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十一章 来到桃花宫、先采桃花蜜

作者:秋梦痕

马太凡看到黄莺那种热情奔放、如饿如渴的样子,既不忍拒绝,又不能就地办事,只搂

着她轻声道:“阿莺,当前时间还可以,地点不行,加上外面还有那一对在玩,他们可能会

引来不少看戏的,这是通道,行人必多,来!我抱你找地方。”

黄莺颤声道:“去……哪……里?”

马太凡半抱半搂,先后退,再侧身纵出,轻声道:“一定有地方!”他边走边看,可是

哪里有办事的适当地点,忽然,他只好再向峰顶冲。

总算到了,找个可以下禁制的地方,布置好后,轻轻把她放下,立即替她脱去内裤,轻

声道:“你上来!”

他解脱腰带,拨出他的宝贝,扶她轻轻坐上,他感觉她那儿已阴液大量汨出,一插就滑

了进去。

“哦哦……”她是爽到心坎里了,死死的搂着,狠狠的压看,动也不动。

马太凡轻轻抽动,她竟抖得一身如摇船一样,哼声不停。

“你怎么发作得如此厉害?”他开始加重抽插。

“凡,我怎么了?……”

“你忍得太久了!一发作就难收拾,现在好一点嘛?”

“好爽好爽!凡,俗世间那种强姦可能也是憋久的关系,一旦受到外来刺潮,内心如洪

流奔放,慾念无法控制,我是因有你在身边,慾念更如同缺了堤的洪水。”

经过数阵激情之后,黄莺终于嘤吟一群,全身一软,倒在马太凡怀里。

“你大浪了!”

“我无法控制啊!”

他们经过久久的搂抱之后,这才清理善后,穿好衣服。

“凡!我想起那个女子了!”

“刚才看到的那个?”

“是!她是神秘组织‘桃花宫’的外围份子。”

“吓!有个桃花宫?”

“是的!但不知在哪里?她们最高人物有三个,宫主风后仪,武功神秘,无人见过,另

一个副宫主兼右巡使,名水如平,是个三十多岁的寡妇,变化神奇,莫测高深,有实权,第

三为左掌使,又称右副宫主,三人各有执掌,其次是四方巡使,宫女无数,散布四方,行动

神秘。”

马太凡道:“这个桃花宫干什么的?”

“现在只知她们以各种不露痕迹的手段收集天下金银珠宝,天下珍物,其他恐怕还有更

不可测的行为。”

马太凡道:“这组织中全是女的?”

“由各方传出来的消息是没有男人,但又未闻有人搞男女关系,这是十年前才被老一辈

人发觉,实际上她们已有好几代了。”

“嗨!这对我们的计划有冲突,而且大不利。”

“不错!肖萍姐什么都不担心,就怕与这个组织发生对抗。”忽然闪出一个女的。

“琪琪……”黄莺喜叫。

“阿莺,我们快到毒龙湖去!‘九天玉果’被人从大洪山劫去脱困逃出了。”她忽又向

着马太凡轻笑道:“不和我捉迷藏了?”

马太凡笑道:“有机会看我如何整你!……”

“咯咯咯……别只想报复我,快想想办法对付桃花宫吧!那里面可真复杂,有贞节妇

女,有在外招蜂引蝶的,看起来里面没有男人,其实她们不忌视男人,肖萍想要你全力去对

付。”

“嗨嗨!除非九天玉果和瑶池金经被她们夺去,就算是聚宝盆到了桃花宫我也不去。”

“那你可能说对了,大洪山逃出去的人物可能就是桃花宫人带走了九天玉果,我们走

罢!”

马太凡急道:“假使我遇上桃花宫那些不计男人的女子怎么办?”

“肖萍姐交代,你也要全力应付,不过不能……”

“什么不能?”

“咭咭……”她说不下去,只在黄莺耳边嘀咕。

黄莺笑道:“这里没有外人,你又随时都是他的,有什么难为情?”

“你说呀,我说不出口!”

黄莺格格一笑道:“阿凡,肖萍不许你把真元泄一点给不是我们的人,到时又不能不作

那种事,只许干玩。”

马太凡道:“这就更难了!”

琪琪拿出吃的,三人边走边进食,日夜不停,第七天才赶到毒龙湖。

毒龙湖在秦岭山脉中,是一片原始深山湖,宽约三十亩,因在数百年前出现过一条毒龙

而得名,水深不知底,四面是高峰。

一到,马太凡郑重道:“这里毫无人迹!”

