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 二 章 同室操戈 请君入瓮

作者:秋梦痕

草房前的空地上立着一个蒙面少年,他手中倒握一把寒光四射的长剑。空地周围是森

林,原先出去的人群,这时都立在场地的边缘围观,其中当然也有叶萍。郑一虎仍然不出草

房门,他伴着张大熊立在门内,今晚的决斗,他老不关心谁胜谁负,甚至连欣赏的心情都没

有。小姑娘此来,当然是要替其两位叔叔雪耻,最主要是为争面子,因为她自家的名望太高

了,也许从来没有失过手。二人对了面,小姑娘冷笑道:“你是老二,老大留下来对付你祖

父!”

小姑娘道:“杀伤我叔叔的是你?”

蒙面人摇头道:“本来有个是我的,可是我老大太贪心,他一个人独占了!”

小姑娘冷笑道:“我的剑加在你身上也是一样!”

蒙面人大笑道:“听说你不仅得到令祖的全部精华,而且另有更大的成就,所以西域凤

之名竟压倒西疆武林,可是我就不信。”小姑娘突然拔剑在手,娇叱道:“不叫你身上见

血,谅你也不会服气!”

说罢,俞起万道毫芒,带出尖锐厉啸,直取蒙面人胸窝。

蒙面人一见,大笑道:“原来你是‘星宿圣母’之徒,这套‘二十八宿剑法’我早就见

过啦。”

小姑娘突然闪开,娇声道:“你会过我师哥?”

蒙面人大笑道:“‘长根星’赵甘霖是我所逢的第九个用剑高手!你不会强过他!”

小姑娘又扑上去,剑势加强数倍,人影隐于剑气之内,大有排山倒海之威。

蒙面人知道遇上强敌,不再开口,拔身而起,剑势大张,同样化成一团银花。

两团剑气一触,异声似万铁交鸣!劲风激荡,威力绝伦。

旁观者受不了劲风排荡,全被迫进林内,连十丈外的树木也震撼得枝折叶飞。

这一斗,真正是棋逢对手,一直斗到东方发白仍旧分不出胜负。

这时候山下又来了两人,郑一虎看到就是店里所见的白家兄弟,他们衣服换了,表面已

看不到伤处,立向张大熊道:“小丫头来了帮手!”张大熊摇头道:“不会,这边还有钢

侠,一旦动起手来,吃亏的仍旧是那两人。”

郑一虎道:“白老头今天要回来哩!”

张大熊道:“西塞之父名声太高,他不会出手的。”

这时那蒙面人突然闪出围外大喝道:“你我功夫互见,再打下去也没有结果,现在天色

已亮,应该收手了。”

小妞儿冷笑道:“好的,我查出你们的根据之地时,叫你安身不得。”

蒙面人大笑道:“我等着姑娘来时再决胜负。”

他说完又向旁观的道:“诸位,这几天招待不恭,希请见谅,不送了。”

说完他拔身纵起,就这样结束了,观众也纷纷散去,小妞儿又走到小房门口向郑一虎

道:“你看到了。”

郑一虎点头道:“强盗让你打走了!”

小妞儿哼声道:“你若不想吃鞭子就少讲风凉话。”

她扭转身去,招呼白氏兄弟道:“叔叔,回店去罢。”

大汉之一问道:“你来的目的是试探他们的武功,这人的剑术到底是什么路子?”

小妞儿摇头道:“并非中原各派的,其剑术我一时还看不出,不过我已记得几招,回去

问爷爷就知道了。”

张大熊一见他们走后,笑向郑一虎道:“你对她那种态度,我生怕她向你下手!”

郑一虎道:“她下什么手,武功再高,她难道要对付我这么一个不懂武功的人?”

张大熊道:“她打你几个耳光也吃不消呀!”

郑一虎道:“现在她打我不到了。”

张大熊哈哈笑道:“她的手出手如电,只怕连我也不易躲开哩。”

他也不问义弟凭什么如此自信,催着道:“我们下山罢!”

郑一虎道:“那叶大哥呢?”

张大熊道:“他早已向我暗示告别,我们就此上道西进罢。”

郑一虎道:“你饿不饿,我出城时,替你买了一包吃的来!”

张大熊激动道:“你认为我在这里没有吃嘛?其实钢铁双侠对我们很客气哩。”

在路上,郑一虎几次想将枯木大师那本书交给张大熊,可是他答应人不走泄消息,因此

他不能食言,于是只得留了。

那本书的一切,显然他已悟出奥妙了,否则他哪有把握说小妞儿打他不到呢!

