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廿八章 抢木球

作者:秋梦痕

土青年一举惊四座,所有的食客霎时全被震住了!

神驴齐五狱口虽在笑,心中似也莫测土青年高深了,他装作酒足饭饱,起身笑道:“老

弟,老朽要告退了!”

土青年也不再坐,叫来酒保,他连神驴的帐也一起给算在自己名下,再向神驴拱手道:

“老人家,咱们一道走罢!”

神驴齐五狱哈哈笑道:“好,好,咱们可真成了朋友啦!老弟,你今晚不住店了!”

土青年摇头道:“刚才那人临去目吐毒焰,晚辈算定他还要前来找麻烦!”

神驴道:“你怕他干啥?”

土青年道:“不是晚辈怕他,而是准备和他在路上见面,这样免得惊扰城内良善!”

神驴大笑道:“原来是这个道理,好,咱们那就赶夜路!”

他们说着向楼下走,这时雅座内的西门奇立刻向两小说道:“走,我们暗中盯着!”

刘青燕问道:“伯伯,那土青年动手时,你老看到了吗?”

西门奇点头道:“他真的出奇,连伯伯也佩服他三分,燕儿,这人表面非常土,其实他

是块浑金摸玉,其来头必定不小。”

贺绿茵道:“他打人的功夫必有名堂!”

西门奇道:“似是传闻的‘大罗掌’!但这功夫早在千余年前就失传了,怎会被这土青

年学到呢?”

刘青燕道:“古时奇功八九都有秘笈遗留下来,这人能得奇遇!”

西门奇点头道:“除此不可解,我们走,倒要看看他的根底!”

追出城上,不久就看到神驴和那土青年的背影在前面,他们走得不快。

刘青燕轻声道:“伯伯,我看四只手单独是不敢再来了!”

西门奇道:“也许他把其他三师兄弟一齐找一找!”

贺绿茵道:“我想起来了,四只手兄弟都是师傅要除掉之人,因为他们是叛贼插汉的得

力手下啊!”

西门奇摇头道:“不,蒲元是的,这四人不是,他们虽为蒲元的师弟,但不为插汉所

用!”

刘青燕道:“听说这四人的武功很高,同时又心毒手辣,可是这次那四只手为保不向土

青年当面动手?甚至还叫滚就滚呢?”

西门奇笑道:“土青年那一耳光,打得神出鬼没,四只手是老江湖。岂有连这个风色都

看不出之理,他如不乘机下楼,也许连命都没有了!”

贺绿茵道:“伯伯.蜀人隐居些什么老辈人物,难道你老没有个数儿,这土青年到底是

谁的徒弟?”

西门奇道:“蜀中以巫山山派最优秀,在七十幽谷奇峰之内。不如有多少老辈武林暂隐

其中,这是无法明白的事,伯伯所见的人虽多,但哪能全知道。甚至有些人根本就不在江湖

上露过面的,一生不出江湖一步的大有人在啊!”

贺绿茵道:“我始终认为前面这土青年身上必有什么引人的重要东西,也许这东西已被

四只手看到了!”

郑一虎笑道:“如果真被四只手看到了什么东西,那就容易查了了,伯伯可以找四只手

一问就明白!”

刘青燕道:“四只手认得伯伯?”

西门奇摇头道:“伯伯的真面目只有你们知道,此外就是伯伯的师兄了,不过伯伯如果

带一上面罩,那就完全不同了,伯伯的面罩与人不同,江湖上有头有面的人物,认得可就太

多了!”

贺绿茵道:“四只手既然发现了重要东西,只怕他见了伯伯也不肯说实话啊!”

西门奇道:“他没有那种胆,就是四极四圣那种人一旦见?伯伯带上面罩,他们也不敢

不说,四只手又是等而次之的人物了!”

两小早知他在当年的威风赫赫,真是震动了整个武林的人物,闻言同声笑道:“伯伯,

我们去找四只手如何?”

西门奇道:“他如找到另外三个师兄弟,今晚非来不可,何必去找他!”

盯至近三更,忽见神驴和那土青年陡然不动了,贺绿茵口又声道:“莫非四只手真的在

前途拦路了?”

西门奇道:“不,另外有名堂,我们快藏起来!”

刘青燕道:“为什么?”

西门奇道:“在暗中看情形发展!”

他带着两小,顺便隐入道旁林中,又轻声道:“你们听听!”

