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廿三章 混天磁

作者:秋梦痕

九公主、白紫仙、马玲玲、蒙蒂、娜妲、慕容妮这六姐妹带者徒儿出了白河城,未几就

过了汉水河,他们准备过秦岭山脉黄河西上,一路真是风平浪静,简直不知禁谷邪人到哪里

去了。

要走直路,必须同循大道奔捷径,要过横阻东西的秦岭,就非经终南山不可,白紫仙,

拉着贺绿茵,这时已踏上了步步陡坡的深山之内了。

当天晚上,六女带着两小就在一处深谷之内过夜,她们找到一座很大的无名古洞,休息

一会,大家就一齐出动,找清泉水果的找清泉水果,找野兽的找野兽来烧烤,人人都兴高采

烈,嘻嘻哈哈。

八个人的武功,有七个都先有基础,可是后半段全力郑一虎培植成功的,和他们比起

来,两小毫不逊色,只有马玲玲,那是郑一虎从基本上开始造就的,可是现在已深不可测

了,这不是郑一虎偏心,而是马玲玲的天赋太高之故,同对她自己也有奇遇,她已把地底湖

中所得的瑶池秘笈练至神化之境了。

人多不怕寂寞,她们到了半夜,尚无倦意,白紫仙提议道:“大家既不睡,那就不如赶

趟夜路,也许天亮就到了。”

九公主道:“好罢,仍由二妹带路走前面罢。”

白紫仙招手两小道:“阿燕和阿茵都随我来。”

山洞就是山,除了深谷即为高峰,现在白紫仙试出两个徒弟的轻功,她再也不担心了,

轻喝一声:“走!”

道她已全力纵出,去势如飞,头也不回!

两小一见,齐声笑道:“三阿姨显功夫了,我们追!”

这一高兴,那就去势如电了,根本未到天亮,他们已到秦岭山主峰终南山脚下啦。

五个在后面的这时也到了,白紫仙向九公主道:“姐姐,现在还没有天亮,我们不如上

峰去,看看日出的晨景也不错。”

九公主道:“这是终南派的根本重地,夜晚上峰,岂不惊动该派?”

白紫仙道:“终南派没有几十人,又是在峰后,我们不会惊动人家。”

九公主笑道:“人家人少也是一个名门正派,我们不能不懂江湖礼貌呀。”

白紫仙道:“那就干脆在这里等到天亮,明天早晨去拜访一番!”

马玲玲道:“无事何必打扰人家?”

白紫仙娇笑道:“由此经过,难道他不尽点地主之谊?请我们吃一顿。”

九公笑道:“你真是鸟过拔根毛,一定要招待咱位不成?”

“他现在的掌门人是岳灵公,与家父有八拜之交,说起来我是他侄女,难道就不应该招

待?”

九公主啊声道:“老掌门岳和不在世了么,那古怪老头可有点蹩扭哩!”

白紫仙道:“老掌门没有死,听说已闭关十多年了!”

九公主道:“目前邪门横行,不知终南派也受到影响否?”

白紫仙道:“对了,我们更应去看看。”

总之目前没有十万火急的事情,九公主了不反对了,等到天亮时,白紫仙就领着上峰。

终南派不乱收弟子,几代相传都是岳姓,一直位在终南山峰后,那儿是一座半山中的平

谷,四面是山,靠山峰峭壁下建了座庄院!谷中有小湖、清溪,及农田数十亩,可说是一世

外桃源。

翻上峰就能看到那座非常幽雅的奇谷了,只见谷中野花遍地,树木青幽,时有鸡呜犬吠

之声传出!

众女一看,莫不有种安适之感,白女蒙蒂叹声道:“住在这种地方谁还有乱世之感!”

黑女娜姐道:“我们将来也有这样一个地方隐居我好!”

慕容妮道:“我有一个小岛,那比这座谷还要好,将来大家劝小虎带我们一起隐居岛上

岂不更妙。”

九公主道:“小虎可能要住巫山神女峰下,因为公公和大哥都将住在那里。”

正说着,忽听刘青燕道:“大家快看,谷中有五个人走到油畔练武功了!”

白紫仙道:“那个四十多岁的高大男人就是岳灵公,人称‘无影枪’!曾在黑龙江打胜

过‘黑龙十九虎’!他的武功除了家传,还有不少神秘之学。”

九公主道:“那两个少年是他什么人?”

白紫仙道:“那是两个徒弟,稍大的叫甘淋,小的叫尹寿!”

慕容妮道:“那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呢,看样子与阿燕、阿茵差不多大!”

