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 五 章 屠龙山

作者:秋梦痕

天黑时,郑一虎和马玲玲回来了,只见他们买了一大包东西。进房时,郑一虎没有发觉

有人来到,他只催着玲玲换衣服。他把房门带上,走到朱萼那里一看,只见他还没有回来,

于是他就在那边房中等,但见朱萼的行李也是随身带去的,心想:“他倒是老江湖,做事都

很细心。”其实朱萼带走行李另有原因,他不怕遗失,而怕被别人看到他行李内的东西,当

然,郑一虎一直都蒙在鼓里,所以朱萼说他糊涂。

朱萼确是女扮男装,那个不知来历的中年人看出了破绽,而郑一虎却没有观察发现女人

的经验。

开晚饭了,朱萼仍未回店,郑一虎只好和马玲玲先吃。

二人在朱萼房间开饭,当马玲玲走近郑一虎时,他突感眼睛一亮,啊声叫道:“玲玲,

你真美啊!”

马玲玲喃喃道:“不来了,头一次穿新衣嘛!”

郑一虎摇头道:“不,衣服与你无关,你变了!怎会变得这样快真不可思议!”

房中都有镜子,不过马玲玲在自己房中没有照过,这时走近朱萼房中的镜子笑道:“我

不相信!”

照一照,她自己也愕住了!噫声道:“我胖了!”

郑一虎笑道:“不是胖,只是你以前太瘦了,现在丰满一点儿,玲玲,你本来很美,就

是瘦也美,现在不瘦了,因此更美!”

马玲玲道:“早上我还照过镜子,为何不过半天就变了?”

郑一虎轻声道:“玲玲,那是仙果的功效之一了,来,你再吃四颗!”

马玲玲道:“不要吃光了,留下来给你自己的人吃!”

郑一虎哈哈笑道:“我有什么自己人?现在算起来,你就是我的自己人!快吃!”

马玲玲道:“你真的将我当自己人?”

郑一虎逼她接过吃下后道:“我有父亲没找到,有哥哥至今生死不明,现在只有你,因

为你说过不再离开我呀?”

马玲玲道:“我们将来大了怎办,那时不离开也不行啊!”

郑一虎道:“大了怎么样?难道大了就非离开不可!”

玲玲叹道:“傻子,你真糊涂,你将来要娶妻呀,我怎能永远赖在你身边!”

郑一虎豪放的大笑道:“我就讨你作老婆好了!”

他真是小孩子!

马玲玲羞答答的道:“你怎么当着我直说呢,这多难为情啊!”

女孩子十有九个比男孩子早懂事!郑一虎怔了一怔。

他还是正经的道:“我喜欢你,你同意嘛?”

马玲玲点头道:“我没有亲人,我本来打算长大了作尼姑,现在我有了你,我当然愿意

啊。”

郑一虎道:“好,这两把剑就是你的嫁妆,我的仙果算聘礼,咱们一言为定。”

马玲玲自从她父亲卖剑时起,她就喜欢郑一虎了,因此她决心随着郑一虎东奔西走,不

过她至今还不知郑一虎已名扬京师,声震西域哩。

饭后,郑一虎又带着她上街找朱萼,可是怎么也找不到!

一夜过去了,朱萼仍未回店,结果又等了一天!

一天,两天,连等数天,朱萼连影子也没有了!郑一虎急了,他猜想一定有事情发生

了。

马玲玲在这最后一天早上对郑一虎道:“阿虎,该不会有不幸的事情发生吧?”

郑一虎道:“我怎么知道?玲玲,我们走罢,我们只有到外面去找了。”

马玲玲道:“怎样找法?”

郑一虎道:“没有他的方向,我们只好照我原来的计划走。”

出了镇,马玲玲忽然向郑一虎道:“阿虎,我一身多轻快啊,轻飘飘的!”

郑一虎神秘的笑道:“你身体好了,体力强,当然感到走路不吃力啦。”

马玲玲道:“你不是要教我练武嘛,什么时候教,我希望亲手报仇。”

郑一虎道:“没有人的时候白天教,有人的时候晚上教,总之有空就教。”

马玲玲道:“我恐怕学不会哩?”

郑一虎道:“包你一练就会,你已具备了练武的最高条件,不过你自己不知道罢了。”

到野外,郑一虎存心训练她,不走大道,专走崎岖之地!

马玲玲哪会想到郑一虎在捉弄她,只知伴着走。

事实证明了,马玲玲不知不觉的已能翻山越岭,毫不困难!

当她走得正高兴时,她忽然停住了!

