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 五 章 心救同道

作者:秋梦痕

两个老人都百岁出头的人物了,不过仍很健旺,左面老人自我介绍道:“小哥,老朽吴

江!请问高姓?”

左丘化道:“小子邱化,请问这老丈?”

右面老人道:“老朽柴栋,小哥,你来西洞庭山亦有所求吧,如不见外,告诉老朽,刚

才之助,老朽无以回报,愿出全力相助小哥达到愿望。”

左丘化笑道:“小子不敢当,二老都是老江湖了,当知江湖人通常无须报答的。”

右面老人道:“你总得接受老朽等一点表示才行,因为老朽等生平从未受人恩。”

左丘化笑道:“小子有所求,只怕二老不答应?”

右面老人道:“只要老朽等身上的,就是没有,也要决心尽力去找!”

左丘化道:“小子想请二老把八虎帮中所捉去的孤儿全救出来,同时妥善安置,不知二

老觉得要求太高否?”

两个老人同声道:“那怕八虎帮帮主长有三头六臂,老朽等一定不失小哥所望!”

左丘化拱手道:“此乃善举,祈上苍降福于二老!”

柴老人道:“小哥,那面就是九龙会禁区,没有必要时,最好勿闯,其实里面是设下阴

谋!”左丘化笑道:“二老放心,不过请二老在此地事完之后,争取时间去八虎帮,迟恐那

些孤儿经不起折磨而死亡。”

吴老道:“不要担心,八虎帮帮主沃金必来西洞庭山,我们向他硬要人,量他非给面子

不可,否则他八虎帮就休想在江湖上混了!”

左丘化道:“听说八虎帮与九龙会乃为冰炭不同炉,他岂能来洞庭山?”

柴老人道:“江湖传言一点不错,可是在某种为势所迫之下,他们表面不得不携手,否

则都不利!”

左丘化啊声道:“这更好,免得二老跑远路了,不过沃金只怕……”

吴老人道:“小哥,你怕他不放人,嘿嘿,沃金有几颗脑袋!”

左丘化大喜道:“二老请,不再多求了。”

两个老人同时拱拱手,他们每人的心中,深深的印上一个神秘莫测的童子而去。

方女轻声道:“化哥,这两个老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他们竟把八虎帮视若无物!”

左丘化道:“我不知道,但料到是最老的一辈人物。”

方女道:“他们居然不开口问你来历呢!”

左丘化道:“这就显出他们老江湖的风度来,他们知道问也白问,那又何必多此一举,

同样,我也不问他们字号。”

方女道:“问字号问姓名有何区别?”

左丘化道:“那就不同了,江湖人字号,一旦出名,天下皆知,姓名往往毫无所闻。”

方女叫道:“化哥,你看前面,树上钉着一块大木牌,写着‘禁区’两字!”

左丘化看看后,忽然伸手一按方女的肩,急口道:“不可再进了!”

方女道:“尚差十几里!”

左丘化道:“九龙会真阴险,他们的《万变九龙》居然设出范围外,你只要再进一丈,

马上就会陷进阵去。”

方女惊骇道:“他们设到禁区外来了,化哥,你能看得出?”

左丘化道:“当然,我特地前来证实他,此阵真有,不过没有设完全!”

方女道:“化哥,里面远处,似有房角隐隐,显然里面有座楼阁!”

左丘化道:“那是阵眼,大概就是九龙堂了。”

方女道:“我们如何走?”

左丘化道:“你注意前面有株树上去了一片树皮,削皮处划了符,这种树必定绕着阁

楼,也就是绕着阵眼布置,我们只要不走树内侧就不会陷入阵中!”

方女仔细看,惊讶道:“不注意谁能看到!”

左丘化道:“懂得的自然会注意。”

方女道:“你既懂,当然不怕困住啦,我们何妨进去看看。”

左丘化轻声道:“当心阵眼有人把守,同时我要装作不识,否则邪魔们会利用我!”

二人绕了良久,来到一处怪石嵯峨之处,正想向宿舍回转时,左丘化忽然一拉方女,轻

声道:“有人来了!”

