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 十 章 朱朱、琪琪和黄莺

作者:秋梦痕

马太凡要去哪里,他突然出去为了什么?没有人知道,这时他只是直奔巫山最中央几座

峰。

他到底作什么?他竟坐在一座峰的极顶上。

突然有一道彩色多姿的光华射到马太凡后面,她一停之下,似已看到马太凡了,但不声

响,她也坐到他的后方,动也不动,真有点怪。

“你来了!我知道你在监视我,所以我一离店,你就会跟来,请问老人家,你想对我如

何处置?”

“噗嗤!”后面女子笑出来:“你说什么?叫我老人家?我要处置你,你在胡说什么

呀?”

“你会地障大法还是人障大法?我知道这两法只有两个人会。”

“我会地障大法,你看看我有多老?”

马太凡一扭头,他忽然呆住了。

“老到什么程度?”

“你……你是会地障大法的传人?”

“你总算说对了。”

“你师父可能要找我麻烦?”

“为什么?”

马太凡道:“在我想,她一定不喜欢我有很多爱我的女子。”

“那是她们心甘情愿,谁又能管得了,我师父不会,告诉你,我也很爱你,我盯了你好

多天了,就怕你不接受,不过刚才我不是从你住处来的,而是看到你从城里奔出。”

“啊!那在客栈监视我的是另外会人障大法的老太太了!”他起身走到那女子面前,伸

手拉她起来道:“你为什么爱我?”

“那要问你那一批情人了,她们又为什么?爱就是爱,不为什么?一个女子不会只见到

一个男人,这么多她见到的男子中,又不能说没有富贵英俊的,但她不会动心,原因是她看

不上富贵荣华,假使有个男人使她一见倾心的,那就是她要爱的了。”

“好理论,也是实情。”

“你为何爱情不专?”

“其中身不由己!也算我命中注定,比方说,你见我已有那么多次了,照理你不会爱

我,可是你就是相反,这叫我不接受、不爱你?”

他叹了一声道:“缘之一宇实在难解,好在这是江湖武林,换到一般社会,这不知要造

成多少相思之苦,又不知要害惨多少冤魂,又受了多少压制!”他却垂首不语了。

“阿凡!”她搂住他道:“不要替不可挽回的世俗去伤感,你我有你我的天下,有你我

的世界,我们不是凡夫凡女。”她把他拉着坐下,倒在他怀中。

“你叫什么?”

“朱朱!你放心,我师父是个明是非通情理的老太太,她也是中原人。”

马太凡握住她,问道:“你是公主还是大公的女儿?”

“咯咯!你的神通广大啊,我是暹罗王的三女,你说的大公女儿那一定是黄莺了!”她

主动送上吻。

马太凡笑道:“暹罗国的女子与我中原很少有区别啊!你有什么字号?”

“我不敢说,那是国人的评语,我却不敢当。”

“是什么?一代绝色、天下第一美人、美佳一国、美武双绝?”

“咭咭!都不是,我讨厌后面两个字,上为‘绝代’,你猜下面两字?”

马太凡低头仔细观察,越看她越迷人,忍不住又深深一吻:“真是一代尤物……”

“你猜到啦!多难听,天下人形容你国杨贵妃是一代尤物,我可没有她那么不重贞操

啊!”

“哈哈!原来如此,你把中原的字义名词搞错了,人家的意思是说你是美中之最美的意

思啊!”

“咯咯!可恶的师父,她却不解释给我听,害得我对这字号常常窝囊在心,不过也太形

容过份了,我看到你的情人中,没有一个不是国色啊,我恐怕比不上。”

“你比得上!我不是说过,你虽是暹罗人,但与中原人没有多大区别。”

“嗨!我看到你身边还有两个西方美女啊!”

“西方美女有西方美的典型,那又不能与黄种人相提并论了。”

“来!我带你查一个古怪的地方。”

“什么地方?”

朱朱道:“是一座非常古老的洞。”

非常古老的洞府,这四字使马太凡想到芙蓉所说的,她曾经看到旋风老怪从那洞中出

来,怀疑与聚宝盆有关。

朱朱拉他起来,接着就朝她所说的地方奔去。

“不少路?”马太凡见她加紧脚步,穿沟过涧。

“不远,约五十里,不过我走的是直径,常人可要走几天啊!”

