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二三章 再斗生死敌

作者:秋梦痕

天雷手言还未停,一条黑影奔近,仔细认出,真是雷公!

神雷腿抢先低声问道:“村中有叛逆?”

电公道:“你们大房掌门不到一代,居然出了叛逆!你们怎么办?”

天雷手接口道:“召集同门,召开十老会,废了他!”

电公道:“他有本门神器在手,谁是对手上旦惹火了他,也许他会杀尽同门,这事暂不

可行!”

天雷手道:“难道放纵违反门规?”

电公道:“先找到他的对手,将他除去,然後我重整雷门。”

天雷手摇头叹道:“天下没有这种人,神秘阁主落在恐怖魔王手中,事後非被控制不

可,孤儿魂却下落不明……”

电公问道:“我们如果找到孤儿魂怎麽办,夺了他的老君斗,杀了他,我们仗老君斗来

收拾叛逆?”

天雷手摇头道:“现在我自悔当初了,孤儿魂乃为武林正派灵魂,我们和他作对是件大

错特错之举,现在他因脱力而另外两个黑影手中,八成已没命了,师弟,你还根他?”

电公忽然道:“师兄,你和二师兄请跟我来,这里距叛逆太近,非常危险!”

神雷腿突问道:“师弟,电母师妹呢?”

电公道:“离此十五里,她在那里,我是因盯叛逆来此的,既然遇著你们真是万幸,不

然你们一进村,非死在叛逆手中不可。”

天雷手道:“我们要尽快通知所有同门兄弟子们,不要受他指使才好,同时要把孤儿魂

找到。”

电公道:“不瞒师兄,你看到另外两条黑影,就是我和电母师妹,当时抢救孤儿魂时,

本打算夺取闷雷挝,但因来不及,因之神秘阁主反被恐怖师徒救走。”

天雷手大喜道:“你没有向孤儿魂下手?”

电公道:“我和师兄一样,悟非及时,不但没有杀他,而且已把他的功力救好,现在他

还得休息,所以我叫电母陪著他,以防万一。”

天雷手道:“我们快去助他复原,叛逆可能正在找寻。”

三人同意,急急动身,一口气,奔到一大片田野之中,那儿有一座无人所住的茅舍,距

离一迎,只见电母守在门口!

电公一见问道:“少侠怎么样了?”

电母一见二雷,大喜道:“二位师兄也来了!”一顿又道:“左少侠真是神人,我估计

他要休息十天八天才能复原,怎料他现在说功力全复原了!”

天雷手道:“他人呢?”

电母道:“他在屋中,说悟出一套什麽功夫,叫我在门外护法。”

天雷手叹声道:“他对百绝神典居然还有奇功没有悟彻,希望他悟出对付叛逆的绝

招!”

忽听屋里朗声笑道:“你们都不记已往之仇了!”

只见屋内行出一位美少年,面含微笑,见了四老,长长一捐。

天雷手激动道:“少侠,老朽等真是对你不起!”

那即是左丘化,只见他哈哈大笑道:“对不起的是晚生,现在都不必说客气话了,我要

赶快找到神秘阁主!那老贼不死,我必寝食不安。”

神雷腿道:“少侠,他被恐怖救走了!”他把所见一一说出!

左丘化道:“泰山不远,晚生少陪了!”

天雷手急急道:“老朽等愿陪著少侠去找,同时还有一件大事想求少伙帮忙!”

左丘化道:“你们救了我的命,有事只管呀附。”

天雷手道:“呀附二字不敢当,只求少侠助我雷门清理门户!”

左丘化道:“除雷祖是我份内之事,只怕不是他的对手。”

天雷手道:“他的功力,他那奔雷锤,乃与神秘阁主半斤八两,高也有限,少侠能除神

秘阁主,必定能够除他!”

左丘化道:“然而,他到底是你雷门掌门人物,难道你们毫不反侮?”

天雷手道:“本门严令,凡是叛逆,杀之不赦!何况他已公开犯了门规!”

左丘化叹道:“到时看势行事罢,不过他的奔雷锤我绝对要还与贵门就是,决不收为己

有。”

四老闻言,同声感激道:“那少侠就是本门最大恩人了。”

左丘化道:“不要这样说,你们的事情,现在就是晚生的事情了,我们快走!”

天雷手道:“我那叛徒就在这一地区不远,少侠现在要不要去?”

左丘化问道:“在什么地方?”

天雷手道:“在西面十馀里的一座农村中!”

