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十一章 群魔大战

作者:秋梦痕

白琪瑶看到左丘化大有分手去干之意,不由大声道:“你认为我不敢斗吞金魔王?好,

分手干!”诸葛奇急急道:“姑娘,不可,不可,左丘兄的计划,丝毫没错!”

白女道:“你懂什么,他认为除了他,别人就不敢去斗吞金魔王,我倒要斗斗,我们是

联手,并非听他指挥!”

方青青急急道:“姐姐,你谈会了,化哥不是这个意思?”

左丘化急接道:“青青,人家是大女侠,名师之徒,连五龙四帅都是听她的,我算什

属?我口中说出的话,就是有理也无理,人家说的无理变有理,得啦,你再叫几声姐姐也没

有用,说不定,搞决了,她要在山上和我动手哩!”

白琪瑶气得一跺脚,娇声喝道:“五龙四帅,我们!”

只见她领先冲下小山,直扑洪家而去。

四帅一见,没有说话,招手五龙道:“我们快去!”

五龙心中有数,情愿得罪左丘化,不能得罪白琪瑶,如果得罪女子,将来的麻烦可多

了,他们只向左丘化一拱手,立即追随四帅而去。

郑邵力忙向左丘化道:“贤弟,这白琪瑶真个骄得很,这一去,希望勿遇吞金老魔,否

则不堪设想,我们也去吧。”

左丘化大笑道:“我的目的就是要他们从里面捣乱,我们好在外面监视,除了吞金老

魔,九龙八虎岂是他们对手!”

郑邵力啊声道:“你是激将法啊!”

左丘化道:“我的底子,他们没有一个人知道,所以我一出口就带发号司令之势,五龙

尤可,四帅心中有点反感,但因有你在,他们仍不出声,可是白琪瑶不同,以我看,她功力

不下于大哥你,而她又指使人家惯了,当然不会听我的。”

郑邵力道:“贤弟,我们什么时候走?”

左丘化道:“现在可以慢慢行了,行到庄外时,他们必已打斗正激,于是我们就把庄子

四面看守,不许一人逃走!”

方青青道:“那吞金老魔呢?”

左丘化道:“一定未在庄中,要有,不过是老魔几个亲信爪牙!这不能占四帅和白女的

上风!二人说阗就向庄子方向跑,不料尚差半里,忽见一个中年人气喘吁吁的迎面奔来!

左丘儿一见,不禁大声问道:“总班头,出了什么事?”

那中年一看左丘化,猛地停下大叫道:“公子,不好了,庄内打起了,府大爷不能出

来!”左丘化笑道:“不要紧,双方都不会伤害他!”

中年道:“公子已知来的是什么入了?”

左已化笑道:“你看到的是十个青年男女是吧?他们是正道人物,不过你还是回去保护

知府,同时我交代你,洪庄一破,你得禀明知府,好好处理洪庄财产,这里贫户太多,你得

请太守按贫困等级,人口众寡,有能力的分田地,无能力的分金银和房屋,事后我虽不过

问,但将来我再来时,如果调查不均,那时就有点找麻烦,这话你上覆太守。”

中年人急急道:“是的,是的,公子,太守不会存私的。”

左丘化道:“现在你去吧,外面无须你来管!”

中年人走了之后,左丘化立向郑邵力追:“大哥,你守前庄,青青守靠山庄侧,后面和

大道一面有我来监视,如果紧急时,火速发啸告警。”

三人分开之后,郑邵力首先抢奔庄院前面广场之上,当门一丈而立!

这时庄中已打开,势如天翻地覆,呐喊之声,震耳慾聋,同时各处火光冲天,居然有人

纵火烧了!

庄院大门紧闭,外面看不到一全人影,同时也看不到一个人跃登瓦面!

这时庄内火势更大,多到十余处,很明显,人人只顾打阖,没有半个注意火势了。

足有几们时辰了,不但不见对方有逃出,甚至连一个庄了都不见,天色已黑,可是庄中

依然喊声不绝于耳!

郑邵力突然起了疑心,急急向庄后赴去,找到左丘化时大叫奔上道:“化弟,后面怎么

样?”左丘化道:“庄院围墙又高,看不见里面,除了烟火外冒,从来就不见人影!这是为

何?”郑邵力适:“可能不对啊,九龙八虎那能敌得住我们这面?”