白紫仙道:“那是他的一子一女,这两个孩子在去年到过我家!也是两个捣蛋鬼!男的

叫岳忠,女的叫岳苓,基础武功不下江湖普通高手。”

峭壁下升起一缕炊烟,九公主笑道:“人家作早餐啦,妹,你要去就快点,迟了人家又

要重新准备我们的啊。”

白紫仙笑道:“岳伯母自己也要练功夫,这是她的仆人在工作!他们家里样样都有!现

在随我下峰罢。”

终南派的掌门早已看到众人了,他带着女子和弟子由湖畔来迎!

白紫仙老远就大声叫道:“岳伯伯,我替你老请来不少客人啦!”

岳掌门哈哈笑道:“紫仙,这几天伯伯已有预感,知道你要来了!快替伯伯介绍,这些

姑娘中竟有两位是最难会到的啊!”

白紫仙由九公主起,一一介绍过后,岳掌门啊呀一声道:“真是稀客啊!快请进庄!”

他一面把自己的子女和弟子引进,一面急忙带路,同时大声叫道:“甘淋!你快回去叫

师母来!”

他的长徒如飞抢到前面去,他的小女儿却拉着白紫仙道:“白姐姐,你知道郑在侠在我

家嘛?”

白紫仙随声道:“他一个人?”

岳掌门接口道:“还有两个,一是侯靖大侠,一是牡丹女侠,昨天如没有郑大侠,紫

仙,你伯伯这一家恐怕全完了!”

九公主惊问道:“贵派有邪人来生事?”

岳掌门叹声道:“禁谷邪门来了三十几人,而且全是死囚级!”

白紫仙郑重道:“那是为了什么?伯伯终南派并不妨碍他们呀!”

岳掌门叹声道:“那是早几天了,峰上来了两个凶汉,居然要伯伯搬家,因此伯伯与其

发生冲突,动手之下,伯伯在气头上将其中一个杀了,逃走的那个就召来一大群!”

慕容妮道:“小虎收拾了多少?”

岳掌门还没开口,却被他的小男孩抢着道:“郑哥哥杀了二十五个,只有少数逃脱!”

九公主道:“小虎可替府上留下后患了,这样来,黄夫人怎肯甘休?”

岳掌门叹声道:“郑大侠本来还要住两天才走,他也料到事情不会完,但昨晚他忽然发

现了两条黑影在峰上出现,郑大侠临走向我说,那两人的动功太高了,他要追去看看,不过

他答应还要来的!”

白女蒙蒂大喜道:“他既然还要来,那我们就在府上多打扰几天等他!”

岳掌门闻言大喜,正待说话,忽见庄门前如飞走来一个明艳妇人大笑道:“姑娘,何止

住几天,我要你们住半年!”

岳掌门大笑道:“孩子的妈,快来,这是郑老弟的六位夫人和两位高足!”

那妇人自然是岳掌门的夫人了,只见她满面带笑走近道。“不要你介绍,淋儿早说过

了。”

她一面说,一面和众女握手,又笑道:“都是美人啊!”

白紫仙道:“伯母,有吃的嘛,我们饿坏了!”

妇人娇笑道:“紫仙你真是顽皮,还没进门哩,就先闹着要吃的,快请进厅里坐,保险

你吃得肚子痛!”

白紫仙格格笑道:“难道要放毒!”

妇人骂道:“坏丫头,胡说乱道。”骂完又叫道:“郑老弟怎的要你这个乌鸦鸟!”

岳掌门插不上话了,他干脆抢到前在去准备啦。

进了厅,茶点早在桌上啦,兵夫人大叫请坐道:“先喝杯茶止渴,然后去梳洗换衣,我

不奉陪,要亲自替你们收拾房间,紫丫头,你是熟人,要什么你陪着大家去,这里等于是诸

位姑娘自己家里,千万莫拘束。”

白紫仙道:“要是怕拘束,我们就不会绝早上门了!你老请便,衣服我们随身带有。”

岳夫人轻笑道:“武林人就是这一点好,到人家里,除了吃的喝的住的,其他不要主要

麻烦,我就喜欢这种客人,哈哈!”

她一面笑,一面往后院去了,留下客人自己喝茶。

饮食其实事小,众女须要梳洗倒是真的,九公主向刘青燕道:“你在这里与岳家小弟小

妹玩,茵儿跟我们去换衣服.同时注意外面一下。”

刘青燕答应一声,马上被岳忠岳等拉走了。

到了外面,岳念向刘青燕道:“我有一个秘密的地方,你要不要去玩?”

