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 十 章 人 中 人

作者:秋梦痕

前面高大老人一看左丘化长相奇特,身体高,上小下大,腹部鼓起!露在地面上一双

脚,简直不似青年人,所以显得越看越不顺眼!

左丘化见他尽量在打量自己,生怕露出破绽,大喝道:“老儿,你如再不让路,当心我

揍你!”老头嘿嘿笑道:“rǔ气未除,黄毛未脱的小东西,你有多长气候?滚开点,老夫拦

的是后面黑小子。”

左丘化呸声道:“他是我义兄,你有什么话,当着我说!”

老人大怒道:“好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富心我宰了你!”

左丘化哈哈大笑道:“老儿,你又凭什么宰我,报个号儿来,让少爷听听!”

老人吼声道:“小子,老夫的字号说出来,希望你不知道,否则不吓死你才怪!”

左丘化摇头道:“少策见得多了,正派一点的有神木撑天,怪石山人,铜袍门神,五岭

隐士等,大都会过了,而且知送他们平淡无奇,邪一点的有恐怖赌王,霸天魔王,混世霸

王,狗头魔王,吞金魔王等等,其功力王不过如是,你又算那块朽木不可雕呢?”

老人闻言一震,心裹起了疑问,大叫道:“小子,你从何处会过这些人?”

左丘化哈哈大笑道:“这有什度稀奇,少爷乃是武林无人不知的孤儿魂,承天之命,济

困扶危,发誓要会尽天下高手,铲除邪恶,扫平目中无人之辈,似老儿这横行无忌之类,谁

能逃遇少爷的搜寻?”

老人被激,似已大大冒火叽声道:“小子,老夫不问你是如何知道那些人,也不管你见

到未见到,但知你不是他们对手,现在你想通过也个行了,要想过去,就得投下老夫三招,

能接三招,老人不但不拦你,同时也放过那黑小子。”

左丘化哈哈笑道:“莫说三招,就是三千招,我也接得下,总之我是闯进来的,不打败

你,我就不在江湖上混。”

老人道:“好,我们划下诞来。”

左丘化道:“你快报万儿,我要知道字号才能知趋你有什度看家本领。”

老人嘿嘿笑道:“老夫现在少有人知,武林人称“铁头大将”。”

左丘化故装轻松道:“原来是与神木撑天齐名的一伙子,那又不值我出手了,这样吧,

久闻你的铁头有点分量,现在你就拿出道看家本领吧。”

老人大声吼道:“小子,你敢挑战老夫难得一用的神功?”

左丘化道:“什么神功不神功,撞上身,顶多也不过有切蛋重!来来来,我立在这儿,

肚子挺起等你,让你先试三下!”

老活宝在怀中听到大急,傅音道:“小子,别以我的脑袋开玩笑!”

左丘化闻言,必乎忍不住笑,也傅音道:“老儿,我己就出口,难道叫我当着人家收回

来?其实收也收不回啦!”

以有老活宝再就秀的机会了,只见铁头大将吼叫道:“小子,站好,老夫来了!”

左丘化哈哈笑道:“当然,我随便立在这里,你尽管来!”

铁头大将突然把头一低,势如猛牛,吼叫一声,如电冲出!

左丘化当然个敢轻视,一面自己运起玄功,一面向怀中拍拍道:“老兄,接啊!”

“啊”字未落,铁头已到!不料老话宝双脚一扭,居然闪开了!

铁头大将个意左丘化有此一手!冲势太猛,拿椿不住,一下冲出八九丈,更不巧,道旁

有颗大古树,恰好撞上了只听发出一声轰然大震!人倒了,树却被撞得连根拔起,巨干也断

了!铁头大将一倒就起,头顶无伤,可是他的气就更大了,冲口大骂,指手喝道:“小子,

你不敢接,你输了!”

左丘化这下也气了,拍的一掌,打在老活宝头上骂道:“老家伙,你要出我的丑,我就

把大褂脱掉!”

老活宝闻言,急急轻声道:“小子!你不知道,他的第一下最历害,第一次就不怕

了。”

左丘化知道他在说谎,无暇理他,立向铁头大将哈哈笑道:“老儿,我是要试试你,其

实那里是怕你!”

铁头大将吼叫道:“试什么?”

左丘化道:“试你练到什么程度了,现在知道你还差得远!”

铁头大将喝道:“小子,你这话有何根据?”

