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廿二章 傻奇人

作者:秋梦痕

三个武当老道愈听那女子催促,愈觉得那女子是个正派人物,最老的道人立即大声道:

“女施主,贫道等身为武当门下,这种只顾自己逃走,而让施主一人冒险的事情决不愿

为!”

那女子大急道:“道长,血衣人第二批到时,我们一个都活不成,他们第二批比第一批

更多!”

老道人不再说话,一挥手,大叫道:“师弟,我们围上,先解决这批再讲!”

三个老道一齐扑出,他们不奔血衣人,竟奔向那位女子,显然要与那女子合力除去最先

这一批。

刘青燕忙向贺绿茵道:“阿茵,停不得啦,血衣不是我们的了!”

两个中年道人闻言大急,不由同声喝道:“小施主,去不得!”

刘青燕眼看血衣人还有一段路程,冷笑道:“难道要等他们围上才动手……”

他刚领先奔出,突闻贺绿茵道:“阿燕慢点,血衣人停了!”

刘青燕噫声道:“他们停在那石山下作什么?”

贺绿茵忽然指着那石山上道:“大家快看,石山上飞下一团团什么东西,竟向那批血衣

人罩落。”

确实不错,十个血,衣人被那一团团的东西打得东闪西避,手忙脚乱!

刘青燕仔细一看,奇道:“那是数百斤一块的大石头,不知被谁如发弹丸一般向下

掷!”

中年道人之一叹声道:“血衣人原来被这个人阻住了!好了,他们来不及向这边进攻

啦。”

刘青燕问道:“那个人是谁?”

中年道人道:“是数日前挑了独龙寨的神秘少年!这事贫道恰好经过大洪山时偷看到,

独龙寨上百名绿林都被他打伤赶走了!”

贺绿茵道:“只打伤赶走,没有消灭?”

道人点头道:“那青年如要下毒手,独龙寨的绿林只怕一个也活不成,可是猜不出那少

年为何不下毒手,甚至连重伤的都没有!”

刘青燕道:“我们去看看那是什么人如何?”

道人摇头道:“我们去看看倒可以,但这不是时候,当尽管经二批血衣人赶到,同时这

面的事还未了呢。”

贺绿茵叫道:“血衣人散开向石山上扑哪!”

道人道:“那人兴支怕的,他一身武功神秘莫测!”

这面又发出几声惨嚎,另一中年道人大喜道:“只剩下老怪和妇人了。”

他的话刚出口,忽见那少女全力扑向老人,剑势如长江大河,滚滚而出!

老怪已知等不及血衣人,渐渐向大洪山方向急退!

三个老道困住那个猪八戒似的妇人,竟逼得她满脸横肉气成猪肝色,拼命挣扎,气喘如

牛!

刘青燕急向贺绿茵道:“阿茵,你向左,我向右,抄住老怪的后路,莫被他逃了!”

贺绿茵道:“他不是那姐姐的对手,看势他逃不了。”

一言未了,突见那少女一式奇招突发,娇叱一声,竟一剑洞穿那老怪前心!

老怪嚎声中,少女袖剑后退,一股血泉,几乎喷了她一身。

同一时间,三老道亦将妇人劈倒在地,于是那少女急急道:“快向石山上去!”

最老的道人问道:“女施主可知石山上有什么人?”

少女道:“那是个不懂世故的莽少年,他只知善恶,毫无心机,我们如不在旁策应,他

势必遭大批血衣人缠到脱力而死!”

刘青燕远远听到少女的话,急忙向贺绿茵道:“我们先走!”

贺绿茵被他拦着奔出,绕个方面,转到石山后面扑上去。

石山不高,但地势非常崎岖,怪石参差,人行其中,隐秘异常!

二人到了上面,惟闻蒙面的血衣人怒吼一看,做计尚未与石山上那个年睹面,可是满山

顶的乱石齐飞,显然那个仍在暗中偷袭。

贺绿茵讶声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刘青燕道:“那个人存心戏耍血衣人,可见他是个粗中有细的角色。”

他的话刚停住,突闻身后吼声道:“你们是什么人?”

二小闻声一震,回头看时,只见一个身高八尺的大块头竟已在数步之仙立著。

高大块头是个少年,说了是巨人虽不够格,但却比一般大汉显得精壮得多,长相不恶惟

带几分伤气,他手中着一团巨石,作出要掷的样子,可是他的背上却背着一根五尺余长的青

铜棍,做什重有百余斤。

刘青心中有数,暗向贺绿茵道:“他就是阻止血衣人的家伙了!”