左丘化道:“大哥,你在外面看守,待我进去看看。”

郑邵力道:“不,外面守住重要,还是我进去。”

左丘化郑重道:“大哥,你进去时,先不必见敌就下手,必须把全庄每个地方的打斗看

个清清楚楚,尤其对五能四帅和白女的去处先搞明白,然后你才看那一个对自己人所遭遇的

压力最大,然后出手助谁,这样方可处处照顾周到。”

郑邵力一直就非常信服这个义弟,这时听到他这篇指挥若定的吩咐,内心更加佩服,应

声道:“贤弟,我加入内看势不对,立即发出长啸,你闻啸声,火速进来!”

左丘化道:“这是一定,大哥快进。”

郑邵力拔身而起,立由庄后高墙纵进,通过花园时,忽然看到后院中人影纷纷,那全是

江湖人,不由暗惊,忖道:“洪家那来如许江湖高手?”

天黑院子暗,势乱动作快,郑邵力一闪进了后院之内,岂知里面形同混斗之局,比起外

面更乱!

第一眼,郑邵力看到谢卧龙,竟是遭到九个敌人困住,好在四帅人人功高,危而不慌,

雁付仍旧有攻有守。

又走一处,这下看到五龙分别困在后院天井,走廊等地,也是数个困一个,最少的也有

六人攻打一人!郑邵力不禁暗暗吃惊道:“难怪敌人没有人出庄,原来他们占了上风!”

地面上并不干净,断臂,残腿,血流满地,这证明洪庄之内死了不少三流以下的爪牙。

出了后院,郑邵力到了中庭,这时所见,四帅中其他三个全在里面,那是座庄中内厅,

四面有大门,可是每座大门都被洪庄高手把守严密,厅中二处,共有三十几人围攻四帅之

三,看形势,他们无力冲出去!人人身上都是敌人身上的血,厅中也倒了十几个,打斗之

人,三脚就有两脚踏在尸体上动手!

郑邵力得了左丘化吩附,确能忍住不出手,不过他转来转去,找了很多地区都不见白琪

瑶,这倒使得他惊疑不定,最后他掩进前厅!

前厅内没有打闹,但却坐了不少老少人物,第一眼,他看到了总班头,只见他立在一个

中年便服,面色严肃之人的后面,不必猜,那中年人就是安庆知府了!

在知府正面坐着一位老人,身后及左右都立着数十位带剑持刀的老家伙,这时正逢那老

人向知府沉声道:“公祖大人,今天这场是非,既然不是官家发动,可是难逃官府授意之

嫌,老朽住在贵府管区,本为尊重大人,奉请大人前来,没有想到,大人一到,居然带如许

江湖高手,这到底算什么?”

那知府沉吟一会严声答道:“洪员外,府上自上至下,无分男女老幼,人人都是武功高

强之人,同叫凡来拜寿的又何尝有个弱者,这使本府大起怀疑之心,再说罢,那批前来捣乱

的,洪员外亲眼所见,他们有那一个肯听本府喝阻?这证明他们与本府毫然关系!”

那老头嘿嘿笑道:“这批东西没有一个能够活看出庄,希望不是公祖大人带来的,否则

岂不是叫老朽与官府伤了和气!”

安庆知府到底是位清官,所谓清则明,明则智,只见他依然庄严的问道:“洪员外,所

来之人,列底是为劫财选是为了恩怨?如是为财,他们绝判不会在这青天白日之下公然成群

结队?如是为了恩怨,可是不问那方有曲直,其结果是否要闹到官里解决?”

原来这老家伙就是洪员外,只见他嘿嘿笑道:“大人,这批东西到来,学生也不知为了

什么?不过,现有大人在场,不管恩怨情仇,或是劫财杀人,想必大人有个处理!”

知府见他老姦巨猾,不由忖道:“这老盗贼确是狡猾过人!”立接道:“洪员外,本府

现在府上,不知安全如何?能否有人回到衙门哩?”

一语双关,这卜却使老贼难以招架了,只见他哈哈笑道:“以学生之众,相信那批东西

逃不了。”知府叹道:“木府所管,官兵不下数万,以势力而言,如要与员外相比,那是望

尘莫及了,今天之事,本府不但事前已有所准备,假如本府牺牲在此,只怕连京师也得震动

了!”

洪老赋闻言,面色立变,问道:“大人乏说,学生不懂!”

知府笑道:“洪员外,本府原是事先有本进京,而是两殿总都头,两官都总管现在府

里。”洪老贼闻言更惊,急急道:“大人,学生现就派人护送大人回府如何?”