郑一虎见她眼望远处一座山下,少说也有四五里远,奇道:“你看什么?”

马玲玲忽然拔腿一它奔道:“快呀,那只金丝猫多美,阿虎,我要!”

奇怪,她的身体简直是在踏风疾走,脚板离地有半尺高,而她自己竟一点都没感到!

郑一虎看见高兴极了,但不点醒她,让她糊糊涂涂的!

须臾之间,马玲玲出去了半里,郑一虎还没动哩,她也没回头。

郑一虎生怕她恼火,大步追上去,心道:“妙,她的目力同时增进了,数里外一只小猫

她也能看到!”太快了,她已到了那山下,距金丝猫不远了!

那大概是稀奇的野猫,也许是未长大,比一般家猫小,它一见有人来捉,“咪”的一

声,回头就朝山里跑。

马玲玲那里舍得放弃,娇笑道:“别走啊!”

迫呀,追呀,愈追愈深!

猫速度是够快了,可是马玲玲比它更快,要不是有树木山石阻挡,只怕早就捉住了!

人在兴奋中,往往忘了自己,马玲玲就是这样,她不知如何越过山石,又如何闪避树

木!她的眼睛只盯着猫,简直没留心脚下,一双脚全是自然迈进。

当前有座徒峭高崖,猫被挡住了,它急了,背一拱,腾身而上!

马玲玲格笑道:“这下你逃不掉啦!”

说着,身也腾起了,手都不攀,脚尖在石壁上轻点,竟是如履平地!

郑一虎一声不晌,他只悄悄的跟在后面这时连他也惊讶了,因为他自己还没这样试过,

忖道:“我也能嘛?”

付着,脚下依样轻点,霎眼上了崖顶!

“哈哈,我也能嘛!”

郑一虎登上崖,他竟从心里笑了!

高崖何止百丈,猫翻上去了,马玲玲也翻上去了,可是她这次竟失去猫的影子了。

她又急又恼,悻悻的立在崖边,背后就是她刚上过的高崖。

无意中,她回头看到郑一虎在崖边,她突然惊叫道:“阿虎,你当心……”

郑一虎已到了她身边,笑道:“你都能上来,我还怕什么!”

一言提醒,马玲玲倏然变色道:“我是由下面上来的?”

郑一虎哈哈笑道:“难道是我背上来的不成!”说着故意把身向后一倒,同时惊叫出

声!

马玲玲一见吓得魂不附体,不顾自己,猛的扑出!大道:“阿虎,阿虎……”

郑一虎落了一半即提气停在空中了!他伸手将马玲玲接住,喝道:“深吸一口气。”

马玲玲也自然停住了,吓得面色惨白,眼睛紧闭。

郑一虎见了暗觉好笑,轻声道:“你睁开眼看看。”

马玲玲以为到了下面地上,闻言缓缓睁开眼睛,一看还在半空中,吓得惊叫不已!

郑一虎大笑道:“玲玲,你根本不必怕跌,放心,我们都可在空中停身!”

良久,良久,马玲玲才定下神,但仍悚然道:“这也是仙果的好处?”

郑一虎点头道:“是的,你不但能在空中停身,也可在空中走,甚至已有非常高深的内

劲神力了,玲玲,放开我,你试着向崖顶走去。”

马玲玲道:“脚没地方踏,如何走法?”

郑一虎道:“在未到西域前,我也不知如何上去,现在我懂了!你只心里想着上去,脚

就一步步向上登,假设你脚下有阶梯!你想快一点,你多登几梯,你如想一下就到,你就猛

蹬一下,也许差一点到不了,上面,也许是超过崖顶,然而你只要经常作,多作,久了就会

随心所慾习惯自然了。”马玲玲大胆放手,照着他的话作,嗨,成功了!

到了崖顶,好真是喜得又叫又跳,娇笑道:“多好玩啊!”

冷静了一会,她又想到她的金丝猫了,急忙道:“啊,刚才那只猫我还要找。”

郑一虎道:“玲玲,我在接近时认出,那不是猫,是只与猫有异的奇犬,似乎还没有长

大!你可要当心它!”

马玲玲道:“我不管,我要!”

郑一虎道:“好,我们慢慢找,但你勿下手,到时我替你捉。”

二人到处找,由近处逐渐深入群峰之中了。

找了大半天,时已近午啦,好在没有下雪,还可以看得很远!四下竟没有那只异犬的脚

印,可见它也是非常之物。

这时到了一条深沟里,郑一虎忽然道:“它在前面!”

