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 一 章 茶楼客栈南北一家

作者:秋梦痕

汉水入长江之口,古称夏口,又名沔口,别称汉皋,古城有别具风格的茶楼,因其兼作

客栈而南北闻名,江湖人都称它为茶楼客栈。

茶楼客栈的老板又是稀有人物,她是个二十三、四岁的寡妇,姿色绝伦,真是桃花而不

浪,迷人国色而端庄!奇在江湖人物出入该店而从未发生过什么事情,所以江湖人称她为

“三镇大姐”而不称她肖寡妇。肖寡妇名萍,店中只有一个老妇,但有八名伙计,可是没有

人能知道他们真正的关系和来历。

茶楼客栈面对大汉皋江口,日有行船千艘,夜来明灯万盏,城开不夜,实为龙蛇混杂之

地。

店后有座花园,肖寡妇住在花园阁楼里,如无特别事故,她是难得去前面招待客人的。

这是一个月明星稀的三更夜里,肖寡妇的阁楼中灯还亮着,原来这时她还陪着两位稀

客,怎么着,还是一个老和尚和一个老道士。

“阿弥陀佛!”那和尚正经八百的念起佛来了。

“肖萍!”他真怪,不称施主?

“和尚!……”肖寡妇面目端庄,道:“你和老道前来,该不是提起去年之事吧?”

“无量寿佛!”老道抢着道:“肖萍,一场误会,贫道和大愚禅师那会把那档事放在心

上。”

肖寡妇面色稍和道:“那么两位深更到来,该不是谈经说典吧?”

和尚微微笑道:“贫衲人称大愚,脑满肠肥,装在里面的全是大荤黄汤,哪有什么经

典?不过无智道儿有点疑问,特地抓我同行,前来想请教两件事情。”

“第一件呢?”

无智真人笑道:“别人不明白你是魔界圣女,让你冒充寡妇在此开店,但贫道和大愚却

就清楚得很啊!”

“和尚、老道,要想查出一件连你们和我都想得到的东西,你们说,最适合得到下落的

应该从什么地方开始?”

“茶楼!”

“客栈!”

肖寡妇轻笑了,看看他们道:“冒充寡妇与我何损?”

“善哉斯言也!”无智连连点头。

和尚道:“可惜圣女至今一点也未查出‘太虚符录’的消息呀!”

肖寡妇道:“谋事故在人,成为乃在天,我是尽人事而听天命!”

无智道:“你的玄功武艺已是天下第一流了,可是你应该知道你的命运。”

肖寡妇叹声道:“我已下了决心,大不了不作圣女,好在我魔界已经无人能制裁我

了。”

和尚道:“你现在已经踏入情网了可明白?”

“两位所为的可是上个月落店的那个左手残废的马太凡?”

大愚正色道:“你为何对他礼遇有如呢?你该不会以天地魔界之尊去爱上一个平凡的残

废青年吧?”

“我爱上他?”

无智道:“当局者迷!”

“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明白,不过他确有与众不同的气质是真的。”

和尚道:“你对他那只婴儿左臂有否查过?”

“那是天生的,我证明那是胎里残。”

无智道:“你一点也不在乎那只手?”

肖寡妇道:“连他整个人我现在还不明白,这事不必说了。”

“你连调查都不作?”

肖寡妇道:“我认为调查他那是对他一种伤害。”

无智叹声道:“也许这是你圣女的纯洁,也许是你爱他很深了!”

和尚道:“他今天在江口等渡船,然而渡船未等到之前,却有一艘自家用游艇自动助其

过江了,你知道那船上主人是谁嘛?”

“是谁?”

“惊艳谷主白时欣。”

肖寡妇轻笑道:“马太凡好艳福,白时欣好眼光。”

“阿弥陀佛!”和尚道:“肖萍,你这是什么心理?”

“咯咯!魔界至尊心理,和尚,你真还要多修练啊!”

无智起身道:“和尚,我们认输了,走吧!”

肖寡妇看到他们飞出窗外,心中暗笑:“你们想在我这里查出马太凡的底牌,真是作

梦!……噫!马太凡的武功从来不露,连我也不清楚,这两人为何会起疑心?”