贺绿茵向他笑道:“我们是来看热闹的,难道你不准?”

大块头轻喝道:“这山上坏人太多,你们赶快离开!”

刘青燕道:“你是谁?”

大块头沉声道:“你问我好妈好了,我不告诉你。”

刘青燕闻言大笑道:“这是什么话,一个人连自己的姓名都要别人去问你妈妈,你妈妈

在哪里?”

这一声笑,立即引来了几个血衣人,大块头一见,无暇再说,手中巨石力掷而出,吼叫

道:“现在不和你们耍石子了!”

他反手拔下背后铜棍,抡出一团黄光,呼呼风响,滚滚扫了过去。

现身前来的血衣人供有七个,一下子就被阻住了,触上棍风就退,竟然莫可奈何。

刘青向贺绿茵道:“这家伙生就神力绝伦,可惜有点呆头呆脑,我们到前山去,那位姐

姐可能也遇上血衣人了。”

前山真的已打得乱成一团,二小一去,发现三十几个血衣人竟已把少女和三个老道困在

乱石块里。

刘青燕一见大惊,拔出短剑,大声向贺绿茵道:“攻进去!”

贺绿茵也有一把家传短剑带在身旁,闻言抽出,娇声道:“破围进去不如由空中杀

下!”

刘青燕闻言有理,双双拔起,直升空中,再由空中俯冲而下!

三个老道一见来了两小,开始大惊,后来察出他们竟是由空中扑下,不禁又感到十分惊

奇。最老的大声道:“两位小施主,快攻西面!”

刘青燕动作如电,哈哈大笑:“道长只专心动手,乘他们人数尚少,不能让他们摆什么

天河阵,速战速决为上。”

那少女远隔十余丈,闻言一怔,娇声道:“小缔妹,你们怎知他们有天河阵?”

刘青道:“家师告诉我们的,别多问,快杀啊!”

两小各取一面,一下子攻进了血衣人君中,居然如入无人之境!少女一见,又惊又疑她

发现两小的武功,竟和自己差不多!

有两小加入,血衣人大乱章法了,围困之势立解!而且逐渐居于下风!

不到一个时辰,刘青燕又冲到少女身后,问道:“还有血衣人么?”

少女道:“第二批三十个到了,这一路人有这么多!”

刘青大笑道:“那少年阻住七个,这里只有三十三个,加劲啊!一个也莫放走!”

喊着叫着,他又攻到别处去了。

渐渐的,血衣人散成数十丈圆啦,他们联手不上,形势更劣,因此立即相继死亡,倒是

三个老道依然毫无进展。

当此之际,忽听贺绿茵娇声叫道:“阿燕,我杀了三个啦!”

另一地的刘青燕哈哈笑道:“我比你多一个!”

少女闻言,心中一急,生怕落到两小后面,猛提真气,剑势竟如银蛇飞腾。

她这一加劲,血衣人倒了霉,一个一个的向下倒去,血雨洒满了石山之顶!

阳光西斜,天已呈现黄昏,血衣人已去厂三分之二!余者开始向山下逃窜了。

两小已不能互相呼应,他们各追一面,距离太远了。

那少女这时协助三老道扫尽石山上最后三失望,看看竟没有血衣人的踪影啦,她娇声

道:“三位道长,你们快回武当,我得到消息,魔头们有偷袭贵派的企图!”

最老的道人大惊道:“女施主是谁,可否见告?”

少女笑道:“算我是飞龙夫人好了!”

老道大喜道:“原来是飞龙大侠夫人!”

少女拱手道:“道长赶快回出,我找到那两个孩子再来!”

老道轻声道:“后山那少年如能查出才好!”

少女道:“我来武当之前,知必先去大洪山找母亲,他有一个妈妈在独龙寨内。”

少女别了老道,单独向北面追赶两小!原来她就是与郑一虎分散的九公主朱素!

九公主哪里知道两小就是丈夫新近所收的徒弟。

两小追来逐去,他们真的一个也不放过,及至杀光了,成然不约而同的又在北去的道上

会合了。

刘青燕一见贺绿茵,两个都乐了,一个嘻嘻,一个哈哈,都笑开啦!

贺绿茵问道:“阿燕,回不回去?”

刘青燕道:“别担心他们,我们快向前追。”

贺绿茵道:“杀都杀光了,还追谁?”