“没有普通人来过是真的,然而武林人却把这里当温床。”琪琪说着一指:“我们不能

登高,那会容易露出形迹,到那儿去!”她指着一处奇岩怪石处。

“不要动了?”黄莺问。

“观察一下动静再说,这地方我来过两次了。”

“你去年入中原经过这里?”

黄莺道:“那个掏金强盗刘冰就是被我追到这里才除掉的。”

时在黄昏后,他们藏身静察,耳中不时听到呼呼之声,黄女道:“真有不少武林人四处

在查,消息真快!”

琪琪道:“只怕没有一个是弱者。”

“咦,那个女子!”

“阿凡快盯上。”

琪琪逼着马太凡急盯,可是这个在女人窝里称雄的家伙这回缩头了:“我……”

“不是你难道是我们?肖萍姐吩咐过,只要是女子,那就只许你一个人去盯。”琪琪猛

力一推。

马太凡被她推出岩外,这下又不能再回去,一咬牙,展开他的第九神通,一口气盯上数

十丈,近了一看,天地!那是个老太婆,鹤发披肩,腰驼背弓。

马太凡忖道:“她难道也与九天玉果有关,她绝对不是……对!盯下去,绝对不是桃花

宫的人物。”

这一盯,可就不知盯了多远,也不知东南西北了,不过他却安心不少,只要不是年轻

的,对方见了面也不会要他干那种事,美男计绝对用不上。

憋了一夜了,马太凡回头一察,他希望二女暗藏在后。

前面有水声,忽见那女的不知去向,他大急忖道:“怎么会?完了!我那一回头,唉!

她真有一套。”

马太凡一急,以为煮熟的鸭子飞了,他急急扑出,口真渴,好在有水声,循声找去,只

见是条深涧,不管它有毒无毒,跳下去就喝。

“喂!你不怕毒?”莺声起处,人在背后。

马太凡被唬了一跳,回头一看:“你?……”他看到的却不是那老婆婆啦,对方的艳

丽,一下就把他的目光吸住。

“咯咯!来夺九天玉果?”那女子开门见山。

“请问……”

“我姓古。”

马太凡见她带着一个不小的包袱,心中一怔,想看:“她也是想得到九天玉果?”

“当然!我们在必要时可能会成敌人啊!”

“哈哈……要不要我退避三舍?”

“咯咯……真会讨女人喜欢,姓什么?”

“我……姓马……”他真想说个假姓,但不知为什么说不出口。

“我知道一点线索,要不要一同追下去?”

“九天玉果?好!我们追下去。”

那女子整理一下秀发,嫣然一笑,于是立与马太凡拔身而起,如风奔出。

“咦!这是什么方向?”

“你一定很少走江湖,这是去六盘山呀!”

天气真热,奔了一天,全身是汗。

“马公子!现在快出秦岭了,不必心急啦!”

“为什么?”

“要与我们夺玉果的大众,还不知得了玉果的人已在我们前面三百里了。”

“我还不知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她擅长变化身法,时男时女,时老时少,到时你自己去分别。”一顿又道:“我想洗

个澡,你替我监视可好?”

“不方便吧!我替你监视呀,你不怕我偷看吧?哈哈哈……”

当前有条清溪,她放下包袱,边解边望马太凡,道:“你会偷看嘛?”

马太凡经她一挑逗,哈哈笑道:“有意不会,只怕无意。”

她只穿一件薄纱,原形必露的跳下溪去,娇声道:“小心监视啊!”

“你的身子下水没有?”

“怎么啦?”

“溪那边我怎么看得到?”

“咭咭……只要一转身不就可以监视了。”

马太凡转过身子,哪里不能看不见她的玉肩,怔了一下,忖道:“她不似一个放浪的女

子,但她为何又有勾引我的迹象?管她!提防一点不会错。”

“你在想什么?”

“你千万别突然站起来!”

“咭咭……你马上转过身去呀!”

“我怎么来得及?”

“咯咯……其实我是穿了衣服下水的。”

“古姑娘!你嫌穿少了一点?现在湿透了,穿衣等于没有穿,哎!快洗吧!”

“你不热?”

“快热死了!你说我怎么办?”

“我洗过你再洗,不过……”

“不过什么?”

