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廿一章 江湖四侠

作者:秋梦痕

在太湖山与幕阜山间的隘道尽头,那儿有一片大森林,郑一虎师徒二人,就在那片森林

中藏着,静静的看着缅甸国进贡的车队辚辚而过!

“师傅,群盗真的守信放行了。”

刘青燕满面敬佩的色彩,他望着师傅悄悄的说。

郑一虎含笑道:“为师之所以禁止你对绿林人乱下煞手,就因为他们仍有人性!也正是

他们与邪门中人不同的地方。”

刘青燕道:“徒儿正在后悔杀了那个人哩。”

郑一虎道:“事情毁已过去,悔就不必了,燕儿,我们走罢,邪门人不在此处劫车,相

信这两日不会有事情的,我们赶到湖北边境等他们。”

刘青燕道:“这一段路有好几天哩!”

郑一虎道:“我们一路看看动静,如有可疑之处,为师自然会停下来的。”

刘青燕点点头,于是提功向前奔出,回头道:“走小路吧?”

郑一虎道:“对了,看着方向,一直向北,你的肚子如不饿,咱们就赶天黑吃晚餐。”

刘青燕笑道:“徒儿尚不知一天到底能走多远,拿这一天试试也不错,日后心中也有个

底。”

郑一虎道:“武林人如有十万火急之事,最好不可施全力!”

刘青燕道:“那是为何?”

郑一虎道:“提防有事情发生时无力应付!”

刘青燕道:“师傅不是说过,徒儿吃了仙果后就永远不会疲劳的吗?”

郑一虎道:“以目前来说,人还未把仙果吸收到与精气神合一之境,疲劳还是有的!”

就算不施全力,刘青燕依然如脱弦之箭,人小身又轻,穿行于山林之间,简直就是一只

飞鸟。

在日暮黄昏时,估计竟奔走了三百余里!

前面是平原了,郑一虎在后低声喊道:“燕儿快停,现在不可施展轻功了!”

刘青燕放慢脚步,回头道:“师傅,这处还没有镇市!”

郑一虎道:“出门的人,逢凉亭佳凉亭,有古庙落古庙,只要可以安身就行,何况这一

路上有的是农家。”

刘青燕道:“师傅,左前面有座高楼大院,那可能是富户人家的庄院!”

郑一虎道:“走上去看看,也许我们会被招待一宿两餐哩!”

刘育燕道:“那也未必,撞上吝窗鬼时,咱们还要吃闭门羹哩!”

郑一虎哈哈笑道:“吝啬之人多不仁,为师的又有另一套办法对付他。”

走近了,发现右边也有一座住院,刘青燕哈哈笑道:“现在不怕落空了,这家不欢迎,

还有第二家!”

郑一虎恰好看到一个农夫由对面行来,连忙上前打听道:“大叔,右面庄院主人姓什

么?”

农夫看他是个读书相公,忙把肩上的锄头放下道:“过路相公,你找谁呀?”

郑一虎道:“大叔,我们是错过宿头的外乡人,天黑了,想求这家庄院借宿一晚。”

农夫点点头,答道:“右面庄主姓贺,左面庄主姓林……”

农夫说话似有未尽之情,可是没有接下去,显然不愿多说什么似的,持着锄头就走了。

郑一虎向徒弟道:“这农夫说话留下文,不知是什么意义。”

刘青燕道:“大概这两家庄主都不招待外乡人。”

郑一虎道:“我们先向左庄去试试,招不招待,一见守门人就明白!”

师徒二人缓步而行,一会儿到了林家庄的大门前。

大门是敞开的,里面一个中年人闻声行出,一见师徒二人,眉头一皱,问道:“你们是

来求宿的。”

郑一虎闻言忖道:“他真干脆,莫非这两庄院经常有过路求宿之人。”

他拱手笑道:“管家,在下正是求宿之人。”

守门人道:“今天不行,庄主有客,不能出来。”

郑一虎道:“求宿之人,只求一席之地就够了,并不希望庄主亲自招待,管家方便方便

罢。”

守门人道:“未奉庄主许可,你认为行吗?”

郑一虎一想也对,回头向徒弟道:“燕儿,那就向对面贺庄主去求宿罢。”

刘青燕道:“爱客的人不分贵贱和亲疏,同时我们又不是要饭的,这个庄主不够意

思。”

郑一虎笑道:“人家也许有要事,咱们西方不亮东方亮,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燕

几何必多说。”

走过贺家庄,忽于庄外的池塘边遇到一个老人,只见他含笑迎上道:“青年的外乡年,

莫非是错过了落店之地?”

