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廿七章 神驴老人

作者:秋梦痕

侯靖一听九天魔光竟是与西门奇为同时人物,心中大大的吃了一惊!忙问道:“厉害得

很吗?”

西门奇道:“四十年前,我的武功和大哥我差不多,可是她与我走的路子不同。四十年

了。她一定在南极又练成什么绝学了,这个就无人知道了。”

贺绿茵问道:“伯伯,她被无敌神取名九天魔光,这是什么意思?”

西门奇道:“千余年前,武林出现一个大邪人,他能把自己化为一团火花,万事万物撞

上即化为灰烬,那就是九天魔光,无敌神当然知道这件事故。所以他认为是千余年的旧事复

现了。其实伯伯亦有同样想法。那女子八成真正得到九天魔光了的邪笈了。”

牡丹问道:“那女子原来叫什么?”

西门奇道:“原来叫‘胡影’,是一迷心变性成仙的少女,她性能多变。喜怒无常,行

将不可捉摸,有时见善则杀,见恶则亲。佩旋健即恶如仇,锄强扶弱,其实是天生一个怪

物!”

侯靖道:“老哥哥对我们有什么指示?”

西门奇道:“你们不要再盯须弥子那个女子,她只是一个江湖下流女人,不过与九天魔

光的第七徒弟‘杨柳风’有姊妹之乐,这个女的由老哥哥我去查。”

侯靖诧异道:“九天魔光有弟子?”

西门奇道:“多哩,一共有九个,算起年纪,都有六十开外了,你们遇上时,千万当心

一点,不要认为她们是青年女子?”

贺绿茵骇然道:“伯伯说她表面仍年轻?”

西门奇道:“假设伯伯猜得不错,表面上看,她们都仍在二十岁的相貌上!”

刘青燕道:“那九天魔光也看不出老?”

西门奇道:“只怕你遇上还认为她不到二十岁,不过她不容易被看到!”

牡丹道:“据无敌神说,她是由海外来的!”

西门奇道:“好在老哥哥我隐身吕梁前就去了南极,连她九个弟子都带去的,同时告诉

你,她不是大家闺秀出身!”

刘青燕道:“伯伯甚至知道她的出身!”

西门奇笑道:“当然知道,她的母亲是秦淮河上一名风尘女子,因此她对风尘中女子有

特别好感,所以她的徒弟都是由名妓女中挑选出来的!其大弟子名叫‘夕阳红’,次名‘花

暗香’,三名‘赛西施’,第四号‘四季芳’,五名‘黄昏蝶’,六名‘梦中仙’,七名叫

‘杨柳风’,八名叫‘小品莲’,最小的弟子名叫‘醉金缘’,这都是南北名妓中人!”

侯靖道:“一虎三哥知道这些没有?”

西门奇道:“他离开吕梁时,当然听我说过了,不过他去泰山主要的是与老辈中人研究

那魔光的功夫和对策。”

侯靖道:“我们要不要去了?”

西门奇道:“那是看需不需要,这在于你们自己的主意。”

侯靖道:“我们能跟你老行动吗?”

西门奇笑道:“假使没有特别事故,你们就随我走两天罢。”

大家一听他许可随行,莫不高兴极了,于是这一夜就住在他的宅院里。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后就动身。西门奇在出店时回头道:“不管遇到什么事,你们只

看勿动!”

四人同声道:“知道了!”

西门奇道:“如果看到重要事情,你们看我手势叫退时,必须火速退到三十丈外去,一

点都不许犹豫。”

大家又同声答个是字,之后刘青燕道:“伯伯对九天魔光有无对策?”

西门奇道:“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胡影对伯伯仍不敢轻举妄动!”

贺绿茵道:“难道人家欺到我们头上来了也不能动?”

西门奇道:“有伯伯在,没有人能欺近你们的身边!”

贺绿茵笑道:“敌人多了,看伯伯有几双手!”

西门奇道:“必要时,伯伯可打出字号,天下也没有不被震住的武林人物,这不是伯伯

吹牛的。”

侯靖和牡丹,直到现在还不明白这个看似中年人的人物到底是谁,虽然知道他是郑一虎

新结交的朋友,可是心中似有一大堆疑团难释。

走了半天,一路上没有见到一个武林人物,看看又到中午了。

西门奇这时回头向四人问道:“前面是什么地方,你们哪个知道?”

侯靖答道:“前面是马岭关,过此即为河北境了!”

