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十二章 魔手挑战巫山梦

作者:秋梦痕

徐金玉豁然了解马太凡的来历,她似更乐了,抱得更紧,马上送过香吻,如获至宝,忘

形的娇笑:“我找到了,我得到了!我第一心愿实现啦!”

“阿玉,阿玉,你怎么了?你得说清楚啊!”

“咯咯……我一入内地,第一件传言就是你,说你是个迷死女人的男人啊!”

“真的是这样?”

“咭咭……我现在不是被你迷死了!啊,老天有眼,我太高兴了……”

“阿玉,你该知道啊,我有很多女友啊!”

“那我不管!”

“哈……你一定疯了!”

“咯咯……我是疯了,我快乐得发疯了!”她又送给他一个深吻:“阿凡,你不会不要

我吧?”

他摇摇头道:“你是我用了计策得到的,我还担心你已有了男友,现在……”他探手摸

到她的那话儿:“现在这个是我的了!”

她乐了,她当然一点也不拒绝,她的手也握上那根肉柱了道:“阿凡,我还是*女。”

“我知道!你还没有把心交给过男人。”

“咭咭……现在我交给你了啊!”

“我会爱惜!我会给你青春永远不变,那是长生!”

“我明白,那些姐姐妹妹们一定有什么原因才会对你死心塌地,不过那一定不是爱你的

原因,以我来说,明天就死也心甘情愿。”

“不要乱说,现在我们去哪里?”

“我得到了瑶池金经的消息了,我们走!”

“阿玉,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你知不知道内地有个桃花宫这个第二神秘派系?”

“知道!里面复杂,分正反两派,正派的是宫主、两位副宫主、一个四方巡察使,告诉

你,其中三个现在都是你的姐姐了,四方巡察使名南露,不久也会是我的了!”他顿了一下

又道:“你说的第二神秘是何意思?难道还有第一神秘?”

“不错!先说桃花宫的反派吧,为首的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一定也知道了?”

“号故都鸨母!”

“对!她与第一神秘中反派人物是声气相通的,她得到了九天玉果,这且暂时不管,我

们既然有了桃花宫主,她们会尽全力,但我们这次去查的是第一神秘的反派。”

“你说说这一派有些什么人?”

“只有三个主要人物,正派的是杏花仙子和她的妹妹,反派的是她婶婶,那老太婆已经

成了‘鬼仙’,她自得到一部‘朱颜反魂录’之后,因不懂炼法而毁坏了容颜,后来却修成

左道--‘鬼仙’,她的邪门很多。”

“她得到了瑶池金经想复容长生?”

“她没有得到,得到的是杏花仙子。”

“糟了!杏花仙子危险了。”

“不!鬼仙疤面婆不是她的对手,明夺她不怕,怕在暗算。”

“阿玉,我们怎么办?”

“先看动静,再想办法。”

“她住在哪里?”

“仙杏崖!那儿有千株千年老杏,杏林中有竹楼,杏花仙子两姐妹就住在竹楼中,一年

难得出外几次,采买衣物和日用品都是她妹妹玫瑰出去。”

“鬼仙不与她同住?”

“没有,疤面婆神出鬼没,居无定所,不过她派有八个侍女明为服侍这两姐妹,实际上

是监视,目前也许杏花仙子正在潜研瑶池金经。”

“原来如此!”

“什么原来如此?”

“鬼仙一日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目前是想利用杏花仙子去研究金经,一旦有了领

悟,她才展开阴谋,如果不是‘朱颜反魂录’害了她,使她不敢自己去悟,否则她早下手

了。”

徐金玉豁然道:“对对对!你说的一定完全对。”

二人不知走了多少路,全是在原始地区奔波,直到黑夜来临,徐女指着一座高峰道:

“峰这面深谷就是,靠峰是仙杏崖。”

“那要小心了!你可知仙子炼的是什么功夫?”

“她炼成‘十二月轮神功’、‘二十四番花信法’,但从未在江湖上与人争斗过。”

在接近高峰不到半里时,马太凡吁声道:“有几个女子在侧面。”

徐女道:“那一定是八侍女!阿凡,留心啊!别把她们当贞贞和玫瑰,这八个女子人人

出色,看来都有几分姿色。”

“你见过杏花仙子和玫瑰?”

