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 六 章 糊涂鬼

作者:秋梦痕

石室之内再无可看,郑一虎又领先退回上面,他不见敌人在洞中有何举动,于是笑向朱

五叔道:“我们被骗来此,居然有所收获,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去罢。”朱五叔郑重道:

“敌人不能毫无举动?”

郑一虎道:“到了外面就知道。”

二人及至洞门外.突见地面上到处都是血,两只金虎守在洞口,却未见一个死人!

朱五叔骇然道:“这是怎么回事?”

郑一虎发现金虎的前爪染了血,哈哈笑道:“敌人真有不少到来,可是全部又退去

了!”

他指着金虎朱五叔看道:“金虎爪下留情,没有要他们的命,但都留了点伤。”

朱五叔想不到两只金虎竟有如此大的力量,大出他意料之外,慨然道:“你完全料对

了。”

郑一虎道:“敌人估计错误,竟把我们看成普通高手,这下子够他们心惊胆战的了。”

时间还不到半夜,雪停了,天上竟现了朦胧的月光,郑一虎说完又道:“我们就侧转正

北走罢,无须再回城了”。

朱五叔道:“那要通过好几处沙漠。”

郑一虎道:“我替你老带了饮食,管它沙漠不沙漠,只你老认识路就行了。”

朱五叔道:“在居沿海不一定能找到令尊,因为这里的配军常与贺兰山,雁门关,三海

关各配地有调动,同时这四处逃亡的又多。”

郑一虎道:“只要是流配地,我都要去看看。”

第二天中午已深入沙漠地,举目一望,真是渺渺无际,不过这时只见银色而不见黄沙。

朱五叔向郑一虎道:“小虎,这一是红胡子的温床,我们可能会遇上。”

马玲玲道:“什么是红胡子?”

郑一虎道:“就是西疆北疆的沙漠绿林!”

马玲玲娇笑道:“就是马贼!”

朱五叔道:“在边疆的商旅不敢叫马贼!人人只称其为红胡子。”

马玲玲道:“真的都是红胡子嘛?”

朱五叔笑道:“人都是一样的,哪来红胡子,不过他们在沙漠中奔驰。很少有经常刮胡

子的,因此都长了落腮胡子,加上黄尘满面,看起来,都变成红胡子了,也许红胡子三字由

此而来。”郑一虎道:“北疆的红胡子首领是谁?”

朱五叔道:“有二大派,各派都有一个总首领,一个叫白龙,一个叫乌龙,这两个为了

争地盘,经常火拚。”

郑一虎道:“他们人数一定不少?”

朱五叔道:“无人知道,因为他们有时成大股,有时分散成无数小股。”

马玲玲忽见远处有条黑影在婉蜒,噫声道:“那是什么人马?”

朱五叔哈哈笑道:“那就是红胡子了,这股人数可不少,足有三四百骑!”

郑一虎道:“该不是向我们而来的吧?”

朱五叔笑道:“我们即无马匹,又无行李,而且你两个都是小孩子,马贼绝对看不上

限。”

马玲玲道:“他们转变方了,也走上我们这条去路啦。”

朱五叔道:“照他们的人数看,可能又发生什么大决斗了,因为他们有时与各部落间也

会起冲突。”

郑一虎道:“我们追上去!”

朱五叔笑道:“你想看看他们的首领?”

郑一虎道:“看看他们有些什么武功也好。”

朱五叔道:“他们马步两战都能,其中好手无数,换句话说,没有两下子也干不成这一

行,尤其是他们的首领,功力之高,简直莫测其深。”

郑一虎道:“沙漠中的马贼,历代都有,而且都是些神秘人物,就是不知他们的巢穴在

什么地方。”

朱五叔道:“他们住宿没有一定的地方,其行动比游牧人民还难测,不过目前西疆的大

金龙据说是住在大戈壁中的一处神秘绿洲上。”

郑一虎道:“沙漠等于大海,绿洲就是岛屿,神秘绿洲岂不等于神秘岛屿?”

朱五叔道:“就是这样才没人知道他藏在什么地方。”

经过数十座大雪丘,估计追了三四十里,这时忽听前面已传来人喊马嘶。

朱五叔道:“开始了,我猜得不错!”

郑一虎道:“前途有高地挡住,我们快抢上去看看。”

朱五叔首先抢登高地,一看确如所料,另一面也有三百多骑,这时杀成一团,距离既

近,就在高地下面,看得非常清楚,回头笑向郑一虎道:“小虎,这是难得的热闹!”

