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 三 章 偷 营

作者:秋梦痕

在一家客栈里,祝文引见了叶萍、黄香、何飞等三人。二位成名大侠都对郑一虎非常爱

护,尤其在获悉他竟能计杀三寇时,莫不惊叹其机智超人。祝文笑问三人道:“他是有时聪

明有时傻,刚才才拿一百多两银子买了人家两把锈剑!”三人莫明其妙,一齐惊讶道:“这

是怎么回事?”

祝文大笑道,说出经过后又道:“你们要不要他的宝货?”

叶萍哈哈大笑道:“小虎,疏财仗义也要有点分寸,你怎能连自己的路费都不留下一

点。”郑一虎道:“银子又不是我的,是我由两个强盗手中吓唬来的,同时我有二位哥哥在

这里,路费大概没有问题。”何飞大笑道:“亏你说得出口,竟又想到我们了,你吃强盗的

是黑吃黑,现在动我们的脑袋又算什么玩意?”

郑一虎咭咭笑道:“聊算是白吃白吧!”

黄香大叫道:“好厉害的小家伙,遇黑道就黑吃黑,遇白道就白吃白,江湖上的饭都被

你吃光了喂,你遇到什么强盗居然被你这么一个不懂武功的小子吓唬住了?”郑一虎笑着把

关帝庙中经过说出后道:“那两个强盗是夫妇!”

大家听他装周仓吓强盗,莫不大笑哈哈,叶萍道:“大概是‘阴阳盗’,他们的武功高

得很,想不到竟栽在你手里,这真是江湖奇闻。”

在吃饭的时候,大家看他那两把锈剑,可是都没有感到什么稀奇之处。

饭后,何飞单独拿一百两银子道:“我带得多,算你吃定我罢。”

郑一虎不客气,接过收下,问道:“四位哥哥有事嘛?”

何飞道:“有要事去办,不送你了,同时凭你的超人智慧相信遇不到惊险,等你到了西

昆仑后,我们办完事再来找你。”

郑一虎告别他们,自己找店住下,到了天明,他取来剑鞘,腰间一边挂一把,低头左顾

右看,失笑道:“妙呀,别人怎知我鞘内插的是无用之物啊!”

过了几天,郑一虎出了西康省境,依着铜头公的指点,沿青海与西藏边界走,恰好深入

蒙古喇山脉。

也许铜头以要磨练他,否则哪有叫一个十三岁的孩子翻山越岭,而不走大道的。路虽是

直通,但走在原始森林和高耸入云的山地,比绕大道还要慢,吃苦更不待言,危险多,又无

人屋,吃住两无,真叫郑一虎上当了。吃山果止渴,吃兽肉当饭,这是郑一虎第一次经验,

这天他在一座不知名的峰顶,发现那儿竟有两间石室,显然有不少年的历史了,他不知建屋

人拿来作什么用的,于是他占为己有,准备休息半天。

几天老北风,刮得非常猛烈,到了晚上,其实不弱于九十月,郑一虎在那峰上,想不到

竟遇上大雪纷纷了,他本来打算天黑再走,这下他不得不在石屋里住了一夜了,因为他还不

知自己抗不抗得住寒冷。

到了半夜,郑一虎仍不知道什么叫冷,这下他可高兴了,喜得睡不着,喃喃道:“练武

竟有这大的的好处!”

练武的人不怕冷,那是假的,顶多他能运上内功抵抗,像郑一虎这样良然不怕冷才怪

哩,他怎知自己是喝了长生金阙灵液之功呢。

下半夜风小了,可是雪下得更大,巴掌大一朵,落下来噗噗作声!

到了天亮,郑一虎走出石屋一看,嗨,世界全变了,举目全是白!地面竟在一夜之间,

雪厚近尺。

雪还在下,他不能不走了,可是刚出门,猛的发现不远处有古怪,他低头一看,只见雪

地上印有一个面盆般大的脚印!

他惊骇啦,噫声道:“这是什么东西从此经过?”

脚印成长方形,前有五趾,郑一虎悚然忖道:“难道是雪人!”

脚印的去向好在不是他要走的方向,心中略安,急急前进。

在雪地上奔走,他也不看自己的脚印,竟然一点痕迹都没有,设或他看到,也许他要吃

一惊。

山中有巨怪,他夜晚再不敢停下睡觉了,整日整夜都在奔走,除了吃喝,他连休息都不

敢,可是却从不感到有什么疲倦。

这天雪下得少一点,他算算已下到第七天了,积雪的厚度已无由测知,估计足有尺厚

啦,然而他未留意,因为他的脚始终没有陷下去过,那怕雪下是深沟他也糊糊涂涂的踏过去

了,可想他遇了多少危险而一无所觉。雪下得小,视界自然远了,忽然前途有一团鲜红的东

西映进他的眼帘,不由诧异的大叫道:“那是什么东西?”

