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二十一章 风急云涌

作者:秋梦痕

诸葛奇在少辈武林中,身居四帅之前,一生多智有谋,功力早登一流,老魔口气猖狂,

立知非拚不可,忍不住站起问道:“老儿,在下处处尊尊敬你是长者,谁知你竟不知自爱,

你是雷门那一号?”

老人大怒道:“小辈怎么样?敢不听命?”

诸葛奇冷笑道:“不受敬重之人,谁听你胡说乱道。”

忽听那老太婆尖叫道:“该死的小狗,你们活得不耐烦了!”

五龙四帅都是百战高手,眼前这两个老人似还吓唬不倒,只见他突然闪到亭外,同时喝

道:“老乞婆,我们不是叮大的到有种亭外来!”

两个老家伙不知为了什么,都在亭中想了一下,然而事倩是他们逼出的,不出也不行,

只见双双向外行出!

五龙四帅人人紧张,知道两个老家伙不动则已,一动立见人死,只看谁先倒霉!

九人联手,互打暗号,他们有个心照,那是以守为主!

不出所料,两个老男女突然一亮佩剑!银光一闪,耀眼难睁,隐隐带出雷声!

当此之际,突然有人大笑道:“电公电母,五雷未到,风也未起,那是下不成雨的!”

声起凉亭之上,大家一看,只见上面坐着一个蒙面青年!背后挂剑,腰上插箫,手中拿

着一支钢锤似的东西,黑漆漆,亮晶晶,不知是什么?

老头子仰首大喝道:“小子,你是什么人?”

亭上青年大笑道:“本人乃为灵霄宝殿总巡查使者,奉了玉帝之命暗察各部神旨,看看

有无未奉玉旨私下逃入凡尘人,现已查出雷部各神私下凡尘,为害天下生灵,本人有权,亟

取头归位。”

老人大怒道:“无知小辈,信口胡一言,滚下来!让老夫取你小命!”

亭上人双足未动,身已腾起,轻飘飘落下地来,只见他朗声笑道:“电公,时辰已到,

快点归位,免人轮迥!”

老人嘿嘿笑道:“小畜牲,上来受死!”

蒙面青年笑向五龙四帅道:“没有你们的事了,你们走吧,你们的师傅都在白帝城。”

五龙四帅这时已知蒙面之人是谁,闻言一齐退开!可是那老太婆怪叫一声道:“站住,

没有留下命来,不许走人,”

蒙面人哈哈大笑接口道:“老乞婆,你要搞清楚,这块地方的风水有点特别,那是埋老

不埋少,年青人死不了!”

雷公大喝道:“老夫先宰了你这小子!”

银光一闪,老头子拔出一把耀眼长剑,沉步而上!

蒙面人一见大笑道:“久闻雷门中电公电母有两件怪兵器,名之为电剑电刀,好,我也

亮出玩意儿你们看看!”

说着顺手一挥,手中多了一把短剑,又笑道:“老头子,你可见识过这把神兵没有?”

电公一看,不感新奇,冷笑道:“有何希奇?”

蒙面人道:“这证明你是孤陋寡闻了,不过我得告诉你,杀双不杀单,赶快叫你的老搭

当一齐来,我让你们作一双同命鸳鸯!否则到了黄泉太孤单了!”

那老太婆闻言气极,大叫冲出道:“老头,你站开,让我将他碎尸万段!”

蒙面人忽然把手指一按,突见短剑射出一道红光!

老太婆本已冲到五丈内,一见红光,立刻冲回;惊叫道:“火龙剑!”

蒙面人大笑道:“老婆子,你祖宗什么时候传给你这种不通的智识?”

雷公立即冲到老太婆身旁道:“老伴,不可单独过去,快拔电刀!”

上古兵器无不奥妙神奇,玄乎其玄,岂知老太婆那把电刀竟也是银光四射,照眼难睁!

蒙面人一见,狂声大笑道:“电剑电刀,名不虚传,听说雷门有七绝,电刀电剑占了其

中之二,二位上吧!”

“吧”字出口,他又扣指一按,突见其剑另外又射出一道黄光!

电公一看大惊,吼叫道:“小子,你在弄什么玄虚?”

蒙面人大笑道:“你说玄虚就玄虚,少爷再显几色光华给你们土地公土地婆见识见

识!”

话完,猛见其剑七彩大放,只把当地百丈之内,照得缤缤纷纷,五颜六色,光怪离奇,

顿使电刀电剑的银光不知去向!那是被七彩光华给吸去了,反而更增七彩之盛!

