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十七章 各显神通

作者:秋梦痕

四个人坐在草地上,冷艳靠着左丘化,因为她太天真之故,左丘化无法避她的亲近!

陆登星和闻武喜,两个人各有一只烤免在手,然而那无济于事,连肉带骨,吃了还不够

半饱!

左丘化看到他们在吸手指头,不禁笑道:“你们不够时,大家走到晚上再停止!”

陆登星道:“阿哥,你还没有同意我的请求哩?”

左丘化道:“我有大哥,他叫闻武喜,是老三,不知你是几月生的?”

陆登星道:“我是十一月十八日出生上定是老四了!”

左丘化笑道:“好,我收你作四弟,不过我有规矩,作哥哥的有权指挥弟弟,什事都得

听!”

陆登星道:“二哥放心,三哥虽然和我打过架,那是未定名分之前,以后我一定听他

的!”

闻武喜道:“我们大哥郑邵力尚毙未找到,今后我们要注意!”他指着冷女道:“这是

冷姐姐,她就是关东一带武林之称为‘绝艳殃女’的奇女子!”

冷艳笑道:“都是自己人了,何必客气。”陆登星闻言,面色有异,只见他坐姿后移!

显出害怕是情!

左丘化一见笑道:“你也被江湖误传了,其实接近不要紧,不触及冷姑娘的衣服就是

了!”

陆登星道:“不是在五尺内就要死?”

冷女格格笑道:“现在你近在三尺内,为何不死?实际上,我不仇视对方,我的玄功就

不会自发!当然,触及我也有点如触电一样,那只是一霎就没事了!”

陆登星问道:“现在二哥准备去那里?”

左丘化道:“去找仇人,没有一定地点。我问你,你得的参王可是真的!”

陆登星道:“是真的,那是一个尺多高的婴孩,不会说话,不要吃,有口有鼻,五官俱

全,我见他可怜,又放了!”

左丘化道:“那是千多年成灵的东西,他一沾上人气,今后更灵,你有慈悲之心,这是

根好,不过放了又怕落入别人之手!”

陆登星道:“好不容易得手,他是被十个邪门老人围堵之后,实在无处可逃时,才钻到

我的衣底来!”

左丘化道:“这证明他有真灵,知道你不会害它,另外一个落在黑龙王手中,那家伙人

立即将其炼成衬丹,现在又落到一个姓黄的女子手中去了!”

陆登星道:“我们去抢她!听说衬王丹可以补元练功,长生不老。”

冷女笑道:“原来你是知道的,知道而放,你的心地确实善良!”

陆登星道:“那一个已经被害,不能复生,我们就非夺不可!”

左丘化道:“此话有理,现在我们走!”

四人立即行动,再向西进!到了晚上,左丘化正待吩附两大个去打野兽味时,他忽然嗅

到一股香气,只见他急急道:“小空有信了!快跟我走!”

闻武喜道:“该不会又是别的事?”

左丘化道:“到了才明白!”他领先朝着一座高峰纵起,三人在后紧跟!去势如电!

登上山峰,立见另外一座峰上烧起火光,左丘化嗅到香气正是那个方位随风而来,急向

三人道:“小空与尚南雁就在火光处,我们到达时,谁也不许出声!下一步行动到了再说,

现在火速前去。”

四人再奔,渐近火光时,忽见黑暗处走出空空儿道:“峰后是处沉谷,谷中有一座竹

屋,不知有多宽,我见到黄芳的背影立在竹屋侧面!但未看到其他人影!”

左丘化道:“尚南雁呢?”

小空道:“在峰后一座崖上藏着监视!”

左丘化道:“你和他在峰上勿动,仍旧藏起来!”又向闻武喜,陆登星道:“你们一走

竹屋右侧,一走左侧,但勿露面,除了看到有男的离开,那时不分老少,全力截住!”闻武

喜道:“二哥如何作?”

左丘化道:“我由正面去叫门,看情形去!冷姑娘守在屋后十丈处,只看匆出面。”

呀派一定,他就拔身越过后峰,直赴那座沉谷!

到达时,只见竹屋里面有火光,但不见人影,竹屋靠悬崖,崖高百余丈,左丘化接近竹

屋前门时,立住未动,他似在细细察看情势地形。

正当这时,忽然有个黑影从屋中闪出,又快又轻!

左丘化一见,正是黄芳!不由心中冒火,可是他仍忍住不发,故意咳了一声!