“你们男人洗澡是脱光的,我又不能不替你监视,你又不能这时下来。”

马太凡道:“其实这里不会有人,我到下面转弯处去洗好了。”

古女一想,认真的道:“为了不多消耗时间,你去吧!别离得太远。”

马太凡实在是想洗个澡了,巴不得赶紧过去,他还不想自己下溪去挑逗,事情不明,怕

那女子美得胜过天仙,他还是不主动。

来到了转弯的溪运,回头看不到古女,于是急急脱去衣裤,猛入水,该处的水深也不过

头。

溪水清凉,大热天泡在里面,真是比什么都好,马太凡洗得正高兴时,他忽然觉得双脚

似被一双手掌所握,不由一惊,但霎那之间他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那双手由小腿到大腿,接着探到他的肉柱了,马太凡双手一摸,正好探到了细嫩的双

rǔ。

“呀!”突然冒出了古女的头。

“哈哈!这里有美人鱼呀!”

“不来了啦!”

在这种情形下,马太凡不吻她才怪。

“我……”古女紧紧搂住他。

“你的衣包还在上面啊!”

“咯咯!不要紧,没有值钱的东西,谁会要。”她又握着那又长又粗的肉柱。

马太凡的家伙被她玩得真跳动,他也忍不住探到她的小穴道:“你叫什么名字?”

“古琴!”

“赫!我喜欢玩古琴了!”他搂住她全身乱摸,只摸得古女咭咭笑个不停。

一察四方没有人,马太凡赤身抱她上岸,找到她的衣包道:“快穿!我们不耽搁和路

程。”

她还是握着他那坚挺的肉柱,爱不释手的说:“不嘛!等过一会才走。”

马太凡替她脱去水淋淋的纱衫,把她放在地上,他早有准备,一到先设下禁制,这时分

开一双玉腿,舌头已舔上了。

“哟哟哟……好……好痒……”

十几次绞动,小穴里*水汨汨,渐渐外流,马太凡爬上玉体,阳具一挺,慢慢插入,一

插到底,他惊喜她还是*女。

“嗯……嗯……嗯……哟哟哟……哦……”古女一身如摆波浪,他紧紧搂住。

喘呀喘呀……古女喘声不停:“你……你……叫……什么?”

“马太凡!”

“啊!你原来是传言的玉郎手。”

“有什么不对?”他已如风抽插,也气喘了。

“不……不是……不对……啊!我想不到遇上你,我的……梦实现了。”

“什么梦?”

“我想你很久了,我梦到和你……就是现在这样啊!”她下面扭动,上面深吻。

马太凡知道她已全身爽透,于是立改方式,抱其坐起,下动上搂,轻声道:“这样如

何?”

“咭咭!一样爽,更不费力。”

“你住在哪里?”他开始探秘。

“阿凡!如果我不说,你是不是高兴?”

“当然不会,我已爱你很深,只要你不欺骗我,不说也罢。”

“我有苦衷!不过迟早会告诉你,我发誓,我已爱死你了,我从今以后,不会有第二个

男人。”

马太凡立献殷勤,发动他的肉柱在里面绞动,让她爽到心坎里。

“啊……我……好爽……凡……我乐死了……我们有缘嘛?”

“一夜夫妻百年恩!阿琴……我们再玩一会就动身。”

“你对九天玉果如此看重?”

“这对你一样,阿琴,我要修炼长生术,我长生,你也能长生。”

“我会帮你达成心愿,我发誓,那怕水里火里我也会替你寻到手。”

从她的口气里,马太凡已经确定一件筝,那证实玉果不在她身上,不过他真的爱她了也

决心把她纳入法会。

看情形,她已gāo cháo快到了,马太凡轻声道:“你不能泄精,我们还有路要走。”

古女轻声道:“我忍不住啊!”

马太凡轻轻扶她站起,慢慢抽出来道:“稍微休息一会就正常了。”

穿好衣服,古女又笑道:“阿凡,你知道有个叫水如平的寡妇没有?”

“谁?我不明白啊!”

“她是桃花宫的副宫主。”

“啊!有一点点耳闻,听说她阴狠神秘,武功高绝。”

“只有一点点不太确实。”

“那一点?”

“阴狠!她对坏人阴,对坏人狠,否则她不可能二十九岁还能守住清白。”

“清白?”

“是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来到桃花宫、先采桃花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