电公电母吓得全身发抖,进不敢进,退亦忘其所以!

蒙面人突然一闪身,大喝一声,七彩闪动,顿将两个老人罩住!

时间只是一霎,七彩尽收,蒙面人不见了,可是电公电母手中空空,剑与刀,不翼而

飞,同时只见他们头!二的斑斑白发也没有了,居然竟变成了和尚和尼姑!

五龙四帅一见,忍不住齐声大笑口齐声大叫道:“雷门变成佛寺啦!”

五龙四帅也不管了,一同拔身,直奔巫山而去!

电公电母一直呆了半个时辰才清醒,他们这时老泪纵横,双双颓然而行,江湖上从此不

见他们现身了,不久,雷门也不再有这个人物!

这一场变化,并不止于五龙四帅看到,其实在一座竹林内还有三个人!这时只见他们偷

偷的溜开!同时似在商量什么,只听其中之一道:“恐怖兄,我们没有出头的一天了!”

原来那三人竟是恐怖魔王,恐怖教主,混世霸尊!

只听恐怖魔王颓然叹声道:“混世兄;我们费了千言万语,好不容易才把电公电母诱到

这裹,算定他们必遇孤儿魂,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他们又败了!”

恐怖教主道:“师傅,不要泄气!电公电母一败,相反对我们有利!”

恐怖教主的话还末停,只听恐怖魔王大怒道:“畜牲,孤儿魂之有今天,还不是你这畜

牲无能,当初你把他从其父母手中夺出,那时就应该杀死,为什么还想收为义子?现在好

啦,他已知道一切经过了,他不但要毁你,甚至连为帅也逃不了!”

恐怖教主道:“师傅,那时候,弟子见他天生绝顶,同时那本宝典又被天下武林围夺甚

急,弟子别无办法,只有施出弃婴之计!”

恐怖魔王大怒道:“畜牲,你还敢和为师争理!”

混世魔急口道:“恐怖兄,你别冒火,事已至此,就是处罚令徒也没有用,我们且听听

令徒说‘有利”两字是什么?”

恐怖教主道:“上次雷门五老被孤儿魂以计取胜,他们五人未回雷门,经弟子查出,他

们是在天火洞练一种名为‘五行开天雷门阵”;现电公电母又败,我们不如把消息送到天火

洞去,五老必定提前出关!”

混世魔道:“只怕雷门五老还是不能杀死孤儿魂,不过这是一条路,我们不能不走!这

样吧,我负责奔天火洞,你们师徒奔雷门禁地,假设能把雷门祖师引诱出来,那就不怕左小

于不死了,不过雷门禁地是无法进去的。”

恐怖魔王道:“风伯两使就在大巴山,我们可以把电公电母失败的消息送给他们,劝他

们回雷门送信。”

混世魔道:“这也可以,但不一定能请出雷门祖师!”

恐怖魔问道:“这是什么原因?”

混世魔道:“雷门历代有规矩,只要雷门正系不死人,雷门祖师不肯出动,出动就是犯

禁。”

恐怖魔道:“大巴山不远,我们先到大巴山,如风伯不在,然后分道进行,必要时分三

路,一路奔北京,在下可以把神秘阁诸阁老全部激出来!”

混世道:“清庭神秘阁恐怕早已出动了!”

恐怖道:“何以见得?”

混世道:“凡与孤儿魂有关之人,目前全集巫山十二毕地区,那是要准备一场空前大斗

之情。”

恐怖魔嘿嘿一笑道:“这样更有意思,不知是那些人呢?”

混世道:“为首的是孤独神母,这老乞婆是孤儿魂的义母,我有好几次想找到她除掉,

可是这老乞婆比儿子还狡,始终找她不出,现在她已发出孤独令,差不多一些一、二流货全

都去了神女峰!”

恐怖老魔冷笑道:“这样我们可以坐收渔人之利了。”

他回头沉声对徒弟道:“你在经过三峡时,先到神女毕探查一下,看看集合了一些什么

重要人物,但不可出手!”

恐怖教主道:“师傅,弟子蒙你老传授三大护身神功,别人不怕,只有孤儿魂逃他不

过,假使小子也在那里,只怕弟子有去无回了!”

恐怖老魔大怒道:“你竟怕到这种程度了?那小子又不是神仙?”

