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飞龙》

第 九 章 救驾与奇封

作者:秋梦痕

两骑疾驰如飞,不久来到天安门广场,只见那里竟是人头拥挤,郑一虎立即下马,对青

年道:“令兄那里你去通知,叫他不要来会我。”

青年分子去后,郑一虎发出一层真气,真如鱼游于水,轻而易举地进入人群里面。

入墙围了一个二十丈大的空圈子,当中确有一支巨大铁狮,这时巨人坐在铁狮的左侧,

身前一把特大的长剑。

郑一虎正待行去时,岂知人群里恰在这时行出一个老叫化,一身破烂,白发蓬头,苍髯

过腹,手持一根长有丈余的青竹竿!

围观的人群内突然有人大叫道:“有戏看了,那是四海神乞到啦!”

郑一虎不知是谁叫出这字号,因为他对这字号毫不知悉,立即停住不动。

老叫化已走到铁狮的右面立着,只见他向巨人流声喝道:“西门厉,十五年之约你竟忘

了?”

巨人猛的起身,大笑道:“罗公义,你还没有死!”

老叫化子沉声道:“生死约未了,我老叫化子还不想入鬼门关!嘿嘿,你在天安门等

谁?”

巨人大笑道:“久闻京都乃八方英雄荟萃之地,今日一见,名不符实,讵料竟没有一个

敢出来和我动手的。”

老叫化子冷叱道:“大地三魔王无故不显形,你哪里是来会武,这是鬼话!你一定有什

么阴谋?”

巨人吼叫道:“罗公义,你快滚开,我们的约会延后三天。”

老叫化子摇头道:“不行,三天后是你老三的约会!”

巨人大怒道:“那我们就在这里动手!”

老化子又摇头道:“不行,当年是鞑子的天下,我们在此可以动手,现在是大明皇帝的

天下,我们不可惊动皇上!”

巨大哈哈大笑道:“我管他什么皇帝不皇帝,高兴在哪里动手就在哪里动手。”

老化子亦大怒道:“你这无法无天的东西……”

骂声未完,飞起一腿,竟把铁狮踢起丈高,而且直向巨人头上撞去!

围观的人大惊,想不到老化子竟有这份神力,俱皆吓得后退不已。

巨人一见铁狮飞到,同样一脚,反将铁狮踢向老化子,大喝道:“罗公义,拔你的乞王

杖!”

老化子抽出他的青竹竿,嘿嘿笑道:“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铁狮落在老化子面前,地面石板被撞得陷下一尺多深!

巨人正待拔剑,突见眼前来了个少年!不由一怔,大喝道:“小子,找死不成!”

来的是郑一虎,只见他朗声道:“天子脚下,谁敢在此打斗。”

老化子觉出这少年有点不寻常,哈哈笑道:“老弟,这话说得不错,可惜那笨牛目无君

上!”

郑一虎拱手道:“前辈,请你和他到城外去斗如何?”

老化子道:“笨牛不答应,老朽只有和他在此地分个高下。”

郑一虎道:“谁不答应,谁就犯了皇法!”

他顺势一脚,竟把铁狮从深陷的地内勾起,举手一托,轻巧的托住,尤如托只皮球一

般,毫不吃力!

围观的人哄然大叫喝采!

老化子暗暗忖道:“想不以京城内竟有这样的少年人物!”

郑一虎面向巨人道:“这铁狮你从哪儿带来的?”

巨人也感到不对了,可是他仍旧不在乎,哈哈笑道:“是老夫由泰山提来的。”

郑一虎道:“那你就送回泰山去罢……”

“罢”字一出,举手一推,铁狮如箭一般飞向巨人!

巨人一看来势,面色一紧,猛地一推双掌,大吼道:“我高兴提来,但不高兴提回

去。”

郑一虎看到狮子回飞,举后一拂,冷笑道:“我非要你送回不可!”

第二次铁狮去势更猛更快,这下连老化子也惊愕啦,立即向旁边走开,他已看郑一虎的

神力愈来愈增。

巨人听出铁狮竟带出呼呼风声,面色大变,双掌再推!但却不开口了。

郑一虎与其拂来推去,速度愈来愈快,围观的也看得透不过气来,紧张之情不问可知,

连喝采也忘了。

巨人已到心寒胆战之际了,这时他想不接都不行,压力太强,不由他不向后啦!

三十余次来回之后,郑一虎距他只有三丈多远,最后一式拂出,他的右手再不收回,硬

将铁狮堵在巨人身前。

巨人被迫,不得不将双掌抵住,但他两目已突,满面汗出如雨,脖子上的筋红中带青,

气促如牛!

