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 八 章 神箭除魔

作者:秋梦痕

郑一虎带领三女牵马走出绿洲,耳听风水群骑奔勤,他回头笑道:“这批人马狠奔豕

突,紊乱已极,莫非被官兵打败了。”

九公主看到郑一虎单独无马,问道:“你在沙漠中步行吗?”

郑一虎道:“你们三骑,我可任意搭带!”

白紫仙哼声道:“我的不许你上来!”

郑一虎笑道:“为什么?”

白紫仙道:“男女授受不亲!”

郑一虎大声笑道:“连庐山真面目都被我看到了,又何必再多此一举。”

九公主骂道:“坏东西,你连我也算上了?”

郑一虎道:“你们三个同一命运,现在公主也没有区别了,问题在皇上能不能招我这个

附马罢了。”

九公主轻笑道:“你不怕玲玲撕破嘴巴?”

马玲玲娇笑道:“我比小虎更奉要你们!”

白紫仙骂道:“傻丫头,人家怕失去男人,你倒是双手奉送!”

郑一虎首先抢到她的马上,笑道:“你们只要不闹意见,我是多多益善。”

九公主叱道:“彼此再增加一个也不行!”

郑一虎抱着白紫仙策马奔出,朗声大笑道:“这样说,公主已经答应嫁我了?”

白紫仙捏他一把道:“坏东西,愈说愈露骨了,轻一点,抱得这样紧干吗!”

郑一虎这时得意洋洋,他已是大人了,只听他格格笑个不停。

三女今年也是十六岁,十六岁姑娘比男孩子更成熟,她们口中闹着,心中却甜蜜蜜的。

数十里后,郑一虎腾身而起,他又抱着公主了,似这般换来换去,一天路程竟在不知不

觉中过去了。一连数天都不落店,尽找些荒野深山古洞过夜,显然是郑一虎有意安排的。

其实三女更乐意,四人混成一团,真是妙不可言。

到了第九天,他们赶到五台山下,较郑一虎原来的计划慢了许多,时当中午,他们就在

一座镇上停下进食。

离镇时,郑一虎忽然看到前面走着五个和尚,他回头向三女道:“五台派的高僧很少外

出,今天可能有重要事情发生了。”

白紫仙道:“你认得他们?”

郑一虎道:“走在前面的是掌门方丈,后面四个长老,我认得他们,但他们不认得

我。”

九公主道:“这是从何说起?”

郑一虎道:“不久前,我和朱五叔经过这里,我们本待向和尚借宿,后来发现他们正在

开会只好退了回去,来时未惊动他们,去时他们也未觉察。”

马玲玲道:“我们和他们是顺路,何不跟去看看?”

郑一虎道:“这样不礼貌,距离远一点可是一样。”

出了镇,突见前面道止竟是光秃秃一大堆,一眼望去,居然又出现百多个和尚,有老

的,有中年的,甚至还有青年和尚。

九公主一看大奇,噫声道:“那来这许多和尚?”

郑一虎道:“五台山的高手全出动了,他们四代到齐,必定发生了空前大事。”

白紫仙道:“开动了,似乎要向通北京的大道前进!”

九公主道:“没有认得我们的。”

郑一虎道:“那就接近一点,探探消息也不错。”

马玲玲道:“要是和尚怀疑我们怎办?”

郑一虎道:“大道上行人不少,我们快走一点,伴着前面那十几个商旅而行!”

一路尾随,到了晚上,和尚们没有停止,他们竟然连夜赶路,郑一虎奇道:“到底什么

事这么紧张?”

白紫仙道:“我们也莫落店,非看个水落石出不可。”

郑一虎道:“现在不能走近了,否则他们非起疑不可。”

白紫仙道:“管他,五台掌门人认得我爷爷,必要时把爷爷的名字亮出来!”

郑一虎笑道:“这倒是个办法!”

未及半夜,真有两上和尚停下来等着他们了!

郑一虎笑道:“还是我出面罢,看他们查问什么?”

白紫仙道:“你的名字提出来,对方也不会相信。”

郑一虎道:“不,我仍是说我爷爷的名字。”

接近了,一个中年和尚合十道:“四位少施主,你们也赶夜路?”

郑一虎朗声道:“与其说赶夜路,不如说好奇,高僧来得恰是时候。”

和尚啊声道:“施主真是快人说快话,请问是何方人氏?”