郑一虎道:“其中只有一个穿黑皮衣,一个穿白衣的,那就是黑白二龙嘛?”

朱五叔道:“大概是了,人我未会过,想不到他们竟都是二十余岁的青年!”

郑一虎道:“他们的手下都是半斤八两,看样子谁也占不了上风!地面还没有一个死

人!”

朱五叔道:“这一战我们是看不出结果的。”

郑一虎道:“通路被阻断,绕道犯不着,还是看看罢。”

朱五叔笑道,“他们这种决斗已有数十次了,每次据说都要拚上一两天,而且没有一次

分出胜负,难道我们在此看两天不成?”

郑一虎道:“我想到替他们和解的方法了。”

朱五叔道:“你要插手去叫停?”

郑一虎道:“那不行,我既无盛名,又是小孩,这会使双方难堪,顶多只能凭力量阻止

其双方决斗,但无法使双方心服。”

朱五叔道:“你有什么方法?”

郑一虎道“你老看过后就明白了。”

他立向马玲玲道:“你对枯大师的金刚剑已有领悟,我们两个来次演习罢!”

马玲玲格格笑道:“打内行架?”

郑一虎道:“是的,甚至在空中打!”

朱五叔闻言暗惊,忖道:“他们要表演无上打斗!”

马玲玲拔出双刀,笑道:“开始罢,由地面先打起!”

郑一虎道:“好!”

他也拔出那两把短剑,大喝道:“你追我!”

马玲玲挥刀当剑,娇叱一声,立即展开金刚剑法,逼近郑一虎就攻!

郑一虎使的是同一剑,装出全力相迎。

两个人都清楚对方招式,打起来更见精彩,简直无懈可击。

两人的轻功已到绝顶,二招一过,人影与剑光已无法分辨,同时渐渐旋于空中。

朱五叔愈看愈惊,愈看愈奇,此时他才知道这一对小男女竟是绝顶的人物。

空中滚着两团白光,同时发出破空的奇啸,立即引起了那两批马贼的注意,渐渐的都停

手了。

朱五叔暗暗叹道:“小虎的计划成功了,这也难怪,哪些武功,谁都惊奇!”

忽然由马贼双方各纵出一骑,直向朱五叔奔过来,正是一黑一白两个首领。

朱五叔一看,静立当地,不知他们有何举动。

黑衣首领先到,在数丈外跳下马来,只见他向朱五叔拱手道:“老丈,空中是个什么奇

人在打斗?”

朱五叔大笑道:“阁下贵姓?”

黑衣首领再度拱手道:“在下马战!老丈尊姓?”

朱五叔道:“老朽人称朱五叔,原来兄台就是乌龙首领!哈哈,幸会了。”

白衣首领也赶到了,他自另一方向下马!

朱五叔迎着大笑道:“来者莫非白龙大侠!”

白衣人拱手道:“不敢,小小一名马贼而已!”

朱五叔大笑道:“贵姓?”

白衣首领道:“在下龙化!”

朱五叔忽向空中大叫道:“二位请下来,表演成功了。”

郑一虎和马玲玲闻唤即行住手,同时携手而下,甚至是一步一步,如下阶梯。

两首领和朱五叔同样惊奇的看着!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郑一虎让他们差一步落地就哈哈笑道:“二位大哥不打了?”

马战一看是两个童子!更是震惊,连忙抢着拱手道:“神童似有意替我们排解?”

郑一虎大笑道:“更且想与二位作朋友!”

龙化急接道:“我们敢当嘛?”

郑一虎正色道:“只要二位不嫌我年纪小!”

马战大声道:“我愿听候驱策。”

郑一虎道:“这就言重了!”

龙化道:“我也愿接受你的指挥!”

郑一虎叹声道:“二位都说出不够朋友的话了,如二位能携手言和,我愿拜二位为义

兄。”

马战急向龙化行近道:“龙老二,我们本来没有仇!”

龙化大笑道:“马老大,当初我们还是共游的伙伴呢!”

郑一虎看着大喜道:“为了抢地盘,好友都不让了,好在双方无损伤,二位大哥算给我

面子了。”

他急忙介绍马玲玲和朱五叔,之后就请二人握手言和。

朱五叔最乐,向郑一虎道:“一举收下两群虎,看你如何处置啊!”

郑一虎道:“你老放心,小子决不会占山称王!”