叫着,他向着鲜红的东西奔过去,及至赶到当地,却不由愕然一怔!

在一座深得惊人的绝谷中,冒出一股紫色的气体,恰好到达谷上就被风吹散了,有股被

风吹散的紫气,奇香扑鼻,郑一虎看到的就是那团紫气。

他这时立身之处,刚好是绝谷的东西悬壁顶上,这种又奇又险的现象,怎不叫他愕然

呢?久久,一股强烈的好奇心跟着升起,明知有险,可是他哪肯放弃。

紫气是顺着郑一虎面前峭壁升上的,他探步行至极边,俯首下望,更愕然了,发现谷底

足有几百丈深,谷下竟没有雪,也没有树木,满谷异花异奇,真令人不敢相信,他付道:

“这到底是什么奇境!”

峭壁上满接着古藤,他看看,虽知能冒险下去,可是一旦藤断或失手,后果将不堪设

想,就是金刚不坏之体,恐怕也会摔成肉饼。

紫气似有意逼他冒险,向上冒得越来越浓,香气将附近完全弥漫了。

郑一虎如何忍得住,咬咬牙,开始循藤下谷了。

大出他意料之外,藤愈到下面愈小,而且愈小愈嫩,他不禁开始犹豫起来,大有打消再

往下下的决心。

估计他降下已有八九十丈高啦,然而谷底还不到三分之一,这时他挂在那儿象一只骗

幅。

俯首再看看,他嘿声叫了起来:“奇怪,紫气不是由谷底升起的!”

他发现那股紫气是由脚下的峭壁间冒出,恰好是整个峭壁的中间,不过距离他已有三十

余丈了。

然峰脚下的藤根本不能到达冒紫气的地点,纵有一两根吧,却显然连只小兔子也吊不住

的。

不去,已爬了这么高,放弃又舍不得,去呢,那简直与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想呀,想呀!他仍是犹豫难决。

忽然一点灵极来了,他一眼触到自己的腰间,看到两把锈剑,立时转忧为喜,喃喃道:

“石壁有缝,我为什么不用两把剑借力而下呢!”

有了希望,先放了右手,拔出右边的剑,择定石缝,插进去,试一试,觉得很稳,于是

他身体的重心托在剑上,再拔左剑,身体落下,托左剑,再下,哈,他成功了。

终于,他到达冒紫气的地方,一看,嗨,那儿有个洞,紫气是由洞中冒出。

洞不深,大约只能容两人。

郑一虎小心翼翼钻进洞口,时当中午,阳光虽没有,但是仍能看清楚洞中一切。

洞中什么也没有,只有一株古怪的树,树是绿的,透明发亮,树枝参差,却没有叶子,

简直象株珊瑚,生在石上,枝头结了十几粒果子,形态,大小都象紫葡萄,可是一粒一粒结

在枝上。

紫气是由果实上发出,不过近了反而淡得多,郑一虎看了一会,喃喃道:“这是什么

树,这又是什么果,不知能不能吃?”

一连串的疑问,真叫他不知怎么办才好!

“管他三七二十一,我尝尝!”

终于按捺不住,鼓足勇气,伸手扭下一颗,张口一丢!

果味不但香,而且甜胜蜜,他又吃了几粒,哈哈笑道:“味道这么好,八成不会有

毒!”

他不忍吃光,又从衣袋里伸出一只大玉瓶,只有几粒小丹叶,他忽又叹声气道:“我张

大哥什么也没有,就是这只瓶子,我要永远留着作纪念。”

原来他在埋葬张大熊时,留下这只玉瓶,这时刚好用得着。

瓶中的丹丸大概不是什么重要的,干脆倒掉,于是将不知名的果子一粒一粒摘下来装进

瓶里,益好盖子,妥为收藏。

奇怪,果实一取下,那株树竟然渐渐的缩小了,终于缩进石缝中不见了!”

郑一虎看着哈哈笑道:“你明年再出来结果罢。”

洞中再无可取了,他这时又想到谷底那遍地的花草,于是出洞,照原样插剑下谷。

不到十丈,突然他右手剑一个不稳,失手落下谷去,连带左手的短剑也未插牢,全身与

峭壁脱离。

郑一虎刹时心惊胆战,竟吓得冲口大叫:“完了!”

