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二十四章 活擒元凶

作者:秋梦痕

神秘阁主未在左丘化手下败过阵,可是他这时一见左丘化,居然面色灰白,大有心惊胆

战之势,只见他紧握闷雷挝阴声道:“小子,这次你就活不了啦!”

左丘化冷笑道:“老狗,这次我如让你打到第二回合,我就永远不在武林露面!”

神秘阁主狂笑道:“老夫不信你有了神奇莫测的变化,你小子的功力没有超出老夫多

少?”

左丘化掏出老君斗大喝道:“少说废话,放手上来!”

神秘阁主似在猛提真气,只见他发出一声大喊,势如疯虎冲出,一挝泰山压顶!

在这种声势之下,左丘化真正显出大侠之风了,只见他不慌不忙,老君斗高举过顶,朗

叱一声道:“老狗,这次你休想活了!”

两宝一接,上且即发出惊天动地之声,势似一接触就不再分开了!

神秘阁主陡然觉出自己的宝挝,如被什么无穷吸力所吸住,心中大吃一惊,猛施全力,

硬想挣脱!

左丘化嘿嘿冷笑道:“老贼,别作梦了,我老君斗的自发‘吸天玄妙”,你想挣脱,除

非再世投胎!”

神秘阁主连挣十口气,真是毫无可能,几乎魂飞魄散,左手上且向怀中探索,似要摸出

什么另外东西!

左丘化一见,左手一挥,立见七彩奇光,哼声道:“老狗才,现在我叫你先尝我的神女

剑!”

神秘阁主一见左丘化探出神女剑,不禁心惊胆战,宝挝抽不出,只有死路一条,唯一希

望,就是逃生要紧,猛的一松手,撤身一窜,回头退出二十馀丈!

这时金银岛主一看神秘阁主尚且逃走,他也不敢和华山姥姥苦门,大喝一声,紧攻三

招,拚命追上神秘阁主,二人真如丧家之犬!

华山姥姥不止月放,大喊就追!

左丘化闪身截住道:“姥姥,不必了,他们逃不出晚生手掌!”

华山姥姥道:“这两个老贼太猾,如不打铁趁热,日後又会起变化。”

左丘化一扬手中间雷挝道:“姥姥,神秘阁主失去此宝,他再也无能为力了,何况他是

晚生必须生挽之人!量他逃不多久!”

华山姥姥一见宝挝,不禁大喜造:“原来少侠已夺了他的第一生命!”

左丘化道:“此物灵气已被晚辈老君斗吸去十分之五、六,成力大不如前了,可是留下

来还有大用,晚生今将此宝送与姥姥,足可作为华山镇山之宝!”

华山姥姥楞然道:“少侠你是以生命拚得之物,老身岂可领受?”

左丘化道:“晚生今天能来到这里,那完全是姥姥的协助,神秘阁主与金银岛主必不甘

心,他们非记恨不可,一旦他们找来,晚辈恐怕华山大遭其殃,如果姥姥有了宝挝,火速将

宝挝上心法练好,日後就可保全华山了。”

华山姥姥激动道:“少侠,老身真是受之有愧了!”

左丘化双手奉上宝挝後,拱手道:“你老请回,晚生这就一路追下去,不管他们逃到天

涯海角,非把他们生擒不可!”

华山姥姥道:“少侠,那神秘阁主的老党人物传言不少,他一定去奔走各地,召集群

魔,决心要报少侠打败之仇!”

左丘化道:“这是必然的,为了保全武林正义,我也想大会群魔,来次彻底扫除。”

分手後,左丘化急急迫上前去,他虽不能确定敌人去向,但凭青他的智慧,任何蛛丝马

迹都难逃过他的判断!

左丘化为了查寻迹象,追得不快,但他并没追错方位,不过神秘阁主正在四十馀里之外

了。

这个失去依为生命的宝挝之下,精神颓丧至极,同时又时时刻刻生怕左丘化追上,前瞻

後顾,紧张万分,他和金银岛主连话都没有说,只点僻径狂奔!

不久,到了林中,诅料突闻前途发出一群喊杀之声,不禁立即停住,回头问金银岛主

道:“岛主,前面有问题?”

金银岛主比他还好一点,神情还能镇静,答道:“可能是另外武林上发生冲突,我们去

窥伺一下就明白了。”

神秘阁主道:“我们还有心情看别人打斗?”

金银岛主道:“不是这意思,也许左丘化追过了头,我们查看一下,假使是他在场,我

们就可改变方向逃走。”

神秘阁主听说有理,随即偷偷的领先向林後行去,其举动真似小偷儿一样!