黄女闻到咳声,真是如电找到,但她一见左丘化,面色立变,但只瞬间就恢复正常,只

见她噫声道:“是你!”

左丘化道:“你感到突然不成?”

黄女看到左丘化面色不对,心中暗惊,问道:“阿化,请进屋里坐一下如何?你有什么

事不成?”

左丘化道:“屋中只有两人,是埋伏还是怕见人,怕见人叫他滚,是埋伏那就不够!

黄女更惊,急接道:“里面有霸主,你太冒失了!”

左丘化大笑道:“你还把我当手下?”

黄女娇声道:“你要怎么样?”

左丘化大笑道:“我不知道你在此,这种夜晚不会来!”

忽听屋中响起一声干咳,接着走出一个老人哈哈大笑道:“佐臣,你们近来功力突飞猛

进了!”

左丘化一看是霸天魔王,拱手道:“现主,我不叫住臣,而是孤儿魂左丘化!”

老人大笑道:“老夫早知道了,左丘化,老夫有一件事,找你很久了!”

左丘化问道:“请说罢!”

老人道:“我把芳儿许配你,大概不会拒绝吧?”

左丘化想不到老魔来此一手,立答道:“左丘化不坐第二把交椅!”

老人噫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左丘化冷笑道:“唐仪睡过的被褥都不是新的了!”

黄女娇叱道:“你敢侮辱我!”

左丘化也叱道:“恐怖教主何在?交出来我就不追你之过,否则杀你泄恨,你这狠毒母

狼,居然敢害我青青!”

黄女闻言,立即大叫道:“阿仪何在?”

屋中如电闪出唐仪大笑道:“我早等不及了!”

霸天魔主似不知道其中曲折,大声喝道:“不许动手,这是怎么一回事?”左丘化不理

他,指着唐仪呸声道:“姓唐的,你这色迷下流,你为了一个奥女子,居然把我大哥打下天

之井,今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大喝道:“阿喜阿星何在!”

闻武喜和陆登星应冰而出,同声道:“小弟等在此!”

左丘化又向霸天魔主道:“霸主,在下一直未把阁下视为敌人,今晚之事由你自择,如

果主张正义,那就必须放弃令徒,倘若要护徒,在下就对不起了!”

老人大声道:“老夫尚未搞清你们之间的过节?”

左丘化道:“刚才也该有点明白了!”

唐仪大喝道:“我们先分高下再讲理!”

左丘化冷声道:“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挥手合武喜道:“三拳五岳动,二腿四

海腾!”

闻武喜宏声应是,一拳放出,直取唐仪!

唐仪突感劲如山倒,陡然一震,急急应敌!

霸天魔主一看双方接手就是全力出手,心中大惊,正要再说时,只见徒弟拔剑要决左丘

化!

左丘化一见朗声冷笑叫道:“阿登,给她吃点苦头,不必打死,我们不杀臭女人!”

陆登星哈哈大笑道:“她长的真美,我还不忍杀哩!”说完一拳打出!

黄女也娇叱一声,舞剑接招!

霸天魔主一见,立向左丘化道:“孤儿魂,你是迫着老夫杀你!”

左丘化大笑道:“霸主,请教了!不过我得说在前面,如有所伤,千万勿钻牛角尖,狗

头魔,吞金魔,混世魔都在观变哩,他们吃了在下的苦,不敢再出面,只在暗中观看,其心

可见!”

霸天魔主闻言,心中一震,问道:“你已察出来了?”

左丘化大笑道:“阁下如想与他们联手,那只要招招手就会来!”

霸天魔主狂笑道:“老夫岂是与他联手之人!”

他说出这句话时,眼角突见徒弟被人打得东问西避,不由大惊,腾身大叫道:“勿伤我

徒!”

原来黄芳在这谈话之间已接十招,十招之下,她被陆登星的如山压力打得全身是汗,诅

料心中一慌,竟被陆登星抓住机会,一腿扫出,势如闪电,黄女看势逃不过了!

霸天老魔一见大惊,喝声之下,拔身一起,由上而下,硬取陆登星的头部!

陆登星看势极猛,只得放过黄女,双拳翻起,接住老魔俯仲之招,大笑道:“老家伙,

你是自找吃苦了!”

左丘化回过头,只见霸天魔主俯冲不下,被迫闪开,不由大笑道:“霸主,当心点,清

庭神秘阁两个老家伙,在天黑前已被我四弟打得落慌而逃哩!”

