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八荒》

第 九 章 一曲解围

作者:秋梦痕

陈老人刚说完,谷内突然又来了四涸老人,白女一见,急急走出阻住娇笑道:“哎哟,

什么风呀,竟把诸位老哥哥都吹来了!”

陈老人也走出笑道:“小妹子,他们早来了,不过是我先现身!”

四个老人同声道:“小妹子,你不是想要揭开那小子的蒙面巾吗!现在不怕他不取下

了!”原来来的是老五虎,第一个陈老头就是大地虎陈伯齐,后到的是喷水虎吴江,野火虎

柴栋,色中虎沅九,闭口虎孙盛!只见五虎慢慢向斗场走去,显然非把那蒙面青年生抢之

情!

蒙面青年一邮又来了五个老人,立即显出心慌意乱之情,可是他仍旧未采杀人之手,只

不过出手更快,功力更雄了,只见他左冲右突,大有脱身为上之势。

老五虎看出他的用意,立即各占一方,形成五行之阵,硬把外围守得紧紧的。

蒙面青年见势不妙,剑招变了,奇诡之势居出不穷,剑氧所及,顿压奇啸之声!剑芒到

处,五龙四帅的外衣霎时形成碎片齐飞,九个人吓得大声吼叫!

老五虎一见,同声大喝道:“小子,你如敢伤人,立即叫你死无全尸!”

蒙面青年朗声道:“老五虎,本少爷早就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了,本人今天无故遭围,理

由何在?你们如不识相,我虽难逃分尸,可是你们老少也活不了多少!”

陈老人大喝道:“取下你的面罩,报出姓名,今天放你逃生!”

蒙面青年冷笑道:“如要在下取下面罩,报出姓名,那就非有伤亡不可!”

喷水虎吴江老人大喝道:“不取面罩,不报姓名,只要报出门派也可!”

蒙面青年哈哈笑道:“中原九派中最高的人物,那一个能挡五龙四帅的围攻,你们身为

老五虎的那一个可敌这九涸后辈,你们要问在下来历,自己去想吧,说出来有点小便!”

老五虎闻言大怒,五把古剑同时出手,似有骑虎难下之势。

白女一见,娇叠喝道:“不可,五龙四帅围攻一人,其理已属不当,如果再加上个长辈

下去,一旦传出江湖,岂不是笑掉人家大牙!”

野火虎柴栋嘿嘿笑道:“小妹子,他一定是当年三王两霸之后,这没有什么面子可说的

了。”白女冷声道:“老五虎中,我对你最讨厌,沅老儿,你加入吧,只要把四帅唤出来,

那时你想想看,人家不要你的老命才怪!”

沅九字号“色中虎”,这种字号在女孩子心里是最恨的,白女这一隐约点出,沅九真的

个敢勤了,就算他敢,四帅如被唤出,凭老五虎和少五龙,根本就休想打败蒙面青年,可是

新又说回来,老五虎中还有一个闭口虎孙盛,这人从来没有多括可说,但是他的心是非常狠

毒的!这时只见他不叠不响,脚下却已迈出了!

白女正待再出声,然而嘴才动,不料耳中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萧声呜呜升起!

萧声来源不明,顷刻充盈全谷,大有盖住打斗声,老五虎乍闻一怔,紧接着火速把剑收

起,一齐不约而同,齐往地上一坐,似在采什么抗拒之情!

不出一刻,五龙四帅的剑势乱了,竟被萧声绕乱得招不成招,式不成式!

蒙面青年如键大赦,双剑一合,拔身而起,乘机冲出了重围,这时连白女也惊呆不已!

蒙面青年冲出谷地之后,他立在一处崖上稍停四望,接着猛向一座森林猛扑。

一口氛,冲过森林,忽然看到林外行着一男一女雨个少年,他急急接近一看,似显一

怔,原来他看到的是雨涸其貌不扬的少年男女!

“朋友,请留步!”

蒙面青年跟上打招呼!

只见两个少年男女同时闻声回头,一见蒙面青年,面上显出平和的笑容!

蒙面青年再道:“朋友,你的萧声………”

男少年不等他说完就岔道:“没有什么,阁下功力真高,以一敌九,佩服佩服!”

蒙面青年道:“如无朋友神萧解困,在下势难幸免,此德难忘,容当后报,惟有不情之

请,望祈见告。”

少年问道:“阁下有伺指教?”

蒙面青年道:“萍水相逢,义举可敬,惟不知朋友高姓大名为憾!”

