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十八章 白马山战魔鬼

作者:秋梦痕

老人说完话,接着就催大家快吃,笑道:“我们先动身,前途不断有热闹可看。”

皮杜皮道:“请问老丈,假如须弥子遇上春之神时,谁将落败?”

老人笑道:“半斤八两,各有各的长处,前途也许有机会看到他们相挤!”

出了城,白女向老人轻声间道:“白爷爷,小虎到了什么地方你老知道?”

老人道:“他是昼夜不停北去的,加上全力奔援京师,目前只怕在数千里之外了。”

白女道:“他需要人手,我们得赶去帮忙呀!”

老人点头道:“你们二个作第二批罢,老朽和四位大侠不走大道了,你们女孩子不落店

是不行的,老朽不得不改变一下原来的计划了!”

皮杜尔道:“那就请你老带路啦!”

四剑客和白老人告别二女,他们趁着月落西山之际奔上小路!转眼便消失在山林之间。

白女送走他们之后,回头向两个师妹道:“我们从今晚开始着中国装,这样走在路上比

较方便,前面如有小店,我们就住下来罢。”

黑女道:“最好租辆马车,免得抛头露面,我们三个长相各有不同,一路上太引人注目

了,中国民间少见多怪,一围就是一大堆,我感到非常蹩扭。”

慕容妮笑道:“我倒有个主意可以减少麻烦!”

黑女道:“什么主意?”

幕容妮道:“中国武林中,蒙面行道是常事,他们进城落店都不须去掉,如果我们改了

中国装,再加上蒙面,只露出眼睛与嘴,谁能留心我们是哪一国的?”

白女道:“这办法真好,前面有镇市,我们立刻改装。”

大约定了二十里路,前面真是出现一座镇来,三女当晚就落在镇上不走了。

第二天,她们吃过早点就动身,无论发型,衣着,全是中国式,再加上蒙了面,确实方

便便不少,出镇不到,忽由一条小路上走出一个少女来,真巧,她也是蒙了面的,不过从她

的举动和声音里听出她的年纪还不大!只见她娇声叫道:“三位姐姐,你们才出镇呀!”

白女一听,轻声向两个师妹道:“奇怪,她是谁?”

黑女道:“听口气,她像是早就认识我们似的!”

慕容妮道:“也许她在暗中盯着我们很久了!”

白女见她走近,笑这:“妹妹认识我们?”

无名少女格格笑道:“当然啦!你们一到中国来我就查明白了!”

黑女噫声道:“这段时间,你都在暗中跟着?”

少女笑道:“有时有离开过!”

白女道:“你叫什么?”

少女郑重道:“在你们面前,我说真话,我叫天香狐!”

黑女道:“这字号最后一字不好听!”

少女格格笑道:“我这字号也是别人叫出来的!我本来叫牡丹!因为我没有姓!”

慕容妮道:“你们中国,把牡丹称之为国色天香,你的字号前两字也许是这个意思,但

为何被人加个狐字呢?”

少女娇笑道:“是啊,狐是迷人的,但我从来不迷人呀!”

白女见她天真可爱,笑道:“大概你很猾吧?”

少女格格笑道:“女孩子在江湖上走,不狡猾就处处吃亏的,我承认我狡猾,不过只用

来对付坏人罢了。”

莫容妮道:“这么久你都不和我们见面,今早为什么却来见我们呢?”

天香狐郑重道:“你们前途有危险,我是一是前来提醒你们当心,二是我喜欢你们,想

和你们同行做朋友!”

自女笑道:“做朋友不成问题,但先说说我们有什么危险?”

天香狐郑重道:“你们可曾见到过须弥子和春之神?”

白女道:“是的!难道这两个人对我们有什么企图不成?”

天香狐道:“对了,不过他们的企图不同罢了,那个须弥子是对蒙蒂起了爱意,他暗中

盯了很久啦,那种情形逃不过我的眼睛,同时还常常自言自语,我看他是患了单思病啦。”

白女啐声道:“他作梦!”

天香狐道:“其实他人还不错,不比那春之神,春之神这东西竟对三位姐姐都起了邪

念,他迟早会向你们下手的!”

黑女道:“他也盯上我们了?”

