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 七 章 狐群狗党

作者:秋梦痕

左丘化听司空老人说有急事商议,心中一怔,立即随追其後,急问道:“前辈,什麽

事?”司空老人道:“你先说找老朽何事?”

左丘化道:“小子要找西门幽虚老人的下落?”

司空老人道:“我就是得西门兄委托来寻你的!”

左丘化大异道:“你老见到我伯伯了!”

司空老人道:“他负了非常重的内伤,大概活不了多久.他说他有一件非常严重的秘密

事情要告诉你!”

左丘化闻言惊跳道:“是什麽人打伤他老人家的?”

司空老人道:“是一对蒙面夫妇!”

方青青大惊道:“又是这一对蒙面夫妇!”

左丘化冷笑道:“他逃不了的,司空前辈。我们得全力赶去啊,在什麽地方?”

司空老人道:“老朽巳把他背回舍下了,不过不能太快,这西湖四面已是齐人注目之地

了!”左丘化道:“这个不要管,请问前辈,你老怎知晚辈没有死在神龙井中?”

司空旭道:“怎麽,你竟堕在神龙井中?老朽根本不知详情啊,只在西洞庭山下会到张

千里,他说要找你娘去报信呀,其情如热锅上的蚂蚁,连老朽请他接孤儿的事他也不管

了!”

左丘化道:“此事不谈也罢,已成过去了,不过今天你老把我伯伯由那儿背来.现在藏

在那里?”

司空旭道:“西门幽虚为什麽被那中年夫妇打伤,连老朽也不知道,不过当老朽回家途

中经过会稽山时,只见他由一谷口爬出,我一见大惊,问不了三句话.他就晕死过去了。”

左丘化道:“他说是一对中年蒙面夫妇打伤的?”

司空旭道:“正是呀!”

左丘化道:“你老府上我未见到,是否就在钱塘桥头!”

司空旭道:“那是我弟弟的住处,你到桥头时.我兄弟就知道了,不过我得问你,你的

暗号是谁教的?”

左丘化道:“我在三潭映月偶遇二位老人,因我向他打听西门伯伯的下落,他们就告诉

如何找寻你老的暗号。”

司空旭惊奇道:“那是谁呢.知道这暗号的人并不多呀!”

左丘化道:“这两个老人都有百十岁了,一个号‘明镜子’,一个号‘监古生’,我还

想问你老哩!”

司空旭道:“老朽根本没有见过这种字号的人,那真奇了,论年纪,可能比老朽还大两

辈哩!”老少到达钱塘桥时,时间已是中午,可是当司空旭一脚踏上桥去之际,他突然急退

下来!

左丘化一见,急急向桥上看去,不由一征,只见桥边那面竟有十几个大汉,立向司空老

人问道:“前辈,那是一批什麽人?”

司空旭道:“不好,我们已被看到了,那是八虎帮一群高手!”

左丘化道:“我们非过桥不可?”

司空旭道:“舍下就在桥那面一处非常隐秘之处,平时不会引起江湖人注意,除了此

桥,没有通路?”

左丘化道:“晚辈上前,你老和青青就在这面藏着!”

说完,不等司空旭劝阻,起身就向前行!

为首大汉一看换来了个奇怪的丑小子.不由冷笑道:“小子,司空旭叫你前来作什麽,

他藏不了!”

左丘化问道:“阁下与司空旭老丈有什麽过节?”

大汉叱道:“管你什麽事,凭什么要你过问?”

左丘化道:“诸位看看这首桥离水面有多深,摔下去恐怕不轻松!”

大汉吼声道:“好小子,连司空旭老儿都不敢过桥来,你是不要命了!”

左丘化突然闪身而上,不知他用了什麽样的手法.突闻为首大汉惊叫一声,人已如流星

下曳,轰隆一声,落下桥去了!

後面那群大汉一见,真是又惊又怒,一个个汹涌而上!

左丘化照样画葫芦,身体开动,每接近一个大汉.就见该大汉身如落石,“噗通,噗

通”,全连一招没有.统统被摔下桥去,江水湍急,桥离江水又高,摔下就碰晕在水里,接

着就被江水冲去。

司空旭在暗中看看又惊又奇,这时,桥上空空,再也没有敌人了,他急急问方青青道:

“!”娘,邱公子施的是什麽奇功?”