刘青燕问道:“远不远?等会要吃饭!”

岳忠道:“我带东西去吃,同时告诉甘师兄,叫他不要找我们吃饭如何?”

刘青燕也好玩,点头道:“可以,我在湖畔等你。”

岳忠回身进庄,但又回头道:“不要去湖畔先到路上等我!”

刘青燕猜想一定不近,于是就向路顶给去。

到了路顶,举目一看,暗忖道:“终南派为何不在这里放个了望,此地看得真远啊,一

旦有敌,这儿早就能够发现了,似他们这样大意,只怕敌人围住全谷也不知道哩!”

四处看了一会,他发现有一面地上尚有无数的血迹,又想道:“师傅定在这里收拾那批

邪门了,但不知死尸埋到什么地去了。”

正想着,耳听后面有笑声,回头一看,原来是岳忠带着他妹妹岳等和贺绿茵都来了,口

转身,笑问道:“她们也来了!”

岳忠道:“她们要跟来,我也没有办法。”

刘青燕指着所立之处道:“你们为何不派个人在这里放卡?”

岳忠道:“我家人手少,日夜放卡,一个人要守五六个时辰,如何吃得消,爹爹干脆就

不管了。”

刘青燕叹声道:“这也是事实,不过太危险了。”

岳苓道:“我家庄子靠峭壁,壁上有个洞,爷爷就在古洞最后闭关,一旦有事,我们就

退到洞口!”

青燕道:“那里焉能长时宁守!这不是妥善之策!”

岳忠道:“除此又有什么办法?”

说完,一指侧面峰下道:“我和妹妹发现的秘密就在这下面!你们跟我来。”

刘青燕道:“是个洞嘛?”

岳忠道:“是的!但我们只探到前半段,后面不敢去!”

贺绿茵笑道:“那有什么好玩的?”

岳等接口道:“你见过石洞既无阳光照射而又不用点光把竟能光明如画的怪事嘛?”

刘青燕笑道:“那倒多得很!并不稀奇!”

岳忠惊讶道:“那是什么原因?”

刘青燕道:“你兄妹没有问令尊?”

岳苓道:“爹爹禁止我们来这里,所以我们发现怪事也不敢告诉他。

刘青燕笑道:“我先问你们,令尊为何不许你们来此?”

岳苓摇头道:“爹爹不许我们问原因。”

贺绿茵悚然道:“那你们真傻,这一定有危险,作父亲的,除了有危险才不许儿女去,

否则就没别的意思了。”

岳忠道:“绝崖古洞非常安全,我们去玩过四次了,一点可怕的事儿都没有,除了闪闪

的晶晶光外,其他毫无可疑之处。”

刘青燕郑重道:“闪光不可怕,那是古铜内的结晶矿石互射的反应,也许可怕的事儿在

后半段。”

岳忠忽然停步道:“那我们就不要去算了。”

刘青燕道:“武林人对危险不应退缩,既然来了,那就非看清楚不可,不过大家小心一

点就是,何况咱们都会二下子!”

贺绿茵道:“我们回去请示阿姨她们一声如何?”

刘青燕摆手道:“师傅说过,一个人只要谨慎行事,一切都可自己作主,这句话是师傅

对我们的训示,我们就是不告诉诸位阿姨,她们也不会责备的。”

岳忠这时没有先前那样浓厚的兴趣了,但他又不肯示弱硬着头皮带头走。

下了峰,至峰头,他指着下面阴森森的绝沟道:“就在下面了,大家要提足轻功向下

跳。”

刘青燕忽然抢先道:“既在这里,那就由我领头吧。”

他只提起三成轻功,缓缓和下纵去。

约有七八十丈高,到了底下,只感到阵阵寒风侵体,抬头一望原来竟立在两面峭壁的脚

跟下了。

其他三人也落下了,岳家兄妹的轻功真也不错。

刘青燕问道:“这条绝沟的两端有出路没有?”

岳忠摇头道:“是条死沟,不通外面!”

刘青燕道:“洞在何处?”

岳苓指道:“那对面三根石柱看到没有,就在石柱的后面。”

刘青燕点点头,领先到石柱处去。

四小到了石柱后面,确见到儿有个古洞,洞门上方原先也许有字,不过现在已无法辨别

了。

四个人小心向里面走,可是一段一个急转弯,及至转了九个弯时,前面真的有了光线。

岳忠轻声道:“再转一个弯,就是前洞石室了,石室很大,里面没有什么东西!”

刘青燕道:“洞中空气新鲜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三章 混天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