西门奇笑道:“小兄弟真还是个老江湖,想不到你走的地方真不少!”

刘青燕忽然道:“伯伯,我们后面有人追得很急!”

西门奇道:“那是四圣和灵蛇七子,你不是他们的小指挥!”

贺绿茵暗惊,忖道:“杀人王真不是简单货,我当他还没有察觉哩,讵料竟连来人是谁

知道了!”问道:“他们走得这样急为什么?”

西门奇道:“大概是知道你在前面吧?要不然就是被什么人物追着他们。”

贺绿茵大惊道:“还有人敢追他们?”

西门奇道:“黄夫人的死功手下仍然多得很,现在又有九天魔光,四圣和七子想凭真正

武功绝对不行,他们不要说攻敌,连防守恐怕也不行!”

刘青燕道:“伯伯,不记他们的仇了?”

西门奇哈哈笑道:“伯伯记仇是有道理的!”

说话之间,后面突然发出谷老的声音大叫道:“前面可是小指挥?”

这是红袍老人南圣的声音,刘青燕回头哈哈笑道:“众位前辈都来了。”

他立对西门奇道:“伯伯,你老不让开一步吗?”

西门奇道:“他们不识老伯伯真面!”

后面绿袍老人东圣在大叫道:“孩子后面有黄夫人!”

刘青燕道:“她在追?”

北圣黑袍老人已抢近,摇头道:“黄夫人尚未发现老朽等!老朽等知道孩子你在前面,

恐怕你不知,固之赶来告诉你!”

贺绿茵啊声道:“那就多承诸位前辈关怀了,但是不要紧,我有大伯伯作靠山。”

白袍老人和灵蛇七子都追上了,一听他有靠山,莫不立现惊疑之色,同时将目光注视西

门奇。

西门奇拱手道:“诸位不识我这个尚没无闻的西门奇吧,诸位于岁莫听孩子的话,在下

可不是黄夫人的对手!”

南圣哈哈笑道:“老兄太客气,不知西门兄一向在何处修练?”

西门奇微笑道:“在下世居潇湘务渔,生平很少出门。”

他一顿又笑道:“久仰诸位名满武林,算是武林宿老啦,区区不自量力,冒昧进言,诸

位应当多享林泉之乐了。”

灵蛇七子老大接口叹声道:“人生在世,就怕一步走错,在下等当年误攻杀人王,至今

耿耿在心,因之留下的这笔老帐,不还何以安心?”

西门奇哈哈笑道:“说到杀人王,在下倒是与其有同里之谊哩,这个名声虽坏,但不是

诸位所想像的那种眶毗必报之人,这点小事,诸位仅可放心,同时他在与在下闲聊之时,所

提仇人,似无诸位字号在内!”

众老闻言一震,同声道:“西门奇原来与他是同乡,时常见面吗?”

西门奇笑道:“自从当年他被围攻之后,可说已有数十年未晤了,不过近来在下偶游吕

梁,居然又见面一次啦!”

南圣叹道:“西门兄能否引见引见?在下等如不当面向他道歉,于心仍旧不安也。”

西门奇大笑道:“那就不必了,他要记仇,诸位道歉又有什么用,他不记仇,道歉岂不

多余,同时还有损诸位声誉!”

北圣道:“西门兄,九天魔光出现,阁下应该把消息送去吕梁才是?”

西门奇道:“各位,什么事能瞒他吗,也许他已不在吕梁了,因为在下那次与其会面

时,他还吩咐在下当心哩,临行时,他还赠了一件武林慾得的东西给下在防身哩!”

东圣啊声道:“那是什么?”

西门奇道:“说起来也不稀奇,都就是他夺得苍鹰的‘惊天声’,哈哈,是面小铜

锣!”

众老闻言,齐感一愕,同声道:“他能赠兄此物?”

西门奇笑道:“诸位似有不信吧……”

说着拿出一面小铜锣,顺手交给南圣道:“诸位不妨欣赏!”

众老见他毫不顾虑,这又惊奇的注视他!

南对考虑一下才肯接,叹声道:“西门兄,你真不把在下等当外人!”

西门奇微微一笑,暗道:“你们如有利慾之心,只怕你们就此活不成了!”

众老传观一遍,结果由北圣最后看完,他双手交回西门奇叹道:“西门兄,此物者兄千

万匆轻易示人!”

西门奇大笑道:“领教,领教!”