左丘化立即道:“四位在暗中跟著,我去会他,只怕又离去了。”

天雷手道:“他可能也在寻少侠,天未亮,八成还在!”

左丘化立即长身拔起,直奔西面!

但走还不到十里,忽然看一大批黑影闪动,他认为可疑,猛收冲势,停下回头一看,只

见四老在後,随即向四人轻声道:“我已看到一大批黑影,那可能是清庭人物,你们不动

手,这是我的事。”

说完急追,如风截住那批人大喝道:“不许通行!”

那批人闻声,齐一闪开,只见其中一人大喝道:“是什麽挡路?”

左丘化一听,不禁噫声道:“那不是大哥!”

那人似也听出,只见他朗声大叫道:“你们怏来,二弟无恙啊!”

四处拥上十几个,居然有价有道,有男有女!

左丘化一见其中,竟有母亲孤独神母,不禁喜极扑上,大叫道:“娘,你复原了!”

那老太婆更加惊喜道:“化儿,你没有死!”

原来左丘化与神秘阁主战到生死关头时,藏在暗中的郑邵力、闻武喜、陆登星、冷艳,

他们事先有左丘化的呀附,不许他们出面助阵,以防亡奔,雷挝误杀,所以他们认为左丘化

非与敌人同归於尽不可!

後来,他们看到雷祖出现,这更大惊不已,因此,郑邵力立作决定,领著大家急奔嵩

山,想求少林掌教设法打救!

他们到了嵩山一说,正好孤独神母,武林太师,江湖少保都复原了,他们闻信,立即出

动,连武当掌教,以及少林四大金刚全出动,他们到达现场时,诅料当地什么也没有,於是

到处寻找原因这时看到左丘化无恙,其是喜从天降!

这时双方把经过一说,才知是怎麽一回事,只见神母道:“化儿,不必去那农村了,我

们经过那儿,没有看到什麽,如有雷祖在彼,他焉有不出来找麻烦的?”

左丘化道:“既然如此,孩儿立即要去泰山!”

武林太师大声道:“我们走!”

左丘化拦住道:“老瞎子,这次不必你劳动,同时你们都帮不上忙,现在请少林,武当

二位掌教回山,娘和二老回巫山,大家只听消息。”

神母严声道:“化儿,你要一人去泰山?”

左丘化道:“不,後面还有雷门四老作伴,他们也帮不上忙,孩儿只请他们在暗中注意

恐怖师徒。”

江湖少保大声道:“我们就连暗中也不许去?”

左丘化道:“老跛子,人多亦无用,反而显出行藏!”

武林太师大叫道:“不行,你只可请少林掌教他们回山,不能阻止我们。”

左丘化真是为难了,不便硬阻,只得道:“老瞎子,那你也得把少林武当二掌教送回山

才是呀!”

少林老和尚合十道:“少施主,贫僧等本待非去不可,既然少侠提防人多太乱,那贫僧

等只好回山了!”

左丘化拱手相送道:“二位掌教请!”

两派人物齐念佛号,转身而去。

这时神母又造:“化儿,为娘等那一次大败,当场不知死了那些人,你查过没有?尸体

埋了没有?”

左丘化叹道:“尸体被官府收去,听说还要押上北京,所以毫无查处,娘,我求你老和

二老,这次不要去泰山,请三位老人家把棺材夺回安葬,孩儿只带雷门四老前辈去泰山就够

多了。”

郑邵力道:“贤弟我们呢?”

左丘化道:“官府把尸体运北京,当然每尸一棺,算起来有几十口棺材,试问由三位老

人家去夺,能搬得了吗,假设还有成群官兵护送,加上几百一流高手的卫士,这又如何夺到

手?”

郑邵力闻一言,不再开口了,点头不是!

三位老人也感人不能成功,於是都同意了,只有冷艳不答应道:“阿化,你想方青青姐

姐因离你而成永别没有?”

左丘化戚然道:“我对不起她!”

冷艳道:“你又想对不起我了!”

左丘化沉吟不语。

神母道:“化儿,现在方儿不在了,为娘告诉你艳儿的父母,是得到方儿的同意才向你

说婚的,你身上那双玉物,也是方儿与艳儿共有的信物。”

左丘化叹声道:“现在不是谈婚姻的时候,不过冷姑娘跟我去实在不方便,反而对我有

顾虑!”