马玲玲见他指着深沟的幽暗处,立即冲过去。

不错,那只异犬确在前面,马玲玲也看到了,于是她更追得紧。

沟是弯曲的,他们越追越炔,可是那只异兽却是时隐时现。

郑一虎这时抬头看看天,忽然他惊叫了,急忙道:“玲玲,我们头顶看不见天了!”

马玲玲不理道:“被树遮着了。”

郑一虎道:“不是呀,我们钻进地洞里来啦!…马玲玲道:“是洞更好,它更逃不掉

了。”

郑一虎道:“你当心有其他厉害东西。”

马玲玲已被那只异兽的美丽给迷住了,怎么也不管,迫得更紧。

过了很多最狭窄的地方,也钻过不少洞道,这时郑一虎又叫道:“玲玲停下!”

马玲玲立住问道:“为什么停?”

郑一虎道:“你看前面是什么地方?”

马玲玲依言向前看去,居然也怔住了,吓声道:“湖!”

郑一虎道:“这是非常古怪的地底阴湖,我们冒冒失失的撞进人间异境了!”

马玲玲道:“上面全是怪石,你看有多高?”

郑一虎道:“大约有三十丈左右。”

马玲玲道:“哪里来的亮,没有天光呀!”

郑一虎道:“是石头里的怪石发光,可能是宝石!”

马玲玲道:“这湖起码有二十亩大,水是黑的!怎的无波?”

郑一虎道:“水倒不是黑的,那是光线不够之故,此处无风,水面当然沉静,你随我沿

湖看看,这水好似没有。”

马玲玲道:“水一定是由沟里流来的,奇怪,怎么不满出来呢?”

郑一虎道:“那一定有出路。”

沿着湖边看着,只见脚下全是石头,没有一点泥沙,光滑滑洁净极了!

马玲玲忽然拉着郑一虎道:“我们坐下片会,这是多么幽静的地方啊!”

郑一虎陪着她坐下,眼睛注视湖里,心道:“这湖里一定无鱼!”

他一念未完,忽听马玲玲啊呀一声道:“阿虎,你看那是什么?”

郑一虎看到他指的是湖心,只见水中隐隐的浮着很多东西!仔细一看,惊奇道:“是鸳

鸯!”

马玲玲道:“地底下哪里会有鸳鸯?同时也不似鸳鸯!”

郑一虎再仔细看了一阵,随声道:“真的不是鸳鸯,比鸳鸯更美!”

这一吵动,湖中的鸟儿竟一只一只的朝水里钻了进去。

马玲玲啊声道:“是水鸭!”

郑一虎大乐道:“这种鸟连鸳鸯都比不上它,水鸭是什么玩意?”

马玲玲道:“捉两只拿回去喂多好!”

郑一虎道:“你连一只金丝兽都没有弄到手,这时又要鸟了!”

马玲玲笑道:“我都要,你替我捉!”

郑一虎道:“好罢,我们恐怕要耽误不少日子,吃什么呢?”

马玲玲道:“我一点也不感到饿,等饿了再想办法。”

说完起身,又道:“我看还是先找金丝兽吧!”

郑一虎笑道:“我真不知它藏在那里,那东西太狡猾,它把我们带到这个古怪地方来干

啥。”

马玲玲忽然兴高采烈地道:“阿虎,你看,它来了,噫,竟向我们走走过来!”

郑一虎奇道:“奇怪,它为什么不怕我们了。”

马玲玲一看金丝兽已到数丈之内,她就要迎上去捉它,但郑一虎突然喝道:“不要动,

它目露凶光,显然是来和我们决斗的。”

马玲玲道:“以往只逃,为何这时才发怒?”

郑一虎道:“可能这是它的巢穴,它要将我们逐出去。”

马玲玲笑道:“那你动手呀!”

郑一虎道:“慢点,这兽与一般野兽不同,它是有灵性的,凡有灵性的禽兽,用暴力是

不行的。既要它,就得使它心甘情愿,否则它永远也不服你。”

马玲玲道:“那怎么啊?”

郑一虎道:“我们放弃用武力,看它有什么反应?”

真奇怪,那兽不再上前了,眼睛里凶光也没有了,显然能懂郑一虎的话。

郑一虎一见此景,不禁大喜,上前两步道:“你似能懂人言!那更好,我们没有敌意,

你愿意就随我们走,不愿意,我们玩一会就出去,你也不用赶我们。”

那兽摇摇尾巴,竟慢慢走近郑一虎!

郑一虎蹲下去,缓缓的伸出手,在它身上摸摸,笑道:“这才对啊,可惜我们不知你的

名字。”

那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屠龙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