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 二 章 佛门污染

作者:秋梦痕

大道上一批黑影,真如幽灵出现,同时听到一声大叫道:“七帮主,不好了,八德镖局

弃车而逃了!”

紧接著,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大喝道:“他们不是逃走,而是放弃车马,分背银两绕道

南下了,你们快随本帮主全力追赶,落後者斩!”

在崖上八德人马眼看黑影如风而去,他们无不暗佩左丘化人小智高,老局王跳起叹声

道:“左老弟,你真是妙算如神了。”

左丘化笑道:“老前辈,刚才黑影,共有十四个之多,相信荆紫关.八虎所有埋伏在此

的人马全都带来了,现在请老前辈下令,我们火速搬银上车,乘机动身,迟恐还有意外发

生。”龙老头闻言,立向手下大喝道:“诸师傅快点动手,我们冲过荆紫关去。”

一声令下,全体卖力,银箱上车,人员上马,急急赶赴荆紫关口,到了关外,不见风吹

草动的排子河口,总算是太太平平,有惊无恐。

这时老局主拿出银票,走到左丘化面前带笑道:“左老弟,老朽不敢食言,多蒙帮忙,

这点意思请你收下,不过是些十两,五两的散票揍足的。”

左丘化双手接过笑道:“晚辈却之不恭,只好领情了,散票更好,晚辈需用时,不必拿

整票换零了,同时晚辈也要在此与老前辈告别啦。”

龙老人道:“老弟,你请便,不过日後有限,希望老弟到洛阳去,老朽欢迎你来八德镖

局叙叙今日之情。”

左丘化道:一定,一定,晚辈定来向老前辈求教。”

说完话,左丘化又向众镖师拱手道:“诸位大哥,後会有期了。”

左丘化这时在众镖师之前.他们再也不敢小看他了,只听他们同声相送道:“兄弟,祝

你前途平安!”

左丘化别了大众,立即单独扬长而去,其举动有大侠之风,那里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

子。时当傍晚,左丘化当夜进了湖北光化县,落店後,他就洗漱,吃饭之後就到街上买了两

套衣服,置了一只小衣包,回店已是初更了。

第二天,正当左丘化离开光化不到十里之际,他忽然看到前面不远的小道上奔出一个高

大而凶猛的大汉,那大汉背上背著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且在声嘶音哑的放声大哭,可是手

脚都不能动。事情可疑,左丘化立即追去,心中暗忖,那是拐带!

看大汉,他是个江湖高手,可是他的脚下没有左丘化快,追了一程,距离更近了,唯天

气变了,空中乌云满布,西北风起,其道呼呼,那大汉似乎看出有场大雨将至,只见他边走

边看,不久之後,大道旁现出丛林,林中似有庙宇,大汉侧身就向林中奔去。

左丘化心中明白,那大汉不走了,於是立即停步,忖道:“我是不是就这样跟到庙中去

呢?”想了一下,没有别的办法,於是也装要避大雨之意,慢慢向庙中走去,不久,进入丛

林,到下庙门口,抬头,只觉一阵清香扑来,且见庙中走出一位道人来。

左丘化立即上前请问道:“道长,天要下雨了,在下可否进入宝殿避一避?”

老道人含笑点头道:“小施主,庵堂寺观,皆为四方施主所任意随喜之地,那有不能进

入之理,请请!”

左丘化紧接又轻声间道:“道长刚才有个大哥携着一人,他们也是进庙来了?”

老道人见问,面色严肃道:“小施主,你年纪太小,千万勿管人家的事,他在後殿,且

勿进去。”

左丘化道:“不是在下要管别人的事,而是他在我前面,道长,怎麽了,那大汉是坏

人?”老道人摆手道:“小施主,要进庙就请进去,贫道要关门了。”

左丘化心中有数,那大汉必有来头了,随即走进庙,步人大殿。

老道关好山门後,接著也上了大殿,然而他又向左丘化道:“小施主,诸随我来。”

左丘化道:“道长,我就在前殿避雨即可啊!”

这时大雨已开始,尤如倾盆而下,老道人望望天空,轻叹一声,随即走近左丘化轻轻的

道:“小施主,这前殿太凉了,你随贫道到厢房里去,这场大雨,不知什麽时候才能停?”

