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二十二章 万古流芳

作者:秋梦痕

这是一个阴云满天的日子,六月间居然刮起了狂风,蜀王台上,围坐着一群老老少少!

台後押著二十个清庭卫士!

“唐仪兄,等会对方送来义士时,弟想请见作一件事,不知兄台见允否?”这是左丘化

开口了。

坐在霸天魔主左侧的是三绝一剑唐仪,他过去恨死左丘化了,现在呢,只见他正色道:

“兄弟,你只管呀附!”

左丘化道:“在下估计敌方送义士到来时,重要人物都会来,但不会动手,他们要等糊

涂王回去後,那时全力以扑,所以我们这方也要有所布置才行!”

在正面的霸天魔主问道:“如何布置?”

左丘化道:“清庭方面,不管是卫士,神秘阁,雷门三大批,他们都知霸天门是与我左

丘化站在绝对立场,一等送来,当我们注意对方行动时,你老将所有全力出动,在我的後方

劫义士!”

霸天魔王问道:“此主意的用途何在?”

左丘化道:“敌方认为落在你老手中,将来以任何手段都容易把义士得手,眼前不会把

全力用在义士身上,而可不分出一人一马的向晚生下手!”

霸天魔主笑道:“你最主要的用意是要老朽把义士送往青城去,而自己则放心对敌,没

有後顾之忧!”

左丘化道:“你老明儿,同时有你老护送,纵有意外发生,晚生也就放心了,目前除了

雷门和神秘阁,相信无人能从你手中把义士劫去。”

霸天魔主大笑道:“这可不敢说,还有混世和恐怖呢?”

左丘化道:“你老对混世,唐兄对恐怖,还有令媛多出哩,何况这两行的馀党早被晚生

收拾乾净!”

霸天魔主道:“好吧,老朽自从悟彻已往之不鉴,愧无以对江湖,这次你交下这份差

事,看看能得到一分安慰!不过你自己呢?”

左丘化道:“晚生至今未报亲仇,原因就是层出强敌阻挠,同时也因先公後私之故,现

在晚生如不抽身对付强敌,那恐怖老魔仍有寄身之处;所以晚辈,这次决心拚命一干,能败

雷祖和神秘阁主则是晚辈之侥幸,如此那恐怖老魔再无逃难所了。”

唐仪道:“交换人质由谁主持?”

左丘化道:“弟早已安排好了,那由家义母负责。”

霸天魔主道:“听说武林大师和江湖少保也在巫峡神女峰,你请这两个老头子作什

么?”

左丘化道:“他们带领一批,佯装正面监视,晚辈自己则只领四个人在暗中向神秘阁诸

老贼和雷门下手!也许直扑北京刺杀那清帝!”

霸天魔主道:“刺杀清帝没有用,杀了一个还有一个继位,满清权势无法动摇成功反而

害了汉民,你不如仍以江湖人物身份,尽是杀死清庭利用的爪牙,使得他只走正面统治而不

敢走恐怖路子这样一等反清复明势力壮大,驱鞑子为时不远耳!”

左丘化道:“多蒙指教,晚生自知慎重而行,目前的事就是这样决定了?”

霸天魔主起身道:“我们的感情微妙,你似一直都非常相信老朽,而老朽也一直爱护

你,你走吧,老朽照计行事就是了。”

左丘化打揖道:“前辈是武林霸雄,确属江湖大豪,这就拜托了。”

说完起身,立向郑邵力道:“大哥,你带三弟、四弟,及冷姑娘先奔瞿塘峡,未等小弟

到千万别动手!”

郑邵力问道:“老二,你去那里?”

左丘化道:“我去神女峰,把这里的计划禀明家母和二老,决定於更起时赶到瞿塘

峡。”

郑邵力点头道:“贤弟要赶急前来,愚兄恐怕有敌人发现我们的行动,一日一找上,只

怕避之不及了。”

左丘化道:“万一被发现,只有两个人不可斗,只可走,那是雷祖和神秘阁主,除此不

要担心,因为雷祖有‘奔雷锤’,神秘阁主有‘闷雷挝”,这两件东西既有打击真气之能,

而又不怕反震,反震愈强,其打击更重!”

闻武喜急问道:“冷姐姐的心法如何?”

左丘化道:“同样不可对抗,那比‘痴恋”,‘伪情’,‘至秽’,三种邪门心法更加

厉害!”