左丘化道:“凡是练到家的人,他的双脚非常稳固,现在看你拿椿小住,可见你的武功

尚未到家,说在来吧!”

铁头大将无话可说,这次运了一会气,又是吼叫一声,低头冲出。

老活宝这次个敢动了,铁头大将来势如风,头冲处,恰好撞在左丘化的下腹上……不,

正是老活宝的头顶上,只听轰隆一声!

接正了,铁头大将却没有撞倒左丘化,甚至动也未动,可是老铁头部惨了!一股反弹之

力自左丘化下腹涌出,不料竟把铁头反弹而出,全身倒飞,忽咚的摔下,推金山,倒玉柱,

四脚朝天!左丘化毫然感觉,而且知道不是自己的玄功!这下他才知道老话宝非同小可!

远远所立的黑汉郑邵力和方青青,这时拍掌笑开了!他们大乐,庆幸胜利了。老铁头翻

身坐起,面色苍白,那不是负伤,而是惊呆了!

左丘化一见,得意非常,大声喝道:“老儿.第一次是找闪开你,算我输,第二次怎么

样,算你输了吧,快起来,还有一次哩,这次分胜败!”

老铁头呆了半晌,跳起来道:“小子,你练的是什么功夫?”

左丘化大笑道:“老儿,你听说过没有,西方人有种“斗牛功”,今天你就遭遇上这种

功夫了。”方青肯闻言.不禁笑弯了嗯!上前叫道:“丘化,你说的不对啊!”

左丘化问道:“什么不对?”

方青青道:“斗牛的人是手拿红旗,并非硬顶呀!”

左斤化笑道:“那应该叫什么功?”

力青青道:“我们国内斗牛,纯为牛斗牛,今天就是这种斗牛功!”

左丘化大笑道:“那是说,一只明牛,一只暗牛了!”

铁头大将吼声道:“你们说些秆么,我老夫听不懂?”

左丘化道:“不管你听懂不懂,还有一次,快点来!”

铁头老人嘿嘿笑道:“小子,算你赢了,等老夫查明你小子的功大后,冉来就是一次生

死决斗了!”

话说完一拔身,人己如风而去。

就在铁头大将走了之际,忽见左丘化竟被老活宝摔在地上大叫道:“老儿,你怎么

了?”

老活宝骂道:“小坏蛋,你骗了我不算,竟把我七人家当牛骂!”

左丘化跳起来笑道:“老儿,你现在可走了,找己不冉需要你了。”

老人叫起来道:“拿衣服来!”

左丘化立将大褂脱下甩出道:“谁希罕你这件破大褂,拿去。”

老人又叫逍:“拿钱来!”

左丘化噫声道:“找欠你的?”

老人道:“落店吃饭,是你自己说的!”

左丘化笑道:“要吃要住,那就跟着,单独拿钱给你可不行。”

老活宝嘿嘿笑道:“小子,再跟你走?我老人家还要倒霉,得啦,不冉上当了。”

左丘化见他扭头要走,小禁笑叫道:“老儿,卜次我们冉合作啊!”

老活宝呸声道:“小子,别作梦了,我斗你个过,希望你遇上“老赖皮”,那时是你受

罪的时候到了!”

左丘化急问道:“老儿,你说什么?”

老活宝道:“我说要你会上“老赖皮”!”

左丘化愕然道:“什么叫老赖皮?”

老活宝道:“那是武林人人都怕的家伙,你总有遇上的时候。”

左丘化再想问清时,老活宝己走远了!

方青青走近问道:“老赖皮定是一个难惹的人物吧?”

左丘化摇头道:“准知道?”

郑邵力道:“八成是个老魔头!”

左丘化笑道:“管他,我们走。”

到了白兔湖时,知己全黑了,三人找座小镇落店后,吃饭时,左丘化向郑邵力道:“大

哥,进这店门的时候,你看到什么没有?”

郑邵力摇头道:“没有。”

方青青问道:“化哥看到什么了?”

左丘化道:“在外面客厅里,不是有很多客人在吃饭?”

郑邵力道:“这个当然看到了!”

左丘化道:“在最后靠西角上有一桌坐着五个人,四老一少,老者都有六十到八十之

间,少的是个少女,大哥,你刚没有看到,他们是不是你恐怖门的?”

郑邵力道:“不会是,恐怖门中没有功力特高的人物!”

