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头大哥》

第十三章 美男子与奇士

作者:秋梦痕

玫瑰双手捧着他那一张英俊而又毫无俗气的脸,她这时的心防全撤,一点也不作态的爱

到心坎里,吻了又吻,恨不得使劲咬他两口,笑道:“你知不知道?古时候,那是很早很早

的古时候,一共有三位仙人,是超越当时修道中最强的三位,他们又是同道同门,大仙长炼

成‘太虚通天大法’,二仙长、三仙长是女的,二仙长炼成‘太虚通地大法’,又称‘太玄

大法’,三仙长炼成‘太虚通人大法’,又称‘太虚太奥大法’,后来这种大法共称‘太虚

大三宝’,你这傻瓜就是得到太虚通天大法,而你却把它称之为第九神通,不过这名字很新

鲜也很合适,因为里面真有九大部奥妙不同之处。”

“喔!原来如此?你姐姐竟懂得这么多?”

“那不是我姐姐懂的多,而是我姐姐炼的就是‘通人大法’,还是一头落在你初恋情人

手中。”

“肖萍姐!”

玫瑰道:“只要三部大法构成一体,加上九九姻缘之数,展开大法会,就可炼成长生不

老,散仙可期,我现在不知你已收留了多少女子。”

“我一时想不出,这完全掌握在肖萍姐手中,她只要我不勉强,随缘而遇即可,否则就

会犯了天意。”

马太凡一面运出真火,一面叹道:“你姐姐为何不来找我?”

“谁知你在哪里啊?直到家师临终遗言才完全明白啊!”

玫瑰道:“九九之数姻缘,那就够你找了,又要情、又要爱!咯咯……”

马太凡叹道:“我真辛苦!”

“咭咭!那你就把太虚通天大法让给别人呀?真是傻瓜,别的男人作一万个梦也梦不到

啊!”

大概已经没有事了,马太凡下面那话儿已经在小穴轻轻滑进啦!

“哟哟……你……”玫瑰忽觉有根又粗又壮的东西深入啦,一阵快感升起,霎那间爽得

哟哟连声,连那滑进一点点痛也没有觉出,反而双腿一分,脚跟一勾,紧紧把马太凡的大腿

勾住。

马太凡见情一乐,加紧抽插啦!

“噢噢噢……”玫瑰全身颤抖,张口闭眼,开始哼啦。

一阵gāo cháo之后,双方控制不泄,休息也不过疲累之故,玫瑰喘气不停的躺着:“凡

哥……”

“怎么样?”

“很奇怪!作这种事为何累死也要来?”

“哈哈!妙就妙在这里。”他要拔出。

“不要!”玫瑰搂住不放:“我喜欢放在里面,咭咭……”

“我们要去仙杏崖啊!”

“现在是疤面婆出现在谷内最多的时间。”

“我已知道我炼的是通天大法,我不怕她了。”

玫瑰道:“假如她被逼急了先向我姐姐下手怎么办?”

“唉!你姐姐和你真是,明知锁心丹有害,又不怕她,为何要服用她的锁心丹?”

“你不知道啊!疤面婆得了瑶池金经,她不会悟,也不取悟,可是拿给姐姐悟她又不放

心,姐姐也不想炼,所以和她达成那种条件啊!”

“这太冒险了!”

“不但冒险,现在更是失算了!”

“怎么说?”

“姐姐说那是假的瑶池金经,她越悟越觉不对,后来才知道,那是一部‘三才心法’,

只是普通武林人难求的秘笈心法而已。”

“那我们更要赶快去竹楼,迟了恐有变化。”

“我和你同行更露形迹啊!”

“玫瑰!你在这里休息,我非去不可了!”他慢慢拔出,又吻了她一下,穿好衣服,又

道:“你在天亮时赶来!”

他走后,一方面要提防琼屿双魔,又要潜察疤面婆,真是小心再小心。

尚未接近谷内,突然有个女子在暗中轻声道:“阿凡,到这里来!”

“宣宣!”

他闪过去一看是赵宣宣,问道:“你在巡查?”

“不!我们马上要去终南山了。”

“我们?”

“不是啦!是我们八侍,不久前接到指示,要我们八人火速赶到终南山,但要等你知道

才能动身,我算定你今晚要来。”

“谁的通知?”

“当然是肖萍姐,可能要派一批人去长城。”

“去长城?”

