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 八 章 亲查敌踪

作者:秋梦痕

两个老人一见小师妹拔出神剑,似也大吃一惊,同声急喝道:“小师妹,千万不可!”

少女冷笑道:“你们老糊涂了,连一个丑鬼都不听你们,还说什麽老江湖,别管同时你

们也管不了我,他如不治,我就杀他!”

左丘化知道遇上一个娇生惯养的泼辣货了,立由衣底掏出神箫笑道:“姑娘,你的宝剑

虽是绝伦奇珍,只怕杀不了我!”他口虽在说,心中也不轻松,他看出少女的宝剑非常神

妙,心想:“我送青青的神女剑,只怕未必比这把剑强!”

少女一看他拿出神箫,忽然骇叫道:“紫府神萧!”

左丘化闻言,又暗忖道:“原来这把怪箫竟是紫府神箫!他心喜知怪箫之号,口中却不

露相,哈哈笑道:“姑娘,要想听在下吹奏一曲否!”

少女大怒道:“看招!”

如电一闪,左丘化突见全身立即遭到剑影笼罩,不由一惊,火速展开身法!

开始,少女并未存心杀人,可是,这时一见左丘化身法大变,似亦知道遇上强敌,立改

发出神剑奥秘,娇叱声中,奇招如长江大河,源源而出。

左丘化立感周身剑气森森,同时又不忍展开攻势,心知不妙,不攻则非败不可,然而攻

又怕伤了对方,因为他知道对方乃是正派奇人之後,换句话说,他对这少女居然毫无坏感!

左丘化支持了一刻之後,心中有了决定,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了,只见他身法再

变,居然如幽灵一样,一下脱出剑网,身已在十丈之外了,同时听他哈哈笑道:“姑娘,领

教过了,後会有期!”

少女简直不知对手是如何脱身的,这下又恼又羞,娇叱声中,人也如电追去!

两个老人一见,不由大大吃惊,高老人向矮老人道:“老二,不好,小师妹尽得师傅传

授,常常说她有青出於蓝之望,刚才竟困不住那丑小子,这是非同小可之事!”

矮老人道:“我们快追!迟恐出事了!”

高老人道:“追去有何用,小师妹不听话?”

矮老人道:“我们的老脸不要了!”

高老人吓声道:“怎麽,你要我们两个出手!”

矮老人道:“如果小师妹有失,你我从此休想面见师傅了!”

高老人一听,大叫道:“好,追上去!”

两个老人追了一个时辰,前面那有影子,相反,他们後面却隐隐盯上了别人!

原来左丘化施展一套奇妙身法,竟使那少女愈追愈远,然而左丘化根本就没有跑出几

里,现在他沿线反而盯上老头们了!

不出半里,前面现出一城,高老人立住道:“老二,不能追了,我们救大师妹要紧!”

矮老人道:“这是什麽城,我们进去吃一顿再决定如何?”

高老人道:“五槐,你真是糊涂,我们那还有时间吃东西,前面是建德城,尚未出浙江

境,离衡山还远哩,快走侧面小道,我们要尽三天时间赶衡山去。”

矮老人似有点作难,但也不反对,只听他道:“师兄,小师妹如有失怎麽办?”

两老人道:“顾不得了,那个丑小子不是坏东西,你不看他从不还手吗,小师妹不会有

事情!”後血阶w的左丘化听到陪暗好笑,忖道:“原来他们住在衡山,难道是衡山派

的!”

眼见两老走上小道,他也不盯了,稍停一会,直等两老去远时,左丘化这才向建德城走

去。进城还要过渡,原来建德城是南面靠近兰江三角洲的地区,江面很宽,到达江边还要等

候渡船。左丘化到了渡船码头,一看竟是人头挤挤,江中船只来往如穿梭一般。

眼看渡船到时,忽然有人在左丘化背後轻声叫道:“化哥!你来了!”

左丘化闻声,听出是方青青,急急回头一看,一点不错,高兴极了,问道:“青青,司

空前辈和西门伯伯呢?”

方青青轻声道:“你跟我来!”

左正化见她说话小心,不由怀疑,立即跟在後面再问道:“救人的事怎麽了?”

方青青道:“不瞒你死了!”

左丘化大惊道:“为何死了!”

方青青道:“你不要难过,左大哥和左大姐是中了邪功,我们救出时又拚命逃走,因此

又误时但也没有用,谁都不识是中了什麽邪功!”

