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十六章 天罗地网

作者:秋梦痕

正当左丘化说完话时,忽见土山下来了两个幽灵似的黑影,竟是直朝上山扑来!

左丘化立即向空空儿道:“你与这位尚兄进茅屋里去!”

一顿又向闻武喜道:“你不可乱动,听我指示出手!”

“二哥,来的是两个蒙面老人!看他面罩下的胡子!”

左丘化顺手拿出两把剑,一把就是神女剑,另外一把又长又宽,交给一把宽的闻武喜

道:“这把你佩用,以备必要之需!”

闻武喜道:“我是施拳脚啊!”

左丘化道:“我教你剑术,那比你的拳脚更有用!”

闻武喜道:“这是什麽剑?这长这宽?”

左丘化道:“神剑之霸,名为‘大霹雳’,正好适合你的身材和体力!”

黑影已到,左丘化迎上问道:“朋友,这是一座土山!”

两个蒙面老人同声道:“这位高朋友就是‘三拳两腿’?”

左丘化笑道:“不错,二位是才见才问还是早知追来?”

两个蒙面同声道:“十九个皇家卫士,被杀了十八个,名声虽然闯出来,然而罪比名声

更大!”

左丘化哈哈大笑道:“二位是清庭派出的,但不知身居何位?”

两个老人冷笑道:“这不是江湖寻仇,而是奉旨拘犯,年轻人,与你无关!”

左丘化大笑道:“手足同体!”

二个老人同声异然道:“你们是兄弟?”

左丘化道:“胜过同胞!”

其中一老人抢出一步道:“你们敢拒捕?”

左丘化挥手闻武喜道:“你让他拿去吧!”

闻武喜大步踏出,宏声道:“我的拳脚不答应!”

那老人大怒道:“你们敢造反?”

闻武喜哈哈大笑道:“站在我大汉天朝立场,你们是贼!”

老人吼声而上道:“原来你是明亡之後,看掌!”

闻武喜大喜道:“来得好……”

同时一拳打出!

两劲相触山且发雷声,轰隆一声,直把土山震得摇摆不停,老人蹬蹬後退,闻武喜却如

生了根。

左丘化发觉老人竟能抗拒义弟,心中一怔!忖道:“这是什么人?”

後面老人一见同伴功力竟不能胜过犯人,心中大骇,随即向前接近!似有联手之意!

左丘化不管,反而後退八尺,袖手旁观!

这时雷声大作,那老人已展开快攻!

开武喜拳脚如风,招招硬接,而且原地不动,真有稳如泰山之势!

那老人连攻三十一招,过步难追,心中大急,吼声不绝!

後面老人见势不对,立即如风扑出,大叫道:“钦犯拒捕,罪诛九族!”

闻武喜狂笑道:“可惜我只有一个人了!”

他毫不在乎,立即还以攻势!

在茅屋中的尚南雁见了大惊,急向空空儿道:“你快叫左公子出手呀!”

空空儿立即冲到左丘化身後急急道:“阿化,你为何不动?”

左丘化笑道:“再加两个也不必我出手,同时我得看看这两个老家伙的功夫,他们好似

北方难得一见的绝技!”

空空儿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

左丘化道:“可能是我猜想中的人物!”

空空儿道:“他们是清庭隐名高手?”

左丘化道:“满清皇帝养了一批奇人异士,江湖无人知道,这两人也许是其中之人,他

们的地位是什麽供奉,属‘国师馆’!是清庭神秘之地!”

空空儿惊叫道:“对,家师曾经想偷後官宝藏,但未得手,他老人家发现一座殿,匾上

刻著‘神秘阁’三个大字;当时不知原因,後来见势不妙而退出!”

左丘化点头道:“那地方除了皇帝就只有两总管能去。”

空空儿道:“你怎么知道有这个地方?”

左丘化道:“也是你师傅说的,你不知道令师第二次又去过後宫,这次他几乎送了

命!”

空空儿吓声道:“好险!”

忽听闻武喜突然大喝一声!二人一看,只见两个老人一个滚下山去,一个则倒在地上!

就在这时,闻武喜如风冲出,拳头一举,就待向倒下的老人压下!

“住手!”左丘化一见己喝,人也闪到,伸手就把问武喜拉开道:“他已重伤,杀了不

勇!”

老人满口是血,只见他慢慢撑起道!“为何不下手,老夫技不如人,死有何怨?”