霸天魔主连招势都接不赢,那有时间答话,只见他已搬出十二成功力在拚命!同时黄女

也加上了!

左丘化毫不担心陆登星,扭转身,发现闻武喜,竟被唐仪的快招攻得团团转!

唐仪功力,招式,的确与众不同,左丘化上且即留了神!可是闻武喜只是招势不如人,

功力毫不逊色,只听他大叫年:“二哥,他似知道我的路子?”

左丘化朗声道:“他是百绝帝君外门徒孙,不要紧!放弃三拳两腿,快出‘大霹

雳’!”

闻武喜合意,双拳猛扑一招,退开八尺,如风拔出“大霹雳”神剑,接着吼声道:“现

在看我的!”

唐仪一看他的剑,真是天下少见,又长又宽,芒尾四射,心中一惊,立亦拔剑在手!

紧接着,二人剑势展开,异声大起!

当此之际,忽见一个少女立在竹屋门口娇声道:“相公,屋里没有人了!”

左丘化一看是冷艳,急急道:“你莫出来!”

冷艳道:“相公,屋后是悬崖,里面有秘洞,洞口石门被我推开了!”

左丘化道:“不要进去,当心有阴谋!”

黄芳正在与其师双斗陆登星,这时听到屋门口有了女人之声,回头一看,不由呆了!

原来她看冷女之美,真是举世无双,自己一比,相差太远,心中付道:“左丘化居然又

找到一个了,我得一不作,二不休!”只见她撤身而出,就待去杀冷女……。

身还未动,突闻老魔大叫道:“芳儿不可,那是绝艳殃女!”

绝艳殃女四字一入耳,黄女不由打了一个冷抖!暗叫道:“我的天,左丘化居然搞上

她!”

左丘化一看黄女后退,连再斗陆登星也忘了,不由朗声冷笑道:“她不似方青青那样好

害,你去杀吧!”

说着之际,猛听空中大喝道:“武喜退开!”

一条人影尤如陨星曳地,立即现出一个青年蒙面人来!同时朝着唐仪背后一步步踏出!

左丘化看来了神秘人物,人且即招呼闻武喜道:“老三退开!”接着向了面人道:“阁

下可是‘天罗火网’?”

帐面人道:“那是在下一种武功,在下乃‘井底游魂’!‘再生讨账人!’”

左丘化闻言,立即向闻武喜道:“老三,快放手,大哥到了!”

闻武喜一闪退开,走到左丘化面前道:“真是大哥?”

左丘化道:“你看罢!”

唐仪火速回转身,面蒙幢面人和道:“你是谁?”

蒙面人冷笑道:“阁下不必问,先看看在下的面目就知道了?”

手一伸,他立即取下面罩!

唐仪一见大惊,骇然道:“魔君子郑邵力!”原来蒙面人真是郑邵力,只见他冷声道:

“姓唐的,天之井没有抗住我报仇之心,现在你得连本带利还我那笔胀了!”

唐仪嘿嘿笑道:“难道你变了一个人?”

郑邵力仰天大笑道:“错不了,真变了,我的声音都变了,连我义弟都听不出!”

唐仪冷声道:“声音变了保不住你第二失败!”

郑邵力哈哈大笑道:“天之并底埋我不了,承阁下之赐,我倒因祸得福了!”

唐仪横剑哼声道:“那就要立即见识见识了!”

郑邵力喝道:“上吧!我的事小,还我弟妹来!”

唐仪愕然叱道:“你弟妹与我何干?”

郑邵力道:“在下护着弟妹在那峰上养伤,你把在下引到天之弁,使我弟妹遭了黄芳那

毒女派出恐怖教主盯在你后面下手!”

唐仪阴笑道:“原来如此,那你去找恐怖教主!”

郑邵力冷笑道:“未免太便宜吧?”

唐仪喝道:“那你就上来!”

郑邵力回头向左丘化道:“贤弟,不许任何人出来插手!听到没有?”

左丘化急急道:“大哥,小弟遵命!”

郑邵力拔剑指着唐仪道:“当今武林人物只有两面,不正即邪,以阁下这种既不正也不

邪,走的只是争强好胜,看到女人流口水的路子,那是不为人所齿的,现在要你尝尝败的滋

味!”

唐仪挥剑而上,大叫道:“这次不叫你流血七步,再不放你了!”

双方一接即发!全力抢攻,霎时剑气如虹!

左丘化转过头去,忽见霸天魔主已被陆登星打得喘气如牛,除了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各显神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