距阁楼有百步远处,那儿有座小院,这时灯光正明,肖寡妇换了一身红纱晚装,飘飘的

下楼,悄悄的向小院行去。

“阿凡!阿凡……”肖寡妇行到小院门口轻轻叫。

“萍姐……”

小院门开,里面出现了一位二十二、三岁的青年,长相有种超凡脱俗之姿,但他的左臂

衣袖飘飘,原来他有一只先天带来的婴儿臂,比右手短了一次截。

“你怎么啦?回来不到阁楼来?”

“萍姐,我明天要离开夏口了。”

肖寡妇闻言大惊:“为什么?我待你不好?”

“不,我没有脸在这里呆下去了。”

肖寡妇更加大惊道:“你败在什么异人手下?”

“不,我不找人家动武,也没有人无故找我麻烦。”

“阿凡,那你到底为了什么?”

“肖萍姐,我是不是个为了美女就动心的人?”

“你当然不是啊,否则你早已对我起邪念了,我也不会把你当知己朋友呀!”

“萍姐,承蒙你真心待我,你是*女装寡妇的事情都告诉了我,我非常感动,我这次丢

人是我这只见不得人的左臂,它变了,变得不听我作主了,它闯了祸,丢我的脸。”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马太凡叹声道:“今天我喝了两斤酒,走在江口想过江回来,但又找不到渡船……”

“咯咯!很巧,有条私人船主动靠岸,居然接你过江。”

“你知道?”

“别问,你先说经过。”

马太凡道:“船主人是个非常美的女子,真不在你之下,她姓白,后来知道她叫白时

欣……”

肖寡妇道:“你这只婴儿臂见不得她?”

“当我入舱时,这条该死的废物,居然不由我作主,猛的向白女那儿摸去!”

“噗嗤!”肖寡妇大乐道:“摸上面还是下面?”

“萍姐,你怎么了?”

“我在你面前不用庄重,对了,当时白时欣怎么样?”

“你猜?”

肖寡妇道:“她几乎向你出手?”

“没有。”

“她连叱责都没有?”

马太凡呆呆的道:“她不但不怒,她还拉着我婴臂把玩良久,可是我更加不自在了。”

“这是缘,阿凡,人家不见怪也就算了,不要离开夏口……噫!你桌上放的是什么?”

马太凡道:“在我上岸时,那白姑娘送我的。”

“哇!这是她惊艳谷的令符。”

“惊艳谷?”

“不错,白时欣是惊艳谷主,也是武林‘八大奇人’之一,她的美也是江湖绝色之一,

她把令符送你做纪念,那是她爱上你的真情流露了。”

“算了,我是个自惭形秽的人,你不嫌已经够了,我接受了她的美意。”

“咯咯!你已被看中,想不要也不行了,她和我一样,今年二十四岁,天下男人没有一

个被她放在眼里的,她也是*女,你的左婴臂替你与她肌肤相亲了,你没有话说啦!”

“萍姐你……”

“别顾虑我,我的天魔至尊不是醋坛子,同时我还需要像白时欣这种武功超越,丽质天

生的一批人加入‘大天魔法会’。”

她的话未完,马太凡猛的向后退,惊叫道:“萍姐别靠近我,它又动了!”他指的是他

那只婴儿臂。

肖寡妇轻笑道:“你担心什么?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她走近过去。

突然马太凡身不由己,那只婴儿臂竟把他全身带动向肖寡妇扑去。

肖寡妇干脆将他抱住,而那只小臂竟伸出来摸向她的rǔ房,势如灵蛇一样。

马太凡想挣开,那来得及。

“咯咯!别阻止了。”肖寡妇让那只怪手尽情的摸,同时她把马太凡也搂得更紧,她的

心跳加速,不由自主的吻上马太凡了。

“萍姐!……”

吻了很久,肖萍才在他耳边轻轻道:“记住我的心法。”

马太凡心平静气记下她在耳边念出的心法后问道:“这是什么玄功心法?”

肖萍慎重道:“是我最高天魔法中‘意乱情迷’法、‘荡气回肠’功,这是能使女子死

心爱你而不再有二心的玄功。”

她正说着时,马太凡那只婴儿臂突然长大了,长得与右臂一样,同时还探入肖萍的下

体。

肖萍嗯声不停,慾念大动,她惊叫道:“阿凡,它是神臂!”

“萍姐,怎么办?你要克制,它不由我作主啊!”

“你炼的是什么神功?”

“我也不明白,我是从古洞里得了一部破书,里面只有完整的四篇符录被我炼成,但却

不知名称。”

肖萍强压心中*火,郑重道:“这条神臂已经收发自如了,好似古传‘太虚符录’中

‘天香引’,比我刚才传给你的‘意乱情迷法’更神妙,它只要触及女子的肉体,那怕九贞

十烈的女子也会动心。”

“萍姐,那我怎么办啊?”