郑一虎道:“我四人分三个地方,一位在北京,两个在湖南,另外一个却远着哩,住在

玉门关白家堡。”

和尚惊道:“哪位是白家堡的?”

郑一虎道:“那穿红衣的姑娘!”

二女分得清楚,白紫仙穿红,九公主穿黄,马玲玲穿白,和尚一看就明白,立即同白紫

仙道:“女施主是西塞之父什么人?”

白紫仙娇笑道:“和尚问得好仔细,是不是怀疑我们是坏人?”

和尚既知有白家堡人在场,哪里还敢直说,连忙合十道:“不,不,贫僧打听的原因,

是因为掌门曾与西塞之父有交往之故。”

白紫仙道:“大师所说的,乃为家祖!”

和尚点头道:“那就承教了。”

郑一虎见他转身要走,急忙道:“和尚这是什么地方?”

和尚闻言一怔,另外一个接口道:“这是通北京的大道:”

郑一虎哈哈笑道:“我还当是五台山哩!”

和尚大眼微睁,正色道:“少施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郑一虎道:“这条路上人人可以通行,和尚,你们又不是官家,为何这般追根究底的盘

问我们?”

和尚被问得哑口无言,这时原先那个合十道:“打扰施主,大概施主也有什么话回

问?”

郑一虎大笑道:“这倒是通理的话,你们能问,当然我们也可问你,和尚,这样两不吃

亏是吧?

中年和尚知道这些男女不是坏人,他也心平气和了,合十道:“当然,当然,少施主有

何指教?”

郑一虎道:“大师们都是五台山的,这点我已知道,不必明知故问,然而五台山的大和

尚全部出笼,这件事显然太不寻常,我想打听这不寻常的事情。”

老和尚道:“以贫僧目光,看出四位都不是普通人,尤其那位白施主更是家世渊源,否

则贫僧就不必提了,既承下问,理当奉告。”

郑一虎道:“和尚客气了。”

中年憎人道,“施主可知魔鬼当这群妖人?”

郑一虎道:“略知一点!”

和尚道:“施主可知道这一带已被魔鬼们闹得天翻地覆了么?”

郑一虎道:“那也不至使贵派全部出动呀?”

和尚道:“敝派有人出面,以致引起魔鬼党的仇视!”

郑一虎啊声道:“因此魔鬼们公开向贵派兴师问罪?”

和尚点头道:“约定决斗于小五台山下。”

郑一虎哈哈笑道:“那真是一场空前的盛会,我们适逢其会,大概可以旁观吧。”

和尚道:“魔鬼党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有施主们旁观,敝派当然欢迎,然而魔鬼们是不

讲理的。”

郑一虎道:“有贵派大力出手,只怕魔鬼们已无暇光顾我们啦!哈哈……”

和尚道,“到时如果照顾不利,尚请施主们原谅。”

郑一虎道:“看势不对时,我们知道开溜,大师放心。”

两个和尚不再说话,转身跟上大队奔走。

白紫仙笑道:“五台山的和尚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郑一虎道:“此去小五台还要两天路,我们骑马,先赶一程罢。”

九公主道:“超过他们?”

郑一虎道:“现在可以超过了。”

三骑四人,一只小金虎,立即展开脚程驰去,须臾速去。天亮时,前面已到一镇,郑一

虎下马道:“你们下来罢,吃过早点再走。”

九公主道:“吃过早点岂不又落到和尚后面啦。”

郑一虎笑道:“和尚也要找庵堂吃东西。”

正当吃早点的时候,忽然看到店门口走进四个少妇打扮的女子,年纪都不超过三十岁,

一个个风情万种,顾盼生姿!

九公主轻声向郑一虎道:“这四个人无疑也是江湖女子!”

郑一虎道:“而且有功夫在身!”

白紫仙道:“你看出什么不对没有?”

郑一虎道:“我只看出非良家妇女而已!”

四女也来吃早点,顾然昨夜同样赶了夜路,但她们之间没有一个开口说话。

郑一虎催着三女炔吃,吃完了就上路。

在路上,马玲玲向郑一虎道:“魔鬼党有女子没有?”

郑一虎笑道:“你疑心她们是魔鬼党的?”

马玲玲道:“我总觉得她们的眼睛太邪!”

