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 六 章 妖震武林

作者:秋梦痕

原来那两个少年男女不是别人。而竟是在西洞庭山上神龙井被陷的左丘化和方青青,只

见左丘化向方女笑道:“青青,你可知道空空儿刻成这尊佛像有何用途?”

方青青道:“他说钓大鱼啊!”

左丘化大笑道:“我比他会钓多了,我不但钓大鱼,而且要钓老魔头!”

方青青问道:“你巳偷听到空空儿的自言自语了!”

左丘化笑道:“他虽没有说什麽,不过我己料到他在刻这尊佛像的用意,他的计策甚

妙,我决心采取他的计策。”

方青青道:“那个老魔?”

左丘化道:“就是施展阴谋,诱使我们陷进神龙井的‘影子神魔’,他得了九龙会的木

偶,害的西洞庭山上天下群雄与九龙会拚命,而他自己则一走了之。”

方青青道:“化哥,我们刚脱离神龙井,难道又要自投魔掌?”

左丘化道:“这一次侥幸不死,反而使我因困悟出几套东西,可说是因祸得福了,现在

再遇那魔头.我虽不敢说能斗他,可是我也不会再受到他的伤害了,大不了,我拚不过就

走!”方青青道:“化哥,这是什麽地方.我们由海中上来,居然巧遇空空儿!”

左丘化道:“神龙井那条地底秘道显然是通底,我们在深海中浮出海面时,论理应该在

杭州湾上岸,可是我们不应追查那号海盗船.结果竟追到霍山岛上岸,这也算了,紧接又错

走天台山脉,现在我们是向西湖方面前进。”

方青青道:“我们为何要去西湖?”

左丘化道:“不是去西湖,而是去天目山!”

方青青噫声道:“你忽然想去天目山干什麽?”

左丘化道:“你忘了我放的那海盗,他就是天目派被逐的弟子。”

方青青道:“这个我记得。”

左丘化道:“你知道他为了什麽被逐?”

方青青摇头道:“他後来说的话,我没有听到,那时有事到林中去了。”

左丘化道:“这人虽是海盗,但却有侠义心肠,去年三月.他在海上救了一位前明忠良

後裔,事後他怕清廷卫士追杀,所以他把那人送到该派天目山去.谁料天日派惧怕清庭派人

找麻烦,不但不采纳这海盗意见,甚至连这海盗都被逐走。”

方青青道:“那前明忠良後裔呢?”

左丘化道:“海盗被逐时,结果下山不到两天,谁料天目派居然派出高手来暗杀这个弟

子.好在这人本事不坏,终於逃脱了,然而那忠良後裔竟失了踪。”

方青青道:“那忠良後裔姓什麽,天目派太不道德了!”

左丘化道:“那忠良後代姓程,名文豪!年纪还不到十三岁,可说也是一个孤儿,我这

次去天目,决心要找天目派算了这笔账.他们如交不出程文豪,我就捣得他天目派神鬼不

安!”方女道:“化哥,你说过,这次逃出神龙井,决心不明目张胆的闯江湖,何况天日派

高手不少,一旦被困,那怎麽办?”

左丘化笑道:“你又忘了我在神龙井所悟出的奇功了?”

方青青啊声道:“化身三千!”

友丘化道:“不错,我不明干.但却不能不干.所以我们两个.今後全施化身,暗

干!”

方青青道:“对,对付老魔和其他高手,都可用这方法。”

左丘化道:“这种方法有一个缺点,就是不能动火气.杀干不得,打不过就逃,人家不

注意时再上,这叫做‘死不放手’,好在我虽打不过.但不怕打,不怕一切阴毒武功!”

方青青郑重道:“你的内力可避刀剑,但我不许你去试啊,假设万一没有效,那就太危

险了左丘化道:“我所悟出的,这几天都已传了你,难道你巳试了好几次还不相信自己的本

领,假使你连自己都信不了。那你如何去信朋友.我们练的不是拿来作儿戏,而是防止万一

避不开时,那只有信任自己的功夫了。”

方青青笑道:“.现在我们试试我学的轻功如何.我在前奔,你在後面追,看看要多少

时间到天目山?”

左丘化道:“这样不行,我们先施‘化身三千’第一口诀!”

方青青道:“他是什麽样的人?你怕一路上遇到魔头?”

