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廿五章 杀人王

作者:秋梦痕

贺绿茵在刘青燕逼劝兼施之下,她跪着身叩了一个头,口中喃喃道:“师傅,徒儿等生

死关头,不得已私自处理仙露了。”

刘青燕也跪着告了罪,他们把师傅视若神明,其心真诚感人。

两小分饮了金阙灵液之后,真是如有神助,精神陡振,不但饥渴立止,而且有一种内功

勃发之感!

刘青燕突然跳起道:“我的耳朵也听到了,这是大洞内发生打斗啦!”

刘青燕道:“仙露使我们的内功陡增了,我们快出去。”

贺绿茵道:“内功再高何用,苍鹰的小铜锣‘惊天声’仍旧不能敌啊!”

刘青燕道:“外们只有打斗,但无锣声,这证明苍鹰不在洞内了。”

两小试探着爬了出去,但到外面,愈觉打得非常激烈,居然有好几处哩。

贺绿茵轻声道:“我闪到一旁,看看是什么人拼斗如何?”

刘育燕道:“我们现在还不知哪个方向是出洞口呢?”

一处打斗正在他们前面,贺绿茵抢前行出,回头道:“先看这一处是什么人打斗再说,

也许有一方是我们自己人哩。”

刘青燕忽然想到自己和贺绿茵的功力不知增加了多少,这时也有心找个对手来试一试

了,于是紧紧跟着她在石隙中左转右弯,循着打斗的声音摸上前去,不过他这时的已经增加

了一大半,黑暗对他已毫无可阻了。

估计打斗之声只有十几丈远了,可是仅这十几丈就如隔了几座山,仅闻其声,而不能见

人。

贺绿曹忽然站住了,回头轻声道:“这处只有两个人在摸索互攻!”

刘青燕道:“当心你的眼睛,勿要被他们击碎的石块所伤!”

贺绿茵笑道:“你真是没有出息,芝麻大的东西还不能逃过我们的真气和感觉?”

一股非常猛烈的强劲,突由贺绿茵的左侧袭到,好的话还未落就有了警觉!右手一抬,

就待发掌相拒……

刘青燕一见,沉声喝道:“不可!”探手一把。火速将她拉入另一石隙!

那股猛劲,带出锐利的啸声,恰好由两小所立之处排激个空,可是余劲竟把两侧的石笋

刮得抖动不停,碎石如雨。

人影不见,对方也没追过来,等了一会,贺绿茵埋怨刘青燕道:“你为什么不许我打

他?”

刘青燕道:“敌友不明,你打错了自己人怎办?”

贺绿茵道:“他也不应乱下手呀?”

刘青燕道:“我们的行踪有谁知道?”

这时又有一声巨震升起,但却离得很远了!贺绿茵又走了石隙,看了看,不见人影,于

是道:“我们还是找出口罢,在里面看不到人。”

雨点般的碎石仍在飞落,刘青燕笑道:“这真是糊涂打十,到底是些什么人呢?”

他说着,领先去找洞口。

费了半天工夫,也不知走了多少路,但终于给他们找到出口了。

刘青燕伸头向洞外一看,见无动静,立即道:“我们快离开!”

贺绿茵道:“去黄陵找师傅?”

刘青燕道:“只怕师傅已不在黄陵了。”

贺绿茵诧异道:“何以见得?”

刘青燕道:“我想侯叔和丹姑一定已去黄陵,师全得悉我俩失散,同时又听到苍鹰的消

息后,他还能在黄陵停留?”

贺绿茵一想有理,但问道:“我们向什么地方去?”

刘青燕道:“暗查苍鹰,盯着他等师傅来。”

贺绿茵郑重道:“那是非常危险的!”

刘青燕冷笑道:“论真功夫,十个苍鹰也不是我们两个的对手,他所仗的只怕是‘惊天

声’小铜锣而已,我们只要不走近他三十丈内,那是一无可惧的。”

贺绿茵一想也对,笑道:“那东西的惊天声不知有人不怕没有?”

刘青燕道:“凡是一件东西都不是绝对的,它都有另外一东西可克制,不过我们不知道

罢了。”

两小边谈边走,既无一定的方向,也不提功赶路,这时他们不饿不渴,因之连吃东西的

事儿也忘了。

二人在龙门山中行了在大半天,其宴早已天黑了,可是他们毫不在乎,因为黑暗对他们

再无可碍了。

山林中的乌儿已开始唱歌,小兽儿亦渐渐活动了,这是东方露出一线曙光的时候,贺绿

茵忽然发现一个老人在前面不远,不由一拉刘青燕道:“你看到没有?”

