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十九章 一厢情愿

作者:秋梦痕

白女蒙蒂一到,天香狐知悉娇声道:“姐姐们,快上山去,他们是魔鬼党人,山上有他

们的五首领。”

黑女和慕容妮已向两侧抄出!蒙蒂闻言说道:“山上有人去,我们只负责收拾这里!”

天香狐这时已占了上风,那青年到底不如她甚远,因此她有充裕的精神向白女惊问道:

“姐姐,是谁上山了。”

蒙蒂笑道:“是我们的永远伙伴!”

天香狐不懂,娇声道:“别卖关子,到底是谁。”

蒙蒂道:“说给你听你也不认识。快收拾了那家伙再慢慢告你!”

慕容妮和黑女各自向两个魔鬼党,因双方功力悬殊,不出十招,二女同时得手。

四声惨叫传出,只吓得与天香狐动手的家伙魂飞魄散,招式大乱!

天香狐趁势迫近,左刀脱手飞出!

魔鬼党青年一见大惊,但已措手不及,短刀直插而入,胸口血如泉涌!

天香狐在他惨叫声中,如电补上一掌,同时拔有短刀,接着又飞起一腿,竟把尸体踢到

十丈之外。

白女一看全胜,这才走上去道:“我们快下山,马姐可能得手了!”

天香狐骇异道:“哪个马姐?”

白女道:“就是和我共夫的姐姐马玲玲,其实她只经我大几天,不过她是天下女子中最

可爱的人儿,你见了一定也喜欢她。”

天香狐惊奇道:“她一个人来此?”

白女道:“的确只有她一个人,我还没有问原因!”

天香狐道:“那两个衡山派的大汉呢?”

白女道:“叫他们了信去了,找失金的事我们自己接下去了。”

天香孤立刻向三步捕快道:“你们三位不上山了,快点回城去罢,这里有我们负责。”

那老捕头早已听出这批女子定是闻名天下的飞龙大侠手下,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于是连

声应是而去。

众女这时联袂奔向马山峰,可是天香狐仍旧向白女追问道:“马姐姐能闯过魔鬼党第五

首领嘛?”

白女笑道:“她连阴火祖师都不在乎哩!”

天香狐奇道:“我怎的未听过她的大名呢?”

白女道:“她不出名,不过另外两个你是知道的!”

天香狐道:“是谁?”

白女道:“一个被称‘西域凤’,一个字号‘玉鸾仙子’!这二人也就是我姐姐!”

天香狐道:“啊呀,西域凤是白紫仙,玉鸾仙子是九公主啊!”

白女笑道:“你的见闻真不坏,知道的确是不少,可是就不知她们都是飞龙的的妻子,

更不知道我们六个人共一个夫婿!”

天香狐羡形于色地道:“你们真是一群好妹妹!”

黑女道:“就只有我是个导黑炭!”

天香狐正色道:“姐姐是黑人中第一号美女啊!”

黑女道:“但在你们黄种人看来就一文不值了!”

天香狐摇头道:“那只是世俗之见,有识之人决不会这样想。”

到了峰上,只见地面上倒了四个,但不见马玲玲的影子!

慕容妮道:“马姐姐哪去了?”

白女道:“不要慌,死人中一定没有魔鬼党第五首领,她一定是迫赶去了,等会就会回

来,我们就在这里休息。”

话未说完,忽见峰后冲上一条小黑影!

黑女首先看到,认出就是马玲玲,不禁娇笑冲去迎上道:“姐姐!”

马玲玲含笑道:“那牡丹姊姊嘛?”

黑女知她指的是天香狐急忙道:“是啊!”

白女和慕容妮带着天香狐走上去,大家高兴极了,一面介绍,一面叽叽喳喳的说个不

停!

马玲玲忽然呼口气道:“好啦,魔鬼党十个首领总算全部收了!”

白女惊问道:“真的!”

马玲玲道:“说来话长,大家坐下来听我说!”

峰顶都是光没有的青石,众女依言坐下来,人人望着她!

马玲玲接道:“我和朱姐,白姐随着小虎哥一直不停地向北进,结果在黄河边追上巫山

神君,大哥和申瑶姐,陶蓉姐与吕素姐珊娜姐等五人!”

白女道:“他们真快!”

马玲玲道:“到了黄河时,突然会到了少林寺的掌门大师!”

黑女道:“发生事情了?”

马玲玲点头道:“对了,据少林掌门说,他已接得一件非常严重的消息,听说非洲符神

和斯巴达符祖已率大批徒从要占嵩山!”