少年哈哈笑道:“己所不慾,勿施于人,天长地久,咱俩后会有期。”

蒙面青年急急举手,势有取下面罩之情,口中道:“兄弟,对付那批人,在下当然不肯

照真面目和真姓名见告,你兄弟则不然!”

少年急阻道:“壁有眼,墙有耳,阁下太性急了,如不见弃,咱们同行可也,武林多

诈,兄台神秘问世,这是应该的!”

蒙面青年激动道:“兄弟,咱俩有缘,一见如故,不问世事如何多变,我对你敬爱不

变!”少年诚恳的道:“在下心领盛情,咱们一言订交,有福同享,有祸同当。”

蒙面青年大喜道:“兄弟,你贵庚?”

少年道:“小弟十七!”

蒙面青年道:“很抱歉,愚兄痴长两岁!”

少年立即见礼道:“大哥,请受小弟一礼。”

蒙面青年朗笑道:“愚兄愧受了,贤弟,这位姑娘是。”

少年道:“她叫方青青,是小弟未来的………”

蒙面青年高舆道:“原来是未来弟妹,那太好了!”

说着立由身上拿出一只玉盒道:“弟妹,这一点点见面礼,请你收下,将来对弟妹必有

大用!”少年心中似有什么领悟,急急向少女道:“青青,快点谢谢大哥!”

原来这一对少年男女就是左丘化和方青青,方女自与白琪瑶在鬼屋分手后,直赴子母

峰,可是他未走到半途就与左丘化相遇了!这时一见蒙面青年送过玉盒,双手接下道:“谢

谢大哥!”这声大哥真叫得蒙面青年乐极了,哈哈笑道:“弟妹,这玉盒子不可打开,暂莫

看,等我把方法告诉称之后,那时才能照方运用!”

左丘化问道:“大哥,你准备去那裹?”

蒙面青年道:“贸弟去那裹,愚兄就去那裹,我俩兄弟总得团聚一段时期才是呀!”

左丘化道:“那我们快点脱离怀玉山区,不然那批老少非寻来不可!”

蒙面青年道:“寻来又怎样,我是不忍伤他们!”

左丘化道:“君子二字岂是易得的,今后你的麻烦可多了!”

蒙面青年大声道:“贤弟,你把我查个透澈了!”

左丘化笑道:“大哥在子母峰大战“怪石山人”时,已经被弟盯了几个时辰了,那老儿

本想施展古典垒剑法伤害大哥,却被小弟暗中破壤!不然大哥非负重伤不可!”

蒙面表年激勤道:“贤弟,原来你早就救过愚兄了!”

左丘化道:“大哥的功力,除了“怪石山人”,“神木撑天”,“铁头大将”,“铜袍

神斗”,“五岭隐士”等五人之外,武林中再也找不出对手了!”

蒙面青年摇头道:“伤我之人,也是救我之人,能取命的只怕就只有贤弟了!”

左丘化道:“大哥怎么把小弟拉进去了,可有何功能,就算有,也不会危及大哥啊!”

蒙面青年道:“资弟故然不会危害愚兄,可是你的功力确有制愚兄于死地之能!”

左丘化大笑道:“这是从何说起?”

蒙面青年道:“也许贤弟自己尚不知,刚才萧声,如果贤弟不用救援愚兄,而是攻击愚

兄,这时愚兄只怕早已七窍流血而亡了!”

左丘化大惊道:“怎么了,小弟的萧声,乃是克制大哥的功力的东西?”

蒙面青年道:“愚兄感受是如此,真正原因却不知?”

左丘化道:“大哥,小弟从此不吹萧了!”

蒙面青年急急道:“不,贤弟,千万不可,目前武林已进入非常危除的时期,真正危害

武林的人物大半是仗着邪功逞凶的,你的萧声是克制邪功的神曲,不吹岂能护身,不过你只

要不存杀害愚兄之心,愚兄听到亦无大害!”

左丘化道:“大哥,你有什么苦衷吗?”

蒙面青年道:“是的,我是一个叛门之人,愚兄良知未昧,不敢听从师门危害江湖,所

以暗地逃出,目前师门尚未知道,愚兄早存叛心,所以愚兄尚能逍遥一时,一旦被师门察觉

时,只怕会是死期到临了。”

左丘化道:“大哥为何要采叛门之事?”

蒙面青年道:“一言难尽,以后愚兄慢慢告诉你!”

三人提功走了雨个时辰,早已脱离怀玉山了,天黑时,三人又到了另一座山区!方女一

看奇峰捅天,急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蒙面青年笑道:“弟妹,这是黄山南端,距黄山主峰尚有两百里!”

左丘化道:“大哥,我的本意去江西鄱阳湖啊,你带我来黄山?”