“没有!我来时我师父托克逊老王曾对我详细说过,而且叫我不可轻举妄动。”

马太凡等那批女子没有声音后,一带徐女道:“看样子,那疤面婆不但对杏花官主姐妹

监视得紧,而且也提防外面,我们到此为止,退回去后更想办法。”

“退到哪里去?”

“回城去!桃花宫主风后仪可能已等得我心焦了。”

他们展开脚程回到那家大客栈时,一问店家,知道房间未退,但风后仪竟也出去了。

徐女急道:“她真的去找你了!”

“不一定,我们先吃饭。”

“阿凡,她而来见了我,会不会?……”

“吃醋?”

“我想应该不会,否则你前面有这么多了,她为何还要你。”

马太凡笑道:“你们爱我是一回事,同修大法又是一回事,两件事都落在我一人身上,

你们还会变心?说真的,我也不希望有你们这样多,可是你们大多数先不知肖萍的计划找上

我,这使我根本莫名其妙。”

“咭咭!缘啊!”

吃过饭,马太凡躺在床上想呀想,他总想不出进入仙杏崖的法子。

“阿凡……”徐女靠着他躺下道:“我师父派我入内地时,他曾说过这样一段话,他说

我如有缘得进‘天地人’三才境界,我就能永生,什么是天地人呀?”

“我也不明白指的是什么?”

“他又说,有个男子得了‘太虚通天三宝’之一的‘太虚通天大法’,另外‘太虚通地

大法’和‘太虚通人大法’落在两个女子手中,一旦这三大法融为一体,长生有望。”

“嗨……”马太凡突然嗨叫。

“你怎么啦?”

“难道我得的是?……”

“你得的?……”

马太凡道:“现在不去想它。”他翻身搂住她:“我的希望只求一个‘缘’字了。”

徐女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被他一抱,心头急跳,不自觉的送上吻。

一阵急速的快感,使得两人难以把持,双双替对方脱光衣服,然后又紧紧搂着。

过一会,徐女哼出声,原来马太凡已把肉柱插进啦!

“阿玉,别紧张呀!”

“痛啊……”

“嗨!十八九岁了,你又是骑马长大的,怎么会……”他插进不敢动了。

“你的太大了啊……又那样长……”

“阿玉,你有一点点快感没有?试看自己动一动。”

徐女轻轻一动,“噢!”她又叫了,但却没有停止。

“怎么样?”

“好痒!”

“那就对了。”他也配合著慢抽,轻轻的推。

“哦……哦……”她大动了:“不痛啦!”

“我说嘛,只有刚开始那一下啊……”他渐渐加快,连续几十下,只见徐女张着口,身

子有了动作,嗯嗯之声接着不停。

“好嘛?”

“我……我好爽啦……嗯喔喔……深一点……哟……哟……对……快一点……对……噢

噢噢……噢噢噢……”

“阿玉,你尝到味道了?”

徐女已经爽得如同生了大病,那种哼声已近乎哀求一般,她难禁快感,张口咬住马太凡

的肩头,她那颤抖,是谁都压她不住。

马太凡经她这种深入骨髓的挑动,自己也发作,下面的挺插如深入敌人的阵中,只见全

力猛扑,更意外的,他也猛的大喘,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同时他突然觉得自己那根阳茎的

头部猛然爆发,感觉出大了一半,他暗暗估计,那已大到胜过婴儿的拳头。

“我……我……怎么了?”他暗叫:“这是怎么一回事?”

肉柱前端愈大,他的快感也愈强,他也爽到骨髓里去了,就在这时,徐女长哼一声,全

身软绵绵的,马太凡禁不住,一股精液箭射一般而出。

射完了,稍停,他在阳茎未软之前,拔出一看,天啦,他估计错,在剥的一声中,在阳

具拔出阴户发出怪响中,他叫道:“啊!何止婴儿拳头大……”

他看到自己的东西几乎愣住了,长有一尺多,大有一把半,尤其是那前端,他真无法形

容,简直如超大号棒槌。

“咭……咭……你发什么呆?……呀……”

“阿玉!你看到不害怕?”

“玩都玩过了,还怕什么?……啊……凡哥,你真把我爽死了!”

“阿玉,你知道嘛?……今天很怪啊!”

“嘻嘻……怪什么?”

“难道你没有看到当我往你那里面插的时候?”