张大熊一路担心他这小义弟走不动,然而几天过去后,他发现郑一虎连疲劳的现象都没

有,暗暗惊奇不已。

张大熊到底是个直心眼人物,他就不曾发觉有何异处。

郑一虎自己也糊糊涂涂,顶多他认为枯大师那本书有了益处,因此他在夜晚练得更勤。

半个月后,他们踏进云南省境了,这日晚上,二人落在广南城中。

刚落店不久,他们还没吃,讵料店伙计竟拿来一张字条交给张大熊道:“客官,这是食

客中有人叫小的送给您老的。”

张大熊接过一看,竟然立即变了脸色,急急将字条搓成一团,紧紧的捏着,良久才向郑

一虎道:“小虎,你单独吃饭,我到外面去一趟。”郑一虎见他面色不对,问道:“什么人

约见你?”

张大熊似怕吓了他,装作淡然道:“是当年三个朋友,你不要出去。”说完就向外面走

去。

郑一虎知道不对,拿起东西,暗暗尾随在后。

食堂里有很多人,他东看西望,发现张大熊这时走近一桌三个大汉的座位前,只见他向

其中一个年纪最大的见礼坐下。

郑一虎看出那三人都带兵器,而月人人都有怒容,立知不对,他立即偷偷的从光线暗淡

之处靠过去。

耳听大熊道:“大哥,多年不见了。”

年纪最大的大汉还端着酒,这时猛地放下,啦的一声,震得酒飞碗跳!

“谁是你大哥!”

大汉凶霸霸的,大有怒不可遏之势。

另外两个大汉看也不看仍在狼吞虎咽。

张大熊似也有气,大声道:“既然如此,那又为什么找我?”

那大汉嘿嘿阴笑道:“几年前,你不愿参加那件事情也还罢了,居然暗中破坏我的买

卖,接着就藏起不见了,张大熊,有道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今天你怎么说。”张大

熊当护院,显然是为了逃避什么,这时被大汉点破,郑一虎竟也豁然了。

那大汉又待接下去,但被张大熊摆手道:“吴兆奇,慢点,当年那件事我早说过,对方

是可怜人,我不干,同时我也极力阻止,谁叫你们不听劝告。”

姓吴的大汉吼声道:“因此你要破坏?”

张大熊道:“日后的事情我根本不知道,何以见得是我破坏?”

姓吴的阴笑道:“我们商量的行动,连鬼都不知,可是那一晚有五个高手将我们挡住其

中还有潇湘三义!嘿嘿,三义与你最要好,不是你走泄的消息,他们会来得那样巧!”张大

熊道:“原来你们是遭三义打败了,因此竟把气来向我出,好,我接下来就是了,不过我得

约个时间。”

姓吴的摇头道:“没有时间可约,马上出城去。”

张大熊大怒道:“你不能等我办完一件重要事?”

姓吴的道:“什么事,说来听听么,当许则许,否则免谈。”

张大熊道:“我要送个孩子去西昆仑去,人家是孤儿!你们总不会连这点人性都没有

吧?”

吴兆奇没有立即答复,但另一个大汉哈哈笑道:“大哥,这段时间太长了,你能等,我

们可不耐烦。”

吴兆奇闻言,主意已定,冷声向张大熊道:“不行!”

张大熊恨声道:“吴兆奇,你们心真狠,好,你们到城外去等,我就来。”

二个大汉同声冷笑道:“谁相信你,一道出城!”

张大熊无奈,立即抢先出门。

三大汉紧紧盯着他!

郑一虎知道不好,也在后面跟着,他自己无力帮忙,但心中恨透了那二个大汉。

街上的行人多得很,郑一虎不知闪挤,看着张大熊和二个大汉愈去愈远,他的脚步快也

没有用。

到了城外,前面那有四人的影子,这一急,可真不小,好在行人少了,他得空就拼命

追。

越追心越慌,渐渐到了无人之处了。

倏地传来长长的一声惨叫,听来使人惊心魄散,郑一虎闻声心中一惨,几乎晕了过去,

他知道完了!