白女惊叫道:“少要是中国佛门重地啊!那怎么办?”

马玲玲点头道:“在当时的情形下,京师比少林更重要,小虎当然不能去,因此就请巫

山神君,大哥和申姐、白姐、陶姐、珊娜姐去到了黄河赴京师,可是竟在河对岸遭遇了整个

魔鬼党的拦截!”

白女惊骇道:“那是有计划的安排,否则魔鬼党的拦截!否则不会那样的巧!”

马玲玲道:“小虎也看出苗头可疑,因此大怒,立即与魔鬼党展开火拼!”

天香狐听到这里才接口道:“魔鬼党大败了!”

马玲玲点头道:“好在有半天时间,魔鬼党全部被斩,仅仅这个老五带着一批漏网

了。”

白女道:“这个东西是从姐姐手中脱逃的吧?”

马玲玲笑道:“姐姐不会那样没有出息!”

白女道:“那是什么原因?”

马玲玲郑重道:“当魔鬼党眼看快完了的时候,不知由哪里跑来八个神秘邪门高手,四

个困住小虎,两个围住申姐,一个帮这魔鬼党老五来围白姐,另一个则缠住我!”

众女同声惊叫道:“人人都是强敌?”

马玲玲道:“人人都有阴火祖师那样惊世骇俗的神通!”

白女道:“这如何得了!”

马玲玲道:“这如何得了!”

马玲玲道:“从黄昏开始,一直斗到四更天,我的对手才逐次后退,但他不是被我打

败,只是略占下风而已!”

天香狐道:“他们的面貌呢?”

马玲玲道:“一点看不到,连手指都看不到,他们穿的是血红怪衣,真有点像我们在曼

谷所穿黑衣的形式!”天香狐紧张地问道:“结果怎样?”

马玲玲道:“小虎看到我的对手有点逃脱主意,他从来没有那样急躁,当时他怒吼道:

“玲玲,不可放走,迫到天涯下也要消灭他!我一听之下,知道他是真个动了肝火,于是死

逼不放。”

众女更紧张道:“姐姐一直就是这样追着杀着?”

马玲玲道:“是的,我迫了一箭之地后,耳听白姐连声娇叱不已!原来那魔鬼党老五已

乘机逃脱了。”

慕容妮:“小虎那一面呢?”

马玲玲道:“他的功夫真是莫测其玄,四个对手被逼得一个也攻不上去,但这时我的对

手撤招狂窜!”

白女道:“他的轻功如何?”

马玲玲道:“他不走空中,显然竟知悉我能在空中停留!那东西的地面轻功真不坏,加

上诡计多端,结果逃到黄河岸上,他竟籍水脱身?!”

白女道:“姐姐仍旧不放松?”

马玲玲道:“那还要问?我也入水追杀,可惜我想我错了……”

慕容妮讶然道:“想错什么?”

马玲玲道:“我想他不走上游就必奔下游!其实他已由对岸上去了!等我发觉时,却再

也追不及了!”

白女忽然笑起来道:“姐姐之后就一路查访到这里!”

马玲玲道:“不是有意迫向这里的,而是在路上还发现一个三流魔鬼党现身,那东西就

是魔鬼党老五身边之人,我想由他身上查到他首领,再上他首领查那逃走的神秘之人。”天

香狐道:“峰上有黄金嘛?”

马玲玲道:“劫军饷的不是魔鬼党,那是阴火教的亲信党徒,魔鬼党只是阴火教的外围

组织,我们要查黄金,只有唯东侵西掠是问了。”

白女道:“京师方面,小虎在过河时,就派候靖先去探消息了!”

天香狐噫声道:“猴子归服了?”

马玲玲笑道:“你和他的事儿,我已非常清楚,不要再闹蹩扭了,他现在已经是小虎的

义弟啦!”

天香狐闻言惊喜道:“他不野了?”

马玲玲道:“不但不野,而且乖极了,小虎把他看作最得力的帮力哩!”

天香狐吁口气道:“只要他归正,我什么也可让他三分!”

马玲玲道:“他有一手非常高明的神功,那就是在全无饮食之地也可马上找到吃的,妹

子人又怎样?”

天香狐笑道:“我也一样!”

白女鼓掌笑道:“那真是天生的一对,牡丹妹子也有这手绝活啊!”

马玲玲道:“那好极了,现在我饿啦!”