左丘化戚然道:“连他们来历都不知道,我又失去寻找父母的希望了!”

方青青道:“化哥,他们是你义兄姐!”

左丘化惊跳道:“如何知道?”

方青青道:“左大姐中邪重,没有说一句话就死了,可是左大哥在落气时说了几句话,

还把一只木偶交给西门伯伯,木偶是空的里面有一封信,另外还有一页书!”

左丘化道:“信是什麽内容,那页书是什麽东西?”

方青青道:“据西门伯伯说,信是你父母遗言,书是你以前那本古典最後一页,上面全

是图,西门伯伯不识得,司空伯伯看不懂,但判断是你古典中最重要的秘诀!”

左丘化急急道:“快点走,你们住在什麽地方?”

方青青道:“不远了,是前面农家,本来我们应过河的,但今天发现这一带,出现不少

可疑人物,所以西门伯伯决定多藏一天!”

左丘化道:“你到码头上作什麽,太危险了!”

方青青道:“我是希望看到你啊!”

左丘化摇头道:“以後不可单独行动!”

方青青道:“听西门伯伯说,魔头居然吃人!”

左丘化道:“专吃你们女孩的腿!”

方青青骂道:“他该死哟,怎麽专吃我们女人的腿?”

农村已到,正逢两老在盼望,一见左丘化,两老大喜,同声道:“化儿你来了!”

左丘化道:“两位伯伯,我要双亲遗书看!”

西门老人道:“化儿,遗书我烧掉了!”

左丘化大惊道:“伯伯,这。这是什么意思?”

西门老人道:“化儿,你不要急,我烧掉的意思,那是怕你伤心!”

左丘化流泪道:“伯伯,我不看,我怎知道双亲是如何死的!”

西门老人道:“你必须知道的,我都记下了,你不必知道的,看了反乱方寸!”

司空老人接口道:“化儿快进屋去说,外面太显露了!”

左丘化道:“不,我要立即知道我父母是如何死的!”

西门老人伸手把他拉住道:“化儿,你必须知道的,伯伯也不能立着告诉你,快进去,

这一带武林太多了!”

左丘化被带进农家正堂,落座後,西门老人叹声道:“化儿,你父母现在证实确是蝴蝶

阴阳害的,而蝴蝶阴阳的来头太大了!他们竟是蝴蝶恐怖教的教主!”

左丘化骇然道:“那男的是恐怖教主,也是吃人的魔头?”

西门老人道:“不,吃人的似又高一辈,蝴蝶阴阳有三师兄妹,大师兄即影子帮帮主,

号影子神魔,蝴蝶阴阳是男女两,男的第二,女的第三,他们另组恐怖教!”

左丘化道:“这两个东西是怎样害死我父母的?”

司空老人道:“从令尊遗书上看来,令尊自己自认当年交人失察,他把蝴蝶阴阳认作知

己朋友!这也不必谈了,书上写着,令尊在当时得了一本书,名为百绝神功,也就是你所烧

的那本了!另外还有十尊木偶!”

左丘化更惊道:“木偶是我父亲得到又散入江湖!”

西门老人道:“你听我慢慢说到,古典和木偶本来是三百年前奇人‘混世天帝’所有,

却在十几年前竟被你父亲得到!”

左丘化道:“这‘混世天帝’我今天听说过了!”

两者惊奇道:“你听谁说过?”

左丘化道:“我的慢慢再说出,两老先说遗书!”

西门老人道:“你父亲得到宝典和木偶後,立即带你母亲隐居会稽山中,这当然是想练

功了,可是功未悟出,却生了你!”

左丘化道:“後来呢?”

西门老人道:“你父亲悟不出宝典後,只想找我,可是我该死,竟去了天山,後来你父

亲就想到蝴蝶阴阳,於是就引鬼上门了!”

左丘化道:“蝴蝶阴阳就这样杀了我父母,又夺了宝和我?”

西门老人道:“不,在你满周岁的那天,蝴蝶阴阳到了会稽山,当时总算你父亲还有一

点考虑,他把十尊木偶藏起,又把宝典最重要的一页撕下收拾,否则蝴蝶阴阳必马上杀人灭

口了!”左丘化急道:“快说当时经过呵!”

西门老人说道:“你急什麽!记下不久,也得想想呀!”

