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十四章 美人心蛇口

作者:秋梦痕

高丽青年朴世充尚未接近他师兄何马山,眼角忽见人影一闪,陡然看到空中落下一位少

年来,恰好挡在何马山一刖面,只见他一拳打出,硬把老人的掌劲截住,立即发出天崩地裂

似的一声大震!

老人一见,猛的跳起大喝道:“小子,你是什么人,竟插手来架梁!”

少年冷静道:“看你长着一颗狗头,八成就是狗头魔王不会错,少爷的人名你不配知

道,少爷的字号就是“孤儿魂”,老狗,我这样叫你!可说名符其实吧,我正在找你!嘿

嘿,人家虽是外邦人,但人家毫没越理,可惜他没有遇到真正的好中原人,却遇见你这老坏

蛋!”

他说着回头道:“朋友,请让开,我敢说你们兄弟不是这老狗的对手!”

何马山这时余悸尤存,立即闪开!

那老头居然被少年识破,而少年竟是左丘化!

这时狗头魔王发出怪叫之声,一步步向左丘化踏近,阴阴的问道:“小子,你就是孤儿

魂吗?”

左丘化冷笑道:“少废话,老狗,你为什磨欺侮一个女子?”

老魔嘿嘿笑道:“老夫作事,一生不知篇什么!管你小子什么女孩子,男孩子,拿命来

吧!”

左丘化早已准备应战,一见他举手待发,又喝道:“老狗,慢点,我们把话我完再动

手!”

老魔怪叫道:“有什么可说的?”

左丘化道:“我们一旦交上手,不见生命不罢休。”

老魔大笑道:“小子,你不会活在老夫十招之下!”

左丘化冷声道:“鹿死尚不知谁手,老狗,到时你不可丢人逃走?”

老魔狂笑道:“这个江湖上,至今尚无人敢在老夫面前说这种话!”

在这当口,忽听谷壁上有人接口道:“孤儿魂,你可不要听他的!狗的习惯你不清楚,

只要负了创,或者见势不对,他会夹着尾巴逃,同时你得明白,你那女友青青,现在负了重

伤,假使没有魔君子,她的芳魂早进鬼门关了,原因是这老狗看中她的人和剑,他想一举两

得!”

左丘化抬头问道:“阁下是谁?”

那人哈哈笑道:“在下的话,信不信由你,姓名恕不奉告。”

崖上藏着三个人,说话的就是胡高,他侧面就是黄芳,他们也是看到狗头魔王才停上前

进的,这时,见左丘化出现,这个阴谋家伙就对黄女道:“小姐,将来你要神女剑作为引见

之物,这时有个先入为主的机会了。”

黄女当然会意,假祸于狗头魔王,必先在左丘化面前打定成见才能使他不疑,所以她同

意胡高的话,而让他出声挑拨!不过事实上狗头魔王确已将方青青打伤,不过不太严重,没

有胡高所说的过甚罢了。

左丘化听到崖上人不肯说出姓名,他并不起疑,这次他的现身,那是早已得到方女遭害

的消息了!

老魔不管别人如何说,他的老狗眼只管瞪得大大的,红红的,似在运动其全部内功,显

得并不轻松!原来是他早已打听得很清楚,左丘化已经斗过吞金魔王和混世霸尊了。

左丘化是个既神秘而古怪的小子,他的身上到底练了些什么玩意,不但别人知之不清,

连他自己也仍在糊涂之中,不过他时时在进步天天在改进,他之所能了解的,只知他外混世

霸尊和吞金魔王之际,他不敢硬斗,全靠被别人打上高空,他仗着不受伤,就在空中下扑,

硬把老魔缠到不敢再门为止!可是现在不同了,刚才他接了狗头魔王一掌,他本待以老一套

的,可是他刚才发现自己并没有被对方打动!

左丘化有了把握,这次他沉着了,也准备干一场硬的了,同时,过去他用掌,刚才他无

意中用拳了,只见他望着老魔,双率作出上下齐发之势!

老魔头这时突然有了变化,只见他不似早先那样沉步踏进了,忽然变矮下半截身,两只

脚时前时后,忽左忽右,同时前身半俯,看来非常古怪!

当此之际,藏在崖上的黄芳回色立变,只见她非常急燥非常替左丘化担心似的,到了紧

要关头,她张口似要大喊啦………

在她身边那个浪妇,一见大急,伸手向黄女一揽道:“小姐,不能叫,一旦被左丘化听

出你的声音,今后,我们的计划就会出破绽了!”