左丘化冷声道:“你根本不是对手,杀你何勇,朋友,我想你是‘神秘阁’中人物,只

差字号不知了?”

老人见他竟能说出“神秘阁”三字,显出惊奇之情,道:“朋友,你又是谁?”

左丘化道:“在下孤儿魂,你可走了,贵同伴恐怕要扶著走!”

老人道:“老夫乃‘女真双星’,今晚算了,来日方长,有缘再会了!”

左丘化笑道:“下次多来几个,今晚我还未出手哩!”

老人点头道:“神秘阁中,比老夫高明十倍大有人在,他们一旦知道二位有如此身手,

那是不必去请的。”

他说完话,缓缓下山而去!

闻武喜一见老人连面罩也被自己打掉在地,拾起笑道:“他这个也不要了!”

空空儿走上哈哈笑道:“二人的秘密已被揭穿,带上等於零,他还要个屁!”

闻武喜问左丘化道:“二哥,为什么不杀他?”

左丘化道:“留下来钓鱼多好,他们不是随侍朝总管来的,这时必回京师无疑!”

尚南雁走出茅屋叫道:“阿喜公子,你的武功真是了不得啊!”

闻武喜笑道:“给我二哥提鞋都不要!”

左丘化笑道:“阿喜的功力真的一日千里,我没有想到你能打败这两个老人,他们不下

於狗头魔王,而且是正派功夫!”

闻武喜道:“我们就在这里过夜?”

左丘化摇头道:“不,我来这里是为‘冷夫’”之约!可是她为什么尚未来到。”

闻武喜道:“冷夫人是谁?”

左丘化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曾助她打退一个老罗刹!”

空空儿道:“江湖上没有什么冷夫人呀?”

左丘化道:“不知道的人物太多了!”

闻武喜问道:“她约你作什么?”

左丘化笑道:“她说有要事,我却不知有什麽要事,既然答印,我们就等她到四更

天,如果四更仍不来,那我们就动身奔呼克山去。”

正说著,忽听後山传来一声长啸,传声入耳,左丘化突拔起道:“你们快随我来!”

三人追在後,有点惊疑不定,来不及问,只有拚命追!

土山虽不大,但後山下面居然是遍一望无际的树林!左丘化上且住一看,遥见远处林梢

跃起十几条人影!

左丘化一见大声道:“不好,十二个打两个!”

闻武喜急问道:“啸声是谁!”

左丘化道:“冷夫人,她被敌人围攻了!”

空空儿道:“被围的是两个?”

左丘化挥手道:“火速前去!冷夫人一定有同伴前来!”

四人擦身同起,转瞬即到,左丘化大叫道:“冷夫人,在下来了!”

闻武喜比他快,抢上去就动手!三拳两腿如电如雷,又快又猛!真是势如破竹,手出敌

倒!

打门都在树梢上进行,双方都以轻功敌对,对方都是横面人,简直不知其面目,但看得

出;有男有女!

左丘化一招不发,人却到了一个妇人身边问道:“夫人,他们是什么东西?”

妇人道:“贤侄,他们是罗刹门!”

左丘化一听‘罗刹门’三字,突然大喝一声,双手十指,连连点出,指风所及,敌人如

沸汤泼雪,惨叫连声,一个个滚下树梢而去。

空空儿,尚南雁二人赶到摸了空,敌人全倒下了!但是他们不放,同喝声中,双双钻进

林去!八成是要检死鱼啦!

妇人一看全完了,喜得娇声道:“左贤侄,快过来,这是拙夫冷冰!”她指著同伴!

左丘化过去拱手弹:“前辈,晚生有礼了!”

那男子有五十馀岁,急跃过来大笑道:“真是人中龙,老弟,幸会,幸会。”

左丘化也把闻武喜叫过去向冷氏夫妇介绍道:“这是晚生义弟问武喜,请二位前辈多指

教!”

男的大喜道:“三拳两腿惊动鬼神,真是名不虚传!”

左丘化笑道:“前辈已知他的字号?”

男的大笑道:“今晚上他不是打败两个老人?哈哈,现在清庭卫士全震动了,我夫妇伦

听一下,他们竟人人自危,连两个总管都打算不去呼克山了!听说他们要派人回京请来大批

老古董!”

左丘化笑道:“晚辈为了等夫人,谁料等到两个老人,听说他们是清宫‘神秘阁’中人

物,但他不知他们是什么字号,原来他们去见两总管了—请问前辈,那两人是谁?