两小静神一听,同时诧异道:“前面莫非出了大事,竟有无数的武林人物满山遍野的奔

驰!”

西门奇道:“也许是你师傅在泰山开会完了!”

一会儿,只见人影纷纷出现了,甚至有两条黑影竟由三人的藏处奔来!

刘青燕忽然认出那条黑影竟就是波斯王剑道格拉斯,罗马大剑培亨和希腊大侠杜吉斯,

不由大诧,猛的迎出大叫道:“三位前辈快停,那儿发生什么事?”

杜吉斯一眼看到是他,噫声道:“阿燕,你在这里?”

其他两人也走过来了,刘青燕道:“我们准备去泰山啊!”

杜吉斯道:“不用去了,令师未到泰山就回头了!”

贺绿茵也走出间道:“没有开会了?”

杜吉斯道:“先到泰山的前辈老人们已遭九天魔光杀光了!”

西门奇闻言大惊,急忙行出,问道:“小虎呢?”

三位西方人不识西门奇,杜吉斯见他发问,不由一怔!忙将目光注视两小,欣然在猜疑

不定。

刘青燕忙向三人介绍道:“这是我伯伯!”

西门奇忽觉自己太冒失,忙接道:“在下西门奇是郑一虎的忘年之交,三位大名,在下

早已知道。”

三人同声惊喜道:“原来就是西门老哥哥,一虎早将你老大名说过了!”

西门奇笑道:“三位请说一虎现在哪里?”

杜吉斯道:“他在中途得知泰山事变之后,心中非常难过,同时也恨极了九天魔光,一

心要找九天魔光拼命,可是他就会不到影子,及至到了济河城,谁料在该处竟听到一件非常

引动武林的好消息,据说江湖出现了两个古怪人物,一个名叫雷公的中年人,他身上竟有古

时奇宝‘神雷珠’那正是克制九天魔光的东西,天上他就是暗查那雷公去了!”

西门奇道:“另外一人呢?”

培亨接口道:“另外一个是位古董商人,据说这位古董商曾经拿了一颗木球竟救灭一次

大火灾,但根据武林研制,那木球之内就藏有一颗‘海神珠’而这海神珠又是克制九天魔光

的东西!”

西门奇道:“今夜此地满山遍野都是武林人物,难道已发现二珠之一由这方向出现

了?”

杜吉斯道:“持有海神珠的商人已经杀死了,宝珠被夺,而夺珠之人不久又遇害,总之

发生事情就在这个方向。”

西门奇啊声道:“原来江湖不但已知有两珠的事实,而且竟己出现了!”

刘青燕道:“伯伯,你老师兄的话全应验了!”

西门奇点头道:“我们必须立即展开找寻工作,只怕九天魔光比我们更急哩!”

杜吉斯道:“听说九天魔光有九大弟子!”

西门奇道:“是的,但她的第五徒弟已自焚而死,现在只有剩下八个了!三位一路要小

心。”

培亨道:“承蒙关怀,在下等告别了。”

西门奇道:“老朽有一句非常重要的话,希望二个记着,那就是不可单独走,因为妖女

大都好婬,人多她就不会下手!”

杜吉斯道:“这是为何?”

西门奇道:“这是九天魔光师徒一种习惯上的秘密,知者不多,老杜最清楚。”

培亨道:“这真是你老对在下等一大恩赐了!”

分别之后,西门奇忙向两小道:“我们爷儿三人要改变方法了,现在不分方向。信步而

行,看有机会曾相遇那两个得珠之人了!”

贺绿茵道:“我们出去看看。也许那土青年亦被目前情形影响去向啦!”

西门奇道:“在这种情势之下,四只手兄弟就算到齐了,他们也不敢向土青年下手了,

不过四只手不会就这样放弃的!”

出了树林,已不知土青年和神驴的去向了,然而处处仍有武林人纷纷奔驰不停。

西门奇轻声道:“我们向北走!”

刘青燕道:“这方面动态不大啊!”

西门奇道:“愈是人少的方向,愈有问题,我们要抢先领头走,老跟着人家屁股后面,

什么也休想发现!”

他带着两小提起轻功,一口气奔到东方发白才缓慢下来,这时已踏上去北京的大道。

当阳光升起的时候,刘青燕看到前面有二个高大的人影在移动,不由急忙向西门奇道:

“伯伯.前面不是四只手吗?”

