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 三 章 神女绝技

作者:秋梦痕

左丘化起来后,拉看老太婆买衣服入馆子,出镇时已是下午过半啦,他忽然想起一件

事,侧头叫道:“娘,有个白发老人,自称‘正五行’的你老可认识?”

老太婆闻言噫声道:“你见到他,难道他也想捉你?”

左丘化道:“不,他把我的义弟康君,收去作了徒弟,而康君乃是故明燕京都调大将军

之遗孤,我不放心,所以问你老?”

老太婆道:“那不要紧,他是故明未年护殿的大将军,明亡之后.他曾经几次暗入清廷

行刺,但都被清廷现在两殿都总管拔都明所击败,之后他就行动慎重,只想收徒再起。”

左丘化道:“拔都明的武功很高吧!”

老太婆道:“这老贼号为‘盖世剑手’,目前武林能与他交手一千招而不敢的,除了为

娘之外,恐怕找不出几人了!”

左丘化记在心中,回头向老太婆道:“娘.你老要帮一个忙!”

老太婆笑道:“傻小子,娘对儿叫帮忙吗?什么事,说吧!”

左丘化道:“青草湖中,被八虎帮捉到不少孩子,他们都是可怜的孤儿,儿心不甘,非

把他们救出不可。”

老太婆道:“化儿,青草湖乃为八虎帮总分堂,他们总堂在山海关,其他都是分堂,以

一个分堂而言,高手就有数十个之多!总分堂更不用说,凭我们母子两人,想要捣乱一番倒

是轻而易举,明攻暗袭都可以,如想救人,非常困难!”

左丘化道:“这样怎么办呢?”

老太婆道:“化儿,你先别急,救人的事情,中原各派早有计划,他们都已派出高手在

连络,迟早有行动,在你,娘想先教依几套绝招功夫再说。”

左丘化道:“娘,我们到什么地方去?”

老太婆道:“到巫山去,将来你练成了,下长江,奔青草湖很方便!”

左丘化道:“娘,八虎帮,听说有八个帮主,这八个人娘都认识吗?”

老太婆道:“八虎帮是八个结义兄弟,为娘只认得他们老大,这老贼在当年,他虽然与

另外一批蒙着面围攻为娘,可是事后终于被娘查出了,将来为娘一定要收回这笔账。”

左丘化道:“八虎帮都是老年人了?”

老太婆道:“他们年纪不一定,这种黑道帮会,他们不分年纪的,只论武功和成名,这

八人中最小年纪的还只有二十几岁,不过他们外出时都很神秘,所以很少有知道他们是什么

地位。”左丘化道:“九龙会呢?”

老太婆道:“九龙会总堂在太湖西洞庭山上,他们的势力与八虎一样雄厚。”

左丘化道:“他们也是以龙为号的?”

老太婆道:“不,他们以龙为等级,会首身上,纹身九条龙,副会首八条龙,其次以纹

龙多少而分等级。”

左丘化道:“原来如此,孩儿到现在才知道。”

走了八天,终于到达巫山十二峰,老太婆领着左丘化登上神女峰,回到一座竹篱茅舍

中,之后就加紧练功。

第一步,老太婆亲自领着左丘化认识地形,她把左丘化领着满山跑,十天之内,竟把整

个巫山十二峰全走光,每谷每峰,每一座崖,每一条涧,凡是值得看的,有阻于左丘化活动

之处,莫不带着去看,甚至连每一个洞都去看看,这是授徒习武之人没有的,都是这老太婆

不厌其烦,有些地方非常神秘,有些地方十分奇险,也许有些连武林人,没有发现过,然这

老太婆了如指掌!巫山为天下山水最神秘之区,左丘化一但身履其境,每一事物都认为是奥

妙希罕,这对他领悟增加极大的帮助.对他灵机发生莫大的启发,同时他又是天赋奇绝的

人,连一奇石都对他有极大的联想力量。

半年时间,在武林人心目中,可说是短得可怜,然而这半年对于左丘化尤如百年,在左

丘化到达神女峰起,屈指一算,这是十月初九,居然恰好是半年了,这天早晨,老太婆刚刚

练完坐功,她抬头一看,竟发现身边不见左丘化了,老太婆不由轻叹一声,自言自语道:

“武林中称我为孤独神母,孤独二字是我本性,神母两字,在武林人心中,当然认为我既神

秘,又高不可仰了,现在我已不孤独,岂知神秘也没有了,我的武功心法,居然被这孩子在

半年时间中学得干净,现在已没有可学了,所以他天还未亮就出去闲散啦………”

老太婆正在自我嘀咕着,忽见茅屋外面闪进一条人影,同时听他叫道:“娘,今天你老

有样好菜吃了!”

