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廿六章 死 功

作者:秋梦痕

两小在洞个住了一夜,临走时,西门奇向他们要求道:

“孩子,在外面不可把我们相见的事对别人说,就是令师也要暂时瞒着,伯伯的意思是

对你们有利啊!”

刘青燕道:“晚辈等遵命就是!”

西门奇只送两小到洞口为止,临别嘱咐道:“吕梁峰是你们安全之地,如有危机难逃

时,你们就向此峰退来,伯伯自然替你们解决。”

刘青燕道:“伯伯将对黄夫人作何处理?”

西门奇道:“那个老妇人没有多大作为。她明的与丈夫作对,实际上还是仰仗着太上

君!伯伯暂时不采取行动,先要看看太上君的行为。”

贺绿茵道:“太上君要来找伯伯啊!”

西门奇冷笑道:“他不敢。惊天声就是不落在伯伯的手中,他也只虚张声势而已。”

两小不问别的了,随即辞别,他们信步而行,渐渐离开吕梁峰。

他们在洞中过了一夜。这时又是太阳东升的时候了,刘青燕回头一看,只见吕梁峰已隔

得很远了,于是向贺绿茵道:“我们到什么地方去?”

贺绿茵道:“到处走走不好吗?现在我们没有什么可虑了。”

刘青燕道:“那还要提防黄夫人和阴火教,他们人多,遇上不是好玩的。”

贺绿茵忽然道:“对了,我有一个计划!”

刘青燕道:“什么计划?”

贺绿茵道:“你们何不把这两方的人物引到吕梁峰去送死!”

刘青燕闻言啊声道:“这真是好计!不过我们怎知这两方的大伙人物在哪里?”

贺绿茵道:“这就要寻找了!他们也许都到吕梁山范围之内了。”

刘青燕道:“那我们提上轻功走,似比慢慢行走能遇上什么。”

贺绿茵同意,立即提起轻功,专找各个隐秘之地。

吕梁山峰四周,数十里内死寂寂的,真是连个人影子都没有,这显出杀人王的威风有多

大了。

两小找了半天,森了死的,确未看见半个活人,他们这时停在一处谷内,准备找吃的

了。

贺绿茵笑向刘青燕道:“日正当中了,你去找山鸡,我在这里烧火,吃过后,下一步把

范围扩大看看。”

刘青燕道:“雷伯伯和齐伯伯在那谷中也找不到我们了,难道他们仍在等我俩?”

贺绿茵道:“我们不管他们了,西门伯伯不会杀害他们是确走了。”

刘青燕道:“我奇怪师伯在作什么,同时师伯和师母们等也遇不到一个。”

贺绿茵道:“我相信师伯母和师母都在一块,而师伯正在注意黄夫人的行动。”

刘青燕见她准备烧火、于是单独去打山鸡,可是他还不久,贺绿曹却发现有人的动静

了。”

原来贺绿茵刚刚走进近处的林中找枯枝时,她忽觉侧面似有白影一恍,立知有异,随即

藏在一株树后。

一会儿,侧面真的出现一个女人,全身穿着白衣!行动似不方便,带着踉跄不稳之情,

同时满身白衣还有斑斑血迹。

贺绿茵一见,触目认出,那竟是白夫人,不禁惊叫走出道:“夫人,你怎么了!”

白夫人显然负了重伤,她闻言之余,吃力的停在一颗树旁,口中尽在喘气,竟连话都回

答不上。

刘青燕也许听到贺绿茵的惊叫声,他竟如电赶到,但一见白夫人时,不由惊叫道:“夫

人被谁杀成重伤?”

贺绿茵已走近白夫人,双手一抱,缓缓将她扶坐地上。

白夫人坐了一会儿才发出低低的声音道:“孩子,我不行了……”

说完竟连坐也坐不住,身子一软,倒下去了,面色惨白,呼吸更加急促啦!

刘青燕大惊,生怕她断了气,伸手连点!

贺绿茵一见,大声道:“封住她的重伤穴道呀!”

白夫人穴道被点住,良久后,终于又开口了,叹声道:“孩子,我伤在重穴,你只能救

我一刻而已!”

贺绿茵大急道:“夫人被谁杀成这个样子?”

白夫人强忍一下,身上竟痛得捆搐不已,又连喘数声才答道:“孩子,黄夫人害死了太

上君。我赶去太迟了!”

两小大惊失色!闻言全身发抖。同声大叫道:“黄夫人竟敢谋害亲夫!”

