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十五章 横扫九狼谷

作者:秋梦痕

左丘化向那卫士说完话,忽然又拿出一颗丹丸丢下道:“大卫士,在下恐怕你的命不

长,走不到京去,吞下这颗葯吧,算你祖宗有馀德!”

那批卫土总共是十九个,只有逃脱的年纪最大,这就上了年纪多了经验之好处,其他十

八人中,死了九个,重伤八个,这时惨叫之声不绝,但左丘化毫不动心,敢如不闻,显出他

对清庭之仇视何等坚决,只见他招手闻武喜,扬长而去。

天色近黄昏时,闻武喜忽然在前面看到一点人影,他忽然叫道:“二哥,你信不信命

运?”

左丘化合一言一怔,问道:“你在这时怎麽想到这个问题?”

闻武喜笑道:“听人说过,生成火中死,不在水中亡,这句话可能有道理!”

左丘化大笑道:“理在什麽地方?”

闻武喜道:“等一会你就明白了!”

他说完立将脚步加快,这时已到一处林边,诅料突然听他大喝一声道:“你躲得了

吗?”

音落人去,一间进林,不久见他捉出一人向左丘化笑道:“二哥,你认认他是谁?”

左丘化一见,啊声道:“他是那逃脱的卫土!”

闻武喜道:“这家伙胆敢不向别处逃,竟也向我们前面走,可能有名堂!”

左丘化看到那卫士张牙裂嘴,八成是被间武喜挨了一下重的,不禁笑道:“我来问

他!”

闻武喜叱声摔下道:“老家伙,跪下问话!”

左丘化看到卫士哼声不绝,问道:“阁下为何向这个方向走?”

那卫士忍病答道:“求大侠饶命,在下是心慌意乱,未择方向!”

左丘化大笑道:“你说的是真话?”

那卫士闻言,全身发起抖来道:“大侠,我,我……”

左丘化叱道:“在我面前,你敢吞吞吐吐—说实话也许留下你的命!”

那卫士似知瞒不住,连声道:“大侠,只求赦免在下,在下说实话,我是要去九狼谷

的!”

左丘化闻言诧然道:“你是香金魔王门下?”

那卫士摇头道:“大侠,小的是卫士不假,不过要到九狼谷送信去!”

左丘化啊声道:“刚才你们一整批都是去九狼谷的?送什麽信?”

卫士点头道:“我们奉了‘待朝总管大人之命’而行!要见吞金祖师!”

左丘化道:“信在那里?”

那卫士变色道:“大侠,信不在在下身上,同时是口授,那只有领队知道详情!在下全

不清楚!”

左丘化叱道:“你既不清楚,为何说送信?”

卫士道:“在下所谓信,只是要把遇上大侠的事向吞金祖师说明,并非送总管的信。”

左丘化问道:“你们总管经常与吞金魔王有来往?”

卫士道:“那是暗中的事,外面无人知道,听说总管就是吞金祖师的师弟!”

左丘化哈哈大笑道:“官魔勾结,为害汉人,好,我得查查还没什么内情哩!”

说完叱道:“你走吧,不过我警告你,九狼谷是禁地,我就要前去下手,你如想死,那

不妨去试试,同时你如回京,我又要警告你,千万勿把我问的话说出去,否则你必死在觉罗

辉的手中,你该明白他为什么会杀你吧?”

卫士叩头道:“是是,大侠不说,在下也明白!”

左丘化挥手道:“我不食言,你走吧!”

卫士起身待走,闻武喜忽然叱道:“慢点!”

左丘化问道:“你要干什麽?”

闻武喜道:“二哥,以他的年纪,当年可能去过我的家里!”

左丘化啊声道:“这话有理!”

那卫士不明其故,但不敢走,而且愕然望著左丘化,似怕他改变了放行之意!

左丘化问遗:“你贵姓!”

那卫士惶然答道:“大侠.还有什麽指示,在下姓张名东起!”

左丘化道:“你想想到当年.曾经与同事作了一件亏心事没有,那是十一年前,夜入一

座闻家庄?”

卫士急急道:“大侠,你是问闻御史後代灭门之事?”

闻武喜大喝道:“一点不错,我曾祖父确是作过明朝御史!”

左丘化急喝迢:“武喜,听他说完了再讲—你急什麽?”

闻武喜不敢动,左丘化又问卫士道:“你去过闻家庄中?”