神奇出现了,这一声大叫,竟把自己体内的功能全部发挥出来,他的身体竟没有向下

坠,好象在水面上浮起一只皮球,又似天空中飞起一只苍鹰!

郑一虎准备等死,他喊出那声之后,早已把眼睛闭上了,可是这一会感到身体飘飘的,

并无下落的感觉,猛然一睁开眼,发现自己似被什么托着。

哪有什么托着,他上下左右一看,奇道:“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他如何能知道这中间的微妙和神奇,他吸的“长生金阙灵液”已使他脱胎换骨,身

具无上神力!现在他又食了几粒“九天紫气仙实”,不但神力更增,而且已具来去高空之

能,他之所以飘浮不定,那是两种玄妙的东西自然发挥作用准无主宰而已,如果郑一虎意念

所及,那真是随心所慾了。郑一虎在半壁之间的空中飘了一会,上不能上,下不能下,这也

不是办法了的手脚是伸展的,然而他却不敢稍动,主怕一动就摔下去。

好在他聪明过人,这时开始动脑筋了,他想有一股风能把他吹近峭壁多好,他可以再将

两剑插住啊。

风不是他体内的东西,哪能随他的心意而来,但他又想:“我张口皆没有危险,不妨吹

口气试试!”

张口鼓气,猛的一吹!料他的身体就平着后退数丈,可惜的是,他却离开峭壁更远了。

郑一虎一看不好,自然怨道:“真该死,我怎没想吹气是后退呢?”

有了吹气后退的功用,他当然想到吸气前进了,于是他又猛的深吸一口长气。

妙啊,他的身体真的前进了,不过比吹气慢一点而已!

连续的吸了几次,他的身子真个接近峭壁了,然而他却放弃插剑的打算了,因为他又想

到另外一个办法。

他把头缓缓的向上抬,这时他真象只乌龟,张口就吹。

只感耳际生风生,身如丸泄,这下真糟,他没有想到下坠比平着身子快数十倍!又吓得

惊叫出声。

“噗通”一声大震,他竟直坠全地!接着还打了几个滚,毫发未伤,甚至连痛都不痛,

他立即爬起来。

“啊呀!”他大叫了:“多妙的世外桃源啊!”

遍地处花,谷中还有一口小池,水清见底,游鱼可数!

绝谷出奇的温暖,可就是没有出路,四周一目了然,全是插天峭壁。

置身奇境,目不暇接,倒把自己要不要再试什么也忘了,走着瞧着,信步而行,乐不可

言。

渐渐的,他想到如何出去了,不过他倒不急,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时,他仍可插剑入壁,

小心而上。

刚到一面壁下,他耳中突然听到谷顶有人在大声叫道:“大哥,紫气明明是这谷中升

起,因何赶到就不见了?”

另外一个声音郑重道:“这就是二天谷,爹曾说过,此谷之人有‘九天紫气仙气’,一

定是果实成熟了。”

又一个声音接口道:“我们下去看看可好?”

那大哥的声音道:“我们来迟了,仙果已落。”

另外两人似乎不懂,齐声惊问道:“落了?”

大哥慨叹似的发声道:“爹说过,仙果成熟之后只有一个时辰,落下就无踪无影,再等

万年始能长苗!”

这时竟有第四个声音道:“食了此果有何用?”

那大哥的声音道:“住口,有外人到了!”

紧接着,有个阴森森的声音嘿嘿怪笑道:“你们竟赶到老夫前面来了,快交出仙果

来!”

那大哥怒道:“你是什么东西?我们又得到什么仙果?”

那阴声又起道:“老夫就是凡尘第三圣,说出来你们也不知道,小子们.老夫远远就看

到紫气冲天,这是二天谷的“九天紫气仙实”成熟的事实!你们如不交出,老夫就下手

了!”

那大哥声奔陡然大喝道:“老混帐,你知道我们兄弟是什么人么?”

那阴声大怒道:“管你们是什么人,不拿出来就要命!”

郑一虎看不到,但他知道非打起不可,灵机一动,他急忙撕下内衣,将头包上,戮两个

洞只把双目露出来,心想:我得当心他们下来认出!”想还来了,谷顶上真个打起来了!

也许人多的一面反而不敌,只听那大哥这时争喝道:“老二老三快退!”

又听那阴声怪笑道:“想不到你们居然是武林好手,嘿嘿,今天遇上老夫,你们依然是

死定了!”

郑一虎大急,忖道:“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偷 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