白夫人道:“她已经没有人性了,也是我不知自量。竟又送上门去。”

刘青燕道:“她现在哪里?”

白夫人似已不能开口,她只能东面一指,接着就闭上了眼睛!

贺绿茵伸手一探鼻息,眼中流下泪来道:“她断气了……”

刘青燕恨声道:“那老太婆好歹毒的心肠!我们去找她。”

贺绿茵咬牙道:“将她此到吕梁峰来,不过我们先将白夫人埋了再说,她是个正派

人。”

刘青燕点点头,立和贺绿茵动手,他们把白夫人安葬在一处山花遍地的谷中央,还立了

一块碑,上面刻着:“大女侠白夫人之墓”八个大字。

安葬完了,二人还恭恭敬敬的行过礼,这才戚然的向东面冲去。

翻过几座峰,但仍未发现动静,他们估计相距尚远,刘青燕立定一望,决然道:“我们

开空去罢……”

贺绿茵正待同意,但忽见一条人影由侧面一掠!她突然叫道:“那是师伯!”

刘青燕也看到了,不禁大声叫道:“师伯,师伯……”

巫山神君闻到唤叫之声,立即如风而到,一见两小,突然道:“你们看到白夫人吗?”

贺绿茵戚然答道:“看到了,她死啦……”

巫山神君颓然道:“师伯追错路了,否则她不会死!”

贺绿茵道:“师伯知道她的原因了?”

巫山神君郑重道:“黄夫人谋杀亲夫的事情,武林差不多都知道了!”

刘青燕道:“黄夫人为何这样狠毒,同时太上君也不会这样无能呀?”

巫山神君道:“太上君怎会料到结发夫妻之间会下此绝情之手,这不能批评他无能!”

贺绿茵道:“黄夫人一定是设下阴谋暗害的,否则她也得不了的。”

巫山神君道:“师伯在昨夜才查出详情,其中竟是不简单?”

两小同声道:“内情是怎样?师伯能告诉弟子们吗?”

巫山神君点头道:“这事也必须使你们知道才行,免得你们冒险!”

他停了一下接道:“师伯昨夜捉住一个禁谷高手,这人居然是黄夫人的心腹手下,在他

口中,师伯迫出全部内情!这里面最重要的一事还很赶快告诉你们师傅。”

刘青燕道:“非常重要吗?”

巫山神君道:“太重要了,那是太上君已悟出一种武功名叫死功!这功夫是太上君要用

来对付杀人王的!”

两小闻言大惊,同声道:“非常厉害?”

巫山神君道:“厉害极了!那是一种与敌同归于尽的绝功,太上君打算用这种功夫来置

敌于死地!”

贺绿茵道:“那他自己也活不成啊!”

巫山神君摇头道:“不,他不会自己出手,他要对付某人时,临时把这种功夫教会一个

手下,他可命这个手下去和敌人同归于尽!凡是被他视为对手之人,他都可驱使一个手下去

对付,其心也够毒的。”

刘青燕道:“现在这种功夫落到黄夫人手中了!”

巫山神君点头道:“黄夫人知道她夫君练成这种功夫之后。她就以结发之情去见太上

君,据说当时她竟自梆而去的。”

两小同声骂道:“阴险的老太婆,她当然知道大夫不理她才这样做!”

巫山神君道:“据说太上君当时未责罚她,反而安慰她哩。”

贺绿茵道:“那老头也是死得活该。”

巫山神君道:“太上君死不死,对我们没有关系,现在黄夫人得了那种绝毒武功,这才

对我们大不利了!”

贺绿茵道:“师伯,你老打算怎么办?”

巫山神君道:“师伯马上向北京走,希望在路上会到你们师傅,不过你们在此要小

心。”

刘青燕道:“伯母和师母都在那里?”

巫山神君道:“她们已知道消息,你们两个不要担心吧,目前她们正追着阴火祖师那一

批。”

他说着一挥手,拔身就朝北面奔去。

贺绿盲立向刘青燕道:“我们快把消息送往吕梁峰,西门伯伯只怕还不知道哩。”

刘青燕道:“什么消息能瞒他啊,我们何必多走这趟路?”

贺绿茵道:“难道你们仍去找黄夫人?”

刘青燕道:“黄夫人不认得我俩,禁谷中人也很少认识我们,同时我们是小孩子,只要

小心点,此去不冒险,人家不会注意的。”

贺绿茵道:“我听师伯说起这种功夫真有点胆怯!”

