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二十章 小奇士

作者:秋梦痕

马玲玲道:“没有必要,这边岸上有的是馆子,我们吃了好赶路!”

刚刚走上码头,忽从人群里走出一个少女来向她们高声叫道:“你们遇上了!”

马玲玲首先看到,惊喜道:“巧哟,二姐,你在这里!”

原来竟是白紫仙,众女却有两个不认得,那是天香狐和刘青萍,二女同声向马玲玲道:

“她是谁?”

马玲玲娇笑道:“我们的二姐!”

她立即替双方介绍。

白紫仙笑道:“大姐,小虎,我们都失败了,想不到先遇到你们,而且多了两个朋

友!”

马玲玲立将刘青萍的不幸说出,接道:“我们要帮忙她查出贼人,找到弟弟!”

白紫仙道:“当然,你们快吃饭,前面有馆子,吃罢我们就走!”

蒙蒂道:“二姐,你也是追血衣人嘛?”

白紫仙道:“是的,虽未追上,但已查清了,他们竟是太上君的禁犯!”

马玲玲噫声道:“二姐怎么知道?”

白紫仙道:“我遇到一个白女少妇!”

白女接口啊声道:“那是白夫人!”

白紫仙道:“相信你们也明白一切了,那就免得我们互相解说了,我遇上的正是白夫

人!”

她陪着众女人馆子吃了午餐,出来时已到了未未时分,她在路上向马玲玲道:“你得了

王母杖!”

马玲玲道:“我正待告诉你,全仗这东西,我们还逃过一难哩!”

白紫仙大惊道:“你们遇上大批死禁和血衣人!”

马玲玲忙将经过告诉她道:“正是啊!那批领头的还是埃及巫婆哩!”

白紫仙道:“我探知春之神自领一批死禁向北上了,希望小虎不要单独遇上!”

马玲玲道:“我不担心小虎,我倒担心大姐,同时也担心大哥和我几位准嫂子。

白紫仙道:“攻嵩山的也血衣人和死禁,将来怎样和他们对敌啊,他们不但人多,而且

功力都是第一流的!听说魔王和鬼王还向春之神请求入血衣班哩!”

白女蒙蒂道:“希望太上君亲自出山!可惜他显然是怕黄夫人!”

马玲玲道:“北京城有消息没有,战事不知怎么样了!”

白紫仙道:“长沙府有京报,我昨夜进衙门问了府太爷,开始他把我当强盗,后来经我

解释才放心,他说插汉部叛军已致逐出居庸关,京师安静了!”

马玲玲道:“京师安定就好了,那小虎暂时不会北上啦!”

黄昏时,她们速度不快,居然奔到济阳城落店!

白紫仙的江湖经验又比天香狐多,她在落店后吃晚餐的时候向大家道:“我们被人跟上

了。”

饭是她们自己房中开,旁边没有外人,天香狐问道:“是谁?”

白紫仙道:“两个中年男子,我们进上房时他们就鬼鬼崇崇的跟进了店,而且不断的向

我们瞄,不过他们只是普通绿林人物!”

马玲玲啊声道:“准是我们盯脱的两个!”

白紫仙道:“我确定这两人是湖匪派出来踩盘子的,否他们的皮肤不会这样黑!”

天香狐啊声道:“白姐姐真厉害,一下子点透我的疑虑了,是呀,他们是过水上生活的

日子长了才有这现象啊!”

白紫仙道:“目前洞庭和鄱阳两湖的黑道不和,因此他们不过规矩接常越界踩盘子。”

天香狐道:“湖匪上踩盘的不多,也许这一路没有山寨之故!”

白紫仙道:“占山的多着哩,幕阜山,武功山,万洋山都在这一带,瓢把子都是一流

的!不过都看出近来江湖风色不对,早把争地盘的雄心放弃了!”

吃过饭,她们不停止,决心赶夜路了!

走了四十里,白紫仙忽然道:“他们在前面!”

马玲玲道:“干脆挑他们出来!”

白紫仙道:“这会打草惊蛇,不能问出名堂来!”

突然前面有人大喝道:“线上的,给我停下来!”

白紫仙闻声一怔,既而啊声道:“那两人遭遇武功山的‘旱牛’截住了!”

马玲玲道:“什么叫‘旱牛’?”

白紫仙道:“这是新兴的名词,‘旱牛’是指占山的,‘水牛’则指水路上的!”