方青青伸手一拉,带着上桥道:“我也不知道,总之他的古怪功夫太多了!”

左丘化这时恐怕桥那头又有阻塞,他一等司空老人到达,一直奔到南端桥口守住!

桥太长,司空老人和方青青赶过时.只见左丘化大声道:“快走.桥上之事,必定立即

传出”司空老人无暇问他功夫之名,火速领着前进!绕向一条小道,全力急奔.及至通过几

座荒芜的村落,来到一家茅屋前,立住道:“小兄弟,就在里面!”

左丘化破门而入,只见一张竹榻上躺着一个面色如纸的老人.一见认出,正是与他在霸

桥分手的西门幽虚,可是已临死不远了。

左丘化无暇细察伤处,立即突伸一手,按住老人丹田!

须臾之间,只见西门老人面色转红.同时长长吁了一口气!

司空老人一见,更是惊奇万分,扑上大叫道:“西门兄,你醒了!”

西门老人似还未复知觉.却听左丘化道:“前辈.别叫.他的内伤太重,这时谈不上

醒。如果能说话,那已无事了!”

西门老人道:“下一步怎麽办?”

左丘化道:“你老只好放弃这个隐居地了,目前我们宜火速离开。假设晚辈估计不错,

这里不出半个时辰,必定有人来探!”

司空老人道:“老弟,你说吧,我们去那里?”

左丘化道:“你老想想看,何处可以避两天,我们把人治好就不担心了!”

司空老人道:“那只有坐船出海了!”

左丘化道:“也行,那就请你老去准备船只!”

司空老人道:“不必准备,老朽有自己的船只,现在就走!可是西门兄怎麽办?”

左丘化道:“只好请你老仍旧背着走了!”

司空老人道:“不怕震动他?”

左丘化道:“现在死不了啦,你老只管背着走!”

老少三人带着一位重伤老人由捷径绕下钱塘江,又自一处秘崖下找出快般,不久就悄悄

出海而去。

湖巳上涨,船行不决,左丘化跳到後舱以袖拂水.小船立即加快如箭!

船到钱塘江口时,天色已不早了,这时司空老人忽然叫道:“小兄弟,决看後面和两

侧!”左丘化一看,急急道:“後面两号已显形迹.那是追赶我们的!”

司空老人道:“左侧一号大船.右侧三号小船,看形势是要抄到前面来拦截我们了!”

方青青道:“他们是什麽人物?为何要追我们?”

司空老人道:“这是邱兄弟在钱塘桥上引起的,现在我们如何应付才是?”

左丘化道:“青青来催舟,司空前辈注意船行方向。後面三方之敌由我来应付!”

方青青道:“我知道你要下水采偷袭敌船行动,这由我来,你要在船上保护,这太重

要!”左丘化道:“那你要小心,不可露出水面啊!”

方青青道:“我知道,你放心!”

左丘化忽然急急道:“青青,慢点,我们两个换下兵器!”

方青青道:“怎麽,你要把神剑给我?”

左丘化道:“我早就要给你了.在水中你的箫没有用处。”

方青青立即把箫拿出,左丘化也把神女剑给她,换了之後,後面快船更近了。方女一看

急了,“噗通”一声,跳下水去啦。

司空老人一见,心中暗惊,忖道:“这是大海了,一个小女儿。竟有如此高的水功!”

急向左丘化问道:“小兄弟,她能袭击成功吗?”

左丘化笑道:“再多来几十号也无妨,你老请看,後面快船马上会沉了!”

话未收口,突间後面船上人声大哗,船也横了!

司空老人一见大喜,再注意时。只见那船上人影纷纷跳下水去,船在这时也已下沉了!

甚至尚未沉下一半,船即倾翻!船底朝天了。几个大波一打,霎时没有了影子。

司空老人急急道:“小兄弟,注意水中,当心敌人游水追来!”

左丘化笑道:“除非他们不要命了!”

紧接着,左右两侧的船只同样哗叫起来。司空老人一见哈哈大笑道:“这一下干得好极

了!”此老笑口未收,突然看到水中冲上一人,不由大惊,吼声道:“什麽人?”

冲起之人已到船上落定,只听一声格格笑道:“老前辈是我!”

司空老人听出是方女,不由又笑道:“哈哈,姑娘,好功夫!”

原来是方青青,只听他笑道:“这是化哥教我的,我比他差得太远了!”