知府摇头道:“洪员外,你看看本府的穿着说明白了,本府此次妯来;第一,当然是为

替员外贺寿,其次哈哈本府准备明查暗访所属州县的,不幸得很,刚刚出衙,居然遇上贵庄

这件事情!”洪老贼突然回头向爪牙喝道:“你们听着,大人的安全完全由你们保护,如有

所失,你们一个也休想活着!”

他背后数十人闻命,同时哄然应诺!霎那抄到知府青后,尤如护驾一般!

在暗中的郑邵力一见,不由暗暗好笑,忖道:“这知府真有一套,他以一个文人,居然

套住老贼不敢放肆了,可见智慧胜于武功!”

大厅上,知府以计自保,暂时没有危险,郑邵力急急转身,这时来到大厅门外广场,一

眼看到,白琪瑶被个老人打得东倒西歪,招架不住,似还受了重伤,这一惊不小,火速大吼

冲出,双拳齐举,照定老人猛劈,口中大叫道:“姑娘快退!”

白女一看来了郑邵力,心中不但十分感激,同时也鼓起余勇,喘声叫道:“小心点,他

是吞金老魔!”

郑邵力道:“姑娘,你负伤了,快退下去!”

白女道:“不,你助我,我不能让你独挡!”

郑邵力道:“姑娘,贵体已负重伤,在下看得出,如再撑下去,必定大伤元气!”

老魔﹂见,来了个黑青年,不禁大吼道:“小子,你来找死!”

郑邵力拳出如山,喝声道:“老魔,自吹什么?接招!”

老魔忽然觉出黑青年拳力有异,立即加劲出手!嘿嘿大笑道:“小子,看你有多长气

候?”不出三十招,郑邵力已知不对,心想,老魔如果全凭实力,他是不怕,几百招绝勤能

应付,假设老魔一旦突变,出手以邪功结束,在郑邵力自信尚能脱身,可是他对白琪瑶这时

不同了,居然关起心来,他提防白女有失!因此之故,一见不对,灵机立动,冲口发出一声

长长的锐啸!啸声出口,倏忽之间,空中落下左丘化来!

左丘化人察情形,一到就问道:“大哥,他是谁?”

郑邵力仇仇道:“贤弟,出手呀,他是吞金老魔,白姑娘负了重伤,支持不住了!”

白女见到左丘化不再开口,真的倒下了!

左丘化一见,插身而进,恰好接住老魔向白女如电一掌!

郑邵力心中一急,他也不管左丘化能否接住,将身一闪,如风抱起白女,紧接着向墙外

纵出!脚刚落地突见一条黑影冲到,郑邵力这下几乎措手不及,双脚一点,火速旁避!

空急一场,忽听黑影发出娇声道:“大哥,白姐怎么了?”

郑邵力闻声,吁了一口气,跺脚叹道:“弟妹是你!”

一顿,立又道:“弟妹,白姑娘负了重伤,我要急救她,化弟现与吞金老魔交上了手,

你快去相助!”

方青青一听左丘化已与老魔打上了,心中一急,拔身就朝墙内落去。

这时老魔己步入混世刘主后尘,一开始就上了左丘化的当,交手三招,左丘化又似皮球

升空了!左丘化已有经验,他不肯再费功力了,仗看神功护体,谁也不能将他打伤,于是又

采巧斗啦!老魔一开始,他还感觉左丘化比郑邵力和白琪瑶都好下手,可是现在,他发觉这

个对手大不同了,居然打小伤,吓不退,只要稍微大意一点,左丘化则在空中如泰山下压!

百招不到,老魔稳不住了,他已连斗两场,就算他是铁打的这也显出功力不如前了!只

见他突然大喝一声:“小子,到外面去!”

左丘化在空中听到,同时也看到老魔闪出墙去,心中一怔,忖道:“这老魔想施邪功不

成?”就这样犹豫一下,等他追到墙外,小心提防时,举目一看,噫!墙外空了!

一条黑影,紧随左丘化之后,那是方青青,只见她娇声问道:“化哥,他人呢?”

左丘化这下知道上当了,应声道:“他逃走啦!”

方青青闻言娇笑道:“你算又遇上一个老滑头了!”

左丘化急急道:“青青,你负责四面墙,拔出神女剑准备,不许有一个逃出来,我去助

五龙四帅!”

方青青道:“当心知府的安全啊,洪老贼一日见势不妙,他会以知府来威胁!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群魔大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