北圣又道:“此物威力只有三十丈内!此言可真?”

西门奇笑道:“大概是的,不过杀人王别有独到的见解,他说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此

物还有神秘之处发现。”

这时已经过了一座崎岖危崖,距马岭关已不到半里!

刘青燕忽然说道:“黄夫人在后面追上了,一批有不少人!”

西门奇道:“他们一旦看到前面有大批人群时,相反的就不再赶路了,因为黄夫人并非

在迫赶我们,不过在停止的时候,也许就有事情发生了。”

南圣道:“那是为何?”

西门奇道:“黄夫人定必要派人暗暗探查我们。”

西门奇道:“那不如让他们走到前面去!”

西门奇笑道:“离关已不远,让路来不及了,干脆进关落店罢!”

关里并不热闹,总共没有几条街,官兵近来可驻了不少,但对来往的商旅查问很随便,

略问来处和去向就放行。

南圣领头落店,一家小客栈全包下来也只住在这批人。

侯靖和刘青燕在吃过饭后就溜出去了,他两个查出黄夫人所率领的一大群是住在东关门

附近!回来向西门奇一说,证明他们确未注意自己这一批。

当天晚上,北圣和南圣再出去暗查一趟,他们仍不放心黄夫人。

西门奇是一个人住一间房子,他住客栈最后面,出后门就是高崖,他在初更时把刘青燕

和贺绿茵叫了去,不知吩咐些什么事。

刘青燕与侯靖牡丹同住一间大上房,他们回来时,候靖问道:“有什么事?”

贺绿茵道:“伯伯要一个人从后面崖上出去一趟,叫我们不要离开,同时不要让四圣和

七子知道。”

侯靖问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刘青燕笑道:“侯叔不要查问,日后必然会明白,目前伯伯不许我说!”

牡丹道:“你们两个已知他的底子了?”

刘青燕道:“当然知道,他不许我们说,甚至连师傅也不知道啊。”

牡丹惊奇道:“你师傅也不知道?”

贺绿茵道:“师傅也许知道了,那是第二次,不过是我揣测而已。”

就在这时,突闻门口响起南圣的紧急之声道:“孩子们快出!”

贺绿茵估计有事发生啦,抢先出去问道:“前辈什么事?”

南圣旁边立着北圣,他郑重接口道:“你伯伯出去了?”

刘青燕道:“我没有去看……”他不敢直言。

南圣道:“黄夫人的店中遭遇一个神秘人物猛烈奇袭,禁谷中人死了二十几个,现在黄

夫人亲率须弥子和四十多个练成死功之人追向关外去了。”

刘青燕心中有数,笑道:“那对我们有利,管他,死得愈多愈好!”

北圣道:“你们在店中匆出去,老朽等要尾随查查看!”

刘青燕道:“黄夫人还留下什么人?”

南圣道:“没有了,倾巢而去!”

刘青燕道:“二老当心一点!”

两个老人正待出去,忽见灵蛇七子全部出来了,他们一听,同声道:“东西二兄已抢到

前面去了!”

南圣道:“我们快追,也许他们两个有险!”

众老同时拔身而起,一起由店中天并掠出!刘青燕暗笑道:“黄夫人遭袭,一定是伯伯

所为!”

侯靖在房中问道:“我们要不要追去看看?”

刘青燕笑道:“由后崖土偷偷出去,只怕迫不上了。”

侯靖道:“那快收拾行李,也许今晚不回来了。”

他们四个人收拾行李走时,忽见西门奇由房上落下道:“我们快点准备走,今晚不住宿

了!”

刘青燕一见问道:“黄夫人又追回来了?”

西门奇道:“不!关内有九天魔光徒弟,遇上要死伤不少百姓!”

侯靖道:“有几个?”

西门奇道:“一个已够对付了,还问有几个,她的功夫目前不明。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

冒险,我们快点走。”

牡丹道:“我们已收拾好,钱也留下了,你老只管带我们走。”

西门奇道:“那女子刚进关,也许她尚未察觉有我们这批人在此,由店后翻出崖出关,

尚来得及。”

他说完转身,领着奔向店后崖下,又回头道:“如有人迫踪,你们千万不要回头看!”

刘青燕本想留张字条给七子四圣。但已来不及了!到了崖下,他叹声道:“希望七子四

圣不要回来了。”

西门奇挥手道:“你们先上!”

他拍拍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七章 神驴老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