左丘化道:“那大哥现在出去查看一下,也许还没有走,我看那四个老人虽然把功力隐

去,但个个是特等超级的人物,尤其那少女,因她坐上席,这更证明她的功深莫测了!”

郑邵力立即起身道:“我这就去!”

左丘化道:“当心点,勿使对方看出你!”

郑邵力应声走出房门之后,方青青问道:“化哥,我们也去看看如何?”

左丘化道:“不,我要盖视本店后面那个叫化形的老家伙!”

方青青急问道:“你没有去后院,怎么知道?”

左丘化笑道:“他在偷看我们,被我发现了,这两天我们得当心。”

方青青道:“他是四海神偷那一类?”

“在我看到之际无法判断,多看几眼也许能察出来。”

左丘化边答边向方青青使个眼色,接着起身道:“青青,我们出去走走。”

方青青带笑会意,起身开门,到了门外时,恰好看到一个老人歪歪斜斜的转过了走廊!

老人个子不高,穿着一身蓝布大褂,可是衣上的补丁足有十几处了。

方青青轻声问道:“就是他?”

左丘化道:“当然,他又在门外偷听我们谈话了。”

方青青笑道:“可能是乞帮中人物?”

左丘化摇摇头道:“乞帮中人没有这等神秘人物!”

两人走到店门口,忽见郑劭力在大门招手!

左丘化行出大门口问道:“大哥看到了?”

郑劭力道:“他们五个己出去了。我们些不要追去?”

左丘化道:“大哥,店里没有东西,有事不回来没关系,我们追上去。“郑劭力道:

“我刚才看到四帅之一的羊舌育和谢卧龙,他俩先追去了。”

左丘化道:“快走,不然会打上,而且会山非常大的事情。”

三人急忙追到城外山上,山上树木参天、,在黄昏夕照里,忽见由林中映出一团奇光影

耀,同时隐闻光(图档太模糊了看不见)一察距离,似还有八九里!

郑劭力突然拔身而起,大叫道:“化弟,弟妹,快点,谢卧龙和羊舌育与对方干上

了!”

方青青道:“管他,何必急?”

左丘化沉声道:“青青,大哥虽与四帅动过手,那没有仇!这时情形不同了,他们遇上

了邪魔,不得不去监视,一旦谢、羊有失,那是正派之损。”

方青青道:“他们两个功力奇高,纵遇强敌,也小会马上失手。”

郑劭力道:“弟妹.武林深似海,谁也看不出海底一切啊!”

他的奔势如风,这时只顾讲,不料适逢侧面一条山道冲出一个老人,两下裹不约而同,

恰恰碰上了,只听一声惨叫,老头子倒下了。

左丘化在后头一见,大惊奔到、低头一看老人,奇了,也坏了,奇的是老人,竟是在客

栈那个像气丐的老家伙,坏的很可疑,老人的左腿撞断了,齐小腿,膝盖以卜半许,腿子向

前弯,皮破骨出,但未见血!

郑劭力以为不要紧,他本冲出冲十丈外了,这时又回来问道:“贤弟,怎么样了?”

左丘化看到老头早己晕死过去,问色苍白,显然不是装假,急忙道:“大哥,他晕过去

了,这条腿折了!”

郑劭力这人,杀十个八个敌人如家常便饭,可是这时误撞倒一个老头他却面色变了,大

惊道:“贤弟,这怎么办?”

左丘化道:“他尚未醒来,我电青青先上葯,提防出血,接骨慢慢来,大哥,这老人有

大来头。”郑劭力道:“什么大来头呢:”

左丘化道:“我是说他的琥功,绝对不在三五两霸五魔之下,不过正邪末分就是,我们

既不用怕他,但是也要做好提防。?

郑劭力道:“凭他武功,难道他的腿子就这样容易断?”

左丘化道:“这是我心中难以判断的事,如果说他装做负伤,试问岂能伤得这样严

重。”

方青青道:“眼前怎么办?搬他走远弃置不管,找们要赶去察看打斗情形啊!”

左丘化道:“他醒来了,我们作事不能不有交代,撞伤人家,弃置不顾,决不可行。”

忽听老人开口哼哼的道:“小子,你这句还像人话!”

左丘化问道:“老头,怎么样了!”

老人道:“你们的葯不错,痛是少多了,不过接骨不是一时之事,你们快想辩法,我老

人还有急事呢!”

左丘化道:“你老急急冲出,难道有什么非常之事?”

老人道:“当然,小子,你们也有事?”

左丘化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人 中 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