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 四 章 龙蛇大会

作者:秋梦痕

怪老人紧张的问道:“小主,每尊木偶上的东西,所刻的会各有不同吧?”

左丘化道:“我告欣你,你别对别人说,每尊木偶上的东西,都是最老最古的奇功,不

过你放心,我想每尊木偶上的东西绝对不全!要说有全的都在我的肚子里!”

怪老人惊喜道:“小主都练过了?”

左丘化摇头道:“我还在摸索,连娘都不明白,不过《天劫曲》这时才豁然无疑了。”

方女道:“公子!你要教我,我好替父报仇。”

左丘化点头道:“我会把你能练的教你,不过我估计,其中有很多你是练不成的。”

怪老人建议道:“小主,我们去罢,刚才箫声,恐怕惹来麻烦。”

左丘化开言点头,招手方女道:“姑娘,我们去罢,目前我们不与邪魔硬拚,等到我有

对的把握时,什度也不怕了。”

方女向父坟作留意而恳伤一瞥,随即与左丘化去怪老人前面,威势的离开君山。

他们由洞庭到荆河口,再由荆河口搭船直奔夏口,经过七天,终于进入夏口城。

怪老人在城中租了一辆马车,吩咐直开三江楼客栈,可是,进入客栈一查,居然不见勾

漏掌门!

正当查问后要出店时,忽然一个伙计由店后出来问道:“谁在查问彭姓老人。”

怪老人道:“小二哥,就是老朽。”

伙计道:“有,好多天了,彭老客官有交代,说有朋友要来找他,你老可是姓张的?”

怪老人道:“是的,老朽叫张千里!”

伙计立由身上模出一卷字条道:“张老客,这是彭老客留给你老的,他说有急事,不能

在此等候你老到来。”

怪老人拆开字卷一看,只见上面写道:“张前辈,劣弟之不幸,现在查出原因,那是因

为了一尊木偶而被邪门下的毒手,现在晚生寻着线索奔太湖去了,您老如有意,请速来太

湖。”怪老人急把字条呈与左丘化道:“小主,我们这就去如何?”

左丘化一看,点头道:“我们是与其同路!去罢……”

怪老人道:“方姑娘呢?”

左丘化道:“我既要照顾,当然不能留她一人在此,张公公,一路上,坐船也好,坐车

也好,不必问我,你自己作主好了。”

怪老人道:“小主,我们最好买三匹马,行止都很方便!”

左丘化道:“她呢?”转向方女道:“姑娘,你能骑马吗?”

方女道:“都可以,我在新疆天天骑马!”

怪老人道:“那好极了,我们吃过饭再买马。”

在黄昏将临时,怪老人已带着两小奔上向东的阳关大道,一匹黑马,两匹白马,十二只

蹄子,冲起一道黄尘,背着将落的夕阳,其速如飞,转眼之间,他们即消失于日暮之中!

第四天,天空昏沉,北风劲吹,行人道上死气沉沉,忽然间,云中撤下一遍白粉!!

走在苏浙道上的只有三骑奇客,这时为首的向后大叫道:“小主,要不要停下来避避寒

风大雪?”

主人头带风帽,身穿棉衣,原来他就是神奴张千里,他边叫边把马儿勒住。

跟在后面的是两匹白马,不用问那是左丘化和方女,只见左丘化向方女道:“冷不

冷?”

方女这:“不穿皮衣有一点,昨天你替我买了皮衣,现在反而出汗了!”

左丘化笑道:“那是跑得大急之故,好!我们赶到郎汉才停。”

说完向前大声道:“张公公,我们赶到郎汉城落座!”

怪老人笑道:“落城里恐怕不好,这就是九龙的窝边呵!”

左丘化道:“不管他,大家不露马脚就是。”

进城之际,方女忽然指着一条巷口道:“快看棺材!”

左丘化笑道:“这家很穷,毫无排场,竟是抬冷柩!”

怪老人道:“不对,那批护棺的中间,我认得一个大汉,他是九龙会的高手!”

左丘化道:“那大概是发生打斗被杀的!”

这时到了一家客栈前,三人下马后,立有伙计迎着,同时把马接过道:“三位,请楼上

坐!”怪老人道:“小二,我们先落座,后吃饭!”

伙计道:“可以可以,老客,上房很多,天气冷,最好先喝两杯!”

怪老人笑道:“好,你替我留两间干净的上房,马匹加上等料!”