“朱朱!你身入江湖,难道没有随从?”

“有,我把他打发回去了。”

“一个人来中原,有很多事情你都不会习惯啊!”

“别把我当公主!我没有千金闺秀那种习性,我懂得人群里的黑暗面。”

“看样子你是有深刻的社会观,那可能是你师父培养出来的,如果你只在皇宫里长大,

你的形态就不会一样了。”

忽然一停,道:“阿凡,你看那峰顶五株大樟树嘛?”她边走边指。

“怎么样,有点怪,单独五株,没有其他树木。”

“那株古树,少说也有数千年了,成梅花形,最中间的一株,在五丈高的地方分成四股

支干,其中是桠枝是空的,约可容两人并行穿梭,我去探过,能通山腹,下面就是古洞,居

然没有什么石洞门,只有古樟叉穴才是通路。”

马太凡道:“不可能,你会不会禁制?”

“当然会,我的地障法禁制无人能攻得破。”

“那你就应当留心古洞每处石壁有没有毛病?”

“查过啦!纵有我也没有不能破的禁制,但也能看得出啊!”

“一定有,你没有查出,我去一看就明白。”

他们已经登上那中央古樟啦,朱朱要领先下去,但被马太凡拉住道:“慢点……”

“什么?”

“这入口处除了你的脚印,还有别人的。”

“那儿有,我仔细看过啊!”

“你看与我看不一样,这种脚印是穿芒鞋,尤其是江湖人。”

“这种从芒鞋中看出来的,中原人上了年纪才穿芒鞋,尤其是江湖人。”

“那我们下去要当心了!”

“也许他已不在洞中,不过看鞋印他已不止一次了,也许他是在这洞内当作长期住

处。”

二人下去不到十丈,朱朱叫道:“这里有叉道,我都查过,两条通道都是弯弯曲曲,但

最后都通到一处总洞内,你说的不错,真能当长期住处,清凉,有阴泉,而且干爽。”

“你没有发现有用具?”

“什么用具?”

“炼功的地方,云床、饮食留下的一些可疑东西。”

“这个我没有注意了。”

到了总洞内,马太凡到处查看一遍,确实看不出可疑之处,但他偶一抬头,不禁笑出声

来。

“你看出毛病了?”

“不是毛病,而是大病,你检查东西不抬头?”

“抬头!”她一抬头,叫道:“上面还有洞!”她一拔身,钻一洞内:“快来啊!这儿

有床,有吃下的剩食,哇!还有大披风……”

马太凡纵上一看,笑道:“这儿还有洞!”他指一光滑石壁。

“啊!有禁制。”

“这不是什么奥妙玄功禁制,只是肤浅的障眼法。”他轻而易举向石壁行去,一下子就

不见了,但一忽儿他又行出石壁。

朱朱笑道:“你真行家!”

马太凡拉她再走进石壁,只见里面是两排数问石室,居然一尘不染。

朱朱走进第一间石室,她突然惊叫。

“什么事?”马太凡急忙冲进。

朱朱道:“你看四面石壁上……”

原来四面石壁全是如春宫图的图画,马太凡看了也觉心跳,画工精细,毛发不爽,尤其

男女的私处、男女的表情,更加十分逼真和微妙。

朱朱不自觉的搂着他道:“这是什么人画的,看来年代很久了,但却颜色仍鲜。”

“这是炼功图。”

“什么?炼功图!”

“中原佛、道玄门特多,有欢喜佛炼功修道法,有道教七大天魔法,这是其中之一,也

是很邪的一种,名为采阴补阳天魔法。”

“吓!采阴补阳,有没有采阳补阴?”

“采阳补阴是女子炼的,这是参照素女经而来,好女子炼了只有在做爱时提防泄精和增

加快感才用,绝对不采男人的精液来增进功力,坏女人就不然了。”

“啊……”

“你有什么感想?”

朱朱低头道:“我师父曾教我地障法中有些我不了解的,现在知道就是用在做爱上。”

马太凡搂住她吻道:“凡与我相爱的女子,她们差不多都有大同小异那种功夫。”

朱朱忽然退出,过一会又进去格格笑……

“你作什么去?”

“我把总洞口下了地障禁制。”

“噗嗤”一声,马太凡轻笑道:“你要……”

“咭咭!不来了!”