刚到林後,伸头一看,猛见一群清庭卫士,加上几十个神秘阁老人,团团困住三个青

年,可是困住是不错,但被三个青年打得团团转,竟连近身不得!

金银岛主看到惊奇道:“那三个是什麽青年?”

神秘阁主道:“那三个小子,一个叫‘魔君子’郑邵力,一个叫‘三拳两腿’问武喜,

第三个号‘毛手毛脚’陆登星,全是孤儿魂的义兄弟,武功已出神入化!”

金银岛主道:“我们出去,协助大家擒住这三个小子,那是迫使孤儿魂投降的最好方

法!”

神秘阁主摇头道:“不必自找麻烦,我们出去虽能帮个忙,但要想挽住谈何容易,时间

一久,孤儿魂追到!我们再也逃不脱了。”

金银岛主还待反对,但忽听身後有人气喘吁吁的大叫道:“阁主快走,孤儿魂迫近十里

内了!”

二人闻声回头一看,触目认出是恐怖魔王!同吃一惊,急问道:“你在那里看到?”

恐怖魔王道:“在下虽说逃脱,但始终在暗中注意那小子!”

神秘阁主毫不考虑,挥手道:“快向南逃!”

金银岛主道:“去那里?”

神秘阁主道:“我要找寻当年一批齐名好友,大家联合来对付孤儿魂,这批大都隐居了

几十年,第一步,我们到鄱阳小孤山找神螺子!”

三人刚走不到一刻,左丘化真的追到了,可是他也看到三个义兄弟被困,无暇追敌,立

即冲出,右手老君斗,左手神女剑,一闪而到,真是斩草劈麻一般,一口气除了一大半!

群敌连人影都没看到,一看同伴惨叫之声不绝,聪明的见机而逃,发了一声萧,立作惊

弓之鸟,霎时四散而逃!

首先,郑邵力一见来了义弟,心中真是喜不自胜,现在敌人全光了,逃的逃,死的死,

不禁扑上大叫道:“贤弟,你由那里来!”

左丘化一一招呼後叹道:“我是追赶神秘阁主和金银岛主……”

他把经过一说,问道:“你们三个又如何在此?”

闻武喜接口道:“我们奉了娘的命,派我们三个出来找你。”

左丘化道:“棺材运回巫山了?”

陆登星道:“当然,可是这批人就是去攻巫山神女峰的!”

左丘儿化道:“开棺验尸没有?”

郑邵力叹道:“尸体几十个,有男女老少不等,大部份都已腐烂了,不过你放心,娘查

过仔细,其中并无方青青弟妹!”

左丘化闻言一喜,但忽又忧然道:“可是她如何不见呢?难道被擒去了?”

郑邵力道:“如被敌人擒去了,我想清庭不会不拿弟妹来威胁你呀!”

左丘化道:“也许官兵在收尸之际,没有仔细查,青青的尸体被遗留在什麽难见的地

方?”

郑邵力道:“贤弟,没有见到尸体,多少还有点希望啊,这点希望,多少又能使你有点

安慰呀!”

左丘化道:“大哥,你的白琪瑶姐呢?”

郑邵力摇头叹道:“也与方青青一样,棺材里没有尸体!”

左丘化道:“我们的人,有没有多几个失踪?”

郑邵力道:“还有,等我想想看……”,

闻武喜道:“不必想,我全记得,棺材中不见尸的有,‘神木撑天’,‘四海神偷’,

‘五行奇侠’,‘半天云’,张千里伯伯、老瞎子、老跛子等等。”

左丘化道:“老瞎子和老跛子我早知道了。”

郑邵力道:“不死的总有希望!”

左丘化道:“你们跟我追,任何事情都不管,我要生擒神秘阁主和恐怖魔王!”

四兄弟耽误了这段时间,再追时,左丘化又费了不少时间,才估计出敌人的大概方向,

於是细心查下去,他发觉对方竟是真向南进了。

这段时间追了三天,但在一个晚上,正为三人落店吃饭时,诅料竟遇上金银岛主的徒

弟!

左丘化一见,上且以和气的声问道:“阁下莫非会著令师了?”

那大汉摇头道:“左大侠,我不说谎,也不敢在大侠面前说谎,在下并未见到冢师,但

在昨天遇到一个朋友,他说家师一伴有三人,直向南方去了。”

左丘化道:“朋友,你放心,令师只要能改过,在下绝对不会为难他,可是他不应该再

和神秘阁主在一块了。”

大汉道:“大侠,你是正在追上去?”