刘青燕拉她一把道:“不见识一番,始终不知这功夫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反而心里更

不安!走,希望见到黄夫人向人下手的情形。”

贺绿茵被他拉着奔出,心中虽怕,但也不拒绝。

到了太阳西下的时候,他们奔到一处森林边缘,刘青燕突然立住道:“里面有人!”

贺绿茵道:“快躲!”

刘青燕道:“躲什么,还不知道是谁哩?”

贺绿茵道:“在这个方向,当然是黄夫人的手下哪!”

刘青燕摆摆手,领着钻进森林,悄悄的道:“只有十几个人!”

只有两箭之地,他们已看到对方了!刘青燕吓声道:“是四圣和灵蛇七子!”

贺绿茵道:“他们正是黄夫人要消灭的!我们作何处置?通知还是不管?”

刘青燕道:“先听听,他们似在商量什么?”

两小尚距很远,慾听谈话,不能不再接近,于是他们提功再进。

只有三十丈远了,忽然听到一个声音郑重道:“诸位有何对策否,不然我们就只有投

降!”

刘青燕看到发音的就是南对外寸道:“听口风,他们似已知道消息了。”

忽见灵蛇七子中有人接道:“绝功对付不了,仅有在十丈之外逃避!提到投降,在下七

兄弟反对?”

南圣又开口道:“那还有条路,只好被迫退隐了!”

一个身穿黄袍的老人冷笑道:“迫着退隐,不如拼死好!”

一个绿袍老人道:“北兄之意,还是要拚吗?”

黄袍老人道:“在下不是说盲目去拼,而是已想到一个办法了!”

其他众老人闻言,同时惊问道:“什么办法?”

黄袍老人道:“黄夫人在早上肖出那个百年囚杀洪涛客时我们都在暗中看到了,他除了

在十丈之内能吸住洪涛客之外,并无特别出奇之处,同时也没有什么绝招发出,那种行动尤

如一个僵尸……”

他的话尚未完,灵蛇七子中即有人插口道:“凭这一点就没有我们拼打的余地了?”

黄袍老人道:“诸位不能在十丈之外使用飞剑嘛?”

红袍老人接口道:“这问题难道太上君未想到?”

黄袍老人道:“也许大上君疏忽这一点了?”

南圣摇头道:“北兄!这是不会疏忽的,飞剑凭仗的是真气发出,而这种死功显然专能

吸引真气!”

黄袍老人闻言一愣,显然吃惊了,只见他郑重道:“那就毫无办法了!”

贺绿茵突然跳出道:“诸位老人家,晚辈想到一个办法了。”

众老闻言,莫不一震,齐把目光惊注!

刘青燕走近,连忙长揖道:“诸位前辈,请恕晚辈们偷听之罪。”

南圣一见,随声道:“你这小娃子不是飞龙的弟子?”

刘青燕笑道:“你老真是神目,晚辈正是。”

其他众老同声道:“令师来了吗?”

贺绿茵在后面接道:“家师去京城了。”

黄袍老人急问刘青燕道:“你这小子有什么办法?”

刘青燕道:“只要那种死功是因了敌人的真气才能发生作用的,晚辈就有对策了,怕就

怕是不借用敌人的真气。”

黄袍老人道:“你先说计策行吗?”

刘青燕道:“很简单,凭外功去对付!”

众老一听刘青燕说凭外功对付死功,不由都跳起来,同声大叫道:“我们为何想不

到!”

刘青燕道:“诸位前辈先别高兴,我们还要提防一点啊!”

南对惊奇道:“提防什么?”

刘青燕道:“黄夫人不会把绝功只教一人,她一旦发现我们有了对策时,一定会改教数

十个出来群攻呀!”

黄袍老人道:“不管他派多少出来,我们仍用外功以付!”

刘青燕道:“这又要研究两点可能了!第一点,那学过死功之人是否同样可使其他功夫

呢,假使也可施展其他功夫的话,那我们不是以普通武林去对待高手了,无疑以卵击石,第

二点,就算学了死功而不能施展其本身其他功夫时,黄夫人可以渗入一部份未学死功的人进

去,以学绝功的来吓唬我们不用真气,拿她没有学死功的人来向我们下手。这不是死得更糊

涂!”

众老闻言,人人哑口无言,他们真被这孩子给愣住了!

南圣良久叹声道:“天赋是与生俱来的,孩子,你比我们老头子强多了,假设你所料的

全对了又怎么办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六章 死 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