在不远的山坡上,四个大汉分成两对火拚甚烈,众女走到坡下林中,慢慢的接近上去。

在路上所见的两个鄱阳水寇这时已不是两上山寇的对手,被迫得刀法大乱,开始向东面

后退。

那面正是鄱阳湖的去向,白紫仙向众女道:“山贼未占绝对优势,那两上水寇八成能逃

脱,我们绕道先行,不要管他们。”

马玲玲道:“山寇如有生力军赶到,那两个就逃不了!”

白紫仙道:“两个踩盘子的角色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在他们口中八成探不出刘姐的案

子!我们何必耽误时间。”

大家没有话说,只有跟着她走,绕林翻山被,踏上大路继续赶奔鄱阳湖。

渐渐的,后来消失了打鼓声,因为众女已走了很远啦。

目前是大路,路上的车马络绎不绝,间以徒步的旅客,估计她们比骑马还快了一倍,这

天晚上她们就在一座近湖的渔村里。

五月的渔村正是忙碌的时候,到晚问仍旧不得清闲,男人们要整理渔获准备明早进城发

卖,女人则要收拾渔船和清理网具。

众女吃了晚餐无所事事,她们只好走上硝边小道去游玩,出得门来,只见晚霞满天,万

顷阳湖波浪滚滚,湖风过处,凉爽且人,山色水色,别有一番风景。

远远有几个人影迎面而来,白紫仙忽然停住一处芦苇边噫声道:“那几人似是负了伤,

走路拖拖拉拉的?”

马玲玲道:“莫非是湖匪伤的!”

天香狐抢行迎上去,走近一看,对方三人全身染血!不过都是些外伤,她看出三个都是

壮汉,忙道:“喂,你们怎么了?”

三壮汉一见来了个少女,还以为是渔村女,一个满脸麻子的沉声道:“你的家在那里?

快引大爷们去休息!”

天香狐一听口气不对,忖道:”我好意来问你们,你还自称大爷,看来决不是好东

西!”立即冷笑笑道:“你们是什么人?”

麻子手中还提着刀,狠狠一挥道:“女孩子不懂事,哪为这么多噜嗦,快带大爷们

去。”

天香狐娇叫道:“站住,负伤之狗还敢狂吠,可见你们决不是好路数。”

白紫仙一看情形有异,立即和大家赶上去问道:“他们想怎样?”

天香狐道:“他们是打败的狗,还要咬人呢?”

三个凶汉又见来了一批小女,这时才看出苗头不对,因为他们发现这批少女都带有兵

器,一时之间,竟发愣在当地。

白紫仙冷笑向三人问道:“你们可是本湖地盘上的人物?”

那麻子不敢再发横了,立即道:“在下等是船家!”

白紫仙冷笑道:“作无本生意的船家,对不?”

她正待逼问之际,突然远处有人大叫道:“贼徒休逃!”

霎时就见两个青年人如飞追来了!

刘青萍发现最前面的一个非常面熟,不禁大声叫道:“来的可是表哥高寿嘛!”

三个大汉回头一看,霎时面色大变,立即向湖边狂窜!

湖水兴在数丈之外,众女未及阻止,居然被他们跳下水去了。

白紫仙一见叹道:“原来他们真是湖匪!”

刘青萍已接近那个少年,放声大哭不已!

那青年似已知道情形,这时亦流叫道:“青萍,你在回来就好了,总算不幸中之大

幸!”

刘青萍闻言一怔,强行停住哭声道:“表哥,你都知道了!”

那青年点头道:“而且大仇也报了,刚才三人只是不关重要的小匪罢了!”

他立即向后面的青年道:“柏兄,这就是在下的表妹刘青萍!”

说着又向刘青萍道:“柏兄是我朋友,你快见见,在中午时,如没有柏兄相助,我只怕

已被匪徒围攻遇害了!”

刘青萍一面向那青年拱手道谢,一面问表兄道:“你如何得到消息的,仇可是你报

的?”

姓柏的青年代答道:“令弟的师傅替姑娘报了仇!最重要的是匪首全被杀光了!”

刘青萍然道:“我弟弟回来了,但他哪来什么师傅?”

高寿郑重道:“表弟逃出劫难以后的事,可能你一点也不知道。”

刘青萍道:“是啊,我还不知道弟弟逃脱了呢!”

高寿道:“表弟是昨天回家的,进门时有个比我还年轻的侠士牵着他,后来听表弟说,

那就是他的师傅。”

刘青萍啊声道:“弟弟逃走之后一定又遇到什么困难?”

高寿道:“正是,表弟说,他逃走之后不识路,糊糊涂涂的盲目乱跑,后来被一妖妇硬

逼着跟她走!”

