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二十章 魔网布奇兵

作者:秋梦痕

夜幕笼罩着大地,乌云掩没了星月,原野进入一遍死寂!

在恐怖的神愁谷里,不知有多少幽灵似的黑影,似在随着一阵阵的大风飞舞!

时为三更左右,这时有条黑影显出摇摇慾倒之势,他正在拚命挣扎,似在尽他最后一口

气!不料忽有另外一条黑影发现了!突于死寂的状况下,发出一声惊天长啸,如电向那要倒

的黑影扑去!

当他将要扑近时,不料第三条黑影又出现!动作更快,快得使第二条黑影看不见,就在

这时,第二条黑影闷哼倒地了,相反,那第一条黑影竟被第三条黑影抱着如飞不见。

当那倒地的黑影遝在滚动时,神愁谷中其他黑影尤如潮水涌到,其中一黑影出声道:

“总管;总管,那小子在那里!”

这个问话的尚未落音,他的眼睛已看到地上,紧接就听他大叫一声道:“谁,你是

谁?”

原来他已看到地面上躺着的黑影了!

另外一个黑影也到近前,只听他大惊跳起道:“总管死了!”

其他黑影纷纷涌到,紧接着,齐声惊叫道:“那小子还能杀人!”

这时那先叫总管的颤声道:“诸位,请看仔细,总管的伤处在背心,既非刺伤,也非箫

伤,这是锤击!”提出‘锤击’二字,所有的黑影全被震慑了,一个个如临大难,似显出惶

惶不安之情!其中一个首先向后退,退,退,退个不停!另外一个,似与那退后的是同伴,

只见他悄悄的闪过去,轻声问道:“令主,这是什么原因,雷门总管死在什么功夫之下?”

那退后之人忽然把他一拉,轻声道:“我们快点逃出谷去!”

二人不管他人,悄悄的溜了,到了插天飞崖之下,紧接就翻身而腾!

这个两黑影的年纪非常老了,他们到了崖顶,接着就展开轻功狂奔!

到了天亮,当这两人稍停休息时,忽听侧面有人出声道:“天叫我生死不了,天要我亡

逃不掉,混世兄,何必慌张妮?咱们何妨商量商量!”两黑影闻声,同口喝出道:“你是什

么人?”

暗中人一闪而出,嘿嘿笑道:“混世霸尊居然不知我老敖了!”

为首黑影一见,冲口叫道:“恐怖兄是你!”

原来逃走的是混世属尊和其手下,出现的竟是恐怖魔王,他们一见,接着就紧张的谈开

了!只听混世霸尊道:“恐怖兄,你也看到雷门总管死因了!”

恐怖老魔点头道:“那是‘老君斗’所伤,并非孤儿魂所杀!”

混世老魔惊声道:“这证明野女王仍活着了!”

恐怖老魔道:“不,眼前现迹的虽然是个女子,而且年纪不大,但绝非野女王,总之一

句,我们的希望不但没有了,甚至还得早离开此地,不过我们得想个办法提防才好!”混世

瞩尊急问道:“离开就行了,还要提防什么?”

恐怖老庆郑重道:“孤儿魂没有死,你我今后寝食难安了。”

混世老魔摇头道:“恐怖兄,你是没有参加打斗,不明原因,其实那小子纵然未死,但

已真气耗尽,再练非百年不可了!”恐怖老魔道:“如果他得到艺王呢?”

混世老魔大笑道:“世间没有这样巧的事,如真有那回事,那是我们该死了!也许再来

一次围攻哩!”恐怖魔叹声道:“混世兄,阁下的乐观,武林出名,在下与你阁下的想法大

有出入,咱们只有各行其事,后会有期了。”他说完把手一拱,闪身而去。

混世霸尊一见恐怖魔王去后,显出怀疑之情,回头向手下老者问道:“副座,这家伙突

然出现,见面又只谈上几句,结果又突然告别,其目的何在?”那老人道:“令主,你莫看

他沉着,其实他比我们更恐惧!”

混世霸尊道:“为什么?”

那老人道:“问题他是孤儿魂的不共戴天仇人!”

混世霸尊道:“他找过孤儿魂我知道,可是我们也未放手过呀!”