左丘化看出老道已有五十余岁了,一脸和蔼,不似坏人,心想:“你是怕我被大汉看到

了或者怕我闯祸,所以你要将我带开,这正中吾意,看情形你老道一定知道那大汉是什麽来

路,我不妨向他问问情况。”

左丘化想著就随老道走,绕过前殿侧门,现出一道迥廊,顺著迥廊向後转,又绕後殿,

才来到庙後,只见那儿竟是云房。

老道立在云房外,只见他轻声道:“师叔,贫道带来一位小施主,你老许可进来吗?”

云房里发出一声低沉苍老的声音道:“庙门关上了?这施主从何而来?”

门外老道急答道:“师叔,山门关好了,这位小施主是来避雨的。”

房门开处,只见房中立著一位须发斑白的老道,左丘化一见,拱手为礼道:“老道爷,

晚生有礼了!”

老道稽首念声:“无量寿佛,小施主请进。”

房中没有其他道人,左丘化行进後,领他的中年道人随手开上房门,落座後,白发老道

问中年道人道:“道长,那八虎帮高手还没有走?”

中年道人道:“师叔,弟子就是怕他看到这位小施主之故,所以才把他带来见师叔。”

老道人沉声道:“我们必须设法抢救那位小施主才行,不能让他捉到八虎帮中去。”

中年道人道:“师叔,我们如出面,恐怕会引起八虎帮向本教寻仇啊“」

老道点头道:“明的动手,恐怕不行,一旦按他逃走,消息就会走漏,日後本派就多事

了,我们要设法以智取才好,总之我们不能让他也把孩子带去,在不得已时,为师以也要出

手。”左丘化听到这里插口问道:“老道爷,那大汉是八虎帮的!”

白发老道惊奇道:“小施主,你也知道八虎帮?”

左丘化道:“当然,不过不知那大汉为何要捉小孩子?”

白发老道叹声道:“这话说来很长,同时小施主也不必问,不过小施主要注意的是今後

要小心,八虎帮派出全帮高手,分散各地,要把你小施主这样年纪的男孩全捉去,小施主你

最好到大城市中去,不要离开大城市。”

左丘化道:“为什麽?”

白发老道又叹声道:“贫道说一点给你听吧,八虎帮为了要捉一个他们尚不明白姓名的

小孩子,他们只好到处下手,直到他们查明白那个孩子的来历後才停止。”

左丘化道:“我明白了,他们要捉当年西北大侠的孩子!”

老道闻言诧异道:“小施主,你竟知道这个秘密!”

左丘化道:“这有什麽希奇,我是孤儿,也是在江湖上长大的,凡是江湖上的事情,我

当然能听到一些啊!”

老道啊声道:“小施主,你这小小年纪就走江湖了,你是那地人氏?”

左丘化道:“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是那里人,只知自数岁起就在江湖上混了。”

老道点头道:“小施主真是了不起.不过今後小施主要当心了,凡被八虎帮捉去的,十

年八年只怕不会放出的。”

左丘化道:“老道爷,莫非你们二位道爷是武当派的,除了武当派的道爷才肯管江湖闲

事啊!”老道叹声道:“小施主真个精明,贫道确是武当派的。”

左丘化道:“道爷,八虎帮为何如此糊涂呢,天下如我这种年纪的男孩子太多了,他们

怎麽能捉尽呢?”

老道道:“贫道说漏了一句话,八虎帮所要捉的都是孤儿,凡查明真有父母的,他们当

然明白那不是当年西北大侠之子了。”

左丘化点头道:“这虽有点道理,可是天下孤儿本来就很苦,而且也不少,他们居然采

取这种既愚且又残忍的手段,难道江湖上就没人出来主张正义吗?”

老道叹声道:“似八虎帮这行动,只怕大有人在哩,如九龙会及其他邪门异派,焉有不

采同样行动的,总之他们为了一本古书,不达目的不止的。”

他停了一下又叹道:“江湖武林不能说没有人不出来主张正义的,比如中原各大门派

吧,连敝派在内,当然要管,不过八虎帮,九龙会等等,其势力强大,在目前而言,正式出

面来干涉的还早,他们只是暗管而已,非到不得巳时,不会出面明闹的。”

左丘化道:“道爷,眼前这个大汉应如何对付?”

老道摇头道:“贫道尚未想到妥善之策?”

左丘化道:“道爷,这个大汉交给我来对付如何?”

老道大惊道:“这千万不可冒险,他是八虎帮中高手,武功极强,连贫道都得慎重

啊!”