天香狐道:“那就请等一会儿,你们在此勿动,我去去就来。”

大家见她跳起来就朝峰下奔去。

慕容妮看到娇笑道:“她真能干!”

马玲玲道:“看样子,她内心真不讨厌猴子呢?”

白女道:“我们是在姐姐口气中,知道似乎有个什么少年是她的对象,可惜不知是谁,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马玲玲就把侯靖和天香狐的事情向大家说了,接着又道:“她们之间早有感情,而且功

夫也是一样的,同时这丫头身上还有娲皇镜哩,这点恐怕你们都不知道?”

慕容妮惊叫道:“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马玲玲笑道:“魔王和鬼王骗了阴火祖师,他们把蜗皇镜据为私有,不久竟被眼前这丫

头偷走了,而且连她的影子都未查出哩!”

慕容妮道:“如何才使她交出镜子呢?”

马玲玲道:“令师告讨巫山神君大哥,这宝镜暂时无法归海底城,但在十五年后要拿镜

去海底城镇压地火!”

慕容妮吁口气道:“那就让牡丹丫头带在身边吧,师傅也说过,宝镜已被禁制,非等十

五年后无法解禁,就是别人夺去也没有用处!”

白女道:“到洞庭湖作什么?”

马玲玲道:“我杀魔鬼党老五之时,曾在他口中逼出一点消息,听说与我们在黄河对岸

打斗的那批神秘高手曾在洞庭湖住过。”

白女道:“他有没有说出那是批什么人物?”

马玲玲道:“这东西说,连他们了不知道呢!”

白女闻言冷笑道:“八成这这东西死了不肯说,那有云帮忙他们的人反倒互相没有的

事。”

马玲玲道:“就因为他不说,我才下手杀死他呀!”

黑女道:“这证明他所说的洞庭湖必有阴谋!”

马玲玲道:“不管怎样,我们只要有一点线索就去查!”

不到一顿饭久,天香狐自山下走上娇笑道:“这都是买来的!”

白女笑道:“我们不管,只要有吃就行了。”

天香狐走到大家面前,放下一只大提盘,里面装满了吃的和喝的。

众女一见,真是馆子里买来的!她们围上去,立刻大吃大喝。

时间尚不到二更,她们吃完再休息一会就动身,不回城,直奔洞庭湖去了。

走到四更天时,忽然一阵凄凉的哭声传进了众女的耳朵,马玲玲徒然立住,仔细听了一

会奇道:“这哭声有异!”

白女道:“大概是有人忽病吧?”

马玲玲道:“不,那是野外的声音!”

天香狐道:“是顺路,我们寻寻看,莫非又是江湖恶徒在作恶!”

马玲玲领路,循哭声加紧奔去。

不出两里,居然在一处土山顶上看到一个青年女子在放声啼哭,而且是伏在一堆新坟

上!

马玲玲怕吓了她,未近先出声,问道:“那位姐姐因何深更半夜在此荒郊野外啼哭?”

那青年女子起初似未听到,但一会儿却抬起头来举目四顾,虽然停了哭泣,但却一无所

畏,仍旧涩泣不已!

众女慢慢的走近,马玲玲又问道:“你是附近的人吗?”

那女子摇头不语,这时才显出一脸愕然之色。

马玲玲知道她是看自己这方都是女子之故,又和声道:

“你不要怕,我们不是坏人!”

只是那青年女子似乎不超过二十岁,甚至还有几分姿色,穿着也不错,她这时坐起来

道:“小姐们是由哪里来的?

马玲玲道:“我们由白马山来的!”

青年女子叹声道:“那是我五年前经过的地方!”

白女接问道:“你贵姓,这坟里是你什么人?”

青年女子一见问他坟里堆的人,不禁又放悲声了,话也说不出。

马玲玲蹭下劝道:“人死不得复生,你就看开点,快回答我们的话,我们还要赶路

呢!”

那女子经过一再相劝后才又接道:“坟堆里的人是我父母,我是江西鄱阳湖人,爹爹曾

在广西作官,一个月前告老回乡,但经过这里时遇上盗贼被杀死了!而且把我弟弟也抢走

了!”

众女闻言大惊,莫不愕然叹息。

马玲玲道:“你们是不是坐轿经此的?盗匪有多少?”

女子道:“我们坐的是车,车夫也被杀了,事情是早晨发生的,这里的百姓到晚上才帮

我葬了父母。”

马玲玲道:“你还没有说遇上多少贼人哩?”

女子道:“我也不知道,我单独骑一匹马在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一厢情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