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十八章 太师和少保

作者:秋梦痕

左丘化正和怪老人说著行著,忽然看到前途有四条人影如电闪出,怪老人忽然後退道:

“不好,他们是杀人的家伙!”

左丘化一看,不由大笑道:“老瞎子你有什麽凭据?”

怪老人道:“我看到他们杀死几十个人!”

左丘化忽然想到什么,大笑道:“那他们杀得好!”

怪老人道:“小子,你是怎么搞的,刚才还教我要心存正义,难道杀人也是正义?这我

就糊涂了!”

左丘化道:“杀坏人有何不可,来的四人都是我的义兄弟!”

原来四条人影就是郑邵力、闻武喜、陆登星、还有冷艳等四人,只见他们一见左丘化就

大叫道:“雷门五老何在!”

左丘化笑道:“先别问我,我得问问冷姑娘?那肃王後裔成家父子呢?”

冷艳道:“有日月会大批高手接去了!”

左丘化愕然道:“什麽日月会?”

郑邵力接日道:“日月会就是故明遗臣後裔所组成的反清复明团体,势痢散布每个角

落,可惜没有得力八物领导!”

左丘化啊声道:“我至今天才知江湖还有这种组织!”

闻武喜问道:“二哥,雷门五老没右和你动手?”

左丘化笑道:“被我抓住弱点,他们回去了!”

陆登星道:“这位老丈贵姓?”

左丘化又笑道:“他不肯说出姓名,却又是我们的朋友,你们今後叫他作老瞎子就行

了!”

大家知道这又是江湖前辈怪物一个,一齐向他拱手!

老人回礼道:“你们为了救三个人,居然杀死几十个,这太说不过了!”

左丘化接看问大家道:“你们遭遇大批清庭卫士?”

郑邵力道:“是的,当我们被尚南雁和空空儿迫回头时,发现四十几个卫士围住冷姑

娘,不过已有好几个被冷姑娘的回震之力震死亡了。”

左丘化回头向老人道:“百年前,有一批强徒侵犯一户大家庭,强徒夺了这家一切所

有,杀绝这一家,只有少数家人逃脱在外,现在这强徒还要把那些逃脱的後代杀光,你说该

不该杀?”

老人跳起道:“那真岂有此理?”

左丘化道:“今天你所见的,我兄弟们就是杀那强徒的手下!”

老人似豁然了解道:“早知如此,我就不应该了!”

左丘化问道:“什么不应该?”

老人道:“有两个男女,似负了伤,我怕他们死了难看,所以我救了他们,後来知道,

这两个男女是皇帝放在外面探听叛逆,调查武林,平定江湖的重要人物。”

左丘化道:“你只知道这些?”

老人道:“别的不知,不过我在治疗他们时,发现男女胸前刺有可怕的骷髅图案!”

郑邵力大叫道:“他是恐怖教主!”

左丘化闻言郑重道:“你二师哥三师姐怎有这种东西?”

郑邵力道:“这是他们的暗记,除了家师就只有我知道。”

左丘化道:“老瞎于说他们是清庭放出来的,这如何解释?”

郑邵力追:“这恐怕只有师傅才知道,那老魔有些地方连我也瞒著!”

左丘化突然跳起道:“我明白了,恐怖教,影子帮、金蛇教,这都是清庭放在江湖中暗

杀组织,以往所死的人,一半是故明後裔!一半是正派武林,恐怖魔王,实际上就是这三大

暗杀组织的主持人!”

郑邵力突然也跳起道:“贤弟,我想到一事了!”

左丘化道:“什么事?”

郑邵力道:“我有次在无意中撞上老魔在查看一本厚厚的书上见我去,他就立即将书收

超,可是我却看到书名!”

左丘化道:“什么书名?”

郑邵力道:“书上有五个大金字,刻印著‘觉罗氏手论”!内容不明,但能证明老魔与

清庭关系不浅!”

左丘化点头道:“爱所觉罗即清庭之姓氏,那是不可想像了,此一消息,我们暂时保

留,等擒住老魔时,再向天下武林公怖。”

郑邵力问道:“目前我们如何行动?”

左丘化道:“我们的去向依然向西,先到阿拉善山去找个隐秘之地停一下,我有一个计

划要大家参加意见。”

郑邵力道:“什么计划?不能走看说?”