蒙面青年笑道:“这裹我有一处隐居地,我俩在此过一夜,明天我们再奔鄱阳不迟!这

一夜裹,愚兄有很多话要舆贤弟谈谈。”

左丘化道:“大哥要谈什么?”

蒙画青年道:“多哩,比方我的姓名,我的出身,同时你们尚未看到大哥的真面目

啊!”

左丘化道:“大哥,我们结交以心,何必计较其他?”

,蒙面青年叹道:“贤弟,我们兄弟相交,不是随便的,那有不明身世之理,同峙一旦

大哥死了,那时你连真面目都不知遥,这岂不是遗憾?”

左丘化叹道:“大哥功力如此高,为例说此丧气话,万一真有不幸,小弟发誓与大哥报

仇!”蒙面青年亦叹道:“贸弟,现在我向你道真情,愚兄乃属恐怖魔王第四弟子,亦即你

所查出的魔君子,愚兄功力尽得魔王亲傅,已驾于三位师兄之上,惟弟在学艺之初,早被魔

王在丹田下了《魔蛊》!只要魔王察出愚兄叛门之情,魔王在万里之外,亦可制愚兄于死

地!”

左丘化大惊道:“难道毫无解救之法?”

蒙面青年道:“有是有,但太难!”

方青青道:“有什么可解救的?”

蒙面青年道:“只有一物,名叫“万年桑果”,因为魔王所下的魔蛊,名为“金蚕魔

蛊”,如有禹年桑果,其蛊必被诱出丹田,然后以真火焚化除了,此后魔王只有凭功力找我

决斗取胜了,但他的功力并未高出我多少,再有贤弟相助,我就不怕了。”

左丘化急急道:“这万年桑果那裹有?”

蒙面表年道:“有人得了此果,但视如生命,而且他又是我灭门大仇人!”

左丘化道:“他是谁?”

蒙面青年道:“他就是三王两霸中“霸天魔王”!他又是恐怖魔王的姐夫,所以我说难

如登天,同时也怪我投错了师,不应投在魔鬼家里去。”

左丘化大声道:“我们去夺!”

蒙面青年叹道:“绝对不可,第一,他的邪门和功力,只有比恐怖魔王高,我们斗不

过,同时我俩一旦发动,恐怖魔王就会知道,一旦起疑,我就完了。”

左丘化道:“不,由我出面,大哥只在暗中监视!”

蒙面青年摇头道:“我不愿贤弟冒此奇险,此事只有等万一之机,我之所以逃出来的原

因,就是等万一之机。”

左丘化道:“大哥,你在外面,难道恐怖魔王不遇问,同时你又不肯杀害正派人物,这

不等于违反恐怖门的教条?”

蒙面青年道:“贤弟有所不知了,恐怖魔王在当初收留愚兄时,那是他看中愚兄的天赋

太高,因此在愚兄入门时,互有诺言,那是只要弟不叛门,对外行动,一切作为大权都在愚

兄手裹,甚至对门冈人物操有生杀之权,连大师兄都在这权利之内!”

方青青忽然跳起叫道:“那太好了,化哥的亲仇可报了!”

蒙面青年惊问道:“贤弟有仇人在恐怖门?”

左丘化叹道:“是的,那也是小弟的不共戴天之仇!”

蒙面青年道:“他是什么人?”

左丘化道:“他的化名叫“蝴蝶阴阳”!而且是家父母的朋友!”接着把详细经过说了

一番

蒙面表年道:“他们是我二师兄,三师姐,且奉命创办恐怖教!这事贤弟放心,愚兄可

借故以恐怖门规章除他!”

左丘化摇头道:“不行,弟的大仇,弟要亲手来报,以后大哥只在暗中协助小弟就行

了!”蒙面青年道:“那两个狗男女名为师兄妹,实际已私通数十年了!小过恐怖门绝对不

问这种丑事,同时这两个东西手段毒辣,诡计多端,贤弟千万小心!”

左丘化问道:“他们的功力如例?”

蒙面青年道:“他们不及愚兄,不过贤弟不要在功力上着眼,要在看不见的地方提防!

但放心,有愚兄在,他们捣不出鬼来。”

这时进了一座秘谷,又在一处非常隐秘之地,寻到一处古洞,蒙面青年指着洞内道:

“贤弟,弟妹,这是愚兄隐居之所,志随我进去。”

进了洞,深入数十丈,到了一座石门口,他伸手一按门即自开,只见里面清净无尘,石

室中应有尽有,石蹋、石凳,饮食用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九 章 一曲解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腾八荒》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