老太婆闻言一看,发现他手中捉着一条金光闪开的大鲤鱼,不由笑问道:“你在巫峡江

中捉的?”

原来这小小黑影就是左丘化,只见他嘻嘻笑道:“娘,是啊,这条鱼呀,它真是有一

套!”老太婆笑道:“鱼的一套,就是在水中央,这个为娘知道。”

左丘化道:“不是,这算是它第二套,娘,它向我示威哩!”

老太婆呵呵笑道:“这条鱼,看来不到五斤,又是鲤鱼,鲤鱼最善,怎说向你示威?别

瞎扯了”。

左丘化道:“娘,是真的,当我脱光衣服跳下巫峡时,它居然跳出水面向我面上冲

哩!”

老太婆大乐道:“胡扯,胡扯,那是它出水吸空气,不过恰好冲着你吧,也许是被你跳

了下时惊了它!”

左丘化道:“不,不,还有哩!当我跳下水去追它时水了,可是我的鼻子硬被它撞了一

下,那时我真火,于足一个俯冲,沉到江底去寻它!”

老太婆道:“凭你的水功那里可能查看?”

左丘化道:“这不是,我还捉着哩!”

老太婆又是乐得大笑道:“傻小子,这条巫峡江之中,似这般大的鲤鱼,起码上万尾,

你捉的绝对不是同一尾啦!”

左丘化认真道:“娘,没有捉错,就是它,你老听我说呢,当我到了水底时,嘿嘿,这

家伙竟敢对我大摇大摆,面对面的逗我玩哩,它认我捉它不到啊!”

老太婆噫声道:“竟有这种事!”

左丘化道:“怎么不是呢,我一看呀,火更大了,于是施展水功向它扑,嘿嘿,这家伙

显出它的看家本领啦,它呀,扭转身,真如电一般的往上游跳!我呀.我才不服气,提住丹

田真气,说什么我也不放!后来它看出苗头不对了,在它向上游冲了半里时,自知走投无

路,于是它就猛地绕个大弯,接看它朝下游全力飘去。”

不知左丘化的话中有了某此使老太婆惊奇之处,只见她瞪着老眼,全神凝听到此,老眼

睁突见她急问道:“化儿,这次你被摆脱了?”

左丘化哈哈大笑道:“娘,这次她可倒霉了,逃还不到半里,终被我给抓住了,罗,这

不是他!”

老太婆忽然站起来问道:“化儿,这是什么天气?”

左丘化见她问得离了题,不由愕然一下,答道:“娘,这是十月啊!”

老太婆点点头,又抬头看看天色,笑道:“近数日来,老刮西北风,以为娘来看,今天

夜晚必下大雪!”

左丘化哈哈笑道:“娘,是啊,我却毫不觉得一丝冷呢!”

老大婆道:“这种天气,凭为娘的内功,这时叫为娘到江底去,只怕不可支持半个时

辰!”左丘化噫声道:“娘,我,我,我怎么了,我还只练初段内功哩!”

老太婆微微笑道:“这个你不必问原因了,娘已知道,娘再问你,你到江底有多深?”

左丘化道:“大概是十五丈,那还不是这段江水最深处?”

老太婆满意道:“你感到水有多大的压力。”

左丘化道:“根本没有呀!”

老太婆闻言吃惊了,忖道:“以我的内功.当今江湖不是属一,也是属二了,我还只能

潜下水底十二丈,那已水压难受,这孩于竟说根本没有!”

左丘化问道:“娘,你老怎么了,想什么?”

老太婆笑道:“没有什么?娘想你能在江中,尤其势如电急的巫峡江中捉到一尾下游的

鲤鱼,化儿.今后你不必再练水功了,免得无谓耗掉时间!”

左丘化道:“娘,那我就专门练内功了?”

老太婆哈哈大笑道:“内功也不必练我的,今后你只把你自己记下那部无名古典去悟,

悟得某一点时,你就练某点!”

左丘化道:“娘,你老的武功心法不教我了?”

老太婆带笑叹声道:“娘的压箱底货,再也没有了,这半年,你把娘的掏光啦,化儿,

谁能教你一年武功,娘敢说,天下没有这个人!”

左丘化傻傻的道:“娘,这样说,我没有事情作了?”