左丘化道:“当然怕遇上.我们化身江湖武林孩子,装作超级奇人之後,只把本来面目

化得希奇古怪就行了!”

方青青道:“这样一来,一旦有老邪在暗中看到,他们不会盯上查问吗?”

左丘化道:“就是要他惊疑不定才好.同时我改号‘r孤儿魂’,你称号‘女孤

魂’!”

方青青道:“魂字太恐怖了!”

左丘化笑道:“魔头们作事,无一不是阴毒恐怖,我们对这种邪魔的高手,也不惜采阴

毒和恐怖手段!我们暗中主张正义,但不以正义姿态出现.甚至对各大门派不妨施些手段.

因为他们常常打着正义旗号,而作出并不正义行为!”

方青青道:“你要对正派武林也采同样手段!”

左丘化道:“我是一个择善固执的人.当杀的即杀,当赦的则赦,看其罪之轻重而采轻

重手段!”

方青青道:“这样会引起正派群起反感啊!”

左丘化道:“这怕什麽,我又不想天下正派拥护我为武林第一号大侠人物。”

方青青叹道:“好吧,我是唯一依你为主的人,你要那样做,我还能说什麽?”

二人化成一双真是又丑又怪的少年男女.他们不用葯,也不是施内功易动肌肉而是功力

一提,仪容立改,真是奥妙得不可思议!

方青青看看左丘化,突然格格笑道:“看了你的相,真使我又恶心又害怕!”

左丘化哈哈笑道:“你自己走到有水的地方去照照.样子好似得过麻疯病!”

方青青惊叫道:“真的!那我不要!”

左丘化急止道:“别改,这样最好.保证不会损害你原来的美丽。”

方青青怔怔的道:“你说我美!”

左丘化正色道:“我见的女孩子太多了.没有比你再美的了!”

方青青噘嘴道:“不来了,你在给我带高帽子!”

左丘化大声道:“我在什麽时候说过口是心非的话?告诉你,我也美,不过我是英雄

美,标准的男子美,难道我替自己带高帽了?”

方青青又格格笑道:“说自己美的,这世上恐怕只有你一人了!”

左丘化道:“不,有些人口里不说。心中自我陶醉,其实呀,他一点不美,有些人,他

也口中不说,但却在表情上自觉了不起.其实那又不值一文,又有些人,他在女人面前装模

作样,衣冠楚楚,修饰得如泥塑木雕样,那只是行尸走肉,今後你留心看看!”

方青青道:“你看我长大了没有?”

左丘化道:“我们都是少年了,虽不像成人,但我们的一切比成人还成熟,今後我们不

能同房落店了。”

方青青跳起道:“不,我们自己只要能把持,同房同床有什不可!”

左丘化道:“青青,你看看你自己有多高了.大姑娘啦,还是小孩子样!”

方青青道:“我还只有十四岁!”

左丘化笑道:“我们两个和左武军大哥兄妹一比呀,别人分不出那一对大哩!”

方青青啊声道:“化哥,我真不解,就在神龙井这几天,我觉得长高很多了!”

左丘化道:“这是我那神奇内功之故!”

方青青大急道:“如此长下去,长到二十岁,岂不是进不了店门啦!”

左丘化笑道:“我这神秘内功,真是奥妙无穷.不但能控制人长的程度,同时能控制人

的仪容,人说有长生不老术,现在我们有了长生尚待继续练,不老已经确定了。”

方青青惊喜道:“我们还有多大变化?”

左丘化道:“顶多到十八岁,永远不会有二十岁的仪容了!”

方青青道:“现在我们走,你说施展什麽方式前进?”

左丘化道:“上起十丈,及地三尺!速度限制到最低,比平时轻功快五倍就行了,再快

人家看不见!”

方青青吓声道:“用浮沉式,为什麽要让入家看到?岂不惊世骇俗?”

左丘化道:“我要借众口传播消息於江湖.使天下武林在数月之间人人知道.这样我就

可以逸待劳,使正邪双方如风起云拥一般找上门来,你知道钓鱼的方法没有,先要撒下大批

食物.然後乘着钓,这样免我到处找鱼,而鱼却寻起前来争饵!”

方青青笑道:“我不仅你这麽多鬼名堂,还是你走前.我跟样!”

左丘化道:“那我得提醒你,说话要改变声言.时时看我面色!”

方青青道:“当然罗.你走罢!”