刘青燕道:“那大埠头,我看到他追着七个血衣人,既不打死,也不放走,好似押犯人

一样,押向前途去了,不知他搞什么鬼!”

贺绿茵笑道:“他傻兮兮的,那又是找开心,这家伙空有一身绝伦武功!”

大洪山的范围太广,两小这时就在大洪山的围之内,他们循着大块头的去路找去,未几

己离开大路啦!

“喂,你们去哪里?”

从面响起九公主的声音,两小回头一看,贺绿茵笑道:

“她也追来了。”

贺绿茵立住答道:“我们迫伤大汉!”

九公主道:“他回独龙寨了!”

刘青燕道:“我们不知独龙寨在什么地方,但发现他在前面,而且还押着七个血衣人

哩!”

九公主道:“你们本来要去那里?”

贺绿茵道:“奉师命去华山!”

九公主惊奇道:“令师是谁?”

刘青燕笑道:“徒忌师讳,恕不奉告!”

九公主笑道:“你们的姓名也不肯说?”

贺绿茵笑道:“那有什么关系,我姓贺,名绿茵,这是我师兄,他姓刘,名青燕!”

九公主道:“你们去华山作什么?”

刘青燕道:“解围,禁谷邪门有批去攻华山了。”

九公主笑道:“你们去晚了,我昨天得到消息。”

一顿,又道:“华山和嵩山的围都解了!”

刘青燕声道:“真的?”

九公主道:“怎么不真,嵩山的围是巫山神君夫妇解的,华山的围是我几位妹子解的!

我本来也要去,但未赶上!”

刘青燕大喜,向贺绿茵道:“师伯解了嵩之围,师傅恐怕还少右道哩!”

九公主一听他说巫山神君是师伯,心中真正莫明其妙,急问道:“你们有师母没有?”

刘青燕哈哈笑道:“你问得真绝,我们的师母可多哩,不过很好笑,我们连一个也没有

见过。”

九公主有所悟了,也格格娇笑道:“你们有六个师母,第一个姓宋,她是当今皇上的第

九个女儿,第二位师母姓白,第三姓马,第四是位暹逻公主,第五位是非洲黑美人。第六个

是欧洲白美人,这一切对不对。”

两小何等精灵,立好改变态度了,同时道:“姑姑贵姓?”

九公主哈哈笑道:“你们心目中的无名姐姐,这下高陛为姑姑了,我姓朱,名素,人称

‘玉莺仙子’!只怕又要升级啦!”

两小闻言,不由大惊,双双跪下,同声道:“师母,请恕徒儿等不认之罪!”

九公主格格笑道:“你们有什么罪,快起来,我不喜欢矮半截的!”

两小知道这位大师母也是豪爽人,同进跳起笑道:“你老在黄河岸边和师傅分散后,为

何又到这里来了?”

九公主道:“为查血衣人的来龙去脉,行动哪不变的!”

两小遇上第一位师母,心中太高兴了!一路上有说有笑,双方都说不完前因后果,直到

天亮全黑了,他们才想起要吃东西。

九公主这下有负担了,她不能不照顾两小的饮食和起居,到了一处谷中,她只好带着两

小去找山鸡和水果。

找吃的,九公主已有足够的经验了,她竟从侯靖那儿学了不少东西。

在山谷中过了一个时辰,她成然带小徒们炮食一顿烤味,接着又休息一会,她向两小

道:“今晚探独龙寨恐怕要扑空!”

贺绿茵讶然道:“为什么?”

九公主道:“傻大个的母亲也是个奇人,而且更神秘!”

刘青燕道:“她听了儿子告以打斗之事便会搬家?”

九公主道:“对了,我见过她一面,她什么话都不说,不过她对我非常友善!”

刘青燕道:“去去再说,扑空了再走行程!”

到了半夜,九公主指着一座峰道:“那就是大洪山的主峰,峰后就是独龙寨,我们不要

去了!”

贺绿茵道:“只有这一点点远啦,师母为何要放弃!”

九公主笑道:“傻大个在峰顶,每到晚上就挂出一双灯笼,灯笼上大写:‘我在此,天

下武林匆上峰!’现在没有类笼了,显然真个搬了家!”

贺绿茵问道:“师母,那我们向什么方向走?”

九公主笑道:“你们暂时不要叫师母好不好?如有外人在场,听起来怪难为情的,今后

叫我大阿姨就行了,现在你们只跟着我走就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二章 傻奇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