司空老人啊声道:“是邱兄弟教的,他真太高深莫测了!”

船行一夜,也不知经过多少路,在日出时,忽听左丘化在後舱大叫道:“司空前辈,我

看到正前面有一岛!”

司空老人道:“那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名叫敢浦岛,暂时不会有人去,但不能久!顶

多只能呆两天!”

左丘化道:“岛上有人屋?”

司空老人道:“有,是渔民!”

左丘化道:“有一天时间如没人来惊扰足够啦!”

上了岸,快近中午了.司空老人背起西门老人,直奔一家茅屋.恰好看到一个中年渔

民,只见他看到司空老人就招呼道:“老爷.是什麽风吹来了?”

司空老人急急道:“刘二,快替我收拾一张床铺.我有病人!”

刘二急急道:“你老只管把病人放到小的房中去!”

司空老人不再说话,立即背进茅屋.进了房,轻轻把西门老人放在床上,然後向左丘化

道:“老弟,你专管治伤,外面由老朽来应付!”

左丘化向方青青道:“你也出去,把房门反带上。”

方青青应声出来,反扣房门,走到前面向司空老人道:“老丈,能叫刘大叔弄点吃的

吗?”司空老人点点头,笑道:“姑娘一定是饿了!”

刘二听了答口道:“吃的有,不过没有什麽好招待的。姑娘请坐,休息一会儿,小的就

送来!”司空老人道:“刘二,注意岛上有无生面人,如果有,火速来告诉我。”

“这岛上难得有外乡人来!”他笑着又回头道:“老爷,小的对这个还要你老吩附?”

在太阳落下海去时,忽然看见左丘化满面含笑的出来了,只见他笑着向司空老人道:

“我让伯伯多睡一会儿!”

司空老人道:“没有事了?”

左丘化道:“全好啦,我点了他的睡穴,前辈有吃的没有?”

司空老人笑道:“替你留下一份在厨房,快去吃!”

左丘化尚未吃完出厨房,忽间後面门响,忽然听到一声长叹道:“司空兄,我是二世为

人了!”司空老人一见哈哈笑道:“西门兄醒来了,快来喝杯茶,你饿不饿?”

“不饿!化儿呢?”西门老人不见左丘化而急问。

司空老人道:“吃饭去了,怏见见这位姑娘,他是邱兄弟的朋友!”

方青青上前道:“伯伯,我叫方青青!”

西门老人呵呵笑道:“不要客气,不要客气!”

当此之际,只见左丘化由厨房大步跳出,大声道:“伯伯,你老不多陲一会,对了,你

老怎麽知道我在此?”

西门老人道:“自从在会稽山被你司空伯伯背来钱塘,又由钱塘到此,伯伯都没有失去

知觉!”司空老人笑道:“西门兄,可见这些年来,你又比我高明多了,以你的伤势放在我

身上,不要说知觉,能撑住不落气已经办不到了。”

西门老人叹声道:“司空兄,我是苦撑啊!因为我暂时不能死,假使我死了的话,唉,

那我这化儿的冤仇就永不明了。”

左丘化大惊道:“伯伯,我有冤仇?”

西门老人道:“这件事情,我伯伯本当在你稍懂人事,甚至长大成人才能向你讲,可是

现在不能那样做了……”

左丘化大急道:“你老快说呀!”

西门老人道:“现在说简单一点,因为我们马上要赶往会稽山去!化儿,你可知道你父

母如何失踪的?”

左丘化道:“是被无数强敌围攻,爹妈为了脱身容易,他们二老把我弃在荒郊分开突围

之後就永远失踪了!”

西门老人道:“这是伯伯告诉你的,可是现在不对了!”

左丘化道:“这是什麽一回事?”

西门老人道:“把你弃荒郊的岂知不是你的亲生父母,而是你父母的朋友,那是与你父

母非常要好的两个男女师兄妹!”

司空老人接口道:“那是谁?”

西门老人道:“当年西北上有四个最响亮的字号,一对明的,一对暗的,这个你是知道

的吧?”

司空老人啊道:“知道,明的是左丘宏门夫妇.又号鸳鸯侠!暗的号蝴蝶阴阳,行踪神

秘,武林无人能识真面目!”

司空老人说到这里时,急听左丘化道:“鸳鸯侠就是家父母!”

西门老人道:“伯伯虽是你父母的义兄弟,可是那两个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狐群狗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