左丘化道:“事关非常秘密,我相信我的对手中已有能天耳通!”

老人闻言接口道:“能察数里的天耳通大多了,这有什么稀奇!”

左丘化道:“你能听多远?我是说分出男女之音。”

老人道:“十里没有问题,除了有杂音!”

左丘化道:“那你听听看,四周五里之内有什么动静?”

老人忽然爬在地上,耳贴地面,听了一会开口道:“左侧五里内有猎户,有农家,还有

另外一批人数很多,嗓声大,听不出!”

左丘化道:“後面?”

老人道:“後有三个人,步声轻微,似在向我们跟进,他们没有说话,只听到咳声!”

左丘化道:“再听右面?”

老人接口道:“右面有三批,数目不清,也未开口,……”

他顿了一下,立接道:“有了,有人称呼什么电公!”

左丘化道:“你起来,我们快走,每刻时间要走百里!”

老人惊问道:“为什麽?”

左丘化道:“别问,也不许谈话!”

他领先奔出,冲力如电掣!後面诸人全力追赶,没有一个落後,及至百里,忽然左丘化

来个急转弯,面向南,又是猛冲而去,比前更大!

钱面老少有点其明其妙,这次只有奔到三十里,立见左丘化右手向北一指,同时叫道:

“向东!”

这是回头路,郑邵力急问道:“你在作什麽?”

左丘化道:“现在脱了梢,我再告诉你们,我们没有一天不是被人盯住,这次算摆了,

现在由我盯他们了。”

老瞎子问道:“小子,你就凭我听到那一点点即可分出原因?”

左丘化笑道:“我要靠你,那有十条命也完了,你的听法是‘地听”,那是没有用的,

天耳通有三种,地听是其一,风听是其三,最重要的是第二种,那是万物‘音浪’,这一种

不怕逆风,不怕杂音混入,你要听到那种,就可收那种!”

老人大惊道:“你听到什么?”

左丘化道:“你说右面一大批中,有三个是风听能手,後面三个是“音听’能手,左面

一批有五个是地听能手,我们的行动,经常竟有三大批天耳通在盯看,难道我的行动始终在

敌人监视之中!”

这时已倒回五十馀里,左丘化立向大家道:“现在再向西走!”

老头急急道:“慢点,假使他们在前等著怎么办?”

左丘化笑道:“他们只知前途失去我们的音响而猛进,如果能知道我们的行动,而又知

我们反到了他们後面,那就是推算了,他们有了推算之人,那我们永无摆脱之策了!”

老人点头认可,大家再进,但左丘化不再进得那么快了。

郑邵力想起刚才之事问道:“老二,你听出他们是盯你之人,当知他们是谁啦?”

左丘化道:“有叫师傅,有叫电老,另外一批有叫什么副座的,这我不清楚,不过都说

我现在什么位置,现距多远?”

老人道:“练天耳通的人,不见得其武功就是绝顶高手,这是一门特功,普通高手以上

的人,只要有了天耳通的心法和口诀,他就能练!世之把天耳通说成神乎其神,那是无知之

见。”

左丘化道:“你老瞎子只有这句话不糊涂,同时天耳通的心法各有不同,练法不一,其

道因之亦有高低。”

老人道:“可是你的‘音浪’收听法,却又是从真气发出才能触及,你小于另有什么玄

奥不成!”

左丘化笑道:“这是在下的秘密!”

老人呸声道:“你藏私!”

左丘化道:“因为你太糊涂,说给你听,你会说给人家听。”

老人道:“你莫得意,我去问少保就知道你是什么秘密了。”

左丘化问道:“少保是什么人?”

老人还:“武林少保你都不知?难怪你更不知我是武林太师了!”

左丘化暗笑道:“原来你是什么‘武林太师’这字号啊,问你不说,这时又泄露出来,

真是老草包!”

百绝帝君!武林太师,武林少保,乃是当年武林‘三神奇’,除他们同时人物之外,下

一代很少有人知道,到左丘化他们这代,就算有传言,那也是陈迹掌故啦,可是他们还有两

人活着,今天反与这些小孩子在一块玩,试问是何等不可思议,然而这些小孩子还不知尊重

哩!

遥遥一齐山脉,高高插人青天,挡住东西南面,左丘化忽然立住道:“你们看,那是不

是阿拉善山脉?”