左丘化道:“道爷,走江湖不必全靠武功啊,不久前,我在紫荆关曾经帮过八德镖局龙

老局主一次忙,使得八虎帮十几个一等高手大上其当而让镖车脱险哩!那一次,八虎帮中居

然有个七帮主在场哩!”

老道闻言惊奇不已,望然起立问道:“是真的?”

左丘化道:“当然是真的,不过只是我的巧计罢了,我还得到了龙局主千多两银票的报

酬。”老道闻言,真是不敢相信,郑重问道:“小施主,你用什麽计策啊?”

左丘化笑道:“只是灵机应变而巳,这一次最好请老道爷让晚生来,你们只在暗中观

看,万一晚生出了漏子,那时再请老道爷出来救援。”

老道郑言道:“小施主,你也懂武功?”

左丘化道:“当然懂得一点,不过不能与高手对敌罢了。”

白发老道立向中年道人道:道长,快暗暗通知你师弟们,叫他们全在暗中准备,以防万

一左丘化道:“道爷,我现在就去後殿去会大汉如何?”

白发老道轻声而郑重的道:小施主,千万要少心,贫道这里有把匕首,你带去,能奇袭

就下手。

左丘化点头道:“我想活捉的,办不到时就只好行刺了。”

他等老道拿出匕首来.接过後就告辞走出云房,直奔後殿。

左丘化到了殿後,发现大汉正在吃东西,有饭有菜,显然庙中道士施出缓兵计所供的.

再看那个少年时,居然被放在殿角内。

大汉一眼看到在对角门口立著一个少年,显出愕然之色,竟把饭碗放下喂声道:“老

弟,你是这庙中的小道士?”

左丘化一听他先开口,乘机进殿答道:“你看我那点像道士?”

大汉啊声道:“那你是附近人家兄弟了。”

左丘化看他板著脸摇头道:“我不是,你这泣大哥真罗嗦,问根查底干什麽,难道我是

湖北口音不成?”

大叹哈哈大笑道:“好小子,答得大爷我好紧呀,叫父母出来,我要问他们怎麽管教,

孩子对人太无礼貌了。”

左丘化大声叱道:“朋友,别在我面前卖老,我虽是个孤儿,但不怕你,你在这裹避

雨,难道不许我来?”

大汉闻言,显出大喜之情,又是一声哈哈大笑道:“哈哈,原来你是孤儿,好极了,老

弟过来,我们谈谈。”

左丘化笑道:“过来就过来,难道我怕你,谈什麽?”

大汉道:“老弟,别生气,我吃过饭了,你呢?如果没有吃,我叫庙中道士送一份来,

老弟,我叫宋大牛,过来坐坐,下雨嘛,谈话容易打发时间,闭著嘴多无聊。”

左丘化问道:“那殿角里睡的是谁,有病了?”

大汉叹道:“那是我的兄弟,你猜对了,他有病!”

左丘化不肯坐,立在大汉面前道:“你们要去那裹,兄弟生病为何不请大夫?”

大汉道:“我们回老家去,可惜没钱,真可怜,连葯费也没有”」

左丘化瞪眼看着大汉说假话,心中暗骂道:“狗东西,等你中了我的圈套之後,那时有

你好看的!”想著就由身上拿出一锭银子道:“朋友,这是十两银子,你拿去吧,看看附近

有大夫没有?”

大汉一见银子,眼睛一转,似又另起歹念,只见他摇手道:“老弟,你的年纪比我小.

找钱不容易,留著自己用吧,我兄弟是老病,非马上可愈之症,等到了老家再说。”

左丘化忽由身上摸出一把银票道:“钱怕什麽,我多的是!”

大汉一见银票那麽多,眼睛都绿了,垂涎慾滴似的,但装得更老实道:“兄弟,出门

人,财不露白,你得小心点,好在我不是坏人,否则不堪设想。”

左丘化故意傲然大笑道:“歹人?哈,我才不怕哩!”

大汉道:“老弟,怎麽,你有高深的武功?”

左丘化道:“我的功夫可多理,八九来个毛贼,他简直休想动我脑筋。”

大汉装作大喜道:“真的,老弟,那太好了,怎麽样,下雨无聊,老弟,露一手,练两

趟,给我宋大牛见识见识如何?”

左丘化道:“这是三清圣殿,怎好挥拳踢腿呢,这样吧,好在没有别人,我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佛门污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