神母向冷艳道:“艳儿,化儿既然不放心,那你就随为娘去吧,对付神秘阁主和雷祖,

别人确实插不上手,不但不能帮手,反而有害。”

冷艳道:“娘,他一个人怎能对抗两个同等功力之人呢?何况对方还可联手哩!”

神母道:“一个人要成功,往往要绝望中挣扎出来,才算真正成功,不管他,让他死里

求生!”

冷艳戚然泪下道:“艳儿不违命!”

左丘化向神母敬过礼,转身回头,找到四老,急奔泰山,在路上,他似有了什麽把握,

长驱直追,毫无顾虑。

在泰山观日峰後第七峰——“鸟兽绝”峰的背面,有一座谷,奇绝幽深,隐秘至极,名

为“无生”,该谷一面靠峰,三面森林,武林少有人知。

这时那座谷中正义三个,不问可知,即为恐怖魔王师徒及神秘阁主。

恐怖自从把神秘阁主背来泰山,他们就落在该谷,该谷靠峰是一局崖,崖下有一洞,三

人就在洞中,恐怖师徒轮流在洞外守望和助神秘阁主恢复真气。

当左丘化尚未来到泰山之际,这个老头似已全部恢复正常了,不过当他停止运功之下,

睁开两眼,一看身侧坐著恐怖魔王,显然有点怀疑,只听他沉声问道:“老弟,是你救我来

此?”

恐怖道:“阁主,恭喜复原来,在下只是一时感慨,如不救出阁主,将来武林恐怕只有

雷祖的了。”

神秘阁主道:“雷祖是我们一面,那有什麽关系,怕的就是那孤儿魂呀!”

恐怖忽然冷笑道:“当时阁主脱力晕倒时,难道连一点知觉都没有了?”

他这一问,似存两种意思,一即探探他对自己的企图有无知觉。

神秘阁主显然毫无所觉,只觉他摇头道:“当时老弟莫非有所发现?”

恐怖道:“阁主想到救你的反而落在在下肩上,而不是神秘阁主呢,他倒是早已在暗中

了。”

神秘阁主闻言,似感一震,跳起问道:“对呀!”

恐怖道:“他想同时得到闷雷挝和老君斗!”

神秘阁主吼声道:“姓雷的居然要杀我!”一顿又问道:“那孤儿魂呢?”

恐怖道:“在在下救阁主的同时,另外又有两条黑影抢走了左小子,以致在下没有来得

及向左小子下手。”

神秘阁主似已看出什麽破绽,面带阴笑,问道:“老弟,其实你也太费事了,何必将我

救出呢,拿走闷雷挝不就得了。”

恐怖魔王,立即一震,连连道:“阁主,你错了,雷祖的统一武林阴谋已现,孤儿魂未

死,除了阁主,谁敢与他为敌?”

神秘阁主道:“你老弟的神通并不下於他人,闷雷挝在手,武林霸业,真不知鹿死谁手

哩,不过有一点,问雷挝心法口决尚在我的脑里,谁拿到闷雷挝毫无用处二

恐怖装出一幅正气凛然道:“这点在下根本没有想过,在下只想阁主复原。”

神秘阁主微微笑道:“老弟,请问一句,假设老朽和孤儿魂再斗,万一被他侥幸得手,

或者又成两败之居,试问如何处置?”

恐怖道:“在下想到那小子身後仍有高手跟著,在下以救阁主为主,只要杀那小子仍来

不及了。”他顿一下笑道:“阁主,那小子在阁主面前不会有侥幸出现的。”

神秘阁主叹声道:“这样说,我的闷雷挝必须要找个传人了!”

恐怖道:“阁主的话正是,不过真不容易找到上等资质的人才!”

神秘阁主道:“半途出家的我不要,我要个天质上上的童子,可是我死之後,担心无人

保护他的安全!”

恐怖暗忖道:“这是一个机会到了!”立即道:“阁主,如果你不弃,在下愿尽一切爱

护之心!”

神秘阁主故意道:“当真?”

恐怖道:“在下愿当天誓!”

神秘阁主道:“那倒不必,你能救我,显见毫无私心?这样好了,等到将来,老朽找到

人才时,老朽就把问雷挝教与你,日後你就代我传授!”

恐怖道:“在下悉听阁主安排!”

神秘阁主道:“召回另徒,我们走罢。”

恐怖道:“去找左丘化?”

神秘阁主道:“不,老朽先要找一个朋友。”

恐怖道:“贵友隐居什麽地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三章 再斗生死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