恐怖教主不敢多说,于是只跟着行出!他们都有一套护身邪门,将身一恍,形影俱无。

所谓长江三峡,即峡、巫峡、西陵峡是耳上刖两峡在四川境,西陵峡在湖北境上三峡接

连,长达数百里,此其中以巫峡最为奇险,巫山十二峰即在西岸;巫峡又分两段,上游为

‘金盔银甲峡’,下游为‘铁棺峡’,船行江中,水势如万马奔腾,由天而降,仰望两岸,

飞崖插天,悬壁似云中倒挂,猿凄其上,啼声盈耳,唐李白有诗: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这是确确实

实的写实之作,白帝城即在奉节县之北,今为一古镇,汉先帝刘备即托孤于此,他把阿斗交

与诸葛亮,随即撤手归天。

这是六月二千一的早晨,铁棺峡内长江两岸,不知升起了多少炊烟,那完全是两岸所有

的大船上升起,那些船,都是官船,一共有两百多号,船上却没有扯起旗号。所以不知那些

船是作什么用的?

这两天,在三峡地区,显然有种非常严肃的气氛在笼罩着,就以百姓的行动来看,那是

呈现大祸来一般,家家户户都没有人在外走动,连江内也没有民船往来。

太阳升起了,但在三峡还是看不到日光,忽然间,只见一条人现在铁棺峡的悬崖上,他

以鱼鹰入水之势,一个俯冲,飘飘然落在西岸上的崎岖石道上,只见他四下一探,接着就向

一号大上飞落,那种轻功,真是绝顶高手,无法办到!脚踏船头,立船舱里伸出一颗头来问

道:“金副总管,诸老都到了?”

落下人是个四十多岁的壮年大汉,只见他立向舱门行近,轻声道:“老总!皇上已大

怒,现已派出全阁诸老,圣意要活捉孤儿魂,同时要把所有被擒叛徒全计押解进京,目前诸

老已到铁棺峡后山。”

被称为老总的大急道:“诸阁老齐集铁棺峡后山有什么用,犯人全在船上,一个防守不

住,岂不是前功尽弃,结果拿什么向皇上交差?”

落下人道:“我们的两总力量都在船上,敌人不易下手!”

原来船上那人就是侍朝总管,落下之人即为一个姓金的新任副总管!只见侍总钻出仓来

沉声道:“副座,你是初进内地,根本不知叛逆的势力有多大,表面上看,我们有两总卫士

共七百余名,其实不是敌手,一天下手非完蛋不可!”

金副总管道:“阁主说过,敌人的主力现在神女峰集中,他们要来抢夺人犯,非由铁棺

峡经过不可。”

侍总叹声道:“目前孤儿魂还未现身,只等这个神秘小子到达,敌人就会全部发动,同

时请阁老在铁棺峡后山之事。,只怕早被敌人探得消息了,他们如果绕道而来,后果不堪设

想,副座,你还是再跑一趟,无论如何,请阁主先派十位到船上来防守。”

金副总管道:“老总,你还不知雷门祖师亲自出马了,听说,就在西陵峡船上哩!”

侍朝总管惊喜道:“真的?”

金副总管道:“不但是真的,而且带来雷门三十八将,四十美神!”

侍朝总管拍拍胸曰道:“不怕了!……”

他忽然一顿,疑问道:“奇怪,皇上连出道旨意去请,结果无法请出雷门祖师,现在又

为什么自动出来了?”

金副总管道:“据阁主猜想,雷门必有不少人物死于孤儿魂手中,昨夜四更,那恐布教

主偷偷前来,他对阁主说,雷门电公电母又失败了,电公电母是雷门正系第二流人物!可见

孤儿魂那小子太厉害了。”

侍朝总管急急道:“副座,请你辛苦一趟,快去通知宫总,叫他们小心提防同时告诉

他,我们有把握毁灭叛逆了。”

姓金的尚未动身,忽见一个便衣青年邻船扑来大叫道:“禀总管,南岸两里外的小山上

有三条神秘人影出现!”

侍总闻言冷笑道:“那是敌人派出来探事的……”

回头向金副总管道:“副座,请你到第五船上通知三副座,由你们两人带领十个有经验

的卫士去查查看!”

姓金的道:“要带十个去作什么,由本职带五个去即可查明。”

侍朝总管一听他的副手!竟有轻敌之心,不由大声道:“老金,你能和三副带二十个人

上岸,不要说查明与否;只要有原数人马回来就好了,本座是分不开身,否则必须亲自去

查,照本座意思去吧,而且要千万小心。”

不一会,即见各船上人闪身起,一共冲上二十二条便装之人,直向南岸山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风急云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