郑一虎道:“魔鬼党的女子当比男子还多,有些是自动加入的,有些是被擒去后变坏

的,这个邪门中徒众复杂,有黑人,有白人,也有我们黄种人,大体说来,普天下都有他们

的党徒作乱。”

白紫仙道:“你见过黑人和白人?”

郑一虎道:“在库库推穆尔就被我杀了十几个,他们最大的长处能说各种语言,可以说

到什么地方便能说什么地方的话。”

九公主道:“那他们的女人专找男人害罗?”

郑一虎道:“我们说他是害人,在他们自己说是救人,因为他们看中的,除了那个之

外,还必须加入魔鬼党,而且很奇怪,凡经魔鬼党看中的,十之八九都变了,仅少数不变的

则遭杀害。”

白紫仙悚然道:“他们有邪法?”

郑一虎道:“对了,他们有一种书名叫‘魔鬼录’,被害的人能读者,迫着读几遍就着

迷,不曾看的听几遍也着迷,而且至死不醒!”

郑一虎接着道:“但是着迷的人,洗一次澡也就是了,她们害人不少,我倒要给她一次

报应。”

九公主道:“你抗得住?”

郑一虎道:“你认为我还像对你们三人那样,错了,我是给她们反采!”

白紫仙道:“你从哪里学来采补术的?”

郑一虎道:“大头公教的,他说我非拿这个去对付魔鬼党的女子不可!”

马玲玲眉头一皱,向九公主道:“大姐姐,他还只有十六岁,对方都是年近三十的人

了,而且四个!”

九公主轻笑道:“妹妹,你还没有领略到?他是金刚啊,我们轮流两次他都不在乎哩!

你放心,对方四十个也只有呻吟的份儿!”

马玲玲摇摇头道:“这总不是正大光明的行为,我希望他永远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

汉!”

九公主惕然一怔,点头道:“我没有想到这里,妹子,你有理!”

她忽向郑一虎道:“你听到妹子的话没有?”

郑一虎道:“她是对的,我们没有她想得深远!好,我情愿以正当手段杀她们,而不走

不正当的途径。”

白紫仙轻叫道:“那四个女子往岔道走了,奇怪?怎么大路不走走小路?”

郑一虎道:“我们不管,赶到小五台山再讲。”

整日奔驰,到晚上也不稍停,及至二更才赶到少五台山脚十里外。

郑一虎先下马,招呼三女道:“我们在路旁林中休息罢,和尚最快也要天亮后才能经过

这里。”

九公主道:“魔鬼党不知什么时候来?”

郑一虎道:“我忘了问和尚,不知他们约定什么日期哩。”

白紫仙道:“看和尚们的行程甚急,大概就是明天了。”

郑一虎道:“如在明天决斗,魔鬼党必然先有埋伏!”

在树林中休息到三更天的时候,突闻林外有了动静,郑一虎向三女摆摆手,叫她们勿

动,自己单独行出查看。

郑一虎看到的是两个中年男子,身背长剑,目光锐利,顾出精明多智之情,其一噫声

道:“林中有马!”

另一个道:“也许就是庞儿骑来的。”

郑一虎不知那人说谁是“庞儿”,倒亦不出去。

那两人立了一会,似有意进林查看,然而忽又继续向前奔去了。

当两人离去不久,林内接着出来九公主道:“阿虎,你认得这两人吗?”

郑一虎摇头道:“没有见过。”

九公主道:“这两人武功高极,为京中首屈一指的人物,他们是太师府的食客,叫乔

宏,一名严峰,剑术精绝,为太师严嵩的心腹剑客!”

郑一虎道:“听说严太师官最大,权极群臣。”

九公主道:“父皇最信任的就是他们父子,其子严世蕃为兵部侍郎,府中也养了一批武

功高强的大剑客。”

郑一虎道:“听说严家父子名声不太好,你的看法如何?”

九公主道:“在你面前我没有什么可瞒的,满朝中,我爱两个人,恨也是两个人,严家

父子就是我恨的,他们连宫中的事情都管得。”

郑一虎道:“爱的是谁呢?”

九公主道:“御史皱鹰龙,言官林润,只有他们两个敢跟严家父子作对,其他的文武大

臣连大气也不敢出。”

郑一虎道:“你恨他们父子,这还不简单,暗中杀掉不就得了。”

九公主悚然道:“千万不可,这是犯遗诛九族之罪的,朝内的大事我们不能管。”

郑一虎道:“刚才那两个人所说的庞儿是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神箭除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