肖萍道:“你放心,它不会乱来,非有缘绝不侵犯!”

马太凡轻声道:“萍姐,刚才很奇怪。”

“什么奇怪?”

“刚才它摸到你那里,我心中有感觉,心很跳!”

“咭咭!它依然还是你身体的一部分啊!”

“刚才我好想……”

“我也想啊,但这时不能做爱呀!”

“为什么?”

“我有种玄功尚未炼成火候,目前只能和你肌肤相亲,炼成了我会给你。”

“你今晚陪我,也许我明天要去武昌。”

“不行,我陪你可以,可是这几天不能去武昌。”

“为什么?”

“江湖上人已经知道你有条婴儿臂,但知道你武功玄妙的人却太少,假使你不能把婴儿

臂收成原来一般小,这会引起极大的怀疑。”

马太凡道:“怀疑什么?”

肖寡妇道:“现在连我也怀疑你炼的无名武功就是当前武林作梦都想得到的太虚符录,

甚至连你自己也不清楚,一旦遭到怀疑,你想你会有好日子过吗?”

“你要我能控制婴儿臂才放心?”

“对!这几天你试着办,只要你能收回原样,今后你就不会有麻烦了。”

马太凡搂她睡下,笑道:“那我就过几天再说,喂!你能不能脱光衣服陪我?”

“咯咯!你别动歪脑筋,给你摸一夜,难道还远不满意?”

“对了,江湖上人从何得知太虚符录出世的消息?”

肖萍道:“当今武林八大家在天池开会,公请‘奇罗山人’天星老人推算上古神物出世

之期,其他的天星老人没有说,独说太虚符录已出世。”

马太凡道:“可能那天星老人还有什么玄秘未宣布吧?”

肖萍道:“八大家首脑也是这样想,但这天星老人很古怪,不说的,他就是不说。”

“八大家首脑逼他说呀!”

“天星老人不是一个能用势力相逼之人,否则还要八大家联名相请嘛?”

马太凡吻她,发觉她心跳急促,轻声道:“这是第几次陪我陲了?”

“哎呀,莫用手指啊,弄被*女膜我就不能炼啦!”

“好好,我只摸外面……”她的心更跳啦!

“阿凡,你的左手不要动啊,它的马力我如何受得了!”

“嘻嘻!它不由我控制啊,没有关系,它只摸rǔ*。”

“它不收缩了怎么办?”

“也许在外人面前它会收。”

肖萍道:“阿凡,很奇怪,它和你的右手完全是一样长大啊,只是白一点。”

“白是它长久藏在袖内的关系,现在我觉得它的力量特别强大,也毫无麻木感了。”

肖萍道:“它已成了神臂,也蕴藏了神力玄功,如能收缩自如,那才是武林第一神臂

啦,怪在它的魔力,比你的右手摸我更微妙,现在我好想它摸我,摸个不停啊!”

马太凡将她软绵绵的玉体紧抱着,吻呀摸呀,一直到半夜后才能睡着。

天亮后,他们川整理好衣着,耳听那老妇送来点心啦,马太凡叫声道:“糟了!三村婆

送吃出来了,她是天魔坛总管,发现你在我这里过夜……”

肖萍叫笑道:“她早已知道了,大天魔教我是至尊,谁管得了,同时她又是我心腹,她

也很疼爱你,你放心吧!”

开了门,三村婆向马太凡笑道:“小凡,今天到哪里去玩?”她的鸡皮脸上透着红光,

泛出一睑武功卓越的神态,而又关心的问。

“婆婆,我昨天看到几批非常人物,一点也不认识,他们住在岳阳楼下,我想去摸

摸!”

老妇惊问道:“是男的?”她把吃的放下又看着肖萍。

马太凡道:“也有女的。”

老妇道:“女的莫防年青的,男的提防年纪和你差不多的,或三十岁左右的。”

“婆婆,我不懂你的意思?”

“孩子,老身懂得的东西,我们圣女一定都告诉你了,大天魔冥察法我也炼到九成了,

我看到你的命相,是天魔法中从来没有见过的‘仙桃运’中最最高的了,年轻女子中最美的

见了你,她不会害你,普通女子对你只有心存爱慕更无加害之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茶楼客栈南北一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