郑一虎拱手道:“老丈请了,晚生正是。”

老人呵呵笑道:“这条路上经常有此现象,因为南北两头都赶不到镇市,外乡人人生地

不熟,往往错过落店之时。”

郑一虎道:“这真是外乡人所料不到的。”

老人道:“年轻人,请了,老朽欢迎你们到敝庄去。”

郑一虎诧然问道:“老丈就是贺庄主?”

老人呵呵笑道:“老朽贺慈,薄有几亩荒田,‘庄主’二字实不敢当,不似对面的林

坤,居然自称员外哩!”

郑一虎道:“晚生如果早知老丈好客,那就不到到对庄去吃闭门羹了。”

贺老人哼声道:“林坤所接待的是往经官宦,豪门乡绅,似年轻人你们这种真正的困难

的人他就睬都不睬了。”

郑一虎道:“这也是人情之常,当今之世有几个真正济困扶危之人呢?”

贺老人大笑道:“老弟,你倒是个胸怀阔达之人。”

进庄门时,忽然迎上两上青年,郑一虎一见,不由暗讶,忖道:“真想不到,他两居然

有着极高的修为,他们的目光多么锐利!”

两青年迎着贺老人就同声道:“爹,我们回来了!”

贺老人哈哈笑道:“你们回来得正好,鹏儿、鹤儿,快来见见客人!”

闻言即知,两青年竟是贺老人的儿子,郑一虎连忙拱手道:“在下郑时,这是小童刘燕

儿!衣问二兄称呼?……”

贺老人大笑道:“郑老弟真是快人,老弟,这是老朽两上犬子,大的名鹏,小的名鹤,

希望郑老弟多指教。”

郑一虎连声道:“岂敢,岂敢!”

贺家兄弟忽然面显惊讶之色,同时向老人又道:“爹,你老前天说有高人前来,原来就

是郑兄!”

贺老人哈哈笑道:“你兄弟误会了,郑客人是过路之人,我们从来未见过啊,不过你两

兄弟总算不错,居然能识英雄!哈哈……”

郑一虎知道被贺家父子看出破绽了,随之朗声笑道:“老丈好厉害,晚辈初识一点武

功,竟无法瞒过法眼!”

贺老人大笑道:“老弟,快请入厅,茶点一过,就是酒饭齐来。”

饭后,贺老人竟向郑一虎道:“老弟,咱们入后堂去坐,这里人手杂,不清静。”

郑一虎豪爽笑道:“老丈,晚辈还是外人哩!”

贺老人大笑道:“老朽有眼不盲,老弟,你这外人天下能得先人。”

坐入后堂,忽见一个小姑娘蹦蹦跳跳迎上道:“爹,这是谁呀?”

贺老人疼爱的笑道:“绿儿,快来见见郑叔叔!”

他又向郑一虎笑道:“老弟,这是老朽娇坏的小丫头,她叫绿茵。”

郑一虎看到小姑娘竟练有非常深的内功,年纪似与刘青燕差不多,而且美丽活泼,可爱

极了,连忙向她笑道:“小妹妹,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不知你高兴不高兴。”

小姑娘娇笑道:“你会武功嘛?”

郑一虎笑道:“会,但会的不多!”

小姑娘笑道:“你教我武功我就高兴!”

贺老人笑骂道:“绿儿太不懂规矩了,那有见人就要教功夫的!”

在后堂坐下后,贺家兄弟又送上茶点,但贺家的小姑娘却拉着刘青燕的手。问也不识

破,就闹着去玩了。

贺老人看见大笑道:“这丫头找到好伴啦!”

郑一虎道:“老丈,你老真是家学渊源!”

贺老人大笑道:“老弟,犬子和丫头的功夫不是老朽教的啊!”

郑一虎道:“老丈定属何派名宿无疑,能否见告一二。”

贺老人忽然叹声道:“老弟,实不相瞒,老朽本属峨嵋弟子,现在的掌门人即为老朽师

兄,后因老朽错杀一个败类而被逐出峨嵋!”

郑一虎诧异道:“既为败类,何为错杀。”

贺老人道:“一言难尽,总之一句,那人虽死有余辜,却不应死在老朽手里。”

郑一虎不便多问,笑道:“令郎必师出名门?”

贺老人笑道:“老弟,他们的师傅倒不是有门有派的,说起来惭愧,三位老人至今尚未

与老朽会过面哩!”