在一处道旁的空地上,直挺挺的躺着张大熊,肩上,胸前,流出一大堆鲜血,气断了,

但双眼仍然睁着。

郑一虎走近他,立即放声大哭,他伤心极了,这一生,只有张大熊是唯一爱护他的人,

现在连这个人也完了,怎不叫他伤心?“大哥,大哥啊,他们是些什么人?他们为何要杀你

啊!……”

郑一虎一声声哀叫,伏在张大熊的头上,那是多可怜啊!终于晕过去了。

在天亮前,他醒来了,张大熊的眼睛还是睁着,显然,他没有把郑一虎照顾到底,他是

死不瞑目的。

“大哥,我要替你报仇,大哥,你对我的义气,我永远不会忘的。”

郑一虎醒来又哭,他诉着,轻轻的将张大熊的眼睛摸着闭上。

天大亮了,郑一虎用衣襟兜着土,一回又一回,他就在当地把张大熊埋了,留下标记,

再哭诉一阵才动身。

现在,郑一虎又是一个孤儿,没有人照顾的小孤儿!

郑一虎孤单单的走了几天,一路上边走边打听,也不知走了多少冤枉路。

这天他来到一处湖边,问得地名叫“陆京海”!然而天黑了,四下看不到镇市,他又打

算走夜路了。

夜路在他已成习惯,无所谓,问题是他摸不清方向。

一个人坐在湖边,他希望有个人来问问。

侧面不远处,真的有三个人影出现了,他一见起身追去。

可是刚刚站起就知不对,那三个竟是杀他义兄张大熊的凶手。

他在天黑里就能看出两箭之外人的面貌,这是奇迹,可是他自己没有想到这一点,人却

已慌张的藏起来了。

三个人影正对着他来,在前的就是那吴兆奇。

郑一虎心中恐惧,身不由主,发起抖来,不料竟带动藏身处的树叶。

三大汉内功深,听力强,还没走近即察觉了,走在后面的吴兆奇一觉即大喝道:“什么

人?”

郑一虎知道藏不住了,咬牙行出道:“是我!”

吴兆奇一见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显然放了心,喝道:“你在这里作什么?”

郑一虎不知如何答,混身直抖!

第二个大汉喝声道:“老大,这小子的口音不是此地人!”

吴兆奇点点头,踏近几步大喝道:“不说实话我宰了你!”

郑一虎被逼得随口道:“我是个孤儿,我错过宿处!只好在此过夜!”

第二个大汉想起什么似的,抢上去喝问道:“你由广南城来的吧?”

郑一虎发觉自己露了口风,心中一急,付道:“我如说是,他们一定会怀疑我与张大哥

有关系。”急中生智,立即提起勇气,摇头道:“我不知广甫城在那里,我是,我是……”

那大汉大喝道:“你是什么?”

郑一虎想不出该说从那儿来才好,但不说不行,答道:“我是由北面来的。”

那大汉冷笑道:“你由贵州来来的?”

郑一虎确是说不出地点,这时只有随声附和道:“是的,是的。”

吴兆奇不信,突然冒问道:“你的同伴呢?”

郑一虎这下可听出苗头了,急忙摇头道:“我没有同伴,我只有一个人!”

第二个大汉道:“大哥,他不会是张大熊要送的人,走罢。”关兆奇摇头道:“这小子

眼睛乱转,显然是个鬼灵精!”

他仍向郑一虎问道:“你小子要去什么地方?”

郑一虎这回答得快,信口道:“我没有钱,到处混饭吃,没有去处。”

吴兆奇冷声道:“我们要去西昆仑,你愿跟我们去嘛?”

郑一虎暗惊道:“该死的家伙,你仍在诱我!”

“不去,我没有钱!”

吴兆奇见他答得快,完全释疑,笑道:“你小子一定另有什么鬼名堂,不去不行,快跟

我们走!”

郑一虎知道再要不答应,也许就有苦吃,调转话头道:“你们给我吃的?”

吴兆奇道:“我们吃什么,你就吃什么,小子,你的皮包里是什么?”

郑一虎愈来愈精灵,立即装着要打开道:“你们看,只是衣服,确实没有钱……”

吴兆奇道:“谁要看你的,纵有几两银子,我们又不抢你的。”

郑一虎只好提着,不得不跟着走了。

天亮时,三大汉真的带他走进一座镇里吃东西,而且尽他吃个饱。

郑一虎小心应付,他一点也不敢大意,甚至处处想主意,他想能有机会就报仇,何必等

将来。

三个大汉喝得醉醺醺,出门已是歪歪斜斜,吴兆奇似知无法赶路,回头道:“老……老

二,我我们,落……店……店……”

舌头打卷,语意糊涂,可见他们已醉到什么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同室操戈 请君入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