬼窝谷!”

说出口,又觉得自己的话有些不中听。忙改口道:“大师,晚辈是蒙着面的,你老如何

认识?”

和尚也很激动,摸摸他的头顶,慈爱无比地轻声道:“认得你的原因莫问。鬼窝谷贫衲

去迟了,鬼王已搬了家。”

巫山神君已起立,也走过向和尚长揖道:“大师。莫非有所指教?”

和尚道:“庙后己有十几个国武林被魔头们害死在下面了!贤兄弟宜慎重行事。”

巫山神君大惊道:“真的死了么?”

和尚道:“不死也中了歹毒的邪术啦。”

郑一虎道:“大师请问原处,晚辈兄弟马上下去探个明白再说。”

老和尚道:“庙里已被各种隐身邪功所漫,肉眼看不到一点人影,一有人下去,立会遭

遇君邪围攻。”

“这是自然的,晚辈兄弟早已料到。”

和尚道:“此庙有千余年的历史,千万不可施展神功毁坏!魔头不惟有邪术弥漫,而且

有宝物藏身,少施主的娲皇副镜只能照空间,无力透宝物。”

巫山神君道:“邪魔要围攻就难免现身出来!”

和尚道:“希望贤兄弟能探出陷落之人的实情!”

和尚走了以后,郑一虎看好下去之地,回头向哥哥道:

“我们由施前空场中落下,这样可叫魔头们无法近袭。”

冰山神君道:“天快亮了,不如等天亮再下去?”

郑一虎道:“天亮就是大会日开始,这样等会让魔头占了上风,我们不惟不能待到天

亮,相反还要快点!”

说完抢先腾身,如箭射向庙前空场!

巫山神恶紧随其后,但落地一看,竟没有一点影子!愕然一会,向弟弟道:“他们不发

动?”

郑一虎看出庙内各处大门打开,里面冷清清的,既然弥漫着邪气,甚于连一点动静也没

有,笑道:“他们有计划的,甚至已公举了一个人统一指挥!”

巫山神君道:“但不知这是谁?”

郑一虎道:“当然是阴火祖师!”

他说完庙中朗声道:“阴火祖师!庙中既是避难所,也个是龟笼,更不是贼窝,以你阁

下的名气,最好光明正大的出来明斗,似这等藏头露尾算什么玩意?”

庙中毫无回音。巫山神觉得有异,轻声道:“我们出正门进去看看。”

四面的高楼和庙中各殿顶上的武林人。莫不惊奇的注视着他们两人,显然都不明白这两

个人的来历。受惊奇他兄始下去这么勺竟未遭到暗算。

郑一虎和他哥哥也有同感,闻言点点头,领先向正门行去,因为庙内没有朦胧不清的现

象,所以他也不拿出镜子来。

第一脚踏进大门,殿里躺着一地人,同时在中间还有八九只箱子。

郑一虎回头道:“哥哥,魔头走了!”

巫山神君骇然道:“他们怎么会走呢?”

郑一虎道:“我也不解,但这是事实,凡被他们所谓害死的人,其实都是点了穴,所谓

劫走的库银也在此。”

巫山神君看到殿中的躺之人真未死,于是走近一查,未几抢头笑道:“全被点了睡

穴!”

郑一虎道:“那就不要解了,天亮后他们自然会睡,只有银箱须通知衙门来取。”

巫山神君道:“我们再查其他各处看看,也许还有大批和尚被关着哩!”

郑一虎道:“哥哥指的是本庙和尚?”

巫山神君道:“是呀,庙有这样大,难道没有和尚?”

郑一虎道:“来攻打的武林没有死,本庙和尚自然也是点了穴,我们只查有无邪魔藏

着,其他都不用管了。”

每到一处都是空殿和空房子,证明邪魔真的走光了!

巫山神君笑道:“魔头作事真不可捉摸!”

郑一虎点点头,领先拔升殿顶!

在原地,枯大师真个在等着,巫山神君,一见笑道:“大师,魔头们走了,被害的人也

还活着。”

枯大师笑道:“老衲听到施主昆仲的谈话了!”

郑一虎走近笑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枯大师郑重道:“也许这只是示威,当心他们在大会上捣乱!”