老瞎子道:“你不是要去那儿找山谷议事?为何到了又问?”

左丘化道:“我只知山脉名称和方位,但未去过。”

老瞎子道:“现在到了,山脉那面是‘腾格里大沙漠’,你要秘密地,最好到沙漠里面

去。

左丘化问道:“沙漠里面有线洲?”

老瞎子道:“不但有绿洲,而且有无人去过的绿洲,你不知道,沙漠里面有世外桃

源!”

左丘化急急道:“那我们以最速的行动越过阿拉善山,不要让敌人看到和察出!现在还

早,限天黑前赶到!”

老瞎子道:“可是里面没有吃的!”

左丘化道:“一路上,见了野兽就杀几头,准备两顿就够了!”

大家同意,立即展开脚力猛奔!

天未黄昏,已经过了山脉,渐渐进入沙漠,这时风沙大起,遮天蔽日,举目四望上遍黄

幕笼罩,真有伸手不见五指之势!

老瞎子领先叫道:“大家靠近,运功抗风,随我前进!”

到了线洲,风沙始静,大家一看,绿洲不大,方圆不到一里,地面树茂车线,中有水

池!在大漠之中,竟有如此奇境,实在不可思议!”

左丘化走近清池,向大家道:“你们休息一会才开始烤肉,吃过後我们再议事?”

当大家坐下时,他向郑邵力问道:“大哥,我派尚南雁和空空儿来追你们回去,可是没

有看到他们,这是什麽一回事?”

郑邵力追:“他们追到我的时候;恰好是我们追上清庭侍总的时候,他们两人叫我们回

头,盯人则由他们继续!”

左丘化道:“那太危险了!”

冷艳和陆登星在烤兽肉时,耳中似听到隐隐的喝叱之声,她立即奔到左丘化面前道:

“相公,沙漠里那来打门声!”

左丘化问道:“在那一方?”

冷女道:“在我烤肉的一方,似很远?”

左丘化道:“我为何没有听到?”

冷女道:“你在说话没留心,声音很远!”

老人道:“那是正西面,离此四十里是‘吉兰泰盐池”,打门可能在盐池那儿!”

冷女道:“我能听到四十里远?”

左丘化道:“在坦平之地,又是逆风,凭你内功,当然能听到……”

一顿立即向郑邵力道:“大哥,你带三弟去看看!”

郑邵力道:“江湖上的事,你如何能处处照顾到,看什麽?”

左丘化道:“这一方是敌人重要人物大批前进之区,敌人的对手,就是我们的同道,怎

么不去看看?”

郑邵力立且即招手闻武喜道:“老二要查,我们就去罢!”

闻武喜最怕饿,立即接口道:“肉烤好了,吃过再走如何?”

左丘化叱道:“我不是叫你去收尸的!”

闻武喜苦著脸,招呼冷大道:“冷姐,给我留块大的啊!”

郑邵力推他一把道:“快点,怎么这样好吃!”

二人去後,左丘化向老瞎子道:“他们不会迷失方向?”

老人抬头看看,摇头道:“今夜无风!空中星月交辉!不会的。”

左丘化招呼冷女道:“姑娘,肉烤好了,我们等著他们两人回来再吃!”

冷女道:“多的是,我们趁热先吃,谁知他们几时回来?”

左丘化道:“那你与老瞎子先吃,我和四弟等他们回来!”

老人哈哈笑道:“小子,你对结义兄弟倒是真有义气,好吧,大家等。”

一个时辰後,线洲西面奔出四条黑影,冷女一见,立即娇叱道:“什么人?”

左丘化闻声,闪身而出,一到山上见黑影接近,立即认出是郑邵力,闻武喜还有两个居

然是尚南雁和空空儿,不竟迎上诧异道:“大哥,找到他们了?”

郑邵力道:“不好,天山派有大批高手死在盐池,我们赶到时,敌人不见,但却看到他

们两人在拾东西!”

左丘化立问空空儿道:“你们也看到敌人?”

空空儿道:“当然是清庭派出的屠宰手啊,我们看到时,那批家伙正向南方奔去!”

左丘化恨声道:“清庭先向天山下手,这是交近攻远之计,他们好歹毒!”

空空儿道:“天山派高手一共二十八人,他们被大批卫士和一批杂在其中的蒙面家伙杀

个乾乾净净,可是这批天山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太师和少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