时近黄昏,凡由三山五岳前来的江湖人,这时理应各自找寻客舍了,可是还能遇到人,

可见大不寻常,当二人藏好之后,不到杯茶之久,忽然由石隙中看到东面林木间悄悄行出两

人,在前的是蓬头黑袍的怪老人,后面跟着个青年男子。

“敖儿,从此你要当心那箫声!《野火虎》与《喷水虎》之斗,你问为师因何未成功,

那就是箫声作怪!”

左丘化耳中清晰的听到那老人在说!

紧接只见青年道:“师傅,你未发现吹箫之人?”

老人深声道:“《野火虎》和《喷水虎》与为师齐名,岂能守在暗处,为师施展出隔山

手段能瞒过那两个老鬼已算不错了!”

青年道:“师傅,刚才那两个男女身上有一尊木偶啊,你老为何不下手,仅将他们逼进

这《九龙万变》阵去?”

老人道:“那尊木偶早被那男小子藏于别处了,不过他们如在九龙阵被擒,不会说出实

话,日后为师还有逼出之时!”

青年道:“刚才就可逼啊!”

老人道:“这是人家的重地,逼供易被别人知道!”

青年道:“可是你老把他们逼进阵去有什么用意?”

老人道:“试试此阵的厉害,现在证明此阵尚欠周全,也许连九龙剑自己也不知道,一

旦为师进阵,他要困住为师,那是休想。”

青年道:“你老能破吗?”

老人道:“谈何容易,这是古时奇阵,其实破了又有什么用,为师只要木偶到手!”

老少说着已通过怪石区,可是左丘化仍不动,显然还怕那老人察觉。

再过一会,只见他站起道:“青青,这个老人必定是大魔头,我们在此好险!”

方女道:“化哥,他把两个什么人逼进去了?”

左丘化道:“这就不知道了,我们回宿舍吧,恐怕占不到房子了!”

方女道:“化哥,你不去救那两个人?”

左丘化道:“到了九龙会手中,顶多囚禁一段时间,没有生命之危!”

方女道:“假使是左文姬姐姐和左武军哥哥呢?”

左丘化闻言一呆,急急道:“对,我不能大意!”

方女道:“化哥,你不是说,你的父母是失踪的,假设这两个兄妹就是你的亲兄姐,那

就太好了!”

左丘化笑道:“家父母生我时,上面没有兄姐啊,假设以后有生,那还比我小哩,你真

傻!”方女豁然道:“原来你就是老大啊!我怎么知道?”

左丘化急急道:“青青,进阵时,你莫错走一步,看到我的脚,我踏何处,你就踏何

处,错踏一步就会失散,那时我就费时了。”

方女道:“我记下了!”

左丘化到了阵边时,只见他前进之势蛇行,左一步右一步,曲曲折折,时东时西,向南

又北,简直莫明其妙!

方女每步必跟,小心翼翼,其实她并不感到有奇处,林中清晰,不过地面羊肠小径非常

多,形同蛛网满布!

走了多时,她忍不住轻声问道:“化哥,你要走到那里为止?”

左丘化道:“别大声,此阵正在变化,消息传到九龙会去,立即就有人派来!”

方女道:“阵势被你踏动了!”

左丘化道:“不,是老魔逼进两人触发的,现在我知道他在西面,不过早已晕迷倒地

了!”方女惊奇道:“困住会晕迷?”

左丘化道:“此阵发动,尤加九龙飞舞,腾空不能,入地无法,久之就会转得头晕目

眩,不倒而何?”

又有一段时,只见他忽然道:“在前面!”

方女一看,忽然看到两个青年男女倒在地上,不由惊叫道:“正是左文姬姐姐和左武军

大哥啊!”

左丘化道:“现在你立着勿动,等我把他救醒再说,南面已有九龙会的人进来查阵

了!”

方女急急道:“一旦发觉我们怎么办?”

左丘化道:“论打斗,也许我不能,谈阵法,他们还差得远!”

只见他开动身子,走进倒地之人,不知他施展什么手法,立将两人救醒!同时听他道:

“不可乱动!”

两人醒来,就能识人,只见左武军叫道:“兄弟,是你!”

左丘化道:“别说话,现在你们照看我的脚步走!”

刚刚带出阵,左丘化催道:“快走,九龙会来了七人之多!”

他们直奔峰上,转了一转,这才停下,左丘化吁口气道:“这下有两方难看了!”

方女问道:“你的意思说?……”

左丘化道:“九龙会发现阵内没有人,试问作何感想,那老魔发现左大哥和左姐姐时,

不知又作何想!”