卫士道:“没有,大侠,在下不过知道那回事,要是在下去过或作那件夜袭之事,试问

在下还敢说?”

左丘化点头道:“此话有理,你说那件事的经过看看?”

张卫士道:“听说明亡之际,清军冲散不少大明重臣,那都是一些硬存复兴之士,闻御

史就是其中之一!”

左丘化道:“清庭过了几代还不放弃追查?”

张卫士道:“这种事,清主一直至今还在追查,因为知各地仍有反清复明的功臣後裔在

活动!”

左丘化道:“当年是谁带队?”

张卫士道:“那是侍卫总管亲自出马,还有两个副总管,现在第一副总管已经升了两宫

总管,这人叫‘艾新雄’!第二副总管部升为第一副总管了!”

左丘化道:“现在你可以走了,但要记住我的话,今晚之事不许向人道及,否则觉罗辉

不杀你,我还是要取你首级!”

张卫士连声道:“大侠放心,在下如果不因家小在京,这次就不会回京去了。”

左丘化道:“回去不要紧,日後我如来京,只要你不替清庭卖命,到时我还不杀你。”

张卫士感激去後,闻武喜流下泪来道:“二哥,我家之事,现在全明白了,这狗清帝我

非杀他不可,二哥,去过九狼谷後,你带我入京好吗!”

左丘化道:“行刺满清皇帝不是想像那样简单!”

闻武喜道:“有什么困难?”

左丘化道:“表面上看清庭除了两个总管与千馀卫士,其实不然,以我猜想,暗中还有

非常多的老家伙在保护,常人说得好,‘蚂蚁多多咬死象,’这是说,一旦众寡之势太悬殊

了,全身是铁打也不行!不过我有心去捣乱几次,杀他几百高手,取下两个总管人头替你报

仇。”

闻武喜跳起道:“只要作到这样,我也心满意足了,最大好处是吓吓那狗皇帝!”

左丘化道:“好吧,总有一天我会去,不过目前你却要忍耐。”

闻武喜遗:“二哥,我知道,你现在心中不安定,大哥没有下落,方姐又生死不明,同

样也有亲仇未报,我不忍,等这些作完了再讲。”

左丘化郑重道:“武喜,这不是我说的理由,你的也就是我的仇,我们的仇没有先後之

分,不过大哥和方姐倒是非常查明不可。”

二人又走了一个时辰,这时闻武喜忽然这:“二哥,看前面高峰,九狼谷就在左侧!”

左丘化道:“这样说,再进就有敌人出现了!”

问武喜道:“遇上怎麽办?”

左丘化道:“不要说出我们来意,见人就杀,一直杀到老魔亲自来才由我来!吞金门中

不会有好人!”

二人通过一座森林时,耳中突然传入一阵激烈的喊杀之声,左丘化不由大疑,急向闻武

喜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二哥,可能有我们同道先到了,敌人在围攻!”

左丘化道:“快点接近看看!”

“阿化!”

突然一声大叫,陡见一条人影冲来!

左丘化一看是空空儿,不由惊喜问道:“你从何处来?”

空空儿道:“别问我的经过,你快去助阵!”

左丘化问道:“助阵?”

空空儿道:“神木老人的老少徒弟,五槐老人,七松山,赵慕君,爱赛儿,还有一涸大

汉我不认得!”

左丘化道:“他们了什么来攻九狼谷?”

空空突道:“我说没有时间了,你还问什么?”

左丘化挥手闻武喜道:“你先进,我马上上来!”

闻武喜道:“二哥,我如何分出敌我?”

左丘化一想不错,他本持留下多问空空儿几句,可是辨不到,又向空空儿道:“跟我

走!”

那也是一座谷,可是除了石头,就没有树木,三人一到,一目了然,左丘化发现谷中全

是人朗滚动,敌人足有一百多,团团困五人,超慕君,爱赛儿,五槐七松,他都认得,只有

一大漠从未见过,看他用的武功,居然不在五槐七松之下,而且强过赵慕君,他立向闻武喜

道:“阿喜,敌我分明.你快出手!”

闻武喜的块头的确魁梧,声音又宏,只见他大吼一声,竟是山鸣谷应!一下冲出,势如

猛虎出笼!

空空儿一见惊问道:“阿化,他是谁?”

左丘化笑道:“是我亲结义弟,且是故明忠良之後,名叫闻武喜,你且看看他的武

功!”