须臾之间,两群生龙活虎的好汉都向郑一虎驰到,而且大呼神童!

郑一虎立在高地向他们拱手道:“你们是我的哥哥,千万勿以我的手下自视,否则我罪

过了。”

群雄大声齐喊道:“你叫什么名字?”

郑一虎道:“我叫小虎,你们这样叫我最好。”

众人闻言,再起惊叫道:“你是玉门关大战十万番兵的天朝飞龙!”

郑一虎笑道:“这是敌人叫出来的字号,诸位怎么也知道?”

大群雄豪齐声道:“八荒盛传,名盛天下,今天我们有幸了。”

朱五叔面上显出惊骇之情,立向郑一虎道:“你真是那个孩子!”

郑一虎笑道:“五叔,你没在家,所以不知,我还是皇上的御前侍卫哩!”

朱五叔喜极,哈哈笑道:“这样说,主上封得恰到好处了,不过官大小,因此你不

干?”

郑一虎道:“不干是真,但不是因官小。”

他立即向马战和龙化道:“马大哥,龙二哥,请你带着诸位哥哥奔玉门关助官兵打仗,

我不久也要来的。”

龙化道:“官兵如不相信奈何?”

郑一虎道:“你们只说是我的兄弟就行了。”

马战道:“那我们就打起天朝飞龙旗号如何?”

郑一虎道:“随便你们怎样都可以,但有一点。你们务必要单独行动!因为你们与官兵

合不来的。”

马战闻言,笑向龙化道:“他完全懂得我们的心理!”

他大喝一声,立即领先出动!

朱五叔一见,这虽只有几百人,但可当得十万官兵,便道:“小虎,你对朝庭功劳太大

了。”

郑一虎道:“这些人如不导以正途,为害就大了。”

朱五叔道:“你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大英雄,你不但用上马贼,而且用上配军,这是从来

没有人能办到的。”

说着又笑道:“我这次出游,处划最得意的一趟了。”

他们再向前进,又经两天才到居延海。

这是早上,他们吃过饭,朱五叔向郑一虎道:“你们不要动,我去会会守军将军,先替

你打听一下再说。”

郑一虎道:“这样也好,劳你老的驾。”

居延镇真不小,那完全是蒙古化,汉人除了开店的有十分之一之外,居家的家找不出一

家。

郑一虎和马玲玲知道朱五叔不是一时之间可以回店的,于是他们就司外出,打算看看这

座极北的重镇。

出乎他意料之外,在这个地方他竟遇到了铜头公,见面惊奇不已,大声叫道:“老朋

友,你竟在这里?”

铜头公不说话,伸手拉住他就朝镇外沙漠中跑!

郑一虎大惊,急急向马玲玲道:“你快跟着来!”

马玲玲不识铜头公,她认为这老头子是个疯子,噫声道:“他拉你作什么?”

郑一虎道:“他是我老朋友,一定有要紧事!”

出了镇,铜头公这才嘿嘿笑道:“你被鬼王盯住尚不知道?小子,快随我走!”

郑一虎看出铜头公满面紧张之色,知道事情非常严重,忙问道:“我与鬼王又没有过

节,他为什么盯住我呢?是什么时候盯上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铜头公道:“事情可能是为了你身边这两只金丝虎,你到这里时就被他盯上了,但奇怪

尚未向你下手?”

郑一虎道:“你认得鬼王?”

铜头公道:“不认识!不过他在某地出现时,当地就有他的阴风旗出现!”

郑一虎道:“提起金丝虎,我倒相信了,这两只金丝虎曾杀死他两个徒弟,听说过还有

不少死在大金虎爪下!”

铜头公道:“你搞错了,他的徒弟只有八大鬼,其余的都是寄名弟子,算不得真徒

弟。”

郑一虎道:“什么八大鬼?”

铜头公道:“他八个徒弟都无人知道姓名,武功是鬼王亲自传授,其功力只次于鬼王,

武林同人替八人取了八个字号,非常难听,但很适合他们的为人,那就是厉鬼、歹毒鬼,阴

险鬼、欺诈鬼、无耻鬼、好色鬼,势力鬼、糊涂鬼等!”马玲玲道:“这八鬼有人认识

嘛?”

铜头公道:“八鬼中有两个我见过,那是阴险鬼和糊涂鬼,今后你们如发现有个四十岁

上下年纪,两眼半睁半闭,从不正面看人的人,那就是他了。”

郑一虎把在地底阴湖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糊涂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