“我抬头看到呀……啊!大了一大半……这……是经常的事吧?”

“不是!过去在未作之前挺起时,在外多大,在里面只有顶端再发大一点,这次不同

了,放在里面竟大了一半,也长了不少,更怪的是顶端,你说,大了多少?”

“哇!超过两三倍……”

马太凡自己握着肉柱再看,良久,他忽然哈哈大笑了!

“怎么一回事呀?”

“我的意乱情迷素的作用啊!”

“我不懂啊!”

“阿玉!那是我所炼的神功中之一,现已成了,我的阳具在受到极端激情之下,它就会

这样啊!”

“哎呀!假使在外就这样大,那怎么能进去啊?尤其是刚才,那我如何受得了!”

“哈哈……那是当然,*女当然受不了,下一次就没有关系了,要不要再来?”

“咭咭……我累死了……噫……它缩小一点了,又恢复原来那样了。”

马太凡笑道:“你用手玩玩它,马上又会大!”

“真的……”她不用手,张开口含住猛吸,一会儿,她的小嘴被涨满了,那阳具真的又

大啦,她的口几乎撑得收不了。

马太凡笑道:“证实了!”他扶她起来,穿好衣服又道:“刚才那一下,你可能会怀孕

啊!”

“咯咯……我希望啊……”

正当二人在房中说笑时,忽听门外有个女子的声音。

“啊呀……”

“怎么了?”马太凡急问。

“你莫出去,我去会她。”

“谁?”他看到她脸红,已知不是什么敌人。

“我的师妹也到中原内地来啦!”

“叫她进来呀!”

“不!咭咭……羞死了!她很美,今年十八岁,有机会我也把她送给你!”她说完出门

而去。

马太凡在房中等,他认为徐女过一会会把她师姝带来见面。

时间过了很久,房门响了,马太凡一高兴,急急开门。

“公子,你那位女友叫小的来知会一声……”

“她怎么样?”马太凡不等他说完,原来那是小二哥。

“公子,徐小姐的师妹来了,好似有非常急事,连徐小姐要回来告诉你都不愿等,她们

急奔出去了,徐小姐说,她如到晚上还不回来,那就要你多等几天。”

马太凡知道徐女师妹有了什么特别急事,于是摆手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小二去后,马太凡想看徐金玉的师妹落空啦,他呆在房中,忽然觉得有点无聊啦!

人在宁静中,精神最容易松懈,何况马太凡不久又经过一次激情,加上大量射精,这时

躺在床上已渐渐入睡了。

讵料他才闭上眼,居然似梦非梦,人已到了另一个环境。

“我怎么了?脚还未动,为何到达这个地方?”

他看到满眼全是一望无际的花海,花种之多,难以数清,那一阵阵的幽香,扑鼻慾醉似

的,天是清朗的,那不是梦。

难得有如此美妙的环境,他不去想,管他是梦是真,于是他干脆躺在花丛里,双手枕头

而卧。

不知从那传来一阵歌声,那清越而又煽情的韵律,使得马太凡心机摇摇,他翻身坐起,

循声一查,只觉眼睛一花,霎那之间,他竟又身在一间闺房似的秀阁里。

秀阁一面有道门,半掩着,里面传出嘻嘻之声,马太凡不知为何,竟存偷看之心,于是

他在门隙往里看,不禁心情一荡。

原来里面竟有两位躶体美女在洗澡,那雪白而又多姿的玉体,使得他情慾陡然上升,但

又不知为何,慾念升起之霎,他竟与两个躶体美女搂上了,正当难以自制时,猛的听一声厉

叱,马太凡在一惊之下,竟吓出一身大汗,他醒啦:“啊!我作了一个梦!”同时还听屋外

有只野猫在叫春。

马太凡他感到有点莫名其妙,他在想,那梦太逼真了,可是那两个美女……那两具细嫩

光滑的胴体,那根本不是梦。

“店家!这楼上就只一这一间空房嘛?”耳听外面有个娇滴滴的声音。

“姑娘!对不起,今天客人多,最好的房间只有这‘丁号’房了!”店家的声音也传了

进来。

“那一间呢?”

“对不起!那间里面已经有位公子住下了。”

马太凡起身,推开房门一看,只见那女子足有七分姿色,但却不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魔手挑战巫山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