左武军道:“兄弟,我们是被那老魔施出奇功逼着后退的,当时我们陷入阵内之际,居

然腾身不起,好似上面有层无形大网罩着,同时昏天黑地,伸手不见五指!”

左丘化道:“这就是阵势发动的厉害之处!”

方女问道:“二位兄姐,你们看到张公公没有?”

左武军道:“我们就是为了找二老之故,否则怎会遇上那老怪物。”

左丘化道:“我们不必找二老,不过那老怪物一旦见到你们时,可能会在暗中下毒手,

最低限度,他会问你如何出来的?”

左文姬道:“这怎么办?”

左丘化道:“为了防止他下毒手,等我今晚想想办法,不过他不会找来。”

四人回到树后的宿舍时,发现各路江湖人物到处都是,可是就独不见那老魔头,左丘化

进入宿舍时,看到有些门上都贴有号脾,而且写某英雄,某某女侠,某前辈等等姓名!他不

由暗笑,忖道:“这都是些假姓名!”

最后,四人看到有两间在尽头处没有号牌,立即明白那还没有人住!同时只见一个青年

迎上道:“四位还未住房子?”

左武军道:“正是!”

那青年道:“房子有,不过这第十组只有这两间了,如果四位认为不够的话,那就请到

第九去,如认可以,进房请写下姓名,房中有号牌,写好名字请交与在下!”

左武军立向左丘化道:“兄弟,我们住一间,她姐妹么共住一间,这可以吧?”

左丘化道:“可以,大哥请把姓名牌写上!免得一这位兄台久等。”

左武军推门进去一看,只见房中布置尚称不俗,桌上有文房四宝,立即把四人取了假名

写上,顺手拿起,走到门口交与那位青年笑道:“烦兄操劳了!”

那青年接过笑道:“那里话,敝会招待不周,尚祈见谅,四位请休息,在下少陪了。”

四人先到最后一间落座,左丘化道:“到了晚上,大家要提防一点,千万别真睡,这是

鬼门开,一不小心,就有生命之危。”

西洞庭山上已响起二更,左丘化听到时,他忽然似有所悟,急急向左武军一推!

左武军担心白天再遇老魔,左思右想,无法入睡,这时被推,一惊问道:“兄弟,什么

事?”左丘化道:“那个老魔可能被我料到是谁了!”

左武军急问道:“他是谁?”

左丘化道:“暂时不告诉你,免你留下恐怖而失去应对之法。”

左武军道:“兄弟,愚兄根本尚无应对之策啊!”

左丘化道:“我有了!”

左武军大喜道:“快告诉我!”

左丘化道:“轻声点,这里随时有人窃听,告诉你,我有四句口诀,不是符咒,你要紧

紧记住,一旦有某种恐怖事情显形时,你念念口诀!”

左武军道:“真的,能不能告诉我名称?”

左丘化道:“我自己也不知道叫什么口诀,总之是对你本身内功有极大助力,到时你千

万勿提功念,全身放松,纵有泰山崩于前,黄河决于后,你都不可动心,心记口诀,默默暗

念!”说完,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念出。

左武军并非笨人,有了三篇就记下了,自己念一遍之后,高兴这:“兄弟,我记下

了。”

左丘化道:“你到天亮时,再传给文姬姐,现在睡吧,五更起来时再念,有得三更就有

动了。”

四更时,左丘化独自轻轻开开房门,伸头一望,四下里没有动静,可是就在这时,忽见

第二间闪出一个小黑影,注意一看,竟是方女,不由上前问道:“你要作什么?”

方女道:“你要去那里,我察出你的动静了!”

左丘化啊声道:“你一夜没有睡?”

方女道:“这种地方谁能睡着!”

左丘化道:“既然睡不着,那就跟我走走。”

方女道:“去那里,左大姐和左大哥呢?”

左丘化道:“快天亮了,他们不会有事情发生,你把左大姐的门轻轻带上就行了,时间

不多了。”

方女道:“不行,一个女儿家在房中,虚掩房门怎么行?”

忽听房中传出左文姬的声音道:“你们去吧!我醒来了,快点回来。”

左丘化笑道:“天亮不要等我,我们也许迟一点。”

二人大摇大摆行出宿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心救同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