天香弧道:“你们在暗中看到他施展藏天网姦杀五个魔鬼党女子时,他就发觉你们了,

那时他就要下手,但被须弥子挡住了,双方打得天翻地覆!”

三女闻言大惊道:“后来呢?”

天香狐道:“春之神的藏天网对须弥子不发生作用,须弥子的‘破天钻’也无法毁去藏

天网,算来是棋逢敌手!双手除了施展功力硬拼之外别无他法,可是功力也在伯仲之间,试

问还有什么胜负?”

慕容妮道:“你真大胆,竟敢去偷看?”

天香狐娇笑道:“其实他们怕我倒是真的!”

白女惊奇道:“他们为什么怕你?”

天香狐格格笑道:“二位姐姐,你们摸摸身上的银子看?”

三人莫名其妙,同时向袋中摸去……

“啊呀,我的银子不见了!”

白女首先叫了起来!

天香狐笑得打跌道:“不要急,都在我身上!”

黑女也发觉银子没有了,吓声道:“是你偷去了?”

天香狐如数奉还给她们道:“我如要三位姐姐的东西,那怕是姐姐们的宝剑也垂手可

行!”

白女豁然道:“原来须弥子和春之神怕你偷他们的东西!”

天香狐道:“他们的藏天网和破天钻是武林奇宝,失去了等于失去生命,那还能不怕

嘛?”

黑女道:“你已动过他们的脑筋了?”

天香狐道:“鬼王和魔王倒好对付,就是他们不容易,我也提防他们三分,所以不到时

机我也不敢冒险,不过假设有一天能和另外一个人合了手,那就万无一失了。”

三女不知他已夺了娲皇镜,因此没有过问,白女笑道:“现在我们有你同行,相信安全

多了!”

天香狐道:“安全谈不上,我的行踪现已成众矢之地,今后非要加倍当心不可。”

白女道:“我们这种打扮,难免引人注意啊!”

天香狐道:“我们少落店,多走僻处,行程不按时,常常留心身前身后的动静,必要进

我替你们易容。”

黑女道:“我黑,大姐却白,这种容貌能易嘛?”

天香狐道:“易容的方法太多,那怕改你们的骨骼和肤色也有办法。”

她对地形极熟,领着走的都是乡村小路,而且吃饭的时候吃饭,休息时休息,从来不曾

误时。

此后一连半个月,天香狐一看天色,向三女道:“时间还早,我们到苗区去,我知道一

条非常隐秘的道路可以直通湖南边境。”

白女道:“要多久才能到湖南?”

天香狐道:“照我们这种走法,七天之内一定可到。”

黑女道:“那要哪天才能到北京呢?”

天香狐道:“这是没有办法的,我们总不能一直全力奔驰呀。”

经过一处山道的转角之际,忽然有个老苗人拦住去路,口中哇哇乱叫!

慕容妮感到奇怪,忙问天香狐道:“他在说些什么?”

天香狐惊奇道:“他问我们是不是由外国来的?”

白女道:“那一定有问题,你告诉他说是的。”

天香狐和那苗人说了不少话,她对苗语竟是内行,回来时向三女道:“真奇怪,竟有人

事先知道我们要由此地经过!”

黑女道:“是谁?”

天香狐道:“这老人家说,在今天清早有个老人,长得头大身矮,在这路上徘徊,后来

被老苗人看到,问起原因,才知那老人乃在此地等你们!”

白女道:“那是铜头公!”

天香狐道:“铜头这名号我也听说过,他等你们作什么?”

白女道:“可能有重要事情。”

天香狐道:“老苗人说,那老人临走时有话托转,叫你们勿走黑枣林这条路!”

白女道:“黑枣林在哪里?”

夭香狐道:“就在前途三十里,是我们必经过的地方!”

白女道:“那就很明白了,可能林中有强盗藏着。”

天香狐道:“这样罢,你们二个慢慢行,我单独走在前面探道,如果有所发现,我会回

头通知,那时再决定改道的计划!”

白女点头道:“妹子也得小心,”

夭香狐笑道:“放心,这点我最内行,你们慢慢来,我走了。”

二女见她加劲奔出后,于是小心行,慕容妮连剑也拔在手中。

那个苗老人还未走,一脸惊奇之色!

这样走了十来里,前面全是山林了,一条少有人行的青石板大路,恰好由一处狭谷中通

过去。

黑女道:“我估计还只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好没有这说快!”