刘青萍道:“那多危险啊!”

高寿道:“后来他发一有个青年在后面跟着,于是表弟就大喊救命!”

刘青萍道:“弟弟一向都很精灵!结果如何?”

高寿道:“结果那青年把妖妇杀了,弟弟看出他的武功高极了,因此硬要拜他为师!”

刘青萍回头和众女道:“那青年该不是须弥子吧?”

白紫仙接道:“谁知道?”

刘青萍又问高寿道:“表哥,弟弟还在家嘛?”

高寿道:“表弟的师傅今早找到了匪窟,连匪首一共杀了三十几个,而且把你家所失的

东西全部夺回来了,他向我说余党所剩无几,叫我先找你的下落,他就带表弟走了。”

刘青萍道:“糟了,弟弟可能投惜师了,表哥,他师傅姓什么?”

高寿突然大笑道:“表弟没有投错师傅,表妹,你听说过武林中有个飞龙大侠嘛?”

刘青萍惊喜至极,回头向众女道:“我弟弟拜郑大侠为师啦!”

众女也觉惊奇,白紫仙道:“小虎竟也收起徒弟来了!”

刘青萍道:“今后希望诸位妹子多照顾!”

喜极之余,回头忙替众人介绍道:“表哥,柏兄,你们快来见见!”

她指着白紫仙、马玲玲、白女、慕容妮和黑女道:“这五位就是我弟弟的师母了!”

她接着介绍姓名,又把天香狐给引见,之后就向白紫仙道:“郑大侠既在鄱阳湖出现,

相信尚未远离,诸位不如到我家里去住几天!”

马玲玲道:“府上离此有多远?”

高寿接口道:“不远,只有七十里。”

白紫仙道:“也在湖边?”

刘青萍道:“是的,今晚就去好啦!”

白紫仙笑道:“七十里虽不远,但也要二更才能赶到,那就不如明早走了。”

刘青萍道:“不,渔村腥气大重,我要诸位马上走!”

白女一想没有东西留在渔村,笑道:“好罢,你就带路呀!”

高寿笑接道:“诸位随在下走,也许郑大侠与表弟也在家哩!”

刘家庄是一座单独新建的庄院,面湖背山,规模不大,但却清雅宜人。

二更过后一点,他们赶到了,高寿叫开庄门,应门的是个中年家人,他一看来了这么多

客人,又在深更半夜,难免有点惊讶,可是他一眼看到刘青萍时,却就惊喜莫名。

刘青萍无暇向他多说,立即向众女道:“快请进,我家没有多少仆人,如有招待不周之

处,那就请诸位见谅了!”

白紫仙道:“都是一家人了,你还客气什么?”

刘青萍立即吩咐开门的家入道:“刘禄,快去厨房作吃的,咱们客人也许饿啦!”

马玲玲急急道:“深更半夜,还作什么吃的,我们有房间休息就行了。”

刘青萍道:“不,跑了这么远的路,不吃东西如何睡,同时大家要好好洗个澡,换换衣

服才能安静睡觉呀。”

她回头向高寿道:“表哥,你就陪柏兄去休息罢,我们到上房去了,明早见!”

高寿自知有两个男子插在中间不方便,于是就和姓柏的回书房去。

当他们刚进书房时,忽然发现黑影一闪,忙向姓柏的道:“柏兄,有贼!”

姓柏的道:“不要惊动姑娘们,你向右,我向左,抄上去,贼人必向花园中去了。”

二人追入后花园,发现黑影竟已出了花围墙,而且又多了两个!

高寿刚好与姓柏的会合,他轻声道:“今晚不对,贼人不少。”

姓柏的抢先追在前面,一口气接近围墙。

追出花园围墙黑影已落荒而去,一路绕湖岸去了。

高寿猜想湖边必有贼船停着,不由大急,火速向姓柏的道:“有贼船停泊,快去拦

截!”

突然岸边一连传来三声惨叫,同时耳听一个童子大骂道:“杀不尽的东西!”

高寿一声声音,不禁大愕,猛地一停,阳姓柏的道:“那是我表弟!”

姓拍的道:“你错了罢,刚才三贼显已被杀,令弟有这能力嘛?”

高寿道:“也许有他师傅在暗中相助!”

姓柏的不再接口,急提一口气,全力向湖边冲去。

高寿也不待慢,紧紧随在后,二人赶到湖边时,发现那儿真有一条船,而且船上还点着

灯。

高寿不敢冒失,朗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小奇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