说着向两小招手道:“我们先吃饭罢,伙计说得对,天气太冷了。”

三人上楼一看,座位上的食客真是不少,南腔北调,喧哗之声盈耳!怪老人领着两小去

近临街一面,选个窗前的桌子,坐下后笑道:“小主,你和方姑娘听听,本城是发生过一件

大事了,客人们都在谈论同一事情哩!”

左丘化道:“你老真是耳朵灵,一上来就注意!”

忽听邻桌有人接口道:“三位,听听可以,不要讨论。”

怪老人回头一看,原来背后说话也是个老人,不由笑道:“兄台,你已来了不少时间

吧?”那老人是独自一桌,自斟自饮,他看到怪老人笑道:“我来时,这楼上是没有人。”

怪老人问道:“本城发生过什么事?”

那者人道:“兄台,我说过,只宜听,不可讨论。”

怪老人笑道:“官府有禁令?”

那老人道:“官府在这太湖四周数百里,力量还不够。”

怪老人哈哈笑道:“这倒是奇了,在下走遍天下,竟有人禁我说话。”

邶老人道:“好罢,你兄台不怕事,我倒是很敬佩,那就告诉你罢,我也是个不怕事

的,事情是这样的,三天前,西洞庭山上被人捣了一下,上面死了两个白旗会七龙高手,可

是今天,此城南门口又有一个黑旗会七龙高手倒下了,刚才不久,相信兄台已看到那口棺

材。”

怪老人哈哈笑道:“这下手之人恐怕尚未露面吧!”

那老人声道:“兄台高明!”

怪老人道:“难怪我们上来时没有人上前查问啊,过去一些时里,在下一来就有一些地

头蛇上前找麻烦。”

那老人道:“这就叫做自顾不暇了……”

怪各人问道:“兄台请教?”

邶老人道:“在下司空旭,请教呢?”

性老人冷冷大笑道:“原来你老兄就是玩命客!久仰久仰!在下张千里,请多指教!”

那老人忽然站起来道:“你!你是神奴张老哥!”

怪老人哈哈笑道:“不敢!不敢!司空兄,你在这里出现,相信不是无事忙吧?”

司空老人急忙把自己的酒菜搬过来轻声道:“老哥哥,我准备上西洞庭救出一批孤儿

来!正感孤独立难办,现在大哥来了,务请帮帮忙。”

怪老人道:“司空兄你我神交已久,何必见外,帮忙两字不必说,不过在下得请问小主

儿!”左丘化道:“不必问我,当作的就作。”

司空老人忽然起身道:“小公子请恕老朽失敬了,高姓呀!”

他是看到怪老人居然称左丘化为小主,立知这孩子来头太大了,不由吃了一惊!

左丘化拱手道:“老丈,在下邱化,请坐!”

这时酒菜都已上全,左丘化立即替司空老人斟上一杯,接着再替怪老人倒酒,笑道:

“张公公,我敬你!”

怪老人急急抢过酒壶道:“小主,别折杀老奴了!”

左丘化不肯让酒壶,便给倒上一杯笑道:“公公,你如要分上下,我可又要出手啦!”

怪老人哈哈笑道:“别乱来,老奴面子要紧!”

大家斟上酒,老少四个,有说有笑,接连就是三巡,之后毫无拘束啦。左丘化轻声问怪

老人道:“张公公,九龙会是分什么黑旗,白旗,又有什么七龙?这是什么名堂?”

司空老人代接道:“公子,九龙会总会首是在身具纹有九条龙,副总会者,五旗会首,

他们是纹八条龙,每旗内一流好手纹有七条龙,他们以纹龙多少分等级,也以纹龙多少论武

功之高低。”左丘化呵声道:“这倒是武林帮会中别开生面之举。”

怪老人道:“司空兄咱们如何能到西洞庭山上去,那是太湖中四面是水的所在,而且水

面太宽,把守又严!”

司空老人道:“这几天有个机会可上西洞庭山上,不过他们不知把孤儿关在什么地方

哩,能如此处,下手就不难了。”

怪老人道:“什么机会?”

司空老人道:“九龙会近来被无形邪门搞得太惨,他们为了应付之策,其总会首九龙神

剑车无碍那老家伙想出一计,假设自己作百岁大寿,放出喜讯,大请其客,江湖上不分有无

名气,不分正邪,去者是客,不受拘束,不与查问,去的有喝有吃!”