慕容妮道:“是谁藏在那黑枣林等我们呢?”

白女道:“八成就是春之神!”

黑女道:“那我们何必去探呢,趁早改道不行嘛?”

白女道:“壮丹带着我们走这条一定有她的原因,也许改道要多走几天呢。”

慕容妮道:“最好不要再前进了,就在这里等牡丹回来吧。”

白女道:“再行十里看看,你们越来越胆小了。”

黑女道:“那坏人的藏天网太厉害,可说没有我们用武之地。”

白女道:“我们又不是笨牛,难道见面就逃都不会吗?”

论轻功,三女都有信心,这句话提醒了她们两个师妹,她们立刻勇气倍增,于是昂首阔

步,加步行出。

这次只行了五里,忽见天香狐真个回头了,只见她格格笑道:“放心走罢,有了护花使

者啦!”

乙女道:“发现什么?”

“黑枣林内藏的是春之神,我去时,他已和须弥子干上了!”

黑女道:“还在打吗?”

天香狐道:“翻翻滚滚,打到西北角上一座峰顶去了。”

白女笑道:“那须弥子自作多情!”

天香狐道:“他如听到这句话,必会伤心极了!”

她领着三女通过黑枣林时,发现有片地方竟打得乱糟糟的。树木被毁,连地面都翻转来

了。

刚出黑枣林,忽然听到一阵急骤的马蹄声!白女抬头一看,噫声道:“外面是条官

道?”

天香狐道:“这条官道是由贵州通来的!”

黑女接道:“那三骑侠马走近了,他们也是江湖人!”

天香狐道:“这不稀奇,我还认得他们是雪山派的高手。”

白女道:“他们向东行,可能有什么急事!”

天香狐道:“管他,我们横过大道去吧!”

三骑马上是三个壮年大汉,他们似不觉得林前有四个蒙面女子,可是很怪,他们并非如

白女所说的向东行,这时忽然勒缰奔北去了。

白女一见大奇道:“他们突然转北了!”

天香狐道:“是顺路不妨跟去看看,雪山派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

说着领先追上去。

后面有了追踪的人,马上三壮年这才留了意,在后的骑上,那壮年有意无意的回过头

来。

相距不到两箭地,天香狐不理,她仍旧追着,但却轻声向后面三道:“他们不识我,要

是现在蒙上面,反而更令他们怀疑。”

白女道:“这样追赶他们,恐怕发生误会。”

天香狐道:“我从来不管什么叫误会!”

白女道:“壮丹妹子,人家是正派弟子,你这种任性而为的举动是不动的,千万别耽误

人家的正事。”

天复狐道:“逗逗玩嘛,也许我们能帮点小忙都说不定!”

马走未停,马上三个大汉似亦无暇责问,然而他们却不断回头观察。

前途四十里处出现一座村镇,三骑也许空着肚子赶了不少路,这时竟向镇上驰去。

白女叫住天香狐道:“好啦,让他们松口气罢,不要再追了。”

天香狐娇笑道:“难道我们不吃午饭!”

白女道:“下一站罢,何必凑在一个地方?”

天香狐笑道:“下一站就要到天黑才有得吃啦,同时我非搞清楚他们来干什么不可?”

黑女笑道:“你这丫头真刁,我们自己还要当心哩!”

进了镇,天香狐这下可不知那三骑落在那座店里,她回头笑道:“算他们走运吧!”

白女道:“好啦,我们就在前面这家吃罢。”

街上人群却不少,来来往往的都是各地商旅,四女走进一家叫桂香楼的馆子,入座一

看,真是食客如云。

“楼上座位比较空,小姐们,快楼上坐!”一个酒保迎接着!

天香狐依言上楼,一看楼上也不少,不过比楼下清静些而已。

楼上有雅座,可是天香狐不去,她偏偏选择在临街窗下一张空桌。

点了酒菜,等酒保去了之后,白女轻声道:“为何选这地方?”

天香狐轻笑道:“我国江湖人的习惯。”

黑女道:“这种习惯有原因吗?”

天香狐道:“看得宽,无阻拦,有事展得开,尤其是有危险时,跳下街道开溜比较方

便。”

慕容妮笑道:“有道理!难怪人说在江湖中混经验比本领重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白马山战魔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