黄女大急道:“你看,狗魔要施他的绝功‘狂犬吠天’了!”

胡高接口道:“小姐,左丘化是当今武林中的神童!他有他无尽的神功,绝对不会吃亏

的!”

正说者,忽见左丘化发出一瞪大笑道:“老狗,来能,你那种玩意只能吓唬别人!”

老魔渐渐的向左右跳勤,但仍没有发动,左丘化任何地方都表示轻松,然而他的眼睛居

然不敢稍瞬,这时他似知道老魔还不到发动之际,只见他反手向后朗声道:“两位高麓朋

友,请那位去替在下找两根竹枝来!”

朴世充离得远,恰好是立在一遍竹林前,而闻言之下,火速折了一把,如飞送上道:

“大侠,这作什么用?”

左丘化接过,挥了两下,一面把多余的抛掉,一面笑道:“打狗用,朋友,快雕开,不

要在十丈之内,否则必遭疯狗所咬!”

朴世充走近他师兄问道:“这位大侠奇怪,他为何不施兵器?”

何马山道:“那老魔的举动十分奇怪,显为一种独门武功,这位大侠也是神秘莫测之

人,他可能要以专制对方的弱点出手!”

朴世充道:“中原的武功为何如此古怪?”

何马山郑重道:“师傅曾经警告我们,他老人家说,中原武功分两个,一面是玄妙博

深,纯属光明正大,一而是博杂诡密,阴毒绝伦!眼前这一场,我们要仔细看,八成就是两

个正邪高手敌对了!”

正说之间,突地听到一声怪叫,只见老魔猛的化身无数,如电绕着左丘化密密麻麻的围

攻,足有百十个老魔的影子闪耀,简直无法看出那一个是真的!

再看左丘化,听他发出一声长啸,声出入云,音震四谷,不亚虎啸龙吟,又如鹤鸣长

空!人也变了!居然变得与老魔一样多,其快尤有过了!

在崖上隐身的黄女一见,居然惊喜如狂!忘形失态了!可是她仍不敢出声叫好!只向胡

高夫妇道:“他懂得乞王大法啊!”

胡高的面色非常古怪,青一阵,白一阵,显得颓丧之极,黄女问他,几乎忘了对

答………

那浪妇急急代答道:“小姐,左丘化练有百绝神功啊!”

胡高闻言,叱道:“多嘴!”

黄女笑道:“胡先生,你怎么啦?”

荡妇自知言,不敢再说,胡高解释道:“小姐,小的骂她说话的声音太大了!”

黄如不再理会,她只注意谷内!

这时那老魔似已惊慌失措了,因为左丘化比他快,人快竹鞭更疾,那种竹鞭挥出的嗤嗤

之声,听在老魔耳中,真有鼠闻猫声之威!

渐渐的,老魔感到身上全是竹枝笼罩了,不久,一阵烈火焚烧似的痛苦,愈来愈剧,他

忍受多时,实在忍不住了,突然吼声大叫,真如群犬逐猎似的,满各响应!

左丘化这时却发出哈哈大笑道:“老狗,你留着一拳一掌,—刀一剑的正堂功夫不用,

竟想以你独门邪功来害我,现在你食到专制‘狂犬’功的痛苦了,你还在忍?还想不丢人?

哈哈,这种声音只有增加你的痛苦,快发‘汪汪’之声!”

“汪汪”者,狗受撞而逃之声耳,如人之负伤而惨叫,惟狗叫可以减少痛苦,左丘化之

所以要逼他发出那痛叫,那是有意在叫他丢人,以狗头魔王的身份,在武林是顶尖一流人物

了,这种丢人现世之事,一旦传出江湖,那比杀他还痛苦!

老魔的武功已受制,凡是武功受到克制后,那连逃都不可能,这时,他听到左丘化的

话,心中当然了解左丘化的用意,他硬咬牙根,还是不肯死心!

左丘化见他强忍不理,随即大喝道:“老狗,你能忍受皮肉之苦,看你能不能忍住抽筋

之痛

语音一落,鞭影一变,那种嗤嗤之声亦随即立改,代之而起,只听一阵“拍拍,噗

噗”,之声!

老魔挨不住了,突然一阵“汪汪”的痛嚎出口啦!叫声一出,人也滚动!旁观者只见他

边滚边叫,满身是灰,适身衣服如蝴蝶分飞!

这时左丘化忽然闪开,朗声叱道:“老狗,今天你能免于一死,那是有邻邦人物在场,

杀了你,我怕大下人说我同族相残,如以你之为恶江湖,那你死有余辜,滚罢,免我改变主

意!”