郑一虎冷笑道:“这是京师重地,我不杀你,现在问你,愿不愿意把铁狮送回?”

巨人已无余力,再不答应便难幸免,可是口不能开,只有点头了。

郑一虎收回内功,大喝道:“那就快滚!”

巨从双掌托住铁狮,张口喘气!立即低头转身!

围观的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使巨人好通行!然而郑一虎不放心,他一直跟在巨人后

面,尤如押解犯人一般,直到城外去了。

老化子这时不见了,郑一虎后面跟着一群人,其中当然也有邹京玉、林和、杨猛等五公

子在内。

足足有两个时辰才把巨人送走,郑一虎放心了!他相信二魔王这次败得不会再来北京捣

乱啦!

五龙公子走近郑一虎,人人兴高采烈,林和大笑道:“郑大侠,我们又看到你大显威风

了。”

郑一虎先和常冲握手,笑道:“我们找个地方喝一杯如何?”

杨猛抢着道:“城外清静,大家跟我来。”

大家随他走到环城河边一家酒楼上,人人开怀畅饮,一直喝到天黑。

六个人喝完酒,密商一阵才分手,郑一虎乘黑回转御花园。

牡丹阁早有四女在等着,大家一见郑一虎就兴高采列地迎上道:“阿虎,你在天安门驱

退二魔王!”

郑一虎道:“你们怎么知道?”

九公主道:“父皇都知道了,但不知是你。”

郑一虎道:“是卫士看到的?”

九公主点头道:“这半天,整个京城都轰动了!”

郑一虎道:“还有个老辈人物我今天见到了,可惜以往未听说过。”

九公主格格笑道:“他是十妹的尊师嘛。”

郑一虎吓声道:“十妹怎会拜在四海神乞名下受艺?”

九公主道:“这是秘密,连父皇都不知道。”

郑一虎道:“你的授业恩师又是谁?”

九公主道:“今天也在人群中,但不告诉你!”

郑一虎道:“一定也是神秘人物,我会查出的。”

白紫仙啊呀道:“你喝了多少酒,快休息罢,醺死人了!”

郑一虎今天是真喝,毫未运内功抵抗,这时也知过量了,然而他内功精深,一点也不觉

醉。

四女送他到中层阁上休息,她们就在园中散步去了。

上灯的时候,郑一虎突觉有点不对,他由梦中惊觉地跳下床,喃喃道:“空中有谁经过

皇官!”

四女来回,他俏悄行出,抬头一看,明月在天,哪有什么影子。

心有所疑,立即展开轻功向宫内扑去。

御书房四周确有不少卫士,而且值班太监往来不绝,可是郑一虎的轻功太玄,谁也不知

他到了。

通过几处曲折的雕栏,他不管有多少卫士,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闪进了御书房。

一个穿黄色滚龙青袍的中年人这时正在烛光下看奏本,貌相肃穆,精神充沛,郑一虎知

道那就是皇上。

但奇怪,这时在皇上旁边竟坐着一个老人,郑一虎触目愕然,吓然竟是朱五叔!

郑一虎不响,以最高的轻功闪到皇上的后面,恰好隐身屏风后。

皇上看完手中奏章,缓缓抬起头,面含笑意,向着朱五叔道:“皇叔,西域的征讨很顺

利!”

朱五叔欠身道:“这是陛下之福!”

皇上大笑道:“只怕是郑一虎的功劳!”

朱五叔道:“孩子可能进京了!”

皇上道:“听说他不肯作官?但为什么却不来见我?”

朱五叔道:“孩子会来朝见的,可是太忙,臣叔这次全力赶返京中,就是找他来朝见陛

下。”

皇上笑道:“皇叔一路有何耳闻?”

朱五叔道:“孩子在小五台扫荡了一大批恶贼,又在永清城外大展身手,目前京城附近

的匪类已消声匿迹了。”

皇上哈哈笑道:“今天听奏,说天安门来了一个什么二魔王,又出现一个四海神乞,结

果二魔王被一个少年压退,想必那少年定是小虎了。”

朱五叔郑重道:“二魔王进京定有诡谋,他是江湖匪类第一大批中原高手,好在打退

了,否则恐怕会扰乱京师。”

正说着,突闻外面起了騒动!

朱五叔陡地起身道:“皇上,可能有刺客!”

皇上反沉着道:“皇叔请坐,外面卫士近来加倍防守了。”

“了”字未落,突然发出两声惨叫!