“现在不清楚,要你在此治好杏花仙子姐妹的锁心丹后,一切要听白贞贞的指示。”

“我这就去竹楼。”

“不用!白贞贞已经在长安城,只要你到南门,她就会接你进城。”

“那糟!玫瑰现在客栈。”

“我去叫她一起去终南山。”说完,她吻他一下就隐身而去。

这一下马太凡要单独去长安了,他真想回去把玫瑰带在身边,但时间不许可,他只得加

速往北奔,穿过泰山山脉时,他停一下忖道:“我不知道路怎么办?只有一直往北了。”

“嘿!你们来好了,干吗不正面,跟在后面算什么东西?”他这时已发觉后面有人盯上

了。

马太凡时刻都在准备一战,可是一直等他到了长安南门,也看不到敌人的影子。

当他一到城门口,忽然一道闪光,同时暗中有人急叫:“城门关了,快到这里来!”

马太凡只见暗中立着一位女子,他一怔忖道:“她不是我梦中见过的,现在知道她就是

贞贞。”急忙上前拉住道:“你……叫……”

那女子急急拉他闪开:“别出声!”

“你发现有人在盯我?”

她带他走入一条小巷,又转了几弯,这才翻入城内:“你只发现一批,其实有好几批

啊!”

到客栈后,算是不必再担心有人明目张胆动手了,二人吃过饭,马太凡好在有梦为凭,

他不担心尚未说出姓名的女子。

“你不怀疑我?”那女子带他往上房走时这样问。

“我在梦中见过你。”

“你作了什么梦?”

马太凡笑道:“你和你妹妹在房中洗澡……我……”

“真有这回事?”

“玫瑰告诉过我,说你和玫瑰也作了一个梦。”

那女子叹声道:“难道真有虚无境界!”

“你真的也梦见我?”

那女子点点头。

“贞贞!”进了房,马太凡搂住她道:“我们前生有缘!”

她不拒绝,只是笑道:“把门关上啊!”

马太凡先吻她一下才去关门,转过身又把她搂住道:“我快给你化去锁心丹。”

“你替玫瑰化掉了?”

“是呀!你们中得重,全凭掌心发出的真火没有用。”

“还要由丹田传入!”她的脸红了。

“那是没有法子啊!你放心,你不答应那个,我能克制。”

“噗嗤!”她笑出声:“你想我会拒绝你?问题是今夜有强敌,我怕……到时会……”

他把她抱上床道:“我明白!”他替她脱衣。

“今夜不比平常,下禁制啊!”

“既然有强敌,我们的禁制也不太可靠,只要不入迷,我的反应更好。”

“熄了灯啊!”

“不!我要欣赏你个够,今夜比梦中,你更美!”

马太凡对他经过所有的女子脱衣,他都没有转过身去,但这时对贞贞,他却转身而脱。

“咭!”贞贞已经躺在床上,见情一笑。

“我要把你和肖萍一样看待。”

“那有什么!我既是你的了,应该与所有姐妹一视同仁,我的全身你都看到了,我还怕

看你?”

马太凡转身道:“我这样不太粗鲁嘛?”

贞贞起身将他抱住道:“你确实是男人中的男人,这是炼功的关系,我读过‘素女百

回’,其中说到男子的生理甚详,但就没有说到你这样雄伟的。”

她玩弄那根阳具道:“通天大法中‘真阳奇伟’一章真有其事,你已炼到大成之境

了!”

马太凡紧紧抱住她道:“你炼通人大法中有无对女人的生理指导?”

“有!‘以阴培阳法’不似素女经那样霸道,以修炼为主,以取乐为辅。”

他把贞贞放在床上,轻轻爬上去,双掌贴住她的*沟,当他丹田贴丹田之际,那根又粗

又长的阳具自然到了一双玉腿之间了,那一霎,贞贞颤了一下,马太凡却几乎控制不住。

“阿凡,你不必强忍呀!”贞贞轻声道。

“不!你自己放松,不要担心房外,这是长安城,不比外县市,敌人不会那样大胆。”

约一个时辰,马太凡吁口气,起身道:“你的功力比玫瑰强多了,我容易替你化去。”

他先替她穿好衣服,又吻她道:“听说我们要去长城?什么时间走,去那一段?”

贞贞道:“先到神木。”

“我没有去过,我也不想知道我们去作什么,不过我想这一路一定不近?”