冷夫人接口道:“那两个老人来头不小,是满洲皇族奇人,女真双星!”

左丘化想起道:“对,他们之一,似曾说出‘女真双星’这字号,居然被晚辈给忘了,

今夜劣弟没有杀他!算他命长。”

冷夫人道:“贤侄,神秘阁中奇人无数,今後你要小心。”

左丘化点头道:“晚辈记下了!”

这时空空儿和尚南雁钻出树林同声大叫道:“你们兄弟太不够交情了!”

左丘化笑道:“怎么?难道没有油水!”

尚南雁道:“油水倒是不少,小空搜了几百两黄白物,可是没有一个活的!”

闻武喜哈哈大笑道:“别说假话,男的没有是真,女的只给她们负点伤!”

左丘化接口道:“阿喜和我有不约而同之心,我也未向女的下重指!”

空空儿啊声道:“其中有女的,糟,她们都逃掉了!”

左丘化道:“本来就未有杀她们之心,逃了就算了!”

冷夫人道:“你兄弟确是英雄本色!”

冷老人大叫道:“罗刹人女的胜过男的阴毒,今後不杀不行!”

左丘化笑道:“晚辈对罗刹门了解不多,将来就不会放过了,请问二老,今晚相约,不

知有何指教?”

冷夫人道:“没有重事,第一,拙夫要会会贤侄,第二,这儿有件小事物请贤侄收

下!”

说著,拿出一件东西,交与左丘化!

左丘化接过一看,见是两只玉蜻蜓,不由奇怪道:“冷夫人,这是什么意思?”

冷老人笑道:“你收下,将来自然知道,现在告辞了!”

左丘化急急道:“二老慢走………”

他没有喊出,两夫妇已去势如风!

左丘化接住两只玉蜻蜓,简直不知如何处置!立在树梢直发呆!空空儿靠近一看,在月

亮下,他忽然看到玉上有字,不由啊啊声:“天作之合!”

左丘化闻言吁声道:“什麽?”

空空儿大笑道:“定婚礼物啊!”

左丘化大惊道:“我与谁定婚!这,这……”

闻武喜笑道:“二哥,你不是救了一个少女,她叫‘绝艳殃女’冷艳呀,这两夫妇八成

是冷女父母!”

左丘化跺足道:“不行,这样太武断了,怎么不徵我的同意呢……”

空空儿道:“现在不谈,谈也无用,将来见了他们夫妇再解释,你可告诉他们已有

方!”娘就行了!”

左丘化有何办法,也知只有且收下,可是他一想到方青青,心中就难过,同时又没找到

义哥郑邵力,不由低下头去!痴呆呆的,不知所措!

空空儿催道:“我们走吧,天快亮了!”

左丘化抱著一肚子伤感,领著大家向呼克山奔去。

呼克山在兴安岭南脉,那儿数百里内有四座大高峰,即室韦,鄂博哈努山,索岳济山,

四峰之隔,以呼克和室峰最近,相距不到五十里,中有峡谷万丈,近半月,传言有紫光起自

峡谷之内,冲霄如长虹贯日,所以引得天下武林又如风起云涌而来。

左丘化等顺著金国“长春边堡”走了三天,他们到了成吉思汗出生地,即“成吉思汗

镇”,进镇吃了一顿蒙古烤肉,休息一会就要动身。

饭後,休息在一条河边的树荫下,坐不一会,忽然看到两个大汉急急而来,面色惊惶,

似已负伤,只见他们走路踉踉跄跄!

空空儿急向左丘化道:“我认识他们!”

左丘化问道:“是什么人?”

空空儿道:“前面大汉叫‘三花剑’刘功启,後面叫‘杀虎手”张云羽,他们在江湖属

一流高手,号‘兴安双强”,大概遇上强敌打败了?”

左丘化道:“是黑道上的人物?”

空空儿道:“横行兴安岭,但不害良民!专於黑吃黑。”

他说著之际二人已到,立即起身叫道:“二位怎么了?”

前面大汉一见空空儿,立即停下叫道:“海里针,有没有内伤葯,我们兄弟失手了!”

空空儿道:“重不重?刘兄,你们兄弟遇上谁?”

大汉叹声道:“先拿葯来,我痛得很!”

空空儿向左丘化笑道:“他们是硬汉,喊痛就不轻,我的不行,你给他们两颗吧!”

左丘化拿出两颗交与空空儿递过去!

两大汉各吞一颗,也到树下坐著,立即运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天罗地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