刘青燕点点头,轻声道:“凭衣着和后影,他是到过终南派从中的隐士异人之一,不过

我不知道他的字号。”

贺绿茵道:“这人明知我们三后面而不回久可见又是一个目空一切的老怪物。”

刘青燕笑道:“那也不见得,我们加点力,追近他看看,如果他要倚老卖老,我们就拿

他试试所增的功夫。”

相距已只数丈了,老人仍然不回头查看,但就在这个时候,忽见前面又出现一个老者。

刘青燕摆摆手,暗叫贺绿茵慢点走,轻声道:“这两个老人似遭遇什么敌人了!”

贺绿茵道:“你从哪里看出来?”

刘青燕道:“前面那个手中还持着长剑,这证明在不久前已打了一场!”

贺绿茵疑问道:“这两个老人似不是一道的,他们为何不招呼?”

刘青燕道:“我想从前仍在戒备中,阿茵,你听听,远处已有啸声了!”

当此之际,在两小前面的老人突然立住了!

刘青燕见他左右顾盼,知道在察看什么,发现那老人竟有七八十岁了,这时双方相距只

有二丈远。

那老人举步再进了,不过这时他回头道:“孩子们,令师来了吗?”

原来老人早知两小是什么人了,刘青燕见问,这才和贺绿茵急步走近道:“老人家,请

问尊号?”

老人并不似她们想象中那样不近人情,只见他和声道“你们年纪太小,只怕还不知老朽

是何许人,说出字号你们也只是初闻!”

他说着一停,又向两小详细观察一下,再接着道:“你们听说过‘天台二雷’吗,那就

是江湖人指老朽兄弟而言!”

刘青燕摇头道:“晚辈确是没有听说过!”

老人道:“前面那人是老朽兄弟雷啸,老朽雷呜,孩子,令师去了黄陵吧?”

刘青燕道:“是的,请问前辈今天有什么动静?”

老人雷鸣叹声道:“近数日内,凡是你在终南谷见的那些旁观之人,只怕都有麻烦!不

过老朽兄弟只在昨晚才知道。”

刘青燕诧然道:“那是什么原因?”

老人道:“黄夫人发出狂言,叫天下武林选择两条路,一条是听她指挥,一条是退出江

湖!如有不走这两条的人。那就是她的敌人!”

刘青燕突然大笑道:“老丈你老是走第三条路的人物了?”

最前面老人这时已登上一座山坡,只见他回头大声道:

“大哥,禁谷中已有大批迫上了!”

老人向弟弟挥挥手,但不作答,反向刘青燕道:“孩子,如见了令师时,只说天台两个

老头子选择走他的那条路了!”贺绿茵大喜道:“真的!”

雷老人点头道:“被迫退出江湖,那就不如走条正当的路。”

刘青燕连忙长扣道:“那晚辈先代家师拜谢了!”

雷老人笑道:“孩子,这条路不是令师开的,不过老朽走得太迟了。”

贺绿茵娇笑道:“你老为何不早走这条路呢?”

雷老人叹声道:“那就是叫两句自私的话给害了!”

刘青燕闻言一愣,问道:“什么话?”

雷老人道:“各扫自己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

两小闻言,同声笑道:“在终南谷内,与你老在一块的,只怕都叫两句话所害了!”

雷老人摇头道:“那也不尽然,不过有多半是的。”

这时他们也登上那座高坡了,只见那个老人向这个老人道:“前途又被封锁了,他们似

不仅对付我们?”

雷老人道:“老二,琼崖七绝只怕已被截住了!”

刘青燕看出这老人也有七十多岁,一口胡子也没有几根黑的啦,只见他冷笑道:“黄夫

人想用这种示威势力的手段来使人就范,那也太自高自大了,琼崖七绝也不会服从的。”

他看看两小后又笑道:“大哥,这两个孩子已知我们的决心了?”

雷老头点头道:“我还没有问他们因何落单来龙门山呢?”

刘青燕立知贺绿茵向雷老人见了礼,笑道:“晚辈是因发现得到‘惊天声’小铜锣之人

才追来的。”

雷鸣老人啊声道:“孩子,我两个老头子也是得到消息才追来的,不过那苍鹰不敢与黄

夫人对敌,他又溜走了。”

刘青燕道:“苍鹰的惊天声不敌黄夫人?”