怪老人道:“这是什么用意。”

司空老人道:“大哥,难道你道不知江湖所死的高手,三分之一死于木偶身上!听说九

龙会中得了两尊车无碍在西洞庭山上最险处,设有一座九龙堂,现在被我探得其内幕秘密,

车无碣将九龙堂一切重要会秘密移了地方,再在该地暗设一座《万化九龙阵》,表面上传出

消息,他把两尊木偶放在九龙堂内,实际上只怕天知道,无疑,他认为下手杀他高手之人,

必会在他开放西洞庭这天混进西洞庭山夺取木偶!这样他就可以仗阵势因住邪魔了。”

怪老人道:“车无碍的万化九龙阵确是千变万化,厉害无比,实际上比他九龙神剑更使

人不敢轻视!”

司空老人道:“我想这种地方不会关小孩!”

怪老人道:“邢魔不是要小孩,当然不会关在九龙堂内,问题是小孩必多,我们如何运

出?”司空老人道:“这不必你老哥操心,我们只把小孩送到西洞庭北面水边就行,那儿会

有三号暗记船可与运走!”

怪老人笑道:“你已布置好了,这就容易多了。”

左丘化问道:“老丈,你说江湖上所死的高手,因木偶者只有三分之一,另外两分

呢?”

司空老人道:“另外两分之一为金银,凡死者都失去很多金银,一为他们口气猖狂、自

认某某绝技超人。”

怪老人笑道:“这些虽是理由,不过还是有疑问,话得说回来,车无碍所死的高手,只

怕也与木偶有关,否则他不会拿木偶作饵!”

司空老人拍手道:“对,对,一定是!”

左丘化道:“两老行事时,那我们两个怎么办,因为我也是少年男子啊,岂不是送上他

的门去?”

怪老人道:“不,敢到山上去的他不怀疑,他们认为你有父母,并非孤儿。”

左丘化道:“可是方姑娘呢?”

方女叫道:“化哥,你这几天试过我,说我的武功可以派上用场吗?”

左丘化道:“据你自己说,你从来没有和人动过手,一旦有了打斗,难道你不心怯,我

看还是留在店中好!”

方女道:“不,我将来替父亲报仇,现在不养成冒险习惯,将来怎么办?”

左丘化笑道:“好,我带你去罢,不过不可离开我身边,同时你那奇萧也不可露在外

面!”方女道:“我都听你和公公的。”

司空老人听到两小对话时,心中真嘀咕,他不知这两小是什么人物的后代,事关人家秘

密,他又不便打听。

当酒饭快要结束时,这两对老少忽然看到楼门口,不知什么时候立着一双青年男女,他

们腰间都挂着一只古怪的皮袋,那不是香荷包,也不是镖囊式的东西,同时他们背上都有一

把奇形怪剥,形同西方式的二指剑,但却长得多!

司空老人轻轻一拉怪老人道:“老哥哥,这两男女有点古怪!”

怪老人道:“武林中人物,古怪多哩,江湖上不也说你们几个为怪物吗?”

这时那两位另女走过来了,临近一看,男的美而阴沉,女的美而带迷,司空老人又向怪

老人道:“老哥哥,防着点,目前江湖上,无缘无故施毒手的太多了。”

怪老人道:“老兄,你这就太小心了,不管他是何等邪毒的东西,在此都市广众之下,

他绝对不会明目张胆的下手,不过只提防暗中捣乱就是。”

说话之间,那两个青年男女却又转方向了,这时却转到西角去了。

左丘化忽然向怪老人道:“张公公,在人多之地,我的行动不能过问,这点你该懂?”

怪老人道:“小主,老奴不敢!”

左丘化点头道:“你们喝你们的酒,我带方姑娘有点事情去了,你们吃完了,只管下

搂,到了店外再等我。”

怪老人道:“老奴记下了。”

左丘化向方女道:“来,随我到处走走。”

方女不知他要去那里,因为她心中喜欢他,毫不有疑问,立即起身跟着。

左丘化开始由南面座次间转起,再到东面,由东转北,最后向西面转去,他竟是暂时没

有下楼,及至西角,居然是朝着那两个青年男女走去,当此之际,距离还差八九个桌子时:

方女耳中忽然听到左丘化的声音道:“姑娘,当我接进那两个男女时,你就故意惊叫一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龙蛇大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