那老人道:“我们只是找孤儿魂本人,那是为了夺他百绝神典,可是恐怖老魔却害死左

小子的父母!”混世霸尊笑道:“害死西北大伙夫妇的是他三、四两徒,并非是恐怖本

人。”

那老人笑道:“蝴蝶阴阳如不奉了恐怖老魔的使命,西北大侠夫妇不会被害得那样快,

同时徒弟犯事,师傅难逃其罪!”混世霸尊道:“看情形,这家伙似还有什么把握!”

那老人哈哈大笑道:“他有什么把握?连雷门总管都被一击而亡,这证明武林中没什么

不死之人了,称霸江湖的雷门钢体神功也不可靠了!”混世霸尊笑道:“恐怖老魔有三套防

身之术——‘魔烟遁形’,‘恐怖阴功’,‘影子化身’!这都是武林左道之绝,何况左小

子并非杀死雷门总管之人。”那老人道:“一对一,两打一,甚至三打一,目前还没有这样

三个人是左丘化的对手,对付那小子,只有综合同道像昨夜那样围攻才有效,令主,我们一

门人物的力量太不够了。”混世霸尊道:“还有一个人物你忘了!雷门祖师如果被激出,我

们不就可高枕无忧了。”

那老人道:“雷门总管之死,雷门祖师不必用人去激,八成会出来,不过……”

混世属尊急问道:“不过怎样?”

那老人道:“我怀疑那老头真能打过孤儿魂?”

二人说着话,脚下并未停,这时到了一座山口!但在这时突然听到一声惨叫!

混世霸尊似已心虚,闻声而住,急向手下老人道:“前面是什么原因,那是死亡之

声!”

那老人道:“令主,江湖上的事,那会有停止的,清庭派出的卫士可多哩,这必定又是

那回事!”混世霸尊诞:“清庭之聘,我们去不去?”

那老人道:“令主,我们为了拉拢神秘阁,见见那满帝又有什么不对?”

混世霸尊道:“副座,我真的不想受约束!进了神秘阁,那有在外自由?”

那老人道:“进去看看情形,如有约束,退出不迟。”

二人又走了半里地,但突然又停住了!同时听到混世老魔一指道:“副座,你去看看,

刚才惨叫之声,莫非就是那树后死人发出,看看死的是什么人物?”那老人拔身跃出,一到

所指树下,不科发起科来了。

混世老魔一见,心中大疑,大声问道:“副座,死的是谁?”

那老人颤声道:“令主,快来看,死了四个,竟是狗头老魔座前四天狗!”

混世老魔闻言大惊!竟不敢动,急问道:“伤在那里!”

他怕的是雷门总管一样!不料那老人偏偏颤声道:“人人背心有个洞!”

混世老魔面色立变,拔身就走,他连手下也不招呼了!

那老人见情追出,连声道:“令主,令主,为何往回走?”

原来混世霸尊竟在恐惧之下窜错了方向!

那老人一看叫唤不住,只有拚命追,好不容易,追出十里才追上,一把拉住又道:“令

主,回头又是龙首山啊!”混世霸尊喘声道:“快领路,老夫认不出方向啦!”

从他口气听出,这魔头居然吓得晕了头,那老人只好领着走,边走边问道:“令主,为

何这样急?﹂”老魔喘声道:“副座,你没看见?”

那老人问道:“看见什么?”

老魔道:“一个带斗笠的人物,就在四天狗死处不远!”

那老人暗忖道:“难道令主吓糊涂了?……”接口道:“令主,那是一个农夫阿!”

混世老魔摇头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副座,四天狗合起,其功不下于我们两

个,他们死时,竟只一个叫出声,其他三人连声都不叫就死亡!这是何等可怕啊!”那老人

道:“令主,这事太奇怪,雷门总管的死处离此三百里,同时我们逃出又未停,何以四天

狗,竟也死在同样兵器之下?”老魔道:“你的意思怎么样?”

那老人道:“野女王既不出外,左小子又不能马上恢复真气,四天狗死在什么人手中

呢?”老魔似亦想不通,但却慢下来,良久才道:“副座,我想野女王是死了,但她有传

人,而这传人可能不限于外出!”那老人道:“令主,我们找几个同道来,大家揣摩原因如

何?”

老魔道:“现在那里去找,凡是同道,都在神愁谷内,就只有恐怖老鬼未进,凡进去的

又只有我们先逃!”那老人道:“现在时间不少了,也许全部逃出,我们一路上留心看看,

遇上几个不会没有。”两魔这时发现前面有一镇,于是急朝镇上奔去。

入镇已是黄昏,他们不上馆子,先找落店。

落店后,无心梳洗,就在店中饱餐一顿,认为可以休息了!