马太凡探到她那话儿,道:“我查完了再来。”

朱女嗯了一声,又轻轻点头。

总共有八间石室,其中有七间都是春宫画室,只有最后一间是空的,但也有石床,也有

被褥,显然是炼坐功的。

“啊!阿凡,这壁内有吃的、有酒。”

“我说过那人已在这里作长住的打算,不知他会在什么时候回来?”

“咯咯!他回来就找不到总洞内了。”

“哦……好酒……”马太凡拿起一瓶酒往口里倒:“贵州茅台!”

“咭咭……别喝多了,多了乱性!”

马太凡急急搂住她往云床上一放,道:“我现在性乱了!”他替她宽衣解带,一阵子,

朱朱被他脱得精光。

马太凡在自己脱光后,朱朱一下看到那肉柱而诧异:“那么大!”话是那样,但笑得十

分迷人。

“你别怕,这对你有好处!”他先爬上玉体,紧紧搂着。

“咯咯……那些春宫画不是这样啊!”

马太凡笑道:“画上没有前奏呀!”接着他就吻上rǔ*吮呀吸呀。

朱朱忍不住,快感开始了:“哦哦……这个画上,原来有这种感觉……”她觉得酥酥

的,连声嗯嗯,开始抖颤啦!

马太凡再进一步,舌头一路下移,*沟、肚脐……舔呀舔呀,只舔得她双腿分开了,那

是一种自然动作,这种表示一入马太凡眼里,舌头急下……

“哼……哦哦哦……”

舌头在小穴里后,嘴chún猛吸,只把她酥得下部自动挺起,好似痒到骨髓里了。

“我……我……要……快啊!快作图上那些动作!”

马太凡往上一撑身子,肉柱“呱”的声滑了进去,这下却把朱朱爽得不得了,她哼叫:

“哟哟哟……”

“好不好?”他开始抽插。

“凡哥……我……好爽……好爽……哦……哦……”

一会儿,马太凡抱她坐在肉柱,笑道:“这样图画没有?”

“咭咭……”她不说,但却自然起落不停,那种仰头、闭目、张口,喘声不停,身如波

涛的颤动,似已爽到骨髓的深处。

马太凡他看越爱,*火大发,冲得急插得深,干得起劲极了,把她慢慢移到床,让其躺

着,将她双腿分开,高举,接着猛插急抽。

“哦哦哦……我……凡……我快……要……死了……”

“快!发动你的地障法。”他才收口,那根肉柱被吞进去了,吸紧啦,接不如rǔ牛吸

奶,一吞一吐,强劲无比。

“哦哦……好极好极,爽爽爽!”他配合著,抽得快插得急,势如疯狂,形同猛将,喘

声大作,真是忘形啦,神魂飘荡。

时间在激情中慢慢消失,一直到双方同声大哼,颓然倒下才告结束。

“喔!什么时间了?”朱朱鼓起余气,爬到马太凡身上。

“嗨!你还能说话!”

“咭咭!”

“阿朱,我们再找一找这几间石室好不好?”

“还有什么疑问?”

“我现在想起住在这洞中的老人可能是藏聚宝盆的那个老怪!”

“旋风子,对!”她立即起身穿衣。

“阿朱,糟糕!”他指着被褥。

“咯咯……管他!”

“你流得太多啦!”

朱朱在他下床时,顺手把被褥拉起,她想翻边算了。

“慢点!”马太凡忽然看到石床有毛病。

“什么?”

“这石床可以移动!”他靠近石床,双掌运出神力,使劲一推。

石床发出隆隆之声,终于移开了,只见下面又是一个洞。

“阿凡,下面好黑!”

“你的目力不足,我来看!”他低着头,忽然俯身,顺手拿出一条小皮卷。

“哇!藏宝图!”

“这里很暗,我们出洞去。”

“天可能尚未亮?”

“我说已出太阳了。”

“怎么?”

“你知我们玩了多久?”

“咭咭……难道一整夜?”

两人由原来洞穴急走,及至出了古树,哈!红日高升啦。

“阿凡!嘻嘻!做爱真能消磨时间。”

“羞羞!当心有人听到。”

“咯咯……现在怎么办?”

“去巫山城,落店后,在房里看宝图。”

“那四个姐妹会不会还在巫山城?”

马太凡道:“去了才明白。”

到了巫山城,马太凡找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朱朱、琪琪和黄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