司空老人道:“我接着说罢,化儿,那两个东西似发现你父母还藏了点什麽,所以他们

在那晚偷袭成功时,就把你父母手脚斩去!”

左丘化听得大叫一声,几乎晕死过去,西门老人立即扶住道“化儿,你不能太悲伤!”

左丘化吼叫道:“我马上就要去找那个狗男女!”

司空老人劝道:“化儿,你平静一点,听完了,我们从长商量!”

左丘化问道:“还有什麽?”

西门老人道:“那两个东西下手之後,当时就把你父母摔到会稽山的一座斗形古洞内,

那是无人注意的地方,之後他们就把你带走!”

左丘化道:“後来怎样?”

西门老人道:“後来被一双童年男女於无意中救出你的父母,养伤,服侍,还认了你父

母作义父母!”

左丘化道:“父亲还能传他们武功?”

西门老人道:“口背当然可以,但不幸,转去几天,你父母终於辞世了,而左氏兄妹又

遭遇吃人魔!”

左丘化恨声道:“义兄姐被二老埋了,将来我会替他们报仇,不过………”他顿了一

下,指着桌上一尊木偶道:“这木偶只剩一尊,另外九尊如何失散的?”

司空老人道:“十尊木偶,另九尊是你父亲故意派左武军散失江湖的,令尊本意,想在

武林中多造几个人物来敌对蝴蝶阴阳,因为他料到蝴蝶阴阳得去那本古典也不可能悟出奥

秘!”左丘化道:“当年混世天帝,既有古典了为何又多刻十尊木偶,因为木偶的武功还全

是古典上的啊!”

西门老人道:“这十尊木偶之像,并非随便刻的,同时十尊木偶上的武功,乃是混世天

帝在古典上悟出来的功夫,他刻木偶是有苦心的!”

左丘化道:“什麽苦心?”

西门老人道:“我不知你父亲遗嘱上怎么弄清楚的,他说混世天帝本有十个徒弟,即一

僧、道、尼、老妇、老头,青年男女童等!”

左丘化道:“他把自己徒弟的像刻出来,又把悟出的武功刻上去,这又是什麽用意?”

司空老人道:““说他的徒弟们都死在当时顶尖的魔头手中,他不但刻木纪念,同时希

望得到木偶的人认木偶为师!”

左丘化道:“我今天也知道混世天帝曾打败五个大魔头,这样说来,那五个大魔头就是

杀他十徒的人了!”

两老惊奇道:“你听谁说的?”

左丘化道:“我不说了,我这就要走!”

两个老人一看他说了就转身,连木偶也不拿,不由同声大叫道:“化儿且慢,你去那

里?”左丘化道:“我的恨已填胸,任何事情都不能容纳下去了,非找到那两个狗男女碎尸

万段不可!”

西门老人大喝道:“不管你目前是不是他们对手,总之你这种盲行绝对不可,伯伯将你

养大,难道毫不由伯伯作主?”

左丘化咽声道:“伯伯,你老叫我如何忍受啊?”

西门老人道:“你这种盲目去找,难道马上就能找到,就算你找到了,你就能一举成

功?”左丘化道:“那我怎麽办?”

西门老人道:“你先把木偶收起来,再把这页古典拿去研究,我们四人商量一个步骤,

然後按计划去寻,否则你把我们抛下不说,难道你对青青就不管了,目前武林已乱,公德重

於私仇,你不能不兼顾?”

左丘化叹声道:“对武林来说,前辈高人多得很,有些与最老魔头齐名的人物且大有人

在,这些人连二老都不知,他们不管武林之事,我管什麽,我又算什么?”

司空老人道:“孩子,为正义,行仁德,我们尽其在我,何必计较别人?我们在江湖

上,应作的自己作,应行的自己行,你能靠谁呢?”

这是江湖至理,左丘化不敢反驳,只得又回座上道:“我认为人多有点露眼,我一个

人,敌人不会注意。”

西门老人道:“这样好了,这两天你把这尊木偶和那一页古典仔细看看,过了明,後

天,你带着青青走一路,我与你司空伯伯走一路,各走各的,你看如何?”

左丘化点头道:“不过现在我们就走!”

司空老人道:“天黑了,何必马上走呢?”

左丘化道:“离天黑还有一点时间,我们过河到城里去落店,既说这一带来了不少武林

人,我想在城中必能探得一点消息。”

西门老人道:“快点收拾罢,大家易容一番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亲查敌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