人家不愿深说,郑一虎也就不再追问,调转话题笑道:

“你老今晚在门外决非无因。”

贺老人笑道:“老弟真是明察秋毫之人!是的,老朽今晚有位客要来,是以在外盼望,

不想却和郑老弟相逢。”

郑一虎笑道:“老丈所盼之人也许误约了。”

贺老人摇头道:“一定会来的,老朽与他父亲是深交,老朽有事,他绝不会失约。”

正说之间,忽听他二儿子贺鹤在外大叫道:“爹!客人来了。”

贺老人急忙起身,向郑一虎道:“老弟请宽坐,老朽要去亲迎了。”

郑一虎道:“老丈请便!”

贺老人尚未走出后堂门,忽见一个青年进门大叫道:“贺伯,小侄来迟了。”

贺老人一见哈哈笑道:“贤侄,恕贺伯迎接来迟,快进请坐。”

郑一虎看那青年人约是二十七岁的年纪,长相不恶,但有几分骄傲之气,于是起身相

迎。

那青年一见郑一虎,立问贺老人道:“贺伯,这人是谁?”

贺老人笑道:“贤侄,这是郑时兄,你们多亲近。”

他又向郑一虎道:“老弟,这是老朽义弟之子,姓梅名独秀,江湖人称四侠之一的南侠

就是。”

郑一虎拱手道:“久仰梅兄大名,真是如雷贯耳?”

他只是这样说,心中却忖道:“何来四侠,必将并未听人说过?”

郑一虎目力何等锐利,他虽未闻这人之名,但也能看得出。这姓梅的是一位青年高手。

姓梅的走近郑一虎,伸手握住,笑道:“郑兄由那儿来。”

郑一虎不怕他暗施内功,笑道:“小弟由曼谷回来!道经贺老宝庄,适逢天黑,是以冒

昧求宿!”

梅独秀哈哈笑道:“郑兄赶上曼谷大会了。”

郑一虎故意叹声道:“算是名落孙山而回!”

贺老按按道:“听说巫山神君夺得天下第一,消息可否属实。”

郑一虎道:“巫山神君最后一场杀死魔鬼党老大,确是取得第一。”

梅独秀啊声道:“郑兄可曾与巫山神君交过手?”

郑一虎道:“小弟在当时因他事离开,实际上并未参加大会!”

梅独秀有点不信,暗地里认为郑下虎是在自我遮羞,大笑道:“可惜梅某赶到曼谷时大

会已散,否则难免与巫山神君一争长短。”

郑一虎看得不错,梅独秀确有一点骄傲,他笑道:“巫山神君现已回国,梅兄自在机会

和他印证。”

梅独秀点点头道:“梅某把贺伯之事办完之后,决心找巫山神君领教几手。”

郑一虎笑了笑,侧顾贺老人道:“老丈有何大事?能否见告晚辈?”

贺老人叹道:“老弟,你不是去过林家庄么?”

郑一虎道:“适才已奉告过了。”

贺老人道:“他家晨一定有客人?”

郑一虎道:“听他守门人说过。”

贺老人道:“老弟,这林坤表面上是个相当四海的豪富,实际上就是当年独霸五湖的大

盗,他在三十年前被少林枯大师横扫五湖失败之后,即声明退出江湖!”

郑一虎啊声道:“他一直就在此隐居。”

贺老人道:“不,那是知道老朽隐居在此才由别处搬来的。”

郑一虎道:“加老与他有关系。”

贺老人道:“不如说有仇!”

郑一虎早就看出林、贺两庄有毛病,这时一听贺老人之言,知道自己竟被卷入一场是非

了,不由愕然问道:“老丈与林坤有什么仇?”

贺老人道:“当年枯大师横扫五湖之时,适逢老朽与林坤第一堂主‘太湖蚊’发生冲

突,后来太湖蚊下落不明,林坤说是老朽干的,同时还说枯大师乃是老朽请出来的。”

郑一虎道:“因此他发现你老隐大在此就搬来此地。”

贺老人道:“他搬来时,表面与老朽言归于好,可是这人阴险多诈,他竟在暗中谋算老

朽,这次老朽不幸,孩子的妈妈在这次死亡,今后林坤又要有举动了,近两三日之内,他庄

下竟来了不少不明人物,因此之故,老朽除了慎防之外,特请梅贤侄前来帮忙。”

郑一虎道:“老丈已知对方庄内的虚实么?”

贺老人道:“只知该庄近日来了不少人,然而却不知是些什么人,更不知来人有些什么

武功,尤其怀疑林坤为什么一直不对老朽采取行动。”

郑一虎道:“不采行动是所约之人尚未到齐之故,不过虚实是非明不可。”

梅独秀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一章 江湖四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