老太婆道:“娘不是说,叫你把自己的东西边读边练吗?”

左丘化大急道:“娘,我不知用头脑啊,也不知想的对不对,每次想到什么来问娘.

娘.你也说不明白,这不是使我糊糊涂涂的去摸索?”

老太婆道:“你就是去照你自己想的去练!糊涂就糊涂,也许……”

她说到这里,忽然狂声大笑道:“也许你记的那部神典,就叫作《糊涂神典》,侵小

于,别灰心,拼命悟,拚命练!”

母子俩正在说笑,忽然间,左丘化跳起道:“娘,峰下来了人!”

老太婆闻言,宁神一察,谁料竟一连一丝动静都没有,这一下可真正使她大大的吃了一

惊,忖道:“他比我竟高了这多吗?他,他的内功……”

老太婆呆住了,可是左丘化仍在梦中,他见老母不说话,随即一闪身,出了茅屋,又接

着如电掣下峰去。

老太婆见他动作太快太奇,不由举手加额,自言道:“天生奇人也,武林必大乱,我有

何德,得有此子为儿!”

忽然,她也闪出茅屋,居然偷偷跟下峰去。

左丘化到峰下一座谷中,忽然看到一个古怪的中年老人,只见他头大如斗,两腿奇短,

且又两臂奇长,不由一怔,冲口喝问道:“那鬼东西是人是鬼?”

怪人那曾见左丘化出现,闻声后显出愕然之色!

巫山神女峰终年难得有游山的人物,连武林人在一年里亦不多见,这是九冬十月,忽然

间出现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无怪那人看呆了,只见他轻轻然问道:“小子,你是随师采葯

的?”左丘化呸声道:“十月里,连树叶都落光了,那还有草活着,别装糊涂,你来干什

么,八成是来探山的!”

怪老人噫声道:“小子,你别在我老人家面前耍花枪,要想夺地盘,那得打听打听,叫

你师傅出来,神女峰那有他来的。”

左丘化闻言大怒道:“老小子,我愈看,你是愈装糊涂,别说废话,如不滚开,小爷我

就要动手了!”

怪老人间言,哈哈大笑道:“好小子,你真是耗子打呵欠,口气不小呀,在当今武林

中,江湖上,我‘神奴’张千里,除了我主母,嘿嘿谁敢说句不恭敬话,我会打断他的腿,

小于你高不过一腿,大不过一拳,凭什么?凭你师傅撑腰?”

左丘化道:“我师傅,哈哈,我这一辈子不要师傅,撑腰的有,那是我娘,不过我不要

撑腰,老少子,来,来,来!咱们过两下!”

怪老人闻言大笑道:“好好好!动手对打还说我以老压小,这样吧,小子,你能把老夫

推出四步就算你嬴?要不,推动就行了!”

左丘化先冷笑道:“那你先看看后面!”

怪老人道:“看后面干什么?”

左丘化道:“你后面有污水塘,倒下去,我可没有衣服给你换!”

怪老人大笑道:“倒下去?哈哈,动一步就是你小子赢了,老夫拔腿就走。”

左丘化慢慢走近,冷声道:“老小子,别存歪主意,我不怕你乘机出手!”

怪老人大声道“别噜苏,向你这种小子采突袭,那老人家还有脸见人?”

左丘化在对答中看得出,这怪老人貌虽不扬,品德不会差,绝对不是一个武林魔鬼,所

以他在出手之前,并不蓄上十成劲,可是怪老人口口声声叫他为小子,心中自然有点冒火,

上前尚距七八尺时,将身一幌,单掌推出.大叫道:“老小子,倒下!”

声未落,突见怪老人闷哼一声,全身离地,接着“噗通”一声,真的倒入污水塘中去

了!

这一下,连左丘化自己都呆住了,他从那来神力呢?

怪老人更惊,而且面如猪肝,显然羞极了!

左丘化心中忖道:“娘教我半年,我已今非昔比了!”他自认想通了,得意啦,走近污

水塘,拍手大笑道:“老小子,怎么了,污水池塘多脏呀,你还赖着不起来,里面没有鱼捉

啊!”怪老人是惊呆了,忘了自己那副难看相,从头到脚都是污泥和臭水,这下被友丘化叫

醒,只见他猛的一拔身,来到了池塘上,同时大喝道:“小子,你是那里来的,快说实话,

否则老夫要出手了!”

左丘化大笑道:“落汤鸡,你还有什么神气呢,下山吧,真的要交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神女绝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