冷女道:“这样说,我无法助你了?”

左丘化道:“你能解我重围,不能对这两个强敌,到时你如出手,那等於助敌,这点要

紧记莫忘。”

郑邵力挥手道:“我们小心前去,越隐密越好!”

三男一女;四个青年,不走山道,专走崎岖的森林、悬崖、幽谷,尽是掩著形迹急进!

在四更时,总算到了,那是一处靠近长江的一个突出的悬崖,郑邵力转身向後面三人轻

轻的悄声道:“这里可以观察江中行动,我们就在这里等老二。”

陆登星问道:“江中死气沉沉,没有一点灯火影子?”

郑邵力道:“这是四更了,同时清庭人马驻在三峡,一般商民不敢任意,这几天连在三

峡之bbbb内多船都不敢。”

闻武喜问道:“二哥来时,将要采取什麽行动?”

郑邵力摇头道:“我们的智慧无人能及他,这时猜想不到,总之事先在暗中向敌人捣鬼

就可肯定。”

冷艳问道:“大哥,我这次跟随你们,岂不是多馀的?”

郑邵力道:“相反很重要,假使老二要此上进京,那种如水潮一般的清庭高手,没有

你,就是有通天的武功,也会被困死!老二就是怕困,他要灵活对敌,姑娘则只避开两字就

行了。”

冷艳道:“我又不认识神秘阁主和雷祖。”

郑邵力道:“这两个人不久会现身,他们要除老二,在暗中下手办不到,谁都没有老二

精明,只有企图硬门。”

陆登星郑重道:“二哥能对付他们两个人吗?”

郑邵力道:“所以老二要暗中行事!”

闻武喜道:“一对一,二哥胜吗?”

郑邵力道:“在我的心中,确定老二稍微弱一点,不过他的智慧高过对方太多,这是老

二立在不败之地的不二法门!但在武林人的眼中则不同,整个江湖人只知有老二,很少有知

对方的,原因是对方两人早在两百年就归隐了,所以武中反把老二看成当今第一奇士!”

快到天亮时,郑邵力发现江中已有大批黑影流动,但速度不快!不禁急急道:“敌船开

动了!先头船只已放行!”

大家俯察江中,竟发现放下二三十馀艘之多,闻武喜问道:“二哥为何不来?”

郑邵力追:“老二一定到了江岸,他要看到最後一船放下才能前来会合,目前敌船不是

重要人物坐的!”

在晨光大放时,约有三大批官船放下三峡了,郑邵力急忙向大家道:“我们快以最速的

轻功渡过江去!”

闻武喜问道:“大哥,你看到什麽了?”

郑邵力追:“对岸似有大批人影闪动,估计都是到船上去!”

陆登星道:“那管他干什么,那是二老和二哥的娘诱敌之计啊!我们的工作是随著二哥

行动。”

郑邵力道:“老二这时不到,必有大事耽误了!”

冷艳道:“大哥,左相公不到;我们不可行动,误了大事怎么办?同时我们尚不知换人

质到达什么程度哩!”

郑邵力道:“看情形,清庭方面另有诡计!我们老呆在这里怎麽办呢?”

忽见一条黑影闪到道:“快过江!”

郑邵力回头一看,只见是左丘化,不由问道:“这时才来?”

左丘化已领先扑下悬崖,似有等不及回答之势!

郑邵力见倩一挥手,齐向崖下扑,落到水面,又是踏流急追急渡!一口气到了对岸,立

又问道:“老二,为何不答我?”

左丘化道:“快追,敌人变了计策!”

闻武喜道:“二哥,敌人不换人质了?”

左丘化道:“卫士换了,但他们末把船队撤走!”

陆登星道:“我们亲眼看见大批船队放流啊!”

左丘化摇头道:“他们没有放多远就把糊涂王劫去了,你们看到的,是劫走後才放下

的。”

冷艳问道:“我们看大批黑影在这边奔动,那一定是中了我们的计呀!”

左丘化道:“中计不错,可是後来,他们将计就计,要把我们引其北去人员追杀乾净後

再回头!”

郑邵力追:“我们的义士又如何了!”

左丘化道:“敌人也中了计,现在我们只要追赶雷门这一批就能救出诱敌之人!快!”

他们拚命追到中午,前途已现人影,左丘化一见前面有座寺庙,鳌角高耸,突然一停,

回头道:“他们朝寺庙走去了!”