空空儿急把目光转入斗场,诅料就在三言两语之间,闻武喜已经攻进敌群,而且地面上

已倒了一大通,同时只见拳出如山,腿起如涛,势不可当—不禁大叫道:“他是什麽功

夫?”

左丘化哈哈笑道:“你常常吹牛说见闻满天下,现在居然问我了,告诉你,这就是‘三

拳两腿’,也是他的字号!”

空空儿道:“别开玩笑,武功中那有如此俗的高招?”

左丘化道:“你们家祖传技艺那也不是绝技吗?可是出手不离偷与扒,这又不是俗而

何,招绝何忌名不雅呀?”

空空儿道:“快看,敌人阵势大乱了,他们要把重心放在令弟头上啦!”

左丘化道:“你快把神木一家叫出,免得在内碍手碍脚,使阿喜打得不畅快!”

空空儿道:“不行,我是一人来的,不是他们一道,叫也无用?”

左丘化问道:“我正要问你,在鞍山城外.我不是叫你回去把郑大哥和方姑娘他们带来

追我,你却一去无消息?”

空空儿道:“我就是回去不见他们啊,所以我到就到处找一直找进长白山区!”

左丘化道:“方青青的神剑已被绝世佳人黄芳拿给了我,她说是偷到狗魔的,方姑娘八

成死在狗魔手中!”

空空儿道:“不,方姑娘的消息我知道,绝对没有死;只是下落不明,倒是郑大哥的下

落很可疑?”

左丘化道:“你是说,方姑娘逃脱了?”

空空儿道:“吞金老鬼捉到一个少女,我疑为是方姑娘,所以决心偷进谷去看看,岂知

到了这里,发现神木门下全部在此打门,原来他们的小师妹也失踪了;同样起疑而来,但不

幸,吞公老魔的势力太大之前,很前这点还只一部份啊,大部份还在谷内未动,不过老魔好

似出外去了。

左丘化谈著之际,突然见他冲空而起!

原来敌势大败了,一批已向後退,左丘化见势冲起,这时全部截断退路了,只见他神女

剑一挥,连斩数人!

敌群前後受敌,慌做一团,抗之无力,须臾之间,惨叫声大起,同时神木门下挡住左右

两面,瞬息之间,一个未溜!全部完蛋了!

左丘化一看敌群全倒,立吟闻武喜喝道:“随我杀进谷去!”

两兄弟身如冲霄之鹤,高拔横飞,害得神木门下望尘莫及!只听五槐老人大叫道:“我

们快去接应!”

空空儿大叫冲上道:“你们不必去了,只宜守住谷口,此谷三面掩天,只有这面可逃,

当心把捉去的姑娘带走!”

五槐老人一见空空儿,竟已认出,急急道:“小空,那是两个什麽人?”

空空儿大笑道:“这两人之中,一个你们不识,一个却是易容,易容的就是孤儿魂左丘

化!

七松公惊叫道:“是他!”

空空儿道:“最奇的是那大个子少年,他的字号真怪,竟叫‘三拳两腿’!你们听说过

没?

五槐老人大叫道:“长白山中神童?他是长白山的神童!”

空空儿道:“可是他被左丘化收为义弟了!”

七松公急向五槐老人道:“师兄,那大块头是师傅说的神童?”

五槐老人点头道:“长白山的猛兽之王,他有降龙伏虎之成,但除了师傅见过,别人看

也未看到过,长白派之所以搬到老爷岭去,那是被神童赶出长白山的,他不许任何武林人物

在长白山现身!”

话说至此,大家已到各外停住,可是,他们老少堵在谷口,足足有半个时辰,岂料毫无

动静

七松公向五槐老人问道:“师兄,为何末闻谷里有声音?”

五块老人道:“此谷太沉,吞金魔王是在最後悬崖下建了大批竹屋!”

赵慕君道:“大师哥,我和三师哥进去看看如何?”

空空儿急急道:“不可,谷内地势奇险,老魔没有金山大阵!”

那涸大漠道:“朋友,你怎么知道?”

空空儿向五槐老人问道:“老槐精,造是阁下什么人?他好似对我有疑问?”

五槐老人大笑道:“小偷儿他是我的三师弟尚南雁,你是不认识的!他不是怀疑,而是

觉得奇怪………”

一顿,接着向大漠道:“老三,你很少去过内地,这是四海神偷高足,武林无人不知的

空空儿,江湖上没有可以瞒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横扫九狼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