西门奇点头道:“是的,另外两个是他二师兄‘海底针’三师兄‘千脚虫’。但奇怪。

单单不见‘三角牛’?”

刘青燕道:“他们走得慢,因何未去找上土青年?”

西门奇想了一下,忽然道:“你们在后面慢盯而上,伯伯到林中带面罩,决心赶过去截

住他们。”

贺绿茵道:“伯伯要查问四只手因何注意土青年?”

西门奇点头道:“就是这个意思,不怕他们不说实话!”

刘青燕道:“那干脆我们也赶过去,不过不现成就是了!”

西门奇道:“好,你们由右面山坡上去,伯伯向左面沟中追过去,可是你们要注意右面

山坡一带,也许还有别人在暗中跟踪。”

分手后,西门奇即以如幻的身法闪下沟,他说在前面大道上出现了,不但多了一幅古怪

的面罩,而并连原来那身衣服也换了。

西门奇的面罩却与一般江湖人的不大相同,他是由鼻梁中间分开,一半白色,一半黑

色,连头带脖子都罩住,除了露出两只眼珠,其他部位一点都不露出。

这时四只手兄弟似已发觉了,他们一见,居然全都发起抖来,脚步竟突然不敢再前进

了!

距离可不近,足有三四十丈远,但在他们是看得非常清楚!

在四只手后面的是身材修长的中年人,这时颤着声音道:“老四,我们之中,哪一个有

毛病?”

四只手回头道:“二哥,你问这话什么意思?”

那修长身材的中年人冷笑道:“杀人王当了面,难道你还装着不识,他不出现则己,否

则你我二人就不要活了!”

在他们后面的是个手短足细的小矮子,他不开口,但抢先向西门奇迎上去,边走边拱手

道:“前辈,你老一定有所指教吧?”

西门奇发出阴阴的声音,确有使人不寒而抖的威势,半天才问道:“你号千脚虫?”

小矮子连忙道:“不敢,晚辈王洪!”

西门奇仍旧阴声道:“唤你四弟来!”

小矮子闻言心颤,暗付道:“老四完了,妈的,他在什么地方惹火了这魔王……”

老二话也不敢说,回头大喝道:“老四,你上来,前辈有教训!”

四只手一听,魂已吓走了一半,两条脚竟不听使唤,半步都移不动了!面色由青变白,

上下牙齿叩得咯咯声!

他身后的修长个子生怕误了时,伸手一带,拉住四只手大喝道:“混帐,原来是你闯下

大祸,还不快去受罚!”

连推带拉,硬把四只手拉了上去!

西门奇一见四只手到了面前,沉声道:“老夫问你一句话,答出真情,也许例外不杀

你!”

四只手实在立不住了,双膝一软,跪了下去,颤声道:“前……前……辈请指教!”

西门奇冷声道:“这几天来,你追一个土青年作什么?”

四只手这下更吓得连连叩头,颤声道:“晚辈该死,实在不知那青年竟与前辈有

关!……”

西门奇大声呢道:“住嘴,不要说废话!”

这一喝,四只手的三魂七魄全被吓跑了,他再也说不出话啦!

那修长身材的赶紧接口道:“前辈,你老一定要查什么原因吧?”

西门奇道:“你是‘海底针’?”

修长身材的连忙道:“不敢,晚辈云林!”

西门奇道:“你老四要在那青年身上动什么脑筋?”

海底针林忙答道:“前辈,那青年身上的件宝物,可是老四尚未搞清楚是什么东西,不

过那东西本为晚辈五师弟‘三角牛’所有,但被那青年夺去,甚至还将老五给杀死了!因此

之故,老四一方面要报仇,同时当然要夺回那件东西。”

西门奇知道只能查到这里为止,再查也问不出什么名堂了,于是点头道:“量你们不敢

说假话,不过老夫存言交代,如果你们一旦得手,那就当心再失去……”

言下之意,修长身材的海底会全会了心,急忙道:“前辈要那件东西?”

西门奇忽然哈哈笑道:“老夫这次出山,就是为了那件东西!”

海底针一拍胸脯,立即奉承道:“前辈,这事交给晚辈兄弟去办好了,得手马上奉敬你

老!”

西门奇晤了一声,挥手道:“那就看你们是否有诚意,去罢!”

江湖有名的毒辣人物,一旦遇上了杀人王,同样如耗子见了猫,四只手兄弟不但大出意

外的留下了命,甚至还侥幸得了一份差遣,这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廿八章 抢木球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