贞贞道:“过了渭河后,少说也要走好几天,不过如没有意外,凭我们的脚程也要十

天,只怕没有那样顺利。”

“你有什么预感?”

“现在我透露一点点给你知道,你听玫瑰说的不一样啊!”

“什么不一样?”

“有关太虚三宝呀!”

“怎么说?我炼的不是通天大法?”

“当然是!我炼的太奥通人大法也是真的,再叫你明白,肖萍炼的就是太玄通地大法,

可是这三大宝典之外还有两部,两部中又分三宗,上宗名宇宙,中宗名干坤,次宗名阴阳,

现在根本不知这三宗落在何人手中?”

“喔!”马太凡大惊道:“我们的任务就在这里?”

“不!也许有关,但现在是一团谜,我们工作就是去猜谜。”

“难死了!难死了!”他忽然想到有贞贞为伴又很高兴道:“好在有你作我的贴身侍

儿!”他深深的吻她。

“你说错了,我比你大啊!”

“哈!我是天生的哥哥。”

天亮出了长安,不到申未就过了渭河,他们不停,又过泾水,直到上灯就到了泾阳,那

种走法还不算快哩!

落店吃饭,当贞贞回房洗脸时,马太凡急从外面奔进房道:“贞姐!我看到一个可怕的

影子。”

贞贞急问:“在哪里?”

“由店门外闪过。”

“什么样的影子?”

“看不出男女,只是一闪的影子。”

贞贞郑重道:“这样说,这人的功夫绝对不在你我之下了,也许是针对我们而来,目前

难以判断对方的企图,总之我们要小心了。”

马太凡道:“你说有几批人在暗中盯我,这人可能是其中之一了。”

贞贞抱住他道:“你也别太提心吊胆,有我们两个,管他是谁也可拼一下。”她吻看

他。

马太凡从衣底探到她的丰rǔ,轻声道:“我好想啊!”

“阿凡!我也想,可是我们不能来,今后有的是时间。”她握着他的阳具道:“这样我

们不也很满足。”

马太凡抽一手探到她的那话儿,道:“你比玫瑰到底能自制多了!”

“咭!她怎么样?”

马太凡轻笑道:“她玩得不肯停,累死还要。”

“我教她的花信法她也用上了?”

“没有。”

“哎呀!那你们两个都泄了?”

“怎么不!只怕她比你先怀孕啊!”

“咭咭!我就知道玫瑰不能自制,结果不出我所料。”

“不是她那股劲,我怎么也不会射精,你不知道,她似要把它吞下去似的!”

“她一定落了很多红?”

“我下半体全红了,她却一点不在乎。”

贞贞轻笑道:“你这个如此雄伟,她又只有十八岁,她怎么受得了?”

“你错了!刚放进去时,我也担心,那知她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一声声喊爽,这样

一来,你说,我那有不到gāo cháo的?”

贞贞笑道:“她的修为尚浅,加上她又爱你,当然情慾大开了。”

“姐!我今晚放进去,只破*女膜,不用来gāo cháo,你答应嘛!”

“我怕你性起了怎么办?”

“不会的!你试试看就明白。”

贞贞轻笑道:“说话算话啊……”她也忍不住了,双腿分开。

“姐姐!我替你用口交可行?”

“我懂!不可用舌绞重了啊!”

“我保证!”他缩了下去,舌头一伸,轻轻的舔上小穴。

贞贞只感到一阵颍,低声道:“轻一点咧,别挑逗过火啊!”

马太凡觉得顺滑已够,轻轻的把阳具往里送,真是小心加紧张。

“嗯”的一声,贞贞一抖。

“怎么样?”他的*头已经滑进了。

“我不说!”

“说啊!我是不是太急了一点?”

“咭咭!你太小心了……哦哦哦……我……好……”

看表情也明白,她是爽,于是他加快,轻抽慢插,终于插到底了。

贞贞一把抱住他,身子有点抖,轻声道:“你快一点啊!”

“我怕你控制不了啊!”

“我自己明白呀……嗯!对了……”她觉出那根肉柱越挺越有力了。

“姐!现在坐起来,你自己动!”他抽出来,自己先坐下。

贞贞跨上,这次毫不费力的一压而进。

“哟哟哟……”那根肉柱被她坐到底了,一阵快感升起,使她不想动也要动啦,只见她

起落不停,下面发出波波呱呱之声。

“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美男子与奇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龙头大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