狗魔似已无能反抗,无疑问,这一阵克制之斗,对他的功力受损极大,只见红眼暴胀,

口吐白沫,气喘如牛!

痛苦的撑起身来,显出心恨有余,再斗无力之势,一句话都说不出,一步一跌!狼狈至

极!

他还有几个爪牙,这时一见,齐拥而上,你搀我扶,一个个惊恐未定,火速将老魔扶入

林中隐没!

左丘化回身向何马山兄弟拱手道:“二位,再见了!”说完话,身已拔起,突见其如电

扑上崖去!

崖上,这时那还有人!黄女似早已料到左丘化要去找,她带着两个阴险家伙早走了!

左丘化找不到出声之人,心中起疑,但无法猜出对方是什么人物。

黄女看到左丘化的武功之后。,那种以终身相许之心更加坚决了,她这时已下定决心,

绝对不让方青青得手,所以她对蝴蝶阴阳的阴谋更看不透,认为除了胡高的计策再无别途可

行。

黄女既已下了决心,所以她带着两个认为忠心可任的阴险家伙直扑三老峰,一刻也不

停。

三老峰是长白山脉里一座奇险的地方,一峰三尖,尤如三个老人坐在峰顶而得名,山中

多野参,唐仪为了夺取参王,他把每一个秘密之地都找光了!

当唐仪正想离去时,他忽见一道人影如电落在峰顶,起先他认为来了同伴,及至他看清

时,一种美女投怀的感觉,使他乐不可支!大叫冲上道:“阿芳,是你!”

黄女见他冲到,故意撒娇道:“阿仪,你怎么了啊,叫我到处找?”

唐仪和黄女相处的日子不少,他那曾见到黄女这种姿态,更从未听她叫过阿仪两字,尤

其是那种娇声亲近之姿,这下竟把他迷住了,连声道:“阿芳,我是在找参王啊!”

黄女嗔道:“你只顾自己!”

唐仪愕然道:“我顾自己?”

黄女道:“怎么不是,你想得到参王增加功力!”

唐仪大叫冤枉道:“阿芳,你这是什么话,我是为你啊,我想把参王找到给你呀!”

黄女格格娇笑道:“是真的!”

唐仪道:“当然是真的,不过,只要你心中有我,那叫我死也愿意!”

黄女摇头道:“别说傻话,你知道我的心,你是我依为长城的高手,我的计划如没有

你,那是无法实现的!”

唐仪道:“你一定有什么事才来找我?”

黄女道:“正是,听说参王落在两人之一的手中,现在天下武林正在群起搜查!”

唐仪急问道:“两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号‘黑龙王’,他是黑龙江第一高手,一个号‘罗利鬼祖’,这个人你知道,

你,你曾杀过他的手下!”

唐仪道:“我们这就去找!”

黄女故意叹道:“我担心一个人,只有他才是个大劲敌!”

唐仪问道:“是孤儿魂?”

黄女摇头道:“孤儿魂这个人我不怕,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他就是佐臣,你不要对外透

露,他现为我的副掌符,他得手会给我,除非他有了叛逆之心!”

唐仪忽然冷了半截似的道:“难怪你对他那样好!”

黄女急急道:“阿仪,你不要钻牛角尖,在我心中,他只是个得力手下!”

唐仪闻一言,心又动了问道:“除了他,还有谁?”

黄女道:“就是魔君子,现在我查出,魔君子就是恐怖魔王的爱徒,他已叛背了恐怖

门,听说他与……”

唐仪大声道:“我去找他,先除了他!”

黄女急急道:“你找他是可以,但不要提出与我有关的话,同时你只可以比武为名!”

唐仪道:“就这么办,但不知他在那里?”

黄女道:“我已查出他在‘天之井’,他正在护着一个女子!”

唐仪道:“天之并不是在云霄峰?”

黄女道:“正是,不过我不能去!”

唐仪道:“你到天池去等我,成功在我,除了他就来会你!”

黄女道:“阿仪,他的功力高得很,你要当心,我不要你败在他的手!”

这话的弦外之音,听到唐仪耳中,真是受用无穷,大声笑道:“阿芳,我死了,你还没

有横扫天下哩!”

听他口气真是猖狂一世,目中无人,黄女故意格格笑道:“我的好阿仪,那你就快去

啊!”

唐仪哈哈大笑一声,拔起十丈,在空中叫道:“芳,我这不是去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美人心蛇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