巫山神君:“四面有黑影围过来了,我们走。”

和尚道:“随老衲来。”

巫山神君道:“去哪里?”

和尚道:“回你们的花园!”

郑一虎道:“我们还有很多人在正面高楼上。:”

和尚道:“老衲已通知他们先回去了。”

巫山神君道:“你老有什么事情嘛?”

和尚道:“老衲得到大会的通知比斗方式全改了!”

巫山神君啊声道:“这是为何?”

和尚道:“无敌神不愿把大会拖长日期。”

三人边走边说,一会儿就乾主花园。天下通与大家正在迎候。

大家都进了郑一虎所住的屋内,坐下后,枯大师道:“首先你们在出花园前就带好面

罩,不许坐车,吃过早点就出发,直奔大会场,我们在东面谷壁下。”

申瑶道:“比赛规矩如何改的?”

和尚道:“第一是全天进行,不是只限一天十场了!第二赛台增加了九座,分十级,由

一至十,一个人在第一台打胜了才能到第二台,如此类推。十台胜了才算初赛进级。”

郑一虎道:“我还是不明白?”

和尚道:“比方有两个人在第一台比斗,其一胜者到第二台等,着第二个在第一台,获

胜者到第二台来,如此你就与他在第二台比,第二台胜者再到第二台。”

巫山神君道:“到了十台打胜才算赢得初赛?”

和尚道:“对了,这个人要到复赛时才再出场。”

说话之间,天已大亮,店家已送来早点。

和尚告退了,临走又道:“你们莫忘了在臂上留白点记号!穿大会发的黑衣,还有是剑

不可取下。”

大家送出后,回来吃早点,不久就出发了。

一路上,遇到蒙面者竟络绎于途,这时才看出天下武林来曼谷的真是多极了。

在路上,天下通向郑一虎道:“我们必须要个人看管东西!”

郑一虎道:“看管什么?”

天下通道:“宝剑和其他随身携带之物呀!”

巫山神君道:“枯大师不是说剑不可取下吗?”

天下通啊声道:“老朽忘了,这替邪魔留下了打输不讲理的漏洞啦。”

郑一虎道:“其实拳脚与兵器没有区别,我所担心的是阴火祖师,他如参加比赛,那就

有不少武林死亡。”

天下通道:“这老魔很可能会出场,不过全不会在初赛复赛中杀人。”

陶蓉道:“那为什么?”

天下通道:“前两阶没有他要杀的。”

到了大会谷中,相反的到看不到人群拥挤了,因为谷壁下面都是林木,凡来者都隐入林

中去了。

天下通领着大家到了东壁下,择了一处林缘停下来,吩咐道:“我们就在这里罢,全谷

都能看到啦!”

谷中扎着十座高台。每座台下部有十个暹逻武林高手护守,巫山神君暗一声道:“每座

台下竟有人守护!”

天下通道:“这也是新改变的主意啦,虽不能上到多大的效用,但比没有要好一点。”

郑一虎道:“第一座台前为何只有五人?”

天门通道:“那是报名登记的执事人员,如果与登记的姓名不符,马上阻止上台。”

申瑶笑道:“阴火祖师难道也登记了?”

天下通道:“这个也不能马虎。假姓名也会登记一个。”

杜吉斯忽然道:“南面壁下林里走出一个了!”

那个人个子不高,动作却迅速异常,如飞到了第一台前面,郑一虎道:“这人轻功不坏

可惜外人不知其姓名。”

培亨道:“假名多于真名。知道亦等于不知。”

杜吉斯道:“最好是不蒙面,现在可说是既聋又瞎了。”

第一台的执事人员已有上前问了,大概已符合登记,他已拔身登上台去。

巫山神君忽然道:“培兄地他如何?”

杜台斯道:“该不会是邪魔方面的吧?”

巫山神君道:“第一二两天内,邪魔高手绝对不会出马!”

培亨点点头。正待走出林缘!……

他还没有举步,郑一虎忽然拦住道:“有人先去了!”

大家一看,仍是由南面走出一个,那人却慢慢的向第一台行去,看来急死人,良久才到

台前。

他自动去报了名,而且是由梯子爬登上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魔鬼夺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