朱五叔猛的拔出佩剑,火速站在皇上身边道:“皇上,来人太强,有两个卫士殉职

了!”

这时皇上也从御案上抽出一把玉剑,沉声道:“让他进来。”

门外再传卫士死亡之声,这时突见一个中年凶汉扑进来!

朱五叔一见大喝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手持一把巨型狼牙棒!举手横扫,挡在门口,竟使外面的卫士无力冲进,他嘿嘿阴

笑道:“老儿.你想知道我的来历吗?”

朱五叔横身挡住皇上,喝道:“你竟敢入宫行刺!”

那人大笑道:“老儿,当年朱元璋打天下时,他的势力还没有我的先祖,论形势,这天

下应是我陈家的。”

一顿,陡然又吼追:“我祖称帝,哪点不如朱元璋,讵料朱元璋施诡计将我先祖打败,

今日我要杀你姓朱的一族!”

皇上沉着问道:“就是陈友谅的后代?”

那人恨声道:“不错,现在你朱家已作了几代,应该让我了。”

朱五叔叱道:“你现在属什么帮派,竟敢造反!”

突然皇帝背后走出郑一虎道:“五叔,他是鬼王的二徒弟,江湖称他叫歹毒鬼,想不到

其先祖陈友谅谋杀主师,率众为寇,而今他这个后代更没有出息,居然作了鬼徒。”

皇上回头一看,不由愕然!

朱五叔一见大喜,哈哈笑道:“孩子,你已先一步藏在这里了。”

郑一虎先向皇上跪下道,“求主上宽恕小臣暗入书房之罪!”

皇上明白他是谁了,亲手扶起,哈哈笑道,“小虎,你太神出鬼没了!”

郑一虎起身接道:“臣本待报明而进,但知此贼早已进宫,因此预先藏起观其动静。”

朱五叔道:“你不能放走他。”

郑一虎道:“这个当然,行刺皇上,罪该万死!”

歹毒鬼大喝道:“你是谁?”

郑一虎淡然道:“你看看我是谁,鬼徒,你的幽冥功可以施展了,再迟你就来不及

了。”

歹毒鬼闻言变色,他想不到这少年竟清楚其底细,吼声道:“你是谁?”

郑一虎欺身而上,瞬眼到了他的身前,朗声笑道:“我叫郑一虎!”

歹毒鬼吓声大叫道:“你是飞龙!”

郑一虎道:“那是番兵喊出来的字号,鬼徒,你动手罢!”

歹毒鬼大喝一声,狼牙棒横扫而出!

郑一虎不闪不避,顺手一反掌,那样利齿森森的巨棒,他竟叉开五指抓住,紧接着叱

道:“脱手。”

歹毒鬼只感全身大大一震,半体发毛,低头一看,虎口流血,兵器已到郑一虎手中去

了!

郑一虎在他一怔之下,防其施展幽冥功逃走,左手跟着拍,再道:“倒下!”

这一掌,歹毒鬼如遭雷轰,知觉顿失,颓然倒地!

门外的卫士拥了进来,朱五叔也走了上去,问道:“打死了?”

郑一虎道:“只震闭其天地二桥,使其变成普通高手,今后须再练三年才能打通!”

朱五叔道:“那他不能动了?”

郑一虎道:“他有幽冥功,可以化身逃走,因此我又加闭其知觉!否则无法捉拿。”

朱五叔急急吩咐卫士道:“火速捆绑,押入天牢!”

郑一虎郑重道:“小心押送,提防其有师兄弟同来。”

卫士连声答应去后,皇上行近郑一虎笑道:“平番功可封侯!救驾其功更大,小虎,你

真不作官?”

郑一虎再跪下道:“主人,小臣乃江湖人,野性难收,加之放浪成习。”

皇上笑道:“真是野孩子!那你总得接朕一点心意才是。”

郑一虎道:“皇上就赐小臣行入禁宫而不禁,使可时时探望皇上就心满意足了。”

皇上大笑道:“这个你已自作啦!”

郑一虎道:“未得主上许可,臣是犯法的。”

皇上笑道:“朕不罪你,谁还罪你?好罢,今后不但禁宫,就是文武百官之家亦任由你

自由出入。”

郑一虎谢过恩,起身道:“今晚臣要详细探查全城,皇上请回宫安息罢。”

皇上笑道:“满朝文武,如果尽似你这样,那寡人也就高枕无忧了,小虎,你的功劳朕

给你保留,只要你任何时候想要作官,你尽管开口就是了。”

郑一虎再谢恩,之后向朱五叔道:“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救驾与奇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苦海飞龙》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