左丘化忽然一幌身,身如一团绵絮,起在空中,接着就是一沉.离地三尺.速度又快又

怪,每一起落,竟同时前进了数文远,看来甚是惊人!

方青青不敢怠慢,轻叫一声.急追不舍,霎时间,尤如两只极大无比的跳蚤,那是看不

出到底是什麽功夫!

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出了天台山脉,一到人烟稠密之地,霎时就把百姓惊起了,只听沿

途无不发出惊叫之声!

“妖怪,妖怪,妖怪出现了啊!”

行人.农夫,莫不惊得满天飞,真是鸡飞狗吠,尤加末世来临。

左丘化不管,依然一直前进,及至远远望到一座城池,他这才落入一处林中!

方青青追到问道:“不走了.刚才真有趣啊,起码吓了上千人!”

左丘化道:“这消息一定很快传出,现在前面有城池了,我们再易成凡俗相貌进城吃中

饭!”方青青道:“不能用本来面目?”

左丘化道:“不行,一方要防魔,同时也得防止曾经会过的武林人。”

方青青问道:“就这样走出树林?”

左丘化道:“现在施出普通轻功,绕道而出.如遇江湖人盘问,我们只说因发现怪物在

追查。”方青青笑道:“这叫做贼的喊捉贼了!”

左丘化呸声道:“你才是女贼哩!”

方青青格格娇笑,闪身而去!

左丘化追上叫道:“你太快了,不要显出是高手!”

方青青笑道:“我的肚子饿了,城池还远哩!”

二人一口气到了城门,耳中立即听到行人,交头接耳,方青青轻声向左丘化道:“你

听,都在谈妖怪!”

左丘化示意道:“当心,前後都有江湖武林,我们快进城。”

到了街上,忽然看到一队快马冲到,马上骑的都是官兵!

左丘化暗笑道:“官府居然也得报了,这消息真是如风!”

找到一家客栈,进去开了房间之後.二人先上馆子,然後去买了几套衣服!

回到客栈时,方青青问道:“化哥,我们为何买些红红绿绿的宽大衣服,你是给谁

穿?”

左丘化道:“给我们自己穿!”

方青青噫声道:“我们自己要穿这种不合颜色.不适身体的衣服?”

左丘化笑道:“我们是妖怪呀!”

方青青道:“我才不穿哩!”

左丘化笑道:“有时用得上,我不叫你经常穿就是了。”

左丘化和方青青在客栈休息一顿饭久之後,二人算账出店.也不说再回来,房子钱却不

少结,当他们刚刚走上街道时,忽然有人大叫声道:“前面可是勾氏兄妹?”

左丘化回头一看行人中挤著一个大汉,毫不面熟,轻声向方青青道:“那个江湖大汉真

差劲!这点远就认错人!”

方青青道:“不要理他.看他走近了怎麽办?”

左丘化笑道:“我们快走一步.到了城外看他态度!”

二人暗加脚力,不到一刻.出了城门,可是後面却出声骂道:“小勾,你们聋了,摆什

麽架子.老子是有事.不然谁希罕叫你们。”

左丘化忽然回头冷声道:“阁下看清人没有?”

大汉一见不对,反而翻脸道:“朋友,不是你也得回句话,害得大爷我追了这远!”

左丘化冷笑道:“你追你的,管我什麽事!”

大汉嘿嘿笑道:“既不管你事.你又何必管大爷追谁?”

左丘化哈哈大笑道:“看不出,你倒是能言善辩,朋友.不知你的功夫比嘴巴高明一点

没有中?”

大汉狂笑道:“说打架,那好,我们到前面荒地去,这是大道,不方便!”

左丘化道:“就怕你不来。”

说完和方青青侧身奔向半里外的荒地去。

大汉那怕两个少年男女,他心中毫无惧怕的紧跟而到!

方青青轻声问左丘化道:“化哥,他追来了,你有什麽目的?”

左丘化道:“我的银子已用光,大部份放在张公公手里.此去拿什麽落店入馆子。这家

伙衣上全是黄产,那是因为身上带了不少金银的原因。”

方青青正待再接口,但听那大汉脚步接近而停!

左丘化回身立住道:“朋友,动手吧!”

大汉喝道:“小子,我不愿杀错人,你快报出门派来。”

左丘化道:“你有种你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妖震武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