两魔住的是上房,他们刚刚把门关上,不料忽听邻房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混世老魔心中本来惶惶不安,一听声音,立向手下那老人扫个目光传声道:“副座,邻

房住的是什么人?”那老人道:“当然是客人!”

老魔道:“我不放心,快从板壁缝中看看!”

那老人一看间壁是木板作的,立即找到一条缝,侧着头,偷偷的看过去!

隔壁房中有灯光,他忽然看到一个人坐在灯下,可是那人头带斗笠,居然落店休息也不

取下来。邻房之人十分可疑,加上无法看到面目,不敢大意,立即向老魔招手道:“令主,

请你来看看。”混世老魔一见他的面色有异,心中‘咚’的跳了一下,轻声问道:“看到什

么?”

那老人道:“令主,属下看到四天狗死处不远的农夫了。”

混世魔不信道:“难道他能先到这店里,同时又这样巧?”

那老人郑重道:“属下不会看错,他的斗笠,他的穿着,丝毫不差。”

混世魔口虽不信,心中已在跳个不停,居然不敢去看了!但又怕被手下看不起似的,只

见他咬牙走近!一看之下,这老魔发抖了,陡然身起,竟由后窗猛冲而出。

那老人如影随行,紧紧追出,可是混世魔早已上屋。

二人刚到镇外,突见混世魔忽然倒退不止,其手下急忙问道:“令主,看到什么?”

老魔把手一指前途,那老人一看,忽见一箭之地的前途正行看一个斗笠农装之人,不由

打个寒颤。老魔稳不住,扭头而转,倒退入镇。

这两个魔头已到胆落魂飞之境,第二次入本镇,也不管天已黑下,饿着肚子,穿街而

奔。

一口气,两魔奔出三十里,岂知想要息口气时,迎面撞上了行人。

混世魔眼一花,头一晕,闷哼出口,却蹬蹬蹬,竟被撞回了头,更不巧,后面那老人刚

好又到,两下再撞,双双倒地。魔头终归是魔头,功力深,没有伤,两人倒下即起。

“令主!”那老人似感莫明其妙,问道:“怎么了?”

混世魔擦擦眼,望向去路,可是去路上并未撞倒行人,甚至是空空的。

那老人似已会意,轻声道:“撞着人了?”

老魔忽然似有什么预兆,侧身窜出。

那老人也有什么领悟一般,吓得抱头鼠实!

二人这一窜,离开当地不到半里,耳中忽听有人叫道:“混世兄,何事急?”

两魔听到声音很熟,立知遇上同道,心中一震,不约而同,生怕同道看出狼狈之形,猛

刹去势,抬头四望。在一条小道上,只见行着高大之人,混世魔拚命不让自己喘气,大声

道:“吞金兄,狗头老大,你们也出了神愁谷?”混世魔边说边向对方走去,似感势力增加

而安心不少!

原来对方竟也是两个老魔,只见前面老魔只有一条独臂,无疑那就是吞金老邪,他自从

遭遇左丘化斩去一臂之后,不知回头是岸,反而时时存了报仇之心,所以他不但放弃独自称

雄之心,且与群魔联手,甚至也应了清庭之聘,作了神秘阁中一员。

双方走近,狗头魔一看混世魔神色不对,急问道:“混世兄,你怎么了?”

岂料混世魔也在观察对方,更妙的是,对方两魔,竟也头上有汗,不答反问道:“二兄

莫非遇过强敌了?”这下双方都有破绽,相对之下,面面相觎,他们都有数,瞒之无用,于

是各自开诚言。

相谈之下,不料狗头魔和吞金魔竟是同样遭遇,他们也被斗笠农装之人所困扰。

混世魔大声道:“二兄,我们已有四人,可以拚了。”

吞金魔道:“混世兄与在下有同感,如果再见那家伙,决心拚拚他。”

四个人好似理气真壮,又如同仇敌忾,摆出一套同舟共济之态,他们又往回走。

可是混世老魔手下那老人忽然向狗头魔问道:“令主,二位所见之斗笠农装之人,不知

是在什么时候?”

狗头魔道:“柏副令主,一天时不到,我们遇见三次,这家伙不但神秘莫测,而且轻功

如电,本来我们是五个人同行,两位是雷门中人另外一位是神秘阁人,可是三次相遇之下,

每次被他在不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魔网布奇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