左丘化道:“令师一伴有三人,我想除了神秘阁主之外,恐怕还有恐怖魔王相随,神秘

阁主杀死武林无数正派人物,我是非生擒活捉,斩头挖心以祭同道之灵不可,同时恐怖魔王

乃是在下私人不共戴天之仇,这两人多活一天,在下一天寝食不安。”

大汉道:“左大侠,你可想到,你在追敌,还有别人在追查你的下落呢!”

这句话,使得左丘化愕然半响,急问道:“是清庭又派出大批神秘阁阁员?”

大汉道:“大侠当然不怕神秘合那些货色,这次虽然派出了一大批,但没有一个不带著

恐惧的心情走出北京,那不必担心,然而其中有个统率人物,只怕大侠要提防一点,他不是

江湖人,也不是武林中一分子。”

左丘化道:“这人是什麽身份?”

大汉道:“他是满清皇室中一个青年贝勒,在朝中,无论文武百官,皇亲国戚,都称他

作‘金贝勒’,但没有一个人知道这金贝勒有身惊鬼神而动天地的神秘神功!”

左丘化骇异道:“北京有个这样的人物,居然未被武林知道?”

大汉道:“听说他是近日才由某方边疆回京的,小的因为不敢再在家省表边而走了一次

北京,更巧的与新入神秘阁一个青年阁员是知己,他把这事告诉小的,据说他就是那贝勒身

边的随员!”

左丘化道:“这贝勒你见过没有?”

大汉道:“不瞒大侠,小的因了那知己的关系,侥幸也入了神秘阁,当然能见到那位神

秘的金贝勒,这个长的一局高瘦瘦,相貌中等,但一脸铁青,八成是个又狠毒、又好色,而

又好杀之辈!”

左丘化道:“兄台,你既入了神秘阁,论理不应把这种重大消息告诉在下才是?”

大汉道:“左大侠,你莫忘了,在下也是大明後裔,汉室子民,凡有血性,有骨气的汉

族儿女,他岂止目忘了自己的根本?”

左丘化激动道:“大哥,我真看错了你,你竟是位大大的义士!”

大汉道:“大侠,在下真正姓名叫黄生重,今後就叫我黄生重好了,千万莫在清庭人物

面前叫出,我在清庭仍号海神子。”

左丘化道:“好的,现在快请黄大哥避开,免被清庭人物发现。”

黄生重道:“大侠,家师是个东瀛浪人,你不必顾虑我的关系,遇上只管下手,目前清

庭已请了大批东赢浪人作阁员。”

左丘化惊讶道:“竟有这种事!清庭竟利用日本浪人来为害我们汉人!”

黄生重道:“怎么不是,听说还有个浪人首领尚未到哩!据说那浪人首领的武功,竟比

神秘阁主还高。”

左丘化沉吟一会,随即向黄生重道:“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黄生重道:“在老黄河口,以在下猜想,他们似在等浪人首领,等到後,他们就会分道

来找大侠,目前他带的人只有在下的知友一人,其他的部份成数路南进了。”

左丘化道:“我去追神秘阁主,黄兄如有消息,请到南方来通知一声,相信你能找到在

下的。”

黄生重道:“那在下先走了,大侠,金贝勒身边那人叫方汉卿,你可不能杀他,他也是

故明後裔。”

左丘化点头道:“有他在金贝勒身边卧底,这事更好应付。”

在鄱阳湖边的鄱阳县,这天来了四个蒙面人,那不必猜,他们就是左丘化兄弟,为了不

露行藏之故,这一次全作了蒙面客,好在江湖上对於蒙面人物毫不感到古怪,任何地方都有

这种人物,所以四人落店时,连官兵都不过问,只要不出事,公门中人习惯开只眼闭只眼,

明明知道蒙面的人,没有一个不是武林高手,他们又何必自找麻烦呢?”

时为上午已未之际,也是左丘化他们刚刚找到一家馆子的时候,忽然发觉後面也有四人

跟进了店门!

郑邵力轻轻用手一撞间武喜道:“你到湖边去租船!”

闻武喜会不到意,他真的转身而去。

进了馆子,左丘化领先向楼上走,可是那後面四人却没有跟著上去。

陆登星,这时问郑邵力道:“大哥,你叫老三去租什麽船?”

郑邵力道:“你没有看到我们後面四个家伙,他们是鄱阳湖四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活擒元凶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