雷呜老人摇头道:“他的惊天声已无人敢近身,不过他也无法在三十丈外克制别人。他

怕黄夫人的是怕藏天网,因为藏天网可以在四十丈内擒人!不过这两样东西现在还不知有无

高低作用罢了,苍鹰在未明白之前,他当然不敢冒险。”

贺绿茵向刘青燕道:“在我们去过的洞内,那几处打斗现在可以明白了。”

刘青燕道:“是的,那也是禁谷中人在找各路隐士的麻烦。”

雷呜老人道:“龙门山的打斗处处都有!老朽等从昨夜开始,至今已遭遇三次了。”

刘青燕道:“二老杀了几个禁谷中人?”

雷鸣老人接口道:“没有,黄夫人的下手,最少每批有十人,而十人中就有半数是百年

囚!”

贺绿茵大惊道:“这样说,二位都经过苦斗才冲出来的。”

雷呜老人苦笑道:“表面上是被我们冲出来的,实际是人家放出来的。”

贺绿茵不解,问道:“这是什么原因?”

雷鸣老人道:“黄夫人在示威期间,故意不下毒手,她显然要人家知道厉害后再屈

服。”

刘青燕道:“二老准备去哪里?”

雷呜老人道:“沿黄河北上,苍鹰有迹象从这方面逃了老朽有意替令师盯上他。”

刘青燕大喜道:“能否冲出龙门还成问题呢。”

贺绿茵道:“只要不遇上春之神,他人能拦得住我们吗?”

两个老人同声笑道:“真是初生之犊不怕虎,孩子,禁谷中人起码有数百在龙门中山

哩,不过他们主要目的也在进苍鹰,也许这时已去了大半啦!”

说完又笑道:“孩子们,我们由正面试过去,前途只有十几座小峰了,过此即到黄河边

啦!”

走不到数里,突在一处谷中会到了一批老人,刘青燕暗暗一数,恰好是七个,只见他们

个个怒不可遏,不禁问二老道:“前辈,那可是琼崖六绝?”

雷鸣老人点头道:“他们被挡回来了!”

说完,抢出大声道:“前面可是琼崖七友?”

七个老人中,闻言走出一人答道:“雷老人,这黄夫人既不讲是,那就只有公开唱反调

了!”

雷鸣老人笑道:“林老大准备走到哪条路?”

那老人吼声道:“中原各派都站在小子飞龙一边,在下认为是对的。”

雷鸣老人大笑道:“英雄所见略同,我姓雷的也算一份了。”

那老人正色道:“那就联手开始,从前的协约作废了。”

雷鸣老人点头道:“林老大,你看了这两个孩子,大概还记得他们是谁的传人?”

那老人瞪眼注目,忽然道:“这是小子飞龙的弟子!”

雷鸣老人点头道:“林老大真好记性……”

他立向刘青燕道:“孩子,你们还不拜见,你师傅又多了七个帮手啦。”

两小赶紧拜见,同声道:“拜见林老前辈!”

那老大哈哈笑道:“孩子别多礼,现在还不知令师要不要我们这批老怪物哩!”

刘青燕恭声道:“老你说错了,武林正义还是老辈子创下来的。”

林老人大笑道:“好!来,老朽带你们会会他们六个去,他们都是老朽八拜兄弟。”

两小被带了过去一见礼,之后,老人又向雷老人道:“雷老大,这次没有客气了,打得

过就放手杀,打不过也要冲过去。”

雷老人道:“七位由多远退回来的?”

林老人道:“前面半里远的各处道路都被截断了。”

雷老人道:“每条路上有多少人?”

林老人道:“在下所走之处,足有五十余人!”

雷老人道:“那我们分成左右两批进攻,把两个孩子放在中间,有空隙先让孩子冲出

去。”

林老人道:“好的,雷老大,你带你老二,加上我的老六老七走左面,我带才二老三老

四走右面,留下我老五陪两个孩子。”

雷老人笑道:“齐老五计谋超人,有他带两个孩子是最适合不过了。”

老人说完就分开了,但双方相距仍可呼应,这时只有一个矮小老人向刘青燕道:“小把

戏,在终南谷庐,才朽早已看见你们两个的武功了,那确是不含糊,走罢,齐老头我不敢说

保护你们,但有时事,出个主意是可以的。”

刘青燕笑着跟在后面,问道:“齐老前辈,为什么要把晚辈放在中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五章 杀人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