郑邵力道!“那批有三十多个,其中那个是雷祖?”

左丘化道:“雷祖不会现身的,前面只是雷门人物,等他们进庙後,我们再谈下手之

计!”

闻武喜道:“雷门有这样多人物!”

左丘化道:“别担心,其中只有雷门五老你们不可大意,同时雷门三十将和四十美神尚

末看到,眼前之人数,我想就是五老带看其他雷门人物了!等一会,我带冷姑娘先接近,你

们三人分三面升上庙顶!”

郑邵力道:“五老认得你!”

左丘化道:“现在没有可避的了,只有真面目相见!”

计划一定,左丘化立即带著冷艳向庙中行去。

到了庙门,这才觉出该庙规模不小,同时听出大殿上人声哄哄,冷女轻声问道:“冲进

去?”

左丘化摇头道:“我忽然想到只杀不是办法,而且对方又非罪恶滔天之辈。”

冷女道:“那你要如何作?”

左丘化道:“雷门祖师显然不在这批人之中,这是毫无疑问的,我要除的只是此人,眼

前这批人我要利用!”

“利用?”冷女疑问道:“利用他们作什么事?”

左丘化道:“恐怖魔王师徒确是很难找到,时间一长,也许他又会养成气候,同时我的

仇拖bbbb时过久了,我心实无以对父母。”

冷女道:“你要利用他们去找恐怖魔王师徒?”

左丘化点头道:“正是,不过他们如何肯服呢,雷祖不败,他们认为有靠山!”

冷女道:“先压服他们,叫他们找其祖师来,你再打败雷祖。”

左丘化道:“你说的倒是容易,动手可不是那么一回事,不要说雷祖,就是这雷门五老

就不容易了!”

冷女道:“我们进去看看,见机而行。”

左丘化心中,也只有这样作了,於是领先向庙走进去。

大殿上人影闪动,有坐的,有立的,也有行动的,原来他们正在吃东西。

左丘化一见,直向正殿行去。

殿中突有一人大喝道:“那是什麽人?”

这一声未了,立见其中行出五个老者来喝声道:“那不是孤儿魂……”这个声似带吃惊

之情

左丘化一见五老迎上,随即带笑拱手道:“雷门五老,久违了传言五位这次出来,必会

找在下一较长短,不知此一言可真?”

五老之一踏出两步嘿嘿笑道:“没有错!”

左丘化道:“又听说五位已把前所未成的一种五雷心法和五雷大阵练成,为了要报过去

败阵之羞!”

那老人道:“总之不能教你小子活下去!”

左丘化摇头笑道:“阁下不可把话说得如此血淋淋的,多少也得留点馀地!”

那老人喝道:“小子,你已骸我雷门不少人物了,难道你不知血债血还?”

左丘化笑道:“你雷门如要讨债,只怕没有那号人物,连你们祖师在内。”

那老人冷笑道:“小子,你别说废话,老夫知道你追来是为了牵制这里的力量,免得追

上前去收拾武林太师所率领的一大批,现在不管你有通天功,先过了老夫的五雷大阵再

说!”

左丘化朗声笑道:“你就是雷门五老的天雷手吧,不要说五雷大阵,就是百雷大阵也没

有用,何先听我介绍一个人!……”

他回身一指冷女道:“天雷手,你可识得姑娘?”

他见对方面有难色,立又朗声笑道:“你们不识,但有耳闻,还是在下介绍吧,这位姑

娘名叫冷艳!………”

话未完,突见天雷手猛的後退,同时大声喝道:“快摆五雷阵,那丫头是绝艳殃女!”

左丘化摇手道:“不必怕,在下此来,不打算见血,如果要动手,这时你们所剩无几

了!”

天雷手大声道:“你来有什麽用意?”

左丘化道:“在下有两个不共戴天之仇,那就是恐怖魔王师徒,他们无疑是在贵祖身

边,请诸位快回去面禀贵祖师,如能将这两个人携来交与在下,贵我双方之结就算解开了,

假使贵祖师真要作在下仇人的後台的话,那就休怪在下对贵门人不择任何手段了!”

天雷手的姿态虽已摆出,但他知道,一日一动上手,他们无人能近冷女,攻不用谈,防

不胜防,只见他毫不犹豫的大声问道:“小子,你约我祖师在什么地方交人